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真正的囚笼
    <>周沫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乐盛,她觉得脑中很乱的,但在纷乱噪杂中好像有一些光线在指引着她,她皱眉努力的想着,陡地一瞬之间,她好像把一切都想明白了,她一直在追寻的答案呼之欲出了。.

    这段时间,周沫一直都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出卖了她,让杰森他们知道了她的行踪?她每天都会向亚瑟问询乔娜的去向,亚瑟每次都会含着嗤笑冷哼,叫她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现在,周沫忽然一下都想明白了。

    周沫指着乐盛的鼻子叫,“原来是你害我的?”

    乐盛轻笑了一下,“怎么了,你想通了?”

    周沫几乎不能阻止心脏的骤然狂跳,愤怒的质问乐盛:“原来幕后的主持者是你啊?乔娜跟你是一伙的?是你和乔娜联合起来害我的?!”

    “对,我就坦白告诉你,是我和乔娜策划绑架了你的,但你先不要生气啊。乐盛见周沫变了脸色,知道周沫发怒了,“周沫,我们不是联合起来害你,我们是在拯救你,盛南平才是真正十恶不赦的魔鬼,我们在拯救你脱离地狱!”

    “我呸!!!”周沫听乐盛这样颠倒黑白,她不由又羞又怒,大声叫着:“你们才是真正的魔鬼呢?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魔鬼!

    我把乔娜当做自己的亲姐妹相待,百分百的相信她,我帮助她救出了乐阿姨,为了这件事情盛南平跟我夫妻反目,我差点一命呜呼啊!

    而你们呢,你们竟然这样对我,你们竟然联合杰森一起来害我,你们两个才是魔鬼,令人唾弃,瞧不起的魔鬼......”

    乐盛对周沫扯出略带讽刺的微笑,“你以为你的老公是什么好人吗?他比我们恶毒一千倍,卑鄙一万倍,他做的那些事情只是你没有看见罢了!”

    “我是不会听你一派胡言的,我相信我老公,我永远都相信他是好人,比你们这些以怨报德,两面三刀,背信弃义,卑鄙无耻的人渣好无数倍!”

    周沫一想到乔娜的行为,心里一簇火呼呼地烧着,身体也被这簇火烤的直冒烟的,她声嘶力竭的大骂着,“你叫乔娜出来,你叫那个卑鄙无耻,恶毒,不要脸的女人出来,我要问问她,她到底有没有良心,为什么这么害我啊......”

    一想到是乔娜出卖了自己,背叛了自己,周沫的心都在滴血,她又是气恼又是寒心。雅文言情.

    被自己最信任,最亲密的朋友出卖,这滋味,也真是没谁的了!

    乐盛听周沫一径维护盛南平,有些恼了,绞起手臂,轻蔑的看着周沫,“你喊,你叫都没有用的,你现在是我们的阶下囚了,没有资格再见乔娜的。

    而我们这次已经和盛南平所有的仇家联合起来了,除了我和杰森先生,还有两个实力非常强的战友和我们一起。

    我们这些人联合在一起,就为了铲除掉你那道貌岸然,腹黑恶毒的老公,而你,就是我们的诱饵,你就在这地下室里面等着给你老公收尸吧!”

    “尼玛的,你们这些卑鄙龌龊的混蛋,有种你们就杀了我!”周沫气的咬牙切齿,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就打向乐盛。

    乐盛也是练过功夫的人,他只微微一侧头,就避过了飞过来的遥控器,但是,遥控器的后盖突然脱落了,一节电池被甩了出来,正打在乐盛的脸上。

    电池很硬的,而且飞出来的惯性很大,打在乐盛的颧骨上,生生的疼,乐盛白净的脸皮上立即青红了一片。

    乐盛的脸色立即就变了,目光阴鸷的看着周沫,他用手摸着被打的地方。

    地下室的气氛立即沉重下来,几个人同时看向乐盛。

    周沫这段时间情绪一直很不稳定的,成了典型的人来疯,愈战愈勇的小斗士。

    她见乐盛目光阴狠的看着她,她一仰头,挑衅的看着乐盛笑,“怎么样?很疼吗?那也没有我的心疼!你们这些不要脸的王八蛋,你把乔娜叫出来,你们这些混蛋,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乐盛被气的咬牙切齿,声音狠厉的说:“周沫,我不是惯孩子的家长,也不是容忍你的盛南平,你最好收敛一下脾气,尽快适应这里的环境,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你能把我怎么样啊?有种你杀了我,杀了我啊......”周沫眼睛都红了,抓起茶几上的杂志,水果,纸抽盒子......抓到什么向乐盛摔什么。

    杰森一见周沫这么放肆,嚣张,对身边的战影和亚瑟说:“你们......”

    “杰森先生,让周小姐发会疯吧,这也算刚刚住进地下室的适应期。”乐盛淡笑着出言制止了杰森,他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从容,淡定,好像刚刚同周沫吵架斗气的人根本不是他。

    乐盛对杰森几个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说:“看周小姐的样子,她是不能跟咱们和睦的共进晚餐了,咱们到上面去吃饭了吧!”

    说完,乐盛率先走向楼梯,杰森眼神晦暗的看了眼发疯的周沫,然后跟在乐盛后面走了。

    苏菲菲得意洋洋的看了周沫一眼,欢快的说:“你摔摔遥控器,扔扔杂志,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我告诉你吧,我爸爸他们已经想出来一个天衣无缝的办法来对付盛南平了,保证盛南平会死无葬身之地,就算他不死,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起你了,也不会来救了了!”

    “他们想的是什么办法?”周沫立即追问苏菲菲,眼里精光闪烁。

    苏菲菲眨眨眼睛,说:“他们啊......”

    “菲菲,快点上楼来!”走在楼梯上的杰森喊了一声,打断了苏菲菲的话。

    苏菲菲看着周沫轻哼一声,上楼去了。

    战影看了眼亚瑟,说:“你上楼去吃饭吧,我留在这里。”

    “你们谁都不用看着我了,都上去吃饭吧!”周沫一脸倔强,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这里建造的这么牢固,我就是化作蚊子也飞不出去的!”

    周沫说到后来,只觉得无限的哀戚。

    她的人生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在高空中转了几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弯,直直的跌到地狱里面来了。

    难道以后就要生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吗?就这样数着分秒煎熬的过日子吗?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时间流逝,青春老去,自己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亚瑟看着周沫黯淡绝望的眼神,萧瑟哀伤的神色,只觉得无比的心疼。

    他走到周沫身边,拍了拍周沫的肩膀,声音极低的说:“你别担心,住在这里只是暂时的事情,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战影耳聪目明,站在一旁听见了亚瑟的话,眼睛嫉恨的眯了眯。

    周沫则心如死灰一般,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就在这时,楼梯那边传来脚步声,苏菲菲的声音传过来,“战影,亚瑟,乐先生说这里足够安全的,请你们上来吃饭。”

    “好。”战影答应一声,压低声音对亚瑟说:“我们快点上去吧,姓乐的对我们起疑心了!”

    亚瑟又看了周沫一眼,同战影一起上楼去了。

    随着那扇暗门的关闭,偌大的地下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周沫一个人的呼吸声。

    周沫憋着的一口气松了,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绝望的看着封闭严密,没有任何出路的地下室,只觉得压抑难受,呼吸困难。

    她原来总觉得盛南平喜欢管教她,约束她,觉得盛南平给她的家是镶着金边的笼子,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囚笼。

    周沫看着那面墙上画出来的窗户,突然有种狂躁愤懑的想法。

    她为什么要任凭这些人摆布啊?

    她为什么要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做盛南平的诱饵啊?

    不能,她不能害了盛南平!

    这些人的恶毒心思她知道,就算他们把盛南平杀了,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她和盛南平都死了,小宝和雪儿怎么办啊?

    不行,她一定不能坐以待毙。

    周沫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地下室里四处溜达着,她知道这个房间里一定得有监控的,上面那些人也许现在正在看着她呢。

    她不能打草惊蛇,她像观察这个房间的布局一样,随便走着,看着。

    卧槽,这个房间是找人专门设计的吧!

    周沫转了一圈,发现这个房间设计的很严密,没有任何一处电源是露在外面的,避免了她摸电自杀的可能;墙壁都是软包的,卫生间的隔断都是防水帘子做的,又避免了她撞墙自杀的可能;洗澡的地方是淋浴,她想把头伸进浴盆里面溺亡的可能性都没有了;而高处没有任何可支撑悬挂的地方,她想自缢也不行......

    尼玛的,乐盛这个乌龟王八蛋!

    周沫抿着嘴唇,气咻咻的坐到餐桌旁,她端起桌上的饮料喝发现这杯子也是一次性的纸杯子。

    她恼火的七窍生烟,想要伸手把桌上的饭菜都掀落到地上,但肚子又饿的实在难受。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