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惊见故人
    <>雪儿很喜欢机灵活泼的小康,听说小康有好东西给里,终于放过了盛南平,“叔叔,你有什么好玩的啊,快点拿出来,给我看看啊......”雪儿笑呵呵的跑向小康了。.雅文吧

    盛南平见雪儿终于走了,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他盯着雪儿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一转头,对上了小宝一双明亮惊恐的眼睛,很明显的,小宝看出了猫腻了。

    小宝声音有些发抖的问盛南平,“爸爸......是不是妈妈遇到什么情况了......还是......还是妈妈又生病了?妈妈到底怎么了?”

    盛南平无比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他真怪自己基因太好了,生了两个这么聪明的孩子。

    “没有......儿子......儿子啊,妈妈很安全的,你别担心啊。”盛南平伸手拉过小宝。

    很久很久都不找盛南平抱的小宝,这次竟然乖顺的依靠到了爸爸的怀里,轻声的说:“妈妈真的没有事情,太好了,妈妈没有事情,真是太好了......”

    盛南平抱着小宝软软的身体,心生凄凉,他的小宝已经坚强自立很久了,很久没有露出这样软弱的小孩子的表情了,一定是自己刚刚样子把孩子吓坏了,孩子也太过担心周沫了。

    他用出手,慢慢抚摸这孩子的小脸,脑袋,后背,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爸爸啊,妈妈真的会回来吗?”纵然小宝聪明懂事,但因为太过担心周沫,还是仰起小脸,又一次询问盛南平。

    盛南平被儿子问的心痛直抖,宝贝啊,你知不知道,我爸爸你的妈妈弄丢了!

    他这些年做事狠绝毒辣,果决杀伐,从来没有后悔过,现在却后悔了,平日里不该那么横行无忌,树立了那么多敌人,现在那些人对付不了他,就来对付他身边的亲人。

    所有了解他的人都清楚,周沫和孩子就是他的软肋,这两个孩子时刻被众多保镖保护着,这些人就对周沫下手了。

    盛南平真后悔自己平日的放肆了,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报应啊!

    他用力抱抱小宝,无比坚定的说:“儿子啊,你妈妈只是出门拍戏了,这次她走的远一些,但她一定会回来了,一定会回来的。.”

    “恩,我相信,妈妈会想着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小宝也无比肯定的重复着,仿佛这样一来,周沫一定会回来的。

    大康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纵然他心如钢铁般冷硬,此时眼睛也湿软了,鼻子也酸涩了。

    他连忙从盛南平和小宝身上挪开目光,他无法想象,如果周沫出了意外了,再也回不来了,家里父子三个人可怎么生活的。

    盛南平强行抑制自己心中的懊悔,自责,稳了稳心神,控制住声音中的颤抖,招呼着雪儿和小宝一起到客厅来玩,他压下烦乱的心绪,陪着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

    他知道,周沫此时无论在哪里,最惦记的一定是这两个孩子,他好好的陪伴孩子,就等于完成了周沫的心愿,陪伴在周沫的身边了。

    盛南平陪着两孩子玩着,一抬头,看着墙上挂着周沫过新年的时候同孩子们照的照片。

    周沫没有带假发,短短的头发无比青春,笑着回眸,美丽的岁月仿佛嘎然而止在最动人的一瞬间。

    看着周沫这张周沫,盛南平紧紧的握起了拳头。

    这次无论是谁绑架了周沫,如果被他抓到了,绝不轻饶。

    周沫在医院又养了几天,高烧退了,肺炎好了,她被杰森的人带着出院了。

    杰森等人带着周沫坐上了车子,沿着山林向南行驶,一直走了七八个小时,车子穿过山脉,穿过架桥,还穿过一段荒漠,来到南部边境线三不管的一座小城。

    这一路上,他们时不时的周沫带上眼罩,不让周沫看外面的东西,其实周沫此时早就没有了再逃跑的心了。

    凡事都是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了,更何况他们这么绕来绕去,周沫早就被他们饶懵了。

    这里小城发展的很繁华,因为这里处于三不管的地方,位置有隐瞒,没有突来的检查和不不必要的手续麻烦,成为了各国不愿意暴露身份的政要名流的销金窑。

    这里有豪华赌场,纸醉金迷的夜总会,**的桑拿洗浴,刺激的娱乐项目......凡事你能想到的享受方式,这里是应有尽有的。

    现在,这里最大一家夜总会的老板,就是乐盛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盛南平大概都没想到,盛东跃会在这里做夜总会的老板,而这种地方是最容易获得各种信息,拥有各种人脉,最容易做交易的地方了。

    当然了,从前的美少年乐盛一家改头换面了,他留起了胡子,留长了头发,脖子上带着土豪们的标配,大金项链,臂弯间挽着衣着暴露,浓艳妆容的女人。

    女人脸上都妩媚的笑,整个人几乎都黏在乐盛身上,不时与乐盛撒着娇。

    乐盛挽着这个女人,走进奢华浪漫的夜总会,熟稔的同客人们打着招呼。

    迎面走来一个沙特人,脸上有漂亮的胡须,好像是赢了些钱,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同乐盛打着招呼。

    乐盛笑着同他说了几句话,沙特人更加激动起来,跟乐盛叽叽咕咕说了半晌。

    沙特人身上的酒气很重,挽着他的韩国美女尽心的伺候着他,这个韩国大明星,跟在电剧里看见的同样温柔漂亮,她对着乐盛甜甜的笑着,乐盛只是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如果说当初做这里老板的乐盛是胆战心惊的,现在的他已经如鱼得水,他已经在这里发展起强大的武装力量,有了庞大的人际关系网,就算盛南平真的带人打过来了,也是强龙也难压地头蛇。

    乐盛在外面应酬了一阵子,把身边的女人打发走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叫人给他送了很多的水果和食物进来,然后将房门关好。

    乐盛并没有动面前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而是按动壁画下面的一个机关,端着这些美食进到了他隐蔽的休息室里面。

    他的休息室装修的很繁琐,处处是漂亮的家私,还带着一个壁炉,他将壁炉上面装饰的华灯挪动了几下,壁炉后面的那面墙落了下去,他端着食物弯腰走了进去。

    走过一道台阶,乐盛走向地下,走出不远的地方,有来到一间暗室,暗室里面通了电,很是明亮。

    这间暗室里一看就是精心装修过的,头顶是仿真的蓝天,墙壁上绿树掩映,给人的感觉并不压抑,仿佛呆在蓝天绿树的野外。

    这里还算宽敞,大约七八十平米,摆放着大床,书桌,电视机,还带着卫生间,厨房,如同居家过日子的地方。

    杰森和苏菲菲等人已经带着周沫从另一边的暗道进来了,此时正坐在地下室里了,兴奋好奇的四处看着。

    “爸爸,这里好气派啊,建造这么个地下室要好多钱吧!”苏菲菲不无羡慕的说。

    “是啊,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个乐先生很有实力的啊。”杰森不无骄傲的点点头。

    当初,杰森被盛南平修理的跟落水狗一样,再加上盛南平的人脉深厚,世界各地的黑涩会都知道杰森得罪了盛南平,没有人再同杰森做交易了,吉森回到米国都没有立足之地了,能攀上乐盛这个高枝,杰森很开心啊。

    周沫听他们父女两个提到乐先生,不由在心里犯疑惑。

    她知道这里是自己未来的牢笼了,她也没四处走动,只是坐在床上看着电视,她听不懂电视里演员说的话,只看见女人一直在哭,或者拽住男人的胳膊,好像在苦苦的挽留男人别走。

    她轻哼一声,男人如果变了心,任你把心掏出来,也别想挽留住他。

    周沫听见的脚步声,稍稍转过头来,在看见乐盛的时候,不由一愣的。

    乐盛把吃的东西放在餐桌上,笑着招呼大家,“都饿了吧,来,我们一起吃饭。”

    周沫听着乐盛的声音很熟悉了,想了一下,终于想了起来,无比诧异的瞪大大眼睛,“你......你们是乐盛......”

    “周沫,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啊!”乐盛对着周沫一挑眉,还是当初风度翩翩的样子。

    周沫脸色巨变,看着乐盛半晌都没有动。

    亚瑟在旁边推了推周沫,“周沫,好好的吃东西吧!”

    周沫皱眉想了一会儿,忽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乐盛的鼻子叫,“原来一直都是你在害我?是你和乔娜联合起来害我的?!”

    乐盛仿佛听到天方夜谭一般笑了笑,“周沫,我们这不是害你,我们是在保护你,让你远离盛南平那个魔鬼啊。”

    周沫像被人戳中痛处一般,又羞又怒,大声嘶吼着:“你们才是魔鬼呢,我那么相信乔娜,我帮助她救出了乐阿姨,你们竟然这样对我,乔娜呢,你把她找来,把乔娜叫出来,让她放我出去......”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