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我要妈妈
    <>周沫说到这里,这几天所受的苦,遭的罪,都齐齐涌了上来,眼圈瞬间就红了。.雅文吧

    她原本是想在亚瑟面前做戏的,但心中的愁苦真的冲到眼前鼻端了,哽咽的尾音已经委屈的变了声了,她还要极力克制着,不想真的落泪丢脸。

    周沫流露出来的软弱和可怜,让亚瑟的心有一瞬窒息的感觉,他这样冷血无情的人,心里竟然感到了疼痛和怜惜。

    亚瑟小心的握住了周沫的手,发觉周沫的小手冰凉冰凉的,他不由自主的双方覆盖上去,黑眸定定的看着周沫,“别担心,只要有我在你身边,定会护你周全,保你平安无事的!”

    周沫发现,亚瑟这种人平时看上去阴阳怪气,吊儿郎当的,认真起来吓死人。

    她有些害怕认真的亚瑟,立即把手缩了回去。

    亚瑟以为周沫是不肯相信他,对着周沫温柔一笑,“我对你说过的话,一定都算数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亚瑟眉梢眼角的戾气,狡猾,恶毒都好像被水洗去了一样,只能看见他的年轻、干净,温暖。

    在这样清冷的夜晚,在这异国他乡的亡命天涯中,亚瑟这句话虽然不能当真,还是给周沫带来了一丝光明和希望。

    周沫躺在床上,又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周沫自我感觉身体好了很多,杰森和苏菲菲又过来看她了,两人依然是前一日的状态,苏菲菲对着周沫冷嘲热讽,羞辱威胁,杰森则继续对周沫采取怀柔政策,极力的诱哄周沫将她名下盛南平的财产转移给他。

    亚瑟在一旁听着杰森的话,都觉得很好笑呢,周沫得多傻缺啊,会把那几百亿的财产随随便便的转移给他啊。

    杰森真是不了解周沫这个丫头啊,时而狡诈的跟小狐狸似的,时而冷硬的生死不怕,她会相信你这鳄鱼的眼泪吗!

    与其这样碎碎念的劝导周沫,还不如像苏菲菲说的那样,直接对周沫用刑更痛快点呢!

    当然,亚瑟这番话是不会对杰森说的,他这次肯帮助杰森,自然是有他自己打算呢。

    帝都这边天气渐渐转暖,但却突然下了一场大雪,飘飘洒洒的整整下了一夜,隔天就放晴了。.雅文吧

    皑皑白雪的在阳光的折射下,犹如彩虹般的绚烂,盛家整个大花园里银装素裹,如同童话世界一般。

    雪儿吵闹着要出去玩雪,小宝并不想去,但他尽职尽责的做着哥哥,陪着雪儿一起去花园里玩雪了。

    盛南平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两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仿佛看见了昔日的快乐。

    周沫闲散悠闲的靠在躺椅里,看着花园里跑来跑去的两个孩子,福而闲适,浑身散发着种小女人的慵懒气质,他在一旁喝着咖啡看着抱着,美丽和谐的一家四口。

    “哥哥啊!你要再不听我的话,我就给你告诉妈妈了......等妈妈回来了,我让妈妈打你的......”

    雪儿娇嗔的声音,犹如当头棒喝,一下子让盛南平清醒了过来。

    他真是思念欲狂了,每天每夜的思念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让他都产生了幻觉了。

    想着不知身在何方的周沫,盛南平就像被人灌了碗掺着醋的黄连水,酸苦得要命。

    盛南平深呼吸,再深呼吸,才控制住悲伤的的情绪,没有让自己太过失态。

    他看着窗外,棱角分明的英挺面容上如同覆了层寒冰一般,站着门口的大康和小康都觉得周围的空气凉爽了很多啊。

    周沫前段时间一直在家里养病,跟两个孩子呆的热络了,两个孩子都习惯有妈妈在身边了,今天早晨盛南平一回到家,雪儿就扑了过来,“爸爸,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如果是往日,盛南平一定会吃醋的,明明他也是好多天没有看见小公主了,可是小公主一看见他,问寻的却是妈妈,赤果果的忽视她的!

    盛南平今天听雪儿向自己要妈妈,心中又苦又疼,铁一般的汉子差点掉下眼泪来。

    是他不好,总是说要给周沫幸福,保护周沫周全,可是却屡次带给周沫伤害了,他总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却连自己最爱的妻子都救不回来。

    盛南平在山上的战斗中是取得了胜利,但因为没有找到周沫,这胜利的结果还是失败的。

    他在回来的路上,盛南平把周沫的手机冲上了电,开了机。

    周沫的手机一开机,一条信息马上发送到了盛南平的手机上,“盛南平,我考虑再三,觉得我们的思想是无法调和的,与其这样争吵怨怼,反目成仇,离心离德,不如好聚好散,趁早分开。

    谢谢你,给了我那么多关爱,呵护和快乐,我们......我们离婚吧......”

    看到离婚两个字,盛南平不由一皱眉头,原来小丫头在被绑架之前,竟然想到要跟他离婚啊!

    为什么啊?

    她为什么突然要跟自己离婚啊!

    “盛南平,我愿你以后的日子平安,顺遂,与你爱的人琴瑟和谐,白头到老......”

    机敏的盛南平马上觉察到周沫信息里的语气不对,他派人稍加调查后,就知道了周沫在盛仁爱的停车场,看见了自己和莫以珊在一起的一幕。

    盛南平这边人再深入的调查一下,发现这一切又是乔娜幕后操纵的。

    不知道周沫看见他和莫以珊在一起的时候,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而周沫在编辑这条短信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情?

    盛南平盯着周沫最后发送给自己的离婚短信,他的喉结不断的抖动着,极力忍耐着心中悲愤难过的情绪。

    他气悔的都想杀了自己,他怎么就这么没记性,就算自己身体有病,可以告诉周沫,让周沫同自己一起去医院,也比让周沫误会自己好。

    现在周沫被绑架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他们直接这个误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除掉了!

    盛南平总是自以为是要保护周沫,却忽略了周沫做为妻子的感受,忽略了周沫的想法和意志。

    现在,终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遗憾了!

    盛南平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胃里面一剜一剜的痛,但这样灼热的痛却无法抵消他胸口无法言说的自责和痛楚。

    雪儿和小宝在花园里玩了一阵子,被佣人劝说回来了,怕天寒地冻的把这两个孩子冻感冒了。

    “宝贝啊,你冷不冷啊!”盛南平打起精神,走到别墅门口,疼爱的先把雪儿抱进了屋内,替雪儿脱去了厚厚的羽绒服,还有沾满了白雪的小靴子。

    “我不冷,爸爸啊,堆雪人很好玩的!”雪儿一脸开心的向盛南平笑着,叽叽喳喳的说:“爸爸,妈妈说她生的时候,天正在下雪呢,所以我名字就叫雪儿了。”

    “是的。”盛南平点点头,不由遥想当年周沫生雪儿的情形,当时他为了完成任务,还在敷衍着曲清雨,让周沫受了很多的委屈和伤害。

    雪儿生下来以后,就被强势的妈妈接回了大宅,之后又忙着给小宝治病,周沫也没能亲近孩子,就那样活生生的与小女儿分开了。

    现在想想,周沫跟他在一起的日子里,真的是受了太多的委屈和伤害了。

    “爸爸,妈妈说她最喜欢下雪了,所以也最喜欢我了,我就叫雪儿......”雪儿还在开心的絮絮叨叨的说着:“爸爸,天下雪了,你打电话叫妈妈回来,叫她回来跟我们一起对雪人啊,不然过几天雪就融化掉了,再不能堆雪人了......”

    盛南平听着雪儿又向自己要妈妈,看着女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都是期待,他的心就像刀割一个样的疼了。

    这个两个孩子里,小宝长的非常像盛南平,雪儿则完全遗传了妈妈的优点,一双大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眼神纯净,生气时候透着倔强,真真的像极了周沫。

    雪儿见爸爸不说话,她不甘心的又催促盛南平,“爸爸,你不给妈妈打电话好不好,我给妈妈打电话了,她一直都关机的,你告诉妈妈,雪儿想她了,让她快点回来看雪儿好不好啊......”

    女儿的几句话,把盛南平的眼泪差点催下来。

    他把女儿紧紧的抱进怀里,动作比以往都要用力,都要急切,他紧紧的抱着小雪儿,就像抱着周沫一样,生怕再失去了。

    雪儿被盛南平这样大力抱着,有些疼了,小手不满意的捶打了盛南平几下,“爸爸啊,你都把我弄疼了,你干嘛啊,是不是太想我了!”

    盛南平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用力了,连忙放开雪儿,在孩子的脸上亲了亲,说:“宝贝啊,爸爸真是太想你了!”

    “那我也想妈妈了,你可不可以给妈妈打个电话啊!”雪儿很执着的,揪着这件事情就不放手了。

    小康在旁边站着,看着盛南平的脸色就像要哭了一样,他连忙招呼雪儿,“小公主啊,我给你带回好玩的了,过来啊,看看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