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想抢钱啊
    周沫因为刚刚发过烧,脸色还很苍白,人也越发的瘦了,但一双眼睛倒是更显得清透明亮,好似暗夜里的明珠一般,大大的睁着,目光咄咄的与苏菲菲对视着。

    “你看什么看啊?不服气吗?你既然落到我手里了,就别想好了,我告诉你啊......”苏菲菲的手指不断的在周沫脸上指指戳戳的。

    战影是领教过周沫的狠绝的,她见周沫的眼睛一眯,心中警铃大作,立即将苏菲菲往后面一拉,“小姐,你要时刻同这个女人保持距离的!”

    苏菲菲是个绣花枕头,外面靠在挺好的,一肚子的草包,她诧异的问战影,“为什么啊?”

    “她.....她有暴力倾向,情绪又极其的不稳定,你最好不好靠近她。”战影这一路真是被周沫折腾惨了,她对周沫都有些心有余悸了。

    战影是国际上排名前二十的杀手,如果周沫可以任凭她打,任凭她修理,惩罚,她倒是不害怕周沫,关键是这个女人她没有权利碰,没有资格教训,还要随时应对周沫闹出的幺蛾子,她真是身心俱疲了。

    周沫此时身体虚弱至极,就算看着苏菲菲讨厌的手指头在她脸上挥舞,就算她恨不得一口将苏菲菲的手指头咬掉,她都没有力气张嘴了。

    她听了战影的话,不由灵机一动,她以前是得过抑郁症的,想必杰森他们将她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此时不犯病,更待何时啊!

    周沫把眼睛一闭,再不看这些人了。

    苏菲菲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周沫这一路上的闹腾了,她很是不忿,觉得是战影和亚瑟无能,如果周沫落到她手里,看周沫还嘚瑟个屁啊!

    战影把她拉倒一旁,她心里是很不满的,但现在她和她爸爸主要依靠亚瑟和战影两个人呢,她也不能对战影发脾气,只能继续大声的辱骂周沫。

    苏菲菲真是恨透了周沫了,咬牙切齿的骂着周沫,“你这个不要脸的死女人,抢了我原本属于我荣耀,抢走了我的兰宴哥哥,老天都看不过眼了,终于惩罚你了,让你又落到我手里了......死女人,我一定会刮花你脸,看你还怎么装明星大腕的,舔个碧莲脸四处冒充我......”

    杰森听女儿骂周沫的语言很粗鲁了,都有**份了,他拉了拉苏菲菲,“宝贝啊,你消消气,这个女人已经落在我们的手里了,我们随时可以教训她的,让她先养养身体。”

    苏菲菲轻哼一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去了。

    杰森走到周沫的病床边上,干巴巴的冷笑两声。

    周沫觉得仿佛有蛇从她身上爬过,冷冰冰的,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周沫啊,我们父女两个还是很有缘分的吗?我们竟然又见面了!”杰森嘿嘿笑了两声,周沫后脊背都冒凉风。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你在听我说话呢。”杰森顿了顿,慢条斯理的说:“其实呢,我们跟你是没有什么仇怨的,我们只要是针对盛南平的,我也很想放你离开这里的。”

    呸, 你会有那么好的心!

    周沫在心中轻嗤。

    “我听说啊,盛南平将他名下一般的资产都转移到你名下了!”

    周沫不由一惊,这个老狐狸,竟然知道了这件事情!

    他们绑架自己过来,看来是想夺得那些钱了!

    杰森又貌似和蔼可亲的说:“周沫啊,我知道你是个识时务的聪明孩子,如果你肯把盛南平转移到你名下的资产,赠予给你的妈妈或者妹妹,我会无比的感激你,同样会给你自由,你想去哪里都可以的。

    我擦,你特么才是真正的不要碧莲啊!

    就这样赤果果的想抢盛南平的钱啊!

    杰森突然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周沫啊,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说出这番话很无赖,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你妈妈现在身份非常不好,需要很多钱来医治她的病,需要吃很多天际的营养品,这些都是钱啊!

    你把钱交给我,我不会做别的用的,都会用来给你妈妈治病的,你也可以回家去陪伴你妈妈,这样我一家人也算是团聚了!”

    周沫毕竟年轻,不够沉稳,听杰森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番话来,她又是气恼,又是担心妈妈,忍不住睁开眼睛,问杰森,“我妈妈......我妈妈在哪里......”

    杰森一听周沫这么问,他欢喜的笑了,“我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还在关心惦记着你妈妈呢!”随后他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你妈妈原本身体就不好,那次盛南平带人去医院闹事,将你妈妈的并且彻底搞恶化了,她现在的身体非常不好,急需一笔钱做心脏移植手术,不然恐怕活不了几个月了......”

    周沫听说妈妈身体很糟糕,她心里自然不好受,但她也不会傻得完全相信杰森的话,她见杰森不打算跟她说实话了,疲惫的又闭上了眼睛。

    杰森很有耐心的继续说:“唉,沫沫啊,我不是有意要绑架你,破坏你正常美好的生活,我们现在真的急需一大笔钱给你妈妈治病的,如果你肯把盛南平的资产馈赠给你妈妈,我们全家都会感激你的......”

    苏菲菲坐在一旁,见爸爸一遍一遍的哄着周沫,她不高兴了,蹭的一下站起来,冲到周沫的床边,“死三八,你别给脸不要啊,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如果你乖乖听话把资产转移给我们,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的,如果你不肯把那些钱给我们,我们又一百种办法折磨你,让你主动把钱转移给我们的......”

    “菲菲,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姐姐说话呢!”杰森假装愠怒的教训苏菲菲,“你姐姐还生病呢,脑袋不太灵光,我们要给她时间,让她好好休息,再自信想想的!”

    周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这父女两个唱双簧,一个哄她,一个吓她,最终目的就是要她手里盛南平的那些资产。

    她不由更加忧心重重了,如果杰森他们只是想让她做诱饵,勾着盛南平,那她还不会遭太大的罪,如果他们把目标盯在这笔钱上,只怕会想出各种花招来威逼她,迫害她了。

    周沫闭着眼睛,听着杰森在她床边像念经一样哄劝着她,无比疲惫的她的竟然又睡找了。

    一见周沫睡着了,和颜悦色的杰森立即阴沉下了脸,狠狠的盯了周沫一眼,眯着眼睛走出病房。

    苏菲菲,亚瑟和战影都跟在杰森的后面出了病房。

    苏菲菲拉着杰森的胳膊,撒娇的说:“爹地啊,你还费劲劝她干什么啊?直接对她用刑吧,那些大男人都抗住的刑罚,这个死女人一定扛不住的,这样我们既解了心头之恨了,也可以得到那些钱了,两全其美啊!”

    “这件事情你们都不要胡来,更不要对其他任何一方说出去啊!”杰森目光阴狠的看了看苏菲菲,战影和亚瑟。

    “盛南平转移到周沫名下的那些资产,据说周沫只有消费和赠予的权利,盛南平的初衷大概是想这些钱随便周沫花,周沫花不完就可以赠予他们的孩子了,他们都没想到会有今天。

    这些钱周沫还可以赠予她妈妈大家,但这套赠予手续非常麻烦,中间还涉及到盛南平的,我们是不能对周沫动强的。

    另外,如果被那三方的合作人发现我们窥视着周沫名下的财产,恐怕他们会生出别的心思来,所以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知道,也 不能对周沫用刑罚的。”

    亚瑟听了杰森的话,很开心,第一个答应下来,“是。”

    战影也面无表情的说了声是,只有苏菲菲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杰森目光严厉的看向亚瑟和战影,“那三方的合做人最近几天,都会过来看一下周沫的,我们要让她尽快的好起来,不能让她在我们手里出了什么意外的。”

    “是。”

    “是。”

    亚瑟和战影齐齐的回答。

    杰森又补充说:“但是你们也不要对她太过客气了,免得助长了她的嚣张气焰。”

    “是。”

    “是。”

    亚瑟和战影又齐齐的回答。

    苏菲菲站在杰森旁边,抬头有意无意的看了亚瑟一眼。

    一身黑衣的亚瑟依旧是一贯的清高和冷傲的表情,年轻俊秀的脸庞很是好看,却让人无法忽视他骨子里的疏离和阴狠。

    苏菲菲就不明白了,那个周沫有什么好啊,这些男人一个两个的喜欢周沫,兰宴那时候是这样,现在亚瑟也是这样。

    真特么的奇怪了!

    周沫这一觉睡到晚上才醒,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很黑,只从没有拉窗帘的窗户处,透进来一点儿月光。

    她很渴,很饿,支持着虚弱的身体慢慢的坐起来,想拿床头的水杯,结果手一抖,水杯落在低声,发出“啪”的一声响,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立即,屋内的灯被人打开了,明亮的光芒撒满了房间,周沫眼睛不适应的闭了闭。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