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好好折磨她
    一想到这些, 盛南平更加的痛彻心扉。

    周沫受的所有的苦,都是他带给她的啊!

    在大康和李羿的监督下,特工们将房间仔仔细细的又检查了两遍了,才让盛南平接近周沫的那些东西。

    盛南平拿着周沫的衣服,摩挲着周沫带过的假发,心中疼痛难忍,像是有人一拳重重击在他的心口上,又像是利器搅动,五脏六腑都碎了。

    他的小丫头啊!

    不知道身在何处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吃苦?有没有被欺负!

    周沫此时发了高烧,正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躺着,她觉得自己一会儿掉入冰洞里了,冻的她浑身瑟瑟发抖,一会儿又在火上烤着,燥热煎熬。

    她在床上痛苦的翻腾着,喉咙很疼,口渴的厉害,喃喃的说着:“水,水......”

    “小姐,你醒了,你要喝水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出现在周沫身旁。

    周沫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是苏苏,她极其用力的恩了一声,但声音只在嗓子眼里转悠,好像根本没有发送出去。

    这个女人还算善解人意,看出周沫是口渴了,喂着周沫喝了些水,周沫终于感觉好受多了,她也精神了一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周沫见自己躺在一间明亮了屋子里,屋内整洁宽敞,但格局装饰都跟华国的房间不一样,屋内站着一个穿护士服的女人,看见她醒过来了,立即叽叽咕咕的叫着跑到外面去了。

    很快的,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房门一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苏菲菲。

    苏菲菲和周沫一样,都遗传了苏梅的美貌,除去她恶毒的心肠,苏菲菲也算是得上是一位俏丽佳人的。

    她穿着一套香奈儿最新款的裙子,衬得她妖娆妩媚的身姿纤浓合宜,雪白的胳膊,白皙的脖子,原本就很漂亮的脸上化着淡妆,只是气质中隐隐的透露出一种顽劣刁蛮的气息,最角挂着一摸讥讽得意的笑容。

    “哎呀,你总算是醒了,我以为你要装死一辈子呢,哈哈哈,周沫,你这个小贱人,终于又落到我们手里了,你大概没想到,你还会有今天吧......”苏菲菲一边得意大笑着,一边快步走到周沫的床边,用手指点着周沫的脸,差点戳到周沫的额头上了。

    杰森带着战影,亚瑟等人走在苏菲菲的后面,面带阴狠笑容的看着周沫。

    亚瑟跟在杰森的后面,不无担心的看向周沫。

    周沫在小镇上晕倒之后,就发高烧了,没有再想过来。

    亚瑟看着周沫晕倒了,有些担心,想带着周沫去医院检查一下,“我看她身体很虚弱,还是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检查个屁啊,你没看见她刚刚同我都过了几招吗?她身体壮着呢!”战影气恼周沫抢了她的枪,又这样大作大闹腾的,发了狠,“这个女人无比的狡诈,太会做戏了,这一路上耍了好多次花招,我们不能再可怜她了!”

    战影真是很生气,亚瑟也觉得周沫这次闹的有些过了,于是战影和亚瑟带着发着烧的周沫上路走了路,走了一段,战影发现周沫的情况不妥,周沫不住的哆嗦着,烧的都开始说胡话了,“小宝......给妈妈倒杯水来......南平......我想喝水......南平,我们回家吧,我想回家......”

    亚瑟和战影这才发现周沫病的很严重了,连忙把周沫送到附近的医院,医生一检查,三十九度九了。

    他们不敢带着周沫继续走了,只能就地医治,但周沫又惊,又冻,又累,身上还有伤,这次发烧来势汹汹,竟然昏睡了三天多。

    杰森知道这个消息后,怕周沫有什么意外,亲自赶了过来,苏菲菲也跟了过来。

    “爹地啊,我这辈子最恨的女人就是周沫,我们要好好折磨羞辱她一下,然后把她杀了!”苏菲菲咬牙切齿的说。

    杰森微微沉了脸子,“这次的事情可是我们四方联手运作的,乐家那边一定要我们保证周沫的安危,并且不能做侮辱虐待周沫的事情,你绝对不可以擅自行动的啊!”

    “我们出人出力的,为什么要听乐家的?”苏菲菲不忿的撅起嘴。

    “这件事情乐家的功劳最大,如果没有周沫身边的那个乔娜,我们根本绑架不了周沫,而乐家也很有势力,乐盛又极其聪明的,我们不能招惹他们的。

    再者,既然大家要联合起来对抗盛南平,就不能说谁听谁的,必须团结一心,这样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杰森耐心的对苏菲菲解释着。

    苏菲菲还是觉得很郁闷,“当初我们被周沫和盛南平整的那么惨,现在周沫终于落在我们手里了,我还不能修理她,那抓她有什么用啊?”

    杰森宠溺的拍拍苏菲菲的头,“我的宝贝啊,你不要心急啊,我们利用周沫除掉了盛南平,那样周沫就随便你欺负虐待了!”

    苏菲菲不屑的冷哼,“盛南平是那么好除掉的吗,这次你们把四家的联合力量都派到山上了,还花钱雇了武装力量,提前做了那么多埋伏,都没有杀了盛南平,还被盛南平打的落花流水的呢!

    你们已经打草惊蛇了,盛南平那边有了防备,这个好机会你们都错过了,以后还会有机会让你们杀掉盛南平吗?”

    “我宝贝越来越聪明了啊!”杰森讪讪的笑着,“这次我们确实是低估了盛南平,但越是这样,我们越要留着周沫,只要周沫一天在我们手上,盛南平就会被我们牵着鼻子走的。”

    苏菲菲不悦的说:“那我也好好教训一下周沫,这个死女人,把原本属于我的一切都夺走了!”

    “我知道你恨她,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还不能伤害周沫,盛南平精明无比,我们要跟他做交易,他一定会提出条件,要听周沫的声音,或者看周沫的视频,万一周沫出了什么状况,我们就前功尽弃了,也会跟那几个合作者闹掰了,所以你等下见到周沫后,绝对不能太过任性了啊!”

    杰森老奸巨猾,他知道亚瑟对周沫有感情了,但他老了,又不得不依靠亚瑟的能力来给他撑门面,所以他不能除掉亚瑟,又不能让亚瑟单独跟周沫在一起,打电话钦点亚瑟去接他们的飞机。

    亚瑟担心战影对周沫不利,不情不愿的离开了医院,把他的得力手下约翰留在了医院,防备战影对周沫不利。

    他这一路来去匆匆,只想快到回到医院陪在周沫身边,但苏菲菲这个死女人,一进到医院就跟周沫吵,亚瑟的开心又担心的看着周沫。

    周沫因为刚刚发过烧,脸色还很苍白,人也越发的瘦了,但一双眼睛倒是更显得清透明亮,好似暗夜里的明珠一般,大大的睁着,目光咄咄的与苏菲菲对视着。

    “你看什么看啊?不服气吗?你既然落到我手里了,就别想好了,我告诉你啊......”苏菲菲的手指不断的在周沫脸上指指戳戳的。

    战影是领教过周沫的狠绝的,她见周沫的眼睛一眯,心中警铃大作,立即将苏菲菲往后面一拉,“小姐,你要时刻同这个女人保持距离的!”

    苏菲菲是个绣花枕头,外面靠在挺好的,一肚子的草包,她诧异的问战影,“为什么啊?”

    “她.....她有暴力倾向,情绪又极其的不稳定,你最好不好靠近她。”战影这一路真是被周沫折腾惨了,她对周沫都有些心有余悸了。

    战影是国际上排名前二十的杀手,如果周沫可以任凭她打,任凭她修理,惩罚,她倒是不害怕周沫,关键是这个女人她没有权利碰,没有资格教训,还要随时应对周沫闹出的幺蛾子,她真是身心俱疲了。

    周沫此时身体虚弱至极,就算看着苏菲菲讨厌的手指头在她脸上挥舞,就算她恨不得一口将苏菲菲的手指头咬掉,她都没有力气张嘴了。

    过去的经历太惨痛,杰森给周沫心里留下了强大的阴影,她心里是很畏惧阴狠毒辣的杰森,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杰森,只能直直的盯着苏菲菲看。

    她该怎么呢?

    杰森这次又要相处什么恶毒的办法来对付她啊!

    她要怎么应付毒蛇和豺狼的混合品种——杰森呢!

    一想到这些,周沫的心都在发抖,她无比害怕惶恐!

    周沫听了战影的话,不由灵机一动,她以前是得过抑郁症的,想必杰森他们将她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此时不犯病,更待何时啊!

    周沫把眼睛一闭,再不看这些人了。

    苏菲菲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周沫这一路上的闹腾了,她很是不忿,觉得是战影和亚瑟无能,如果周沫落到她手里,看周沫还嘚瑟个屁啊!

    战影把她拉倒一旁,她心里是很不满的,但现在她和她爸爸主要依靠亚瑟和战影两个人呢,她也不能对战影发脾气,只能继续大声的辱骂周沫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