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天罗地网
    “老大,我们已经就位!”藏匿在山顶的狙击手和特工分别给盛南平发来了消息。

    盛南平看着这些信息,微微放下了心,又走了一会儿,前方树林中突然飞出很多鸟来。

    四下寂静无声,这些鸟是惊鸟,有人惊动了它们!!!

    盛南平倏地戒备起来,一双眼睛此刻却带着骇人般的锐利,他一手持枪,另一只手对身边众人打着作战手语。

    所有人瞬间进入战备方位,就在众人刚刚就位的下一秒钟,急促的爆裂声在山林里蓦然炸开,尖锐的回声在树林中飘荡。

    无数密集的子弹往盛南平所在的方向射来,弹壳不断的崩落纷飞。

    早就做了准备的盛南平等人,顺势往旁边翻转,上方的人迅速的打出了*。

    *产生的大量烟幕,瞬间干扰了对方的光学观测仪器和视线,隐蔽和掩护了盛南平这方的行动和踪迹。

    “尼玛的,该轮到小爷我了!”小康和李羿扛起背上的小型激光炮,在*的掩护下,对准刚刚敌方开火的方向,砰砰几炮轰了出去。

    炮弹带着曳光冲向炸点,因为隔的不算远,地面的震动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随后,对方的火力马上弱了下去。

    “我们冲上去!”盛南平一声令下,他们的人矫健的往山上冲去。

    这几枚激光炮弹,把对方强大的防御圈撕开一道口子,但对方是有备而来,在这里埋伏下了很多人,而且占据了这里的有利地势,即使盛南平这边武器精良,骁勇善战,依然冲破不了对方的防线。

    双方的火力咬的很紧,但因为*的作用,他们没有办法在锁定盛南平了,这样盛南平的危险就小了很多,而他也可以自如的指挥战斗,冲锋陷阵了。

    大康和小康一直跟在盛南平身边,见盛南平往上攻的很猛,呼啸的子弹几乎是贴着盛南平的身边飞过,砰砰的打进他们身边大树上,飞溅的木屑砸在脸上生疼生疼的。

    “老大,你别冲在最前面啊!”大康这么好的体质,都有些跟不上盛南平的速度,今天的盛南平爆发力太强悍了。

    盛南平一双眼睛里已经都是杀机,挺直的鼻翼之下,一张薄唇若有若无的带着冷然不屑的笑。

    血的味道,只会让饥饿的渴兽狂啸着苏醒,更加咆哮,渴望鲜血淋漓的祭品。

    大康知道,盛南平骨子中的戾气已经都被激发出来的,现在他又化身成可怕的战神了,只怕是谁也阻止不了他前进了。

    子弹在身边呼啸,鼻端充斥着*的味道,盛南平感觉自己回到了熟悉战场,在这里,他毫无惧意,他掌定天下,在这里,他一直有着所向披靡的信心。

    盛南平吩咐大康,小康,李羿不要再跟着他了,他们几个分别带队,各自占据一点儿,用强火力连续不断的猛攻对方,密集的子弹仿佛织成了弹网,对方终于招架不住,慢慢的向后面退去了。

    他快速的连线昨晚就到达的那些特工,“你们找到夫人了吗?”

    那边特工的声音有些沮丧,“老大,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夫人!”

    盛南平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他从事侦查工作多年,手上自然是有一套强大的侦查系统的。

    他们在行动之前,盛南平已经通过卫星系统,将这座山的卫星影像去下来了,因为这座山的树林茂密,卫星影像不是很清晰,但有生物活动的位置还是被标注下来了。

    盛南平在接到绑匪的第一条短信的时候,就迅速的采取了性对应的行动。

    在过去那些年里,盛南平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他第一感觉这就是个陷进,所以他在接到绑匪的信息时,就在第一时间内派人来了这座山上。

    如果对方是真匪徒,绑架周沫只为了求财,那他宁愿破财免灾,只求周沫的平安无事了。

    如果对方是乐盛,找了周沫只为了了诱杀他,那么,现在乐盛一定在暗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呢,所以他必须处于明处,让乐盛的人看个够。

    盛南平暗中派了一队人来悄无声息的摸到这座山上,主要是为了解救周沫的,这些人比盛南平他们早到了一天多,潜伏在了山上。

    足智多谋的盛南平为了混淆绑匪的视听,故意忍着心头的痛苦煎熬,把交换人质的时间改为第二天早晨,这样可以麻痹绑匪的神经。

    盛南平在晚上的时候,故意带着一大队人悄悄的出发,故意开车一溜车来吸引绑匪的注意里,让绑匪以为这就是他做的准备。

    这次行动中,盛南平把宝压在先潜军中了,希望他们可以发现周沫的踪迹,可以把周沫解救出来。

    此时,听见特工队长告诉他,他们并没有看见周沫,盛南平的心凉了半截。

    他这样大费周章,他这样处心积虑,并不是为了跟乐盛斗智斗勇,争个输赢呢,他的最终目的是把周沫救出来。

    现在那些先潜军回复他,没有找到周沫,盛南平的心顿时凉了。

    这支先潜军是盛南平亲自特训出来的,他知道这些手下的实力,并不比他差太多,尤其这些人组合到一起,比国际最精锐的编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现在他们都说没有找到周沫,那周沫一定不在这座山上了。

    “你们能确定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是谁吗?”盛南平冷声的询问,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想确定,这次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不是乐盛。

    乐盛,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盛南平的弟弟。、

    就算乐盛不认他这个哥哥,护短的盛南平在心里依然把乐盛当做弟弟的。

    “盛总,我们只查到一个指挥官,叫李达,他曾经在米国做过雇佣兵,聪明狠辣,但他跟你说的那些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不认识乐盛,也不认识杰森,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盛南平的下属如实的向盛南平汇报着。

    盛南平心不由沉了下去,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斗志。

    幸好,这个时候山上的形势已经发生了质变的转折。

    盛南平派来的那些先谴部队都是精英的,他们找了半宿半天,都没有找到周沫,只能确认周沫没有在这座山上。

    他们都觉得对不起盛南平,找不要周沫,转头参与到这边的战斗中来,与盛南平带来的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将山上这些人打的溃不成军了。

    山上的那些人最终不堪打击,无奈的从山上撤退了出去,盛南平按照卫星地图上提供的位置,带人迅速的到前面去寻找周沫。

    终于,在一大片茂密的树林见,他们发现了一座瓦顶青砖的木质房子。

    盛南平此时都有些魔怔了,什么理智都没有了,他觉得周沫就在这里,抬腿就往房子里面奔去,多亏大康一把拉住了他。

    “老大,你不能过去,等我派人进去侦查一下的!”大康平日里没有盛南平手段锋锐,此时却比盛南平沉稳的很多,因为盛南平此时的心完全的乱了。

    盛南平知道大康说的对,只能忍下心中的焦躁煎熬,看着大康谨慎的挥手叫几个特工先进到房子里面,对这派木屋进行检查。

    通过刚才一阵强劲火力的交锋,盛南平已经看出来,这些绑架周沫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杀他,为了把他引过来来,在这里要了他的命。

    归根结底,周沫这次遭遇绑架,吃苦受罪,都是被盛南平连累了......

    一想到这些,盛南平心中更加难受了。

    一直以来,他就在周沫面前信誓旦旦的说,会带给周沫这世上最幸福,最快乐的生活,可是事实呢......

    盛南平一想到这些,懊悔自责的简直痛不欲生了。

    进到屋内的特工们,谨慎对这排老房子进行了检查,并没有找到周沫和乔娜,只在屋内找到一些女人的衣服,还有随手用的东西。

    盛南平带人走进屋内,看见床上凌乱的被褥,还有上面放着的周沫出门前穿的大衣,毛衣,限量的爱马仕包包,全球一共发行十部的手机......盛南平的眼睛不由一热,差点就掉下眼泪来。

    物是人非啊!

    盛南平看着这些东西,心里无比难过,只觉得嗓子眼出一口甜腥涌了上来,他极力忍耐着,才没有让自己当众失态。

    他慢慢的走向床边,想伸手去拿那些东西,大康又一把扯住了盛南平,“老大,你等等!”随后,转头示意那些特工,“你们再将床上的东西好好检查一边。”

    特工不敢大意,又将床上的东西检查一边,发现周沫的包包里面竟然隐藏着一颗袖珍型的雷。

    如果不是大康警惕性高,盛南平走过去打开周沫的包包,将这颗雷引爆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妈蛋,这些王八犊子是成心想害死老大了,步步设陷阱,就等着老大自投罗网呢!”小康看着那颗微小又杀伤力十足的雷,气的咬牙切齿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