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逃跑
    周沫也顾不得形象了,随着战影笨拙的爬到了马车上,见车上有水,毫不客气的打开就喝了。

    妈蛋的,现在已经是和谐社会了,都已经提倡优待俘虏了,这一路奔波的,差点把她虐死!

    亚瑟很快跟了上来,利落的跳上马车,坐到了周沫身边。

    马车上的车夫也是一名沉默的男人,无声的用鞭子抽打着马,马车走了起来。

    亚瑟在一旁的箱子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袋面包递给周沫,“饿了吧,先简单的吃点吧!”

    周沫早就饿透了,打开面包的包装,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因为吃的太急了,一口面包噎在嗓子处,噎得她直翻白眼。

    “哎呀,你慢点啊,没人跟你抢啊!”亚瑟笑着给周沫拍后背。

    战影看了亚瑟一眼,难掩眼中的愤怒,“你演戏还上瘾了啊?真把她当成你老婆了?我们马上就要见到义父和大小姐了!”

    听了战影这句话,周沫吃不下东西了。

    杰森,苏菲菲,那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啊!

    杰森和苏菲菲当初被盛南平教训的很惨,如果不是周沫看在妈妈的面子上为他们求情,盛南平会杀了他们的。

    真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周沫轻轻的叹了口气,想必这次杰森和苏菲菲定然会花样百出的折磨她了!

    她放下了手中的面包和水,忧心忡忡的看着外面寂寥的山林,思绪烦乱。

    马车走了一会儿,周沫慢慢发现他们使用马车作为交通工具的原因了,这路上渐渐的有其他马车走动,而且是越来越多,都是马车啊,牛车什么的,他们的马车走在里面,容易隐藏踪迹。

    这条路也是坑坑洼洼的,还经过了两条不深不浅的小河,如果不是这两匹马擅长跋山涉水,越野车估计都要熄火在里面。

    马车拉着他们摇摇晃晃,又把周沫给摇晃睡着了,直到马车停下来,没了惯性,周沫才醒过来。

    此时已经正午了,艳阳高照,周沫不适应强光的眯了眯眼睛,然后看见眼前站着一溜穿着迷彩服的高大男子,在他们身边停着几辆气派的商务型越野车。

    “小哥,影姐,你们辛苦了啊!”带队的高大男人迎到马车前,对着亚瑟和战影一抱拳。

    亚瑟傲慢的没有说话,跳下车后,肆无忌惮的伸了个懒腰。

    战影对着那个男人点点头,“道夫,辛苦你了!”然后扯了扯身边的周沫,“下车。”

    周沫忍着浑身的酸疼,慢慢的跳下马车,见那些高大男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她自嘲的轻笑一下。

    她此时的形象一定糟糕透,昨天出门的时候,她是戴着假发套的,经过昨晚一通折腾,假发套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脏兮兮的,脸色大概也好不了,此时的她定然比鬼还吓人呢。

    亚瑟见那些男人都盯着周沫看,他不耐烦的一挥手,“都抓紧时间上车,赶路!”

    战影斜睨了周沫一眼,心中愤愤不平。

    这个死女人,折腾了一夜怎么不见丑陋,反而更加好看了。

    周沫的假发套掉了,露出她短短的头发,但短发并不令她难看,反倒看着俏生生的。

    她脸上的皮肤白的象抹雪,仿佛无比柔软,触手可化一样盈润,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像蝴蝶停在花瓣上煽动着翅膀,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悲伤与迷茫,额头上一块血红的伤痕,更给她增添了一种令人心惊的楚楚柔弱的美。

    周沫身上穿着亚瑟的衣服,衣服肥大,更显得她身姿幼细,腰身柔软不盈一握,在一片高大的莽汉中间,周沫显得孤单而娇弱,像是绝望里开出的一朵小花,让人控制不住的想怜惜她,呵护她。

    战影嫉恨的咬牙切齿,她这些年一直活得像个斗士,混在这些大男人中间也从来没有输过,此时,她突然无比羡慕周沫身上的小女味道,很想抛弃一起强悍,凌厉,荣耀,只做个需要人保护,需要人关爱的小女人。

    周沫跟在战影后面上了一辆越野车,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招惹到战影了,这个女人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了。

    她不想看战影的脸色,就转头看着车窗外,她不知道这是哪个国家,只知道这是完全陌生的国度了,远处村舍的式样,近处行人的面孔,都于华国完全不同了。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的行驶,周沫很想睡一觉,但是肚子饿的咕咕叫,压根睡不着。

    她见车子路过很大一个镇子,街道很繁华,道路两旁有很多小吃,很多人都坐在桌子旁惬意的吃着东西。

    周沫实在忍不住了,喊了一声,“停车!”

    前面的司机不知道什么情况,真的一脚刹车,把车子停下了。

    “你要干什么啊?”战影一脸警惕的看着周沫。

    亚瑟,道夫还有车子其他人,也都齐刷刷的看向周沫。

    “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周沫无畏的同战影对视着,她一定要争取在这里下车,或许她可以有逃跑的机会,即使没有机会逃跑,也要想办法留下点线索给盛南平的。

    “不行。”战影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行?我很饿了,就要吃东西!”周沫倔强地高抬头,微微抿着嘴唇,脸上梨涡闪现,一双眼睛里盈动着水光,带着楚楚可怜的味道,仿佛是受了欺侮的孩子,眼底有隐忍的委屈和倔强。

    车子一众男子,看得不由一呆,心中同时涌起种想带周沫去吃饭的念头。

    周沫是做演员的,十分清楚怎么来博得其他人的同情,什么样的表情能撩起男人们的保护欲,她平日里不屑使用这套手段的,但现在为了活命,她什么招数都得用了。

    亚瑟看着周沫,‘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的心还是蛮大的,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想着吃呢!”

    “民以食为天啊!”周沫小声嘟囔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我都好几顿没吃饭了......”

    车子众人中属亚瑟的职位最高,亚瑟一笑,冷凝严肃的气氛立即轻松了下来,其他几个男人都笑了。

    道夫是个不拘小节的人,看着周沫的样子很是可怜,开口对战影说:“影姐,已经中午了,大家都饿了,不如我们下车吃点东西吧!”

    战影越发的生气了,这些个臭男人,平日里都是围着她转的,现在看见美女了,一个两个都被迷住心窍了吗!

    “我们还是......”

    战影的话还没等说完,亚瑟那边打开了车门,先跳下了车子,招呼大家,“下车,吃饭!”

    “噢,有饭吃了!”男人们欢呼着跳下车子。

    战影的脸都气白了。

    周沫也慢慢的下了车,大口的呼吸了几下,这样的人间气息,不知道她还能享受几次了。

    男人们吆喝着要进一家烤肉店,周沫也不管他们去哪里,她自己随便的在小吃摊旁边溜达着。

    战影几步走到她身边,伸手扯住她,没好气的说:“快点去吃饭,不是让你在这里闲逛的!”

    周沫轻哼一声,无奈的也走进了烤肉店,跟着大家一起吃东西。

    这家烤肉店很是宽敞,干净,店面也很大,周沫东张西望一番后,说:“我要去趟卫生间。”

    战影瞪了周沫一眼,“你的事可真多!”

    周沫忍不住回怂她,“你是貔貅啊!”

    桌上一众人男人都哈哈的笑起来,但见战影脸色难看,又都尴尬的收回了笑声。

    周沫也不管战影是不是容许,她自己起身去找卫生间,战影只能无奈的跟着她。

    她一走进卫生间,快速的环视四周,见这里有一面窗户,心中不由暗喜,但战影随后也进了卫生间。

    周沫若无其事的去了卫生间后,又照着镜子洗了脸,脖子,擦头发。

    “快点走吧,到了这个时候还臭美!”战影现在恨不得掐死周沫。

    周沫慢条斯理的用手整理着头发,从镜子里看着战影,无限风情地挑眉一笑,“战小姐啊,其实你长的很漂亮的,如果你肯温柔一点,把自己打扮的女性化一点儿,我保证亚瑟会喜欢上你的!”

    这句话正戳在战影怕人知,烦人问的心窝上,她马上翻脸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喜欢亚瑟了?”

    周沫轻轻一笑,“司马昭之心啊?”

    “什么意思?”战影长居国外,不懂这句歇后语。

    周沫嘿嘿一笑,“路人皆知啊!”

    “你少废话了,动作快点,我去外面等你!”战影又羞又恼,不理睬周沫了,转身走出卫生间。

    周沫是故意激怒战影的,她一见战影出去,轻轻的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上,然后迅速的爬上另一边的水池上,从后面的窗户翻了出去,抬腿就跑。

    这是条僻静的街道,街道只有一端有出口,另外一端是封死的,周沫不顾身上的伤,不顾身上的疼,拼了命一般的跑,累的呼哧呼哧地,好不容易跑到街道的出口,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挡住了周沫的去路。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