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该拜堂成亲了
    战影冷眼打量着周沫,见周沫身上很多地方都破了,头也磕破了,血流出来触目惊心的。

    这个死丫头看着娇滴滴的,还真有点狠劲,竟然能做出这么悍勇的事情来!

    亚瑟为周沫检查了一下,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幸好,都是些皮外伤。

    “你试试,看能不能走了?”亚瑟示意周沫活动一下身体。

    “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我走不动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吧!”周沫耍赖的往地上一坐。

    擦,让她去送命,还要她自己走,真拿她当傻比了!

    周沫屁股一碰到地上,疼的她低叫一声,刚刚往山下滚的时候屁股被磕碰了很多次,一定是青了!

    其实她不勇敢的,也很怕死,刚才是被战影逼急了,如果她不跳下去,落在战影手里也是没她好果子吃的!

    而她这么一跳,如果幸运,没准可以从这些人手中逃出去,就算逃不出去,也可以吓唬一下战影,当然,最不好的结果是就死......

    想到死,周沫也是有些后怕的。

    战影怨毒地看着周沫,“你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吗?我们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的!”

    周沫抹了把额头上流下来的血,“随便你们吧,你们有无数种办法让我生不如死,我也有办法让自己一死了之,反正早晚都是一个死,去哪里都是受你们欺辱,我就不挨累爬山了,你们就在这里发招吧!”

    战影气的咬牙切齿,拳头捏的咯咯的响,却不敢再随便对周沫动手了。

    亚瑟看着周沫一笑,竟然蹲在了周沫面前,“来吧,我背着你走!”

    周沫,战影同时吃了一惊,她们都没想到亚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战影眼中的亚瑟孤冷,桀骜,还有些洁癖,平日里任何人也别想接近他,现在竟然要背着满身尘土,还有鲜血的周沫爬山。

    周沫眼中的亚瑟狠毒,变态,以折磨她为乐趣,总是把他的快乐建立在周沫的痛苦之上。

    他怎么会好心来背她啊?

    他不会是想把自己背起来后,再一甩手,直接将她摔成瘸子吧!

    亚瑟像猜透了周沫的心思一样,“放心吧,在没有见到老板之前,我是不会把你摔成瘸子的!”

    周沫咬了咬嘴唇,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在这里耍赖的,与其累的像狗似的爬山,不如让亚瑟背着呢!

    而她此时也真的非常难受,浑身上下哪里都疼,就让亚瑟背着走吧,他爱想什么坏道就想去吧!

    她起身,趴到了亚瑟的背上,幸好她穿着毛衣,裹着大衣,不至于跟亚瑟太过亲密了。

    亚瑟背着周沫,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翘,脚步轻快的往山上走去。

    战影看着亚瑟背着周沫,气的都要抽,她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去招惹周沫了。

    原来这世上最不公平的事情就是感情了,因为,不管你付出多少,也可能依然得不到回报,甚至连回应都不会有,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爱情中没有道理可讲,只讲心甘情愿,就像冰冷狡猾如毒蛇一般的亚瑟对周沫。

    周沫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又困又累了,趴在亚瑟的身上,感觉着亚瑟年轻的身体里有热量源源不断的传到她身上,让她冰冷的身体终于暖和了一些,在亚瑟平稳又规律的步调中,她竟然慢慢的睡着了。

    睡梦中,周沫回到她温暖明亮的家里,盛南平和两个孩子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激动万分的扑过来,“老公,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但盛南平却向后面一闪,冷冷的看着她,“你不肯听我的话,还回来干什么?这个家的女主人已经不是你了!”

    周沫一愣,看见莫以珊从盛南平的身后走出来,盛南平伸手抱住了莫以珊。

    不要啊......

    周沫一惊,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发现天已经微微的亮了,而他们竟然走进了一所寺庙里了。

    这所寺庙好像荒废了很久了,供台上的菩萨已经斑剥破旧,身上落满灰尘,唯有一双眼睛还万分的慈和,悲悯的俯视着众生。

    进到寺庙后,亚瑟依然没有把周沫放下,他感觉周沫的身体动了,侧头看了看周沫,轻声的问:“睡的好吗?”

    周沫还在仰头看着菩萨,没有说话,一旁的战影倒是气哼哼的开口了,“已经不用爬山了,你还耍什么赖啊!”

    “哦......”周沫这次醒悟过来,立即挣扎着从亚瑟的后背上跳下来。

    亚瑟反手拖住周沫,灿然一笑,问:“你们华国有种说法,叫什么背媳妇了的?”

    周沫随口回了一句,“猪八戒背媳妇!”

    “对,就是姓朱的背媳妇,我背过你了,现在该拜堂成亲了,正好有菩萨为我们做鉴证啊......”

    周沫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亚瑟,“你知道猪八戒是谁吗?”

    “别管是谁啊,背的是媳妇就行啊!”亚瑟拉着周沫的手,就要往菩萨面前的蒲团上跪。

    战影实在看不下去了,腾腾走了过来,恶声恶气的说:“别闹了,我们抓紧时间走,义父的人已经在那边等着了!”说完,就把一个黑色的袋子套在周沫的脑袋上了。

    “啊......”周沫吓了一跳,嗷嗷的大叫。

    “别怕,老婆,有我保护你呢!”亚瑟紧紧握住周沫的手。

    周沫真心讨厌被亚瑟这样拉着手,但此时她两眼抹黑的,只能任由亚瑟拉着她走了。

    “小心点儿啊......弯腰,低头......好......慢点......这有台阶......”

    周沫感觉亚瑟拉着她进到一个好像地下室的建筑里面,她什么都看不见,下台阶时一脚踩空了,对亏亚瑟及时的扶住了她。

    “哎呀,看你笨的,还是我抱你吧......”

    “啊......”周沫感觉身体腾空而起,她本能的伸手搂住了亚瑟的脖子。

    亚瑟低低的笑着,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一抱着周沫走,一边同周沫说着一些痴心妄想的话,嚣张地障显着他变态自恋的本色。

    周沫不搭理亚瑟,她闻到空中处处弥漫潮湿,霉变的味道,而她的脚和身体还会不时的蹭到墙壁上,想必他们在穿越一条暗道。

    这条暗道有些长,他们走了很久,周沫发觉亚瑟的身体素质真的很好,背着她爬上山,又抱着她走了这么久,竟然不敢累,也听不见他急促的喘息,就好像她是轻飘飘的树叶一样,被他随便的托在手上。

    终于,这条暗道走完了,他们从暗道里面来到地面上,亚瑟将周沫头上的黑袋子拿了下去。

    此时外面已经晨曦微露了,周沫眨巴了两下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亮,看见眼前是一片连绵起伏的高山,山上长着茂密的丛林,此时远远看起,深绿色的一片。

    而他们所处的地方则是一大片的低矮树林,树林中荒草丛生,周沫四处看看,压根找不到他们走出来的洞口在哪里。

    那个高大沉默的男人走在前面,为他们带路,战影脸色阴沉的好像能滴下水来,她狠狠的看了周沫一眼,说:“跟在我后面走。”

    光天化日之下,周沫当然不能再耍赖让亚瑟抱着了,只能拖拖拉拉的跟在战影后面走,亚瑟则落后他们几步,将他们走过的痕迹清理掉。

    周沫好像的转头看了几次,惊诧的发现,亚瑟竟然把他们几个的足迹清理的干干净净,被他们踩过的杂草都被扶直了,完好如初的就像没人经过一样。

    艾玛,亚瑟还真是个人才啊,难怪能得到杰森的重用。

    他们又在树林中穿行了很久,周沫累的腿都要抬不起来时,终于看见不远处停着辆车了——一辆马车!!!

    周沫已经顾不得好奇,也顾不得多问了,随着战影爬到了马上,见车上有水,毫不客气的打开就喝了。

    妈蛋的,现在已经是和谐社会了,都已经提倡优待俘虏了,这一路奔波的,差点把她虐死!

    亚瑟很快跟了上来,利落的跳上马车,坐到了周沫身边。

    马车上的车夫也是一名沉默的男人,无声的用鞭子抽打着马,马上走了起来。

    亚瑟在一旁的箱子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袋面包递给周沫,“饿了吧,先简单的吃点吧!”

    周沫早就饿透了,打开面包的包装,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因为吃的太急了,一口面包噎在嗓子出,噎得她直翻白眼。

    “哎呀,你慢点啊,没人跟你抢啊!”亚瑟笑着给周沫拍后背。

    战影看了亚瑟一眼,难掩眼中的愤怒,“你演戏还上瘾了啊?真把她当成你老婆了?我们马上就要见到义父和大小姐了!”

    听了战影这句话,周沫吃不下东西了。

    杰森,苏菲菲,那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啊!

    他们当初被盛南平教训的很惨,如果不是周沫求情,盛南平会杀了他们的,想必这次他们定然会花样百出的折磨她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