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不如死了痛快
    他们三个人在火车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不能再乘坐火车了,在下一站就从火车上下来了。

    此时已经是半夜一多点,纵然这里偏南部,但半夜十分还是很冷的,站台上的列车员穿着厚厚的大衣,缩着脖子在衣领里。

    周沫在火车上又跑又叫的,出了一身的汗,下车被冷风突然一吹,激灵打了个冷战,想要裹紧身上的衣服,受伤的胳膊一动,又疼的她惨叫一声。

    走在周沫身边的亚瑟,抬了抬手,想要帮周沫把受伤的胳膊复位,战影斜睨了他一眼,他又把手放下了。

    这个小丫头的心忒狠了,那么一碗热腾腾的面,劈头盖脸的就奔他砸下来了,如果他躲避的慢一点儿,此时得被烫了一身的水泡了。

    骄傲自我的亚瑟觉得很受伤,跟周沫别扭着。

    这里是个很小的站点,下车的人很少,车站外面停着几辆三轮摩托车,一看见他们走出来,立即拥过来揽客。

    亚瑟冷着脸子挑了个车子比较宽敞的三轮摩托,带着周沫坐到了三轮车上。

    周沫不知道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亚瑟跟三轮车主说什么她也听不清,只知道三轮车走在乡村的路,乡路维护得很不好,到处坑坑洼洼的,车颠得很厉害,车一颠簸,她脱臼的胳膊处就钻心一样的疼。

    她之前又哼又叫的,只是想给盛南平留下追踪她的线索,或者趁机逃跑,现在夜黑风光,四处荒芜人烟的,她叫也没用了。

    而她如果大喊大叫,只能害了开三轮摩托车的憨厚汉子,这个人很可能会被亚瑟杀了灭口的。

    周沫紧紧咬着嘴唇,拼命忍着疼,疼痛令她额头上冷汗直冒,而夜风嗖嗖的穿过三轮车,穿过她的衣服,冻的她瑟瑟发抖。

    亚瑟和战影就坐在周沫的两侧,自然都感觉到了周沫在发抖,但战影才不理会周沫的死活呢,因为嫉恨,她反倒希望周沫再惨一些才好。

    傲娇腹黑的亚瑟眼睛一直盯着外面黑黝黝的天空,不理睬周沫。

    三轮摩托车不停地颠簸着,周沫几乎被摇散了架,胳膊上的痛疼,夜风中的寒冷,还有这大半天的寒冷饥饿,让她的意识渐渐的模样起来,身体一软,整个人向下出溜......

    亚瑟就像在时刻准备这样一样,周沫的身体刚刚往下一溜,他大手一动,迅速的把周沫提了起来,并且担心的询问着:“你怎么了啊?”

    他的动作碰到周沫脱臼的胳膊,一阵巨痛袭来,周沫一下子晕了过去。

    周沫这次晕,是因为太疼了晕过去的,很快就醒了过来,再睁开眼睛时,她依然坐在颠簸的三轮摩托车上,但脱臼的胳膊被正位了,身上也多了件衣服。

    寒冷的夜风扑面而过,周沫忽然就掉下了眼泪来。

    她多希望这一切只是可怕的恶梦,她睁开眼睛时,呆在温暖如春的家里,雪儿呆萌可爱的叽叽喳喳,小宝酷冷着一张小脸在看着高深的财经杂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气,盛南平在一旁训斥着二货盛东跃,小康和大康带着保镖在花园里练摔跤,而她侧坐在花房里吃着零食,看着八卦杂志,花香袭人,歌舞升平......

    三轮摩托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座靠山的小村庄前停了下来,战影先跳下了车子,急匆匆的往前面走去,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摩托车主借着车头的灯光,站到亚瑟和周沫身边,嘿嘿笑着说:“两位,路这么远,天还很冷,给我一百块吧!”

    “一百块,这么多啊!”亚瑟嘿嘿一笑,然后就去摸衣兜了。

    周沫一见亚瑟皮笑肉不细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干什么,立即拉住亚瑟的胳膊,轻笑着说:“亲爱的,你就给师傅一百吧!”

    亚瑟被周沫这句亲爱的叫的一愣,周沫趁机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目光祈求的看着亚瑟。

    她不想看见无辜的人因她而死,没有办法,只能利用亚瑟对她的好感,屈辱的使用美人计了。

    亚瑟定定的看来周沫三秒,竟然真的从衣兜里掏出了钱来,是几张红红的钞票,都塞给了那个司机,兴高采烈的说:“我老婆都发话了,我自然是要听老婆的话了,多出钱的是打赏你的,马上走吧!”

    “谢谢先生,谢谢夫人了!”司机说着本地的土话,周沫也听不懂,只看见他点头哈腰的笑出一脸的褶子,之后就上了摩托车。

    周沫一直紧张的盯着亚瑟,真怕这坏小子当面说笑,背后放冷枪了。

    “别紧张了,你的一句亲爱的,就值他的一条命了!”亚瑟挑眉看着周沫。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半弯明月,白白的月光撒在了亚瑟的身上,但他还有一半的身体隐在黑暗里,在这样半明半寐地光线下,他的脸越发透出一种诡异的俊帅来。

    周沫吓得吞咽了一下,涩着声音问亚瑟,“你们......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啊?”

    亚瑟仿佛这才清醒过来,笑了笑,指指前面隐隐绰绰的高山,“带你去爬山!”说完,率先往刚刚战影消失的方向走去。

    周沫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只能认命的跟在亚瑟后面走。

    他们刚刚走出不远,就见战影急匆匆的奔了回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高个昂藏的男子,月光下一张脸棱角分明,利目如鹰般盯着周沫,如同在盯着猎物一样。

    “你放那个司机走了?”战影满脸紧张的看着亚瑟。

    “是啊。”亚瑟蛮不在乎的回答着。

    “你是不是疯了?你是怕盛南平的人找不到线索吗?”战影跳脚大叫。

    亚瑟无所谓的一笑,“你以为盛南平是什么人啊?杀了个摩托车司机就能让他找不到线索吗?这个司机杀与不杀,都是一个效果的!”

    战影抿了抿唇,算是默认了亚瑟的这个说法,但她的怨怒却没有消除,冷哼一声,“杀人如麻的你,什么时候变成菩萨心肠了,是不是这个女人不准你杀人的啊?”说完,目光中杀气陡显,吓得周沫一抖。

    亚瑟微微侧身,半挡在周沫的面前,伸手拉住周沫的胳膊,冷声说:“我们快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说完,拉着周沫就往山上走。

    战影不满的重重哼了一声,但也快步的跟了上来。

    这座山海拔并不高,只是一座五六百米的小山峰,不过这座小山峰很荒凉,上山的台阶已经七扭八歪的了,周围树木林立,山风吹过,发出飒飒的声响,好像里面藏着无数魑魅魍魉。

    亚瑟,战影和那个男人,都是练家子,摸黑走在上山的台阶上也是如履平地一般,但周沫却不行,她原本就身体虚弱,又一天没有吃东西,走在山路上跌跌撞撞,如果不是亚瑟拖着她,有好几次都跌趴在山路上了。

    周沫走了一会儿,就累的气喘吁吁,额头冒汗了,她忽然意识到,身边这三个人不嫌累的半夜爬山,她累的跟狗似得是什么啊?着急自己去送命啊?

    “哎呀,累死我了,我走不动了,我走不动了......“周沫耍赖的往地上坐去。

    不等亚瑟有什么举动,跟在周沫身后的战影,抬脚就踢在周沫的屁股上,“别装死,快点走!”

    周沫被战影突然踢了一脚,马上炸毛了,她还记得战影之前将她胳膊扯脱臼了,害她受苦的事情呢。

    她挣脱亚瑟的拉扯,转身就往战影身上踹去,战影已经知道周沫会点功夫了,灵活的往后一躲,避开了周沫的这一脚,“死丫头,你还敢踹我,看我怎么教训你!”说完话,恶狠狠的向周沫扑来。

    “行了,在这里打什么打啊,快点赶路吧!”亚瑟斜刺里出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抓住了战影的胳膊。

    “你......”战影已经看出亚瑟对周沫的维护了,嫉恨又不甘的与亚瑟对视着。

    周沫趁着这个机会,抬脚狠狠的踹向战影,正踹在战影的小腹上,“死八婆,你特么的太欺负人了!”

    她这一脚十足了力气,疼的战影‘哎呦’一声。

    战影哪里吃过这个亏啊, 甩开亚瑟的胳膊再次扑向周沫,“卧槽,贱人,我今天杀了你!”

    亚瑟担心战影伤到周沫,又来阻止战影,两人闪电般的过了一招,就在这个空隙,周沫一下跳出台阶,跌落到旁边的山坡上,整个人跌撞的往山下滚去。

    “周沫!”亚瑟面色剧变,失声惊叫,飞身扑向周沫。

    战影也被骇了一大跳,转身来抓周沫。

    与此同时,那个一直沉默的男人快速的扑向了周沫,将周沫一把扯住。

    纵然这个男人出手很快,周沫的胳膊,腿,头还是被山上的石头和树木撞跑了很多地方,流出了血来。

    “你疯了吗?猪脑子啊,这样跌下去会死的!”亚瑟一边检查着周沫身上的伤口,一边责骂着她。

    周沫凄然的一笑,“与其时刻被这个死三八羞辱着,我还不如自己死了痛快!”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