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吃尽苦头
    盛南平在h市的下属,很快就给盛南平回了电话,“盛总,我们找到周小姐乘坐的车子了, 但她们不在车上了,周小姐的同事说要去卫生间......”

    乔娜!?

    盛南平骤然的皱起了眉头,一边听着h市下属的汇报,一边转头吩咐李羿,“马上去调查乔娜,要最详细资料。”

    “我们沿着周小姐他们留下的足迹,追到这边来已经没有人了,这些人的手法非常高明,在现场伪造出了三条离开的痕迹,但估计没有一条是真实的......”

    盛南平紧紧抿着嘴唇,极力忍耐着亲耳所听到的真实,他清楚的知道,周沫被人绑架了,而那些绑匪的帮凶竟然是乔娜!

    他千方百计的堤防着,没想到最危险的人一直在周沫的身边。

    盛南平懊悔的都想杀了自己,他怎么就这么大意,怎么就没有把周沫身边的人好好调查一下啊!

    “不要破坏现场,我马上过去,你们派人沿着这三条路线去追,一定有条路线是真的。”盛南平有力的吩咐着,放下电话后,抓起大衣就往外面走。

    他一边往外面走,一边打电话,启动了他手下所有关系网,黑白两道的朋友,空中,海上,陆地全方面的寻找周沫。

    盛南平联系了私人飞机上的大康,要大康迅速返航去h市,他征用了盛东跃私人飞机,也带人迅速的赶往h市。

    在飞机上,盛南平收到了下属关于乔娜的详细资料,以及她周边人物的关系网。

    乔娜出生在一个很穷困的小镇上,家庭十分普通,乔娜因为个人学习刻苦而上了大学,在大学里面表现的一直很优秀。

    盛南平看着资料,将乔娜这些年身边的人一一做了排查,但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疑点。

    他将乔娜的资料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在乔娜读中学的时候,她妈妈到城里打过短工,给一个有钱人家做保姆,这家人常年住在国外,只有过年,或者孩子放暑假的时候才会回来,而这个雇主家姓乐。

    调查的人大概觉得这条线索不重要,没有多提供关于雇主的信息。

    但这个‘乐’字,却刺的盛南平心惊肉跳的,他立即派人对这‘乐’的人家,进行深入的调查

    周沫一听说亚瑟他们要把她带出镜,更加慌张了,呜呜的疼叫着,用身体,用肩膀,用腿踢打着车身,希望引起外面路过人的注意,可以救她一下。

    “周沫,你怎么了?很疼吗?”亚瑟紧张担忧的看着周沫,“你别叫喊啊,我把你嘴上的胶布拿下来,你告诉我哪里不舒服......”

    “你疯了吧!”战影一把打开亚瑟的手,“她万一大喊大叫呢?”

    “你瞎子了吧!没看见她疼的真撞车了吗?她可是义父和那些人都要留住的人,万一出了事你担着吗?”

    战影冷哼一声,嘲讽地开口提醒亚瑟,“你真是昏头了,你没看出来啊,她不是疼的撞车,她是想通过撞车弄出动静来,让外面的人来救她呢!”

    亚瑟还是有些不肯置信,侧头去看周沫的情况。

    战影趁着亚瑟不注意,一记狠刀手,砍在周沫的脖子上,正在闹腾的周沫身子一软,瘫倒在座位上,无声无息了。

    “你干什么啊?”亚瑟立即炸毛了,对着战影瞪眼睛。

    “我想活命!”战影摔下一句话,又坐回前面去了。

    亚瑟自然清楚战影的意思,他低头沉默的看着昏倒的周沫,目光隐晦。

    周沫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发现自己离开了那辆汽车,坐在了火车里面了。

    她自然的动了动胳膊,发觉手和脚竟然自由了,她张张嘴,发现嘴上的胶布也不见了!

    艾玛,莫非她之前是做了场噩梦吗!

    周沫欢喜的一转头,对着战影冰冷阴狠的眼睛,她的心瞬间哇凉哇凉的了!

    她转头四处看看,见火车里面很拥挤的,有的人在打瞌睡,有些年轻人还在说笑着,还有穿农民模样的人直接坐在过道上,拿着瓜子吃着,说笑的时候露出一口黄牙。

    但无论是谁,在说什么,周沫都不懂,而这些人黑褐色的面孔,对周沫来讲也是全然陌生的,而那些人也压根不注意她再不是华国人尽皆知的大明星了!

    周沫瞬间明白战影为什么撤掉捆绑她的东西了,现在就算她大喊大叫,别人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就算想跑,也无处可逃了!

    她鼻子一酸,就流下了眼泪,她已经被迫的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在另一个世界了,马上要开始另一种可怕的人生了!

    她忽然无比的想念盛南平,都是她不好,不该这么任性的,她应该听盛南平的话,乖乖的呆在家里的!

    战影听见周沫低低的哭泣,无动于衷的坐着,一柄小巧的枪就握在她的手里,用一件大衣遮挡着,正对着周沫的小腹。

    周沫挪动身体的时候,碰触到了战影的枪, 再看战影脸上嚣张的表情,她满腔的悲愤上涌,忽的站起身,用英语大声的叫着:“我是被这个女人绑架的,麻烦好心人帮忙报警,救救我,救救我......”

    “你特么坐下!”战影气的要死,举手又来打周沫。

    “住手!”战影的手腕被另外一只大手死死的捏住,随之,一碗泡面摆在周沫面前的小桌上。

    周沫看看亚瑟,再看看周围愣愣看了他们两秒钟,之后继续睡觉,聊天,吃刮子的人们,绝望的一屁股跌回到座位上。

    “你走开,我坐这里。”亚瑟冷声对战影说。

    “她刚才要逃跑。”战影不肯离开。

    “有我在,她跑不了。”亚瑟对着周沫一挑眉,“以后,我们两个生生死死都会在一起的,只要我活着,她就必须和我在一起。”

    周沫气哼哼的说了句,“如果你死了呢?”

    “我死了,也会让记得我,为我守节一辈子的!”亚瑟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周沫,像是固执又深情的孩子。

    “滚!”周沫觉得这是对她的羞辱,举手向亚瑟的脸打去,却被亚瑟轻轻巧巧的抓住了,“宝贝,我就喜欢野蛮型的,但这姿势在床上做才帅呢!”

    周沫真急了,随手拿起小桌上的桶面,抬手就向亚瑟扔去,亚瑟纵然身形矫健,迅速的往旁边一躲,但一些热汤水还是飞溅出来,泼洒在他精致高档的黑色衬衫上。

    剩余的那些方便面都落在过道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烫的那个中年男人嗷嗷的叫,周沫趁着这个混乱机会,抬腿就往车厢外面跑。

    过道上坐着人呢,但周沫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不顾一切的往前跑,边跑边用英语喊:“让开,救命啊!救命啊!”

    战影不想亚瑟同周沫**,赌气坐到另一边的座位上,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立即腾身来追赶周沫,但还是被周沫跑出很远了。

    “站住!”战影伸手来抓周沫的肩膀。

    周沫为了拍电影,在警察学院特训过的,黑脸教官真心实意教会了她几套看家本领的,她肩膀一缩,竟然躲开了战影的一抓,抬腿继续往前跑。

    战影一抓失手,不由诧异,这个死女人什么时候会功夫了!

    要知道,战影可是国际上有排名的杀手啊,她要对付一个周沫还是很轻松的,只是刚刚大意了。

    战影急追两部,再一起出手,轻易的就抓住了周沫,微微一用力,就将周沫的胳膊拽脱臼了。

    “啊......”周沫凄厉的惨叫一声,疼的额头瞬间就冒了冷汗。

    “哼,你不是能装肚子疼吗?这次就让你真疼一下,尝尝不老实的滋味!”战影残忍的又一用力,疼的周沫差点晕过去。

    “差不多行了!”亚瑟阴沉着脸走过来,斜睨了周沫一眼,并没有在战影手下解救周沫。

    这个小丫头真是被盛南平惯坏了,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应该让她吃点苦头,不然到了义父面前,不一定怎么娇蛮呢,那可真有她的苦头吃了!

    他们三个人在火车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不能再乘坐火车了,在下一站就从火车上下来了。

    此时已经是半夜一多点,纵然这里偏南部,但半夜十分还是很冷的,站台上的列车员穿着厚厚的大衣,缩着脖子在衣领里。

    周沫在火车上又跑又叫的,出了一身的汗,下车被冷风突然一吹,激灵打了个冷战,想要裹紧身上的衣服,受伤的胳膊一动,又疼的她惨叫一声。

    走在周沫身边的亚瑟,抬了抬手,想要帮周沫把受伤的胳膊复位,战影斜睨了他一眼,他又把手放下了。

    这里是个很小的站点,下车的人很少,车站外面停着几辆三轮摩托车,一看见他们走出来,里面拥过来揽客。

    亚瑟挑了个面向老实的司机,带着周沫坐到了三轮车上。

    周沫不知道他们要带自己去哪里,亚瑟跟三轮车主说什么她也听不清,只知道三轮车走在乡村的路,乡路维护得很不好,到处坑坑洼洼的,车颠得很厉害,车一颠簸,她脱臼的胳膊处就钻心一样的疼。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