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坠入地狱
    盛南平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多动动脑子,想办法解决公司的问题,可是他的大脑就像不受他控制了一样,满脑子想的都是周沫。

    一想到周沫甩掉保镖,只带着乔娜去了 f市,盛南平就心惊肉跳的。

    他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周沫此行要出事。

    为了确保周沫的安全,盛南平已经派大康带人乘坐他的私人飞机赶往f市了,大康务必要在周沫乘坐的飞机落地时,赶到周沫的身边。

    下面的高管已经商量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将计划拿给盛南平看,盛南平努力集中精神,低头看着计划书。

    就在这时,放在他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周沫乘坐那航班机长的电话号码。

    盛南平的心不由的一沉,猜想周沫一定是出事了。

    “盛先生,周小姐在h市下飞机了!”机长小心翼翼的对盛南平说。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盛南平脸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狠狠跳了两下,精锐的黑眸仿佛无底的寒潭,嗖嗖的往外冒着寒意。

    正在跟盛南平说话的高管,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吓得立即闭上嘴巴,其他人也都噤若寒蝉的。

    盛南平咬着牙根问,“她跟谁下的飞机?”

    “周小姐的同事,叫乔娜。”

    “她们走了多久了?怎么走的?”

    “她们刚刚下飞机,那位乔小姐生病了,我为她们叫了机场的急救车,送她们去医院的。”

    “知道了。”

    盛南平放下电话后,立即拔出一通电话,面无表情地低声交代了些事情,随后对旁边的凌海说:“你来负责这件事情。”之后就大步的走出了会议室。

    周沫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辆快速行驶的车子里,她习惯性的动了动身体,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捆绑着,嘴上贴着胶布。

    自己被绑架了!!!

    一种巨大的恐惧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周沫忍着头晕,连忙挣扎着坐起来,见这是一辆改装过的商务车子,见她的前面坐着一男,一女,再前面是司机。

    前面的男,女大概听见了周沫在后面弄出的响动,男人转过头来,对着周沫挑眉一笑,“小宝贝,好久不见啊!”

    “呜......”周沫看着眼前这张俊秀年轻的脸,如同看见了鬼魅一般,眼睛立即睁得很大,脑袋‘嗡嗡’作响。

    她竟然又落到亚瑟手里了!!!

    这就意味着,她再一次落入到杰森和苏菲菲那些人的手里,她再次从天堂掉进了可怕的十八层地狱了!

    周沫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场可怕的噩梦啊,但她再睁开眼睛时,眼前还是亚瑟那貌似孩童一般,阳光俊秀的脸!

    “怎么了?你看见我太高兴了?怀疑自己在做梦呢?”亚瑟长臂一伸,轻佻的摸了摸周沫的脸颊,“宝贝,你越来越漂亮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呜呜.....”周沫气恼的一晃头,双眼向外喷着怒火。

    “亚瑟,你又犯了老毛病了吧!”坐在亚瑟身边的战影,忽的转过头,懊恼的看着亚瑟。

    亚瑟看了战影一眼,慵懒的笑了,“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在家里都是管着你的,现在呢,我不管你了,你也别来管我啊!”

    战影抿了抿唇,气恼的说:“我们出来的时候,义父说过的,在这次行动中你要听我,你也是答应义父的!”

    亚瑟不屑的轻哼一声,“是,在行动中我得听你的,但是,现在我们是在坐车,在聊天,我也得听你的啊?是不是我喘几口气,放几屁,晚上睡不着需要打手枪也要听的啊!”

    一年多不见,亚瑟的中国话说的越来越顺溜了,而且还学会用中国话骂人了!

    战影被亚瑟呛的面红耳赤,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了。

    对于战影的失败,周沫一点儿都不奇怪,她太清楚亚瑟的阴险恶毒了,战影这个女人看着凶巴巴,好勇斗狠的,但她比较率直,她的心机远没有亚瑟深沉。

    周沫转头向车窗外看去,见道路两旁不是树林,就是庄稼地,看不见任何人的影子,路上也没有其他车子经过......

    她忽然想起了乔娜,转头四处寻找,车上并没有乔娜的影子。

    艾玛!

    他们不会把乔娜杀人灭口了吧!

    周沫心里焦急,挪动着双腿,用脚踢了踢前面亚瑟的座椅。

    亚瑟又转过头来,趴在椅背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沫,“宝贝啊,干嘛啊?想我了?想看着我的脸啊......”

    多亏周沫嘴上粘着胶布呢,不然非得把她恶心吐了不可!

    周沫一直以为段鸿飞是这世上最自恋的人,没想到这里又茁壮成长出来一位!

    她想问乔娜去了哪里,苦于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晃着头,不住的向前努嘴,想让亚瑟帮自己把嘴上的胶布取下来。

    亚瑟看着周沫,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干嘛啊?想让我亲你啊?”

    尼玛的,亲你妹啊!

    周沫在心里问候亚瑟的祖宗了!

    “哎呀,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这丫头越来越坏了!”亚瑟笑得睫毛弯弯,眼仁儿黑亮,真有些初恋少男的怀春样。

    卧槽,你咋不去当演员呢,都特么的能当影帝了!

    周沫泄气的靠在椅背上,决定不搭理亚瑟这个变态,乔娜无论是生,是死,都不是她问询一句就可以改变的了。

    她靠在椅背上,瞪眼看着车窗外,想着可以逃走的办法。

    周沫曾经被杰森和亚瑟囚禁过,她知道想从亚瑟的眼皮子底下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她不能自己放弃啊!

    她相信,盛南平一定会知道她失踪的事情了,盛南平一定在想办法救她,她现在只需要.....对,拖延时间......

    周沫想起乔娜肚子疼的事情,她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神色很痛苦的样子,双臂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呜呜哼哼的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 ?”刚才还一脸嬉皮笑脸的亚瑟看着周沫痛苦的神色,脸色变了变,上下打量着周沫,“你怎么了啊?”

    周沫嘴巴说不出话来,只能晃着头,用手臂按压着肚子,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哼唧声。

    “周沫!!!”亚瑟身形一动,就要到后面来。

    “你要干什么?”战影伸手拦住了亚瑟。

    “她……”亚瑟被战影这么一阻拦,马上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动作有多愚蠢了,他又坐回到座位上,喃喃的说:“她......她好像很难受......”

    战影嘲弄的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菩萨心肠了,上次我们抓人,那个人胃疼的要死,你看都不看一眼,最后因为那人叫唤的难听,你还用针把他的嘴缝上了!还有一次,那个人装病拖延时间,你干脆就把他的舌头给割下来了......”

    抱着肚子哼哼的周沫,听了战影的话,吓得哼哼声小了一些,她相信亚瑟,能做成这样丧心病狂的残忍事情来。

    亚瑟觉得战影这些话是故意在挤兑他,有些羞窘了,烦躁的怂战影,“她跟那些人能一样吗?我们这次出来,不仅是代表我们自己的,如果她出了问题,义父怎么向乐......”

    “你说什么呢!”战影嗷的一嗓子,打断了亚瑟的话。

    虽然亚瑟的话被战影打断了,周沫还是听出了里面的玄机,她捂着肚子越叫越大声,后面干脆滚到了座椅下面,用力将脑袋撞向车身,发出咚咚的声音。

    亚瑟这次坐不住了,一纵身,就要从前面的位置越过来,战影伸手抓住亚瑟的胳膊,“你忘了,她是做演员的,最会演戏了,你别管她!”

    “你特么的闭嘴啊!”亚瑟发了狠,一个反擒拿手,挣脱战影的束缚后,还凶狠的将战影推开,跳到后面来。

    战影没想到亚瑟会施展功夫对付她,被推了个踉跄,咬着嘴唇,无比幽怨的看着亚瑟,“我就知道......你接这个任务时,就是有目的的......”

    亚瑟没再搭理战影,把周沫从地上抱起来,让周沫靠坐在座椅上,他凝神上下为周沫检查着,“你哪里不舒服啊?这里还是这里啊?”

    “啊......”周沫呜呜咽咽的叫着,胳膊随着亚瑟的手指乱挪动,胃疼,肚子疼,肝疼,哪里都疼。

    亚瑟见周沫额头山都是冷汗,他忧心的看看外面,同战影商量着,“要不,我们找家医院给她检查一下吧!”

    周沫心里腾的升起一片生机,看来亚瑟这个坏小子对她确实有些意思的!

    “你是找死呢!”战影这些真急了,红着眼睛盯着亚瑟,“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一个不小心,别说是她,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我们要尽快赶路,边境那边的人已经在等着了,再迟谁也走不了!”

    周沫听亚瑟这次没有再跟战影对怂,看来战影说的是真的了,他们要带她出境,离开这个国家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