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是我对不起你了
    周沫一见乔娜的样子,睡意全无了,慌忙的问乔娜,“娜姐,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

    “恩......我的胃......我的胃啊......好疼啊......”乔娜的因为疼痛,声音完全的变了调子。

    “娜姐,你带药了吗?刚才去医院开药了吗?”周沫见乔娜这个样子,慌的要死。

    “没......没有,医生开了药,我没来得及去取......我惦记你,怕你......出事,就没有去取.....”

    周沫真是自责死了,如果她不去追盛南平和莫以珊,乔娜就有时间取药了,而乔娜此行去f市,也是为了她啊!

    她连忙按铃,叫来了空姐,“飞机上有没有胃药啊,我的同事胃疼了!”

    “有的,周小姐,稍等啊!”空姐小跑的为乔娜取来了胃药,并且倒了杯热水。

    乔娜在周沫的帮助下,把胃药吃了下去,又喝了半杯开水,之后又趴在小桌上了。

    周沫心里又害怕又着急,他们现在在万米高空中,万一乔娜有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啊?

    早知道如此,刚刚还不如不接听盛南平的电话,让飞机返航了呢!

    乔娜吃了胃药,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好转,而且还越发的严重了,疼的龇牙咧嘴,额头都冒了冷汗。

    周沫被乔娜的样子吓坏了,带着哭腔说:“娜姐......你是不是很难受啊......都怪我,都是我不好......你要不是为了陪我,也不用跑这一趟了......娜姐......”

    “沫沫......别哭了.......”乔娜疼的声音发抖,呼吸急促,“我看了航行......在过二十分钟,会在h市经停的......我......我在这里下飞机.......”

    “真的啊,这里有经停啊!”周沫好像一下子看到了希望,惊喜的瞪大了眼睛,“太好了,太好了,娜姐啊,你有救了,我们在这里下飞机,我送你去医院......”

    乔娜虚弱的遥遥头,“不要......我自己下飞机,去医院......你继续飞往f市吧,盛先生的......盛先生的人在等你.......李导演也在等你呢......”

    周沫身上一凛,坚决的说:“不行,无论谁等我,我都要跟你一起下飞机,我都要送你去医院的!你这次出来都是为了我,你遭这样的罪也是为了我,如果我丢下你不管,我还是人吗!”

    “可是......可是,盛先生说了......”

    “矮油,都什么时候,你还管盛先生说什么啊!”周沫无所谓的一挥手,“盛先生那边我会解释的,你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等会飞机一落地,我们就下飞机,我送你去医院。”

    很快的,飞机落地了,有乘客在这里下飞机。

    周沫和乔娜也没有什么行李,她搀扶着乔娜就往飞机下面走,有个负责照看她们的空姐看见了,急忙过来询问,“周小姐,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同事病了,我们下飞机,我送她去医院。”

    空姐十分为难的说:“周小姐,对不起啊,机长说了,在到f市之前,你是不能下飞机的!”

    “我还有没有人身自由啊?”心急如焚的周沫瞬间就炸毛了,“我同事都病成这样了,你还不许我们下飞机,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能负得起责任吗?”

    前面的乘务长和机长听见这边的声音,都赶了过来,机长看了看乔娜的情况,对周沫说:“周小姐,我可以派人送你同事去医院,你留在飞机上,跟我们继续飞往f市吧!”

    “沫沫啊......”靠在周沫怀里的乔娜的,好像疼的更加厉害了,身体瑟瑟发抖,紧紧抓住周沫的手,不住的惨声叫着,“沫沫啊......”

    “我必须跟我同事一起下飞机!”周沫的眉宇间都是凛冽的、不容质疑的坚定和冷意,她此时的气势,像极了只手便能翻云覆雨的盛南平,威慑力十足的,“我同事都病成这样了,我怎么能丢下她不管!”

    “可是......可是盛先生命令......”机长为难的搓了搓手。

    “盛先生是天王老子啊?他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你们还要草菅人命啊?我告诉你们,因为你们的纠缠,耽误了我同事的病情,我要你们偿命的!”周沫气的呼呼喘息着:“我必须带我同事去医院了,你们都让开,盛先生那边我会跟他解释的!”

    机长和乘务长等人见周沫态度坚决,而乔娜又惨叫声不断,他们真怕乔娜得什么不好的疾病,也不敢再阻拦周沫和乔娜了,在机场为周沫和乔娜叫了辆车子,就放乔娜和周沫下飞机了。

    他们为周沫和乔娜叫的是机场内部使用的一辆半新不旧的急救车,因为不是医院专用的,车上也没有医护人员,也没有急救的药物,只能保证让乔娜可以在车上躺着。

    开车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车子开的慢吞吞,车子离开机场这段路就用了二十多分钟。

    周沫心急,忍不住催促司机,“司机师傅啊,麻烦你开快点啊,车上有病人啊!”

    司机依然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子,“这个车子已经很老了,如果我开的太快,会抛锚的了!”

    周沫生气的咬了咬嘴唇,从包里的现金掏出几张,放到司机身边,“这些钱给你,开快点!”

    司机看见了钱,终于肯加快了些车速。

    乔娜下了飞机以后,疼痛的症状好像减轻了不少,慢慢的爬了起来,靠在座椅上,向外面张望着。

    “娜姐,你感觉怎么样了?还难受吗?”周沫关切的询问着乔娜。

    “我......我感觉好多了,但是我想上卫生间啊......”乔娜憋红着脸,很害羞的说。

    “啊?”周沫有些傻眼了,这里通往市区的高速上啊......

    她探身去问司机,“师父,这里哪里有卫生间啊?”

    “哈,这里哪里有卫生间啊?这个高速通往市区,路途不太远,中间也没有服务区啊,只有能进市区了!”

    周沫转头看乔娜,乔娜痛苦着急的向周沫摇摇头,表示她已经憋不住了。

    怎么办啊?

    周沫向车窗外看看,见高速两边长着茂密的庄稼,她来了主意,“师傅,找个安全的地方,靠边停车!”

    司机拿了周沫的钱,听话的靠边把车子停了下来。

    周沫扶着乔娜下了车子,翻越高速护栏,往那片庄稼地里面走去。

    乔娜依靠着周沫,很歉意的说:“沫沫......真是不好意思的......还要你陪我做这些事情......”

    “娜姐,你不用跟我说客气话的,你带病跟我千里奔波,都是为了我啊,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啊!”周沫安抚的拍拍乔娜的手。

    “沫沫......你是个好人,真的,是娜姐对不起你了......”乔娜的声音发抖,里面都是浓浓的愧疚。

    但周沫并没有听出来,以为乔娜是疼的呢。

    她们两个在庄稼地里走出好远,周沫四处看看,问乔娜,“娜姐,你看这里行吗?”

    “不行......这里离高速太近了,你是名人,我也算半个名人......要被人看见我在这里方便,那真是丢死人了......”乔娜的胃好像不怎么疼了,变成了她拉着周沫走,而且还走的很快。

    周沫以为她是着急上厕所,就大步跟着乔娜走,七绕八拐的,一直走出很远,高速路都快看不见了。

    “娜姐,这里可以了吧!”周沫抬头看看,再往前就是一条过国道了,“再往前走又会遇见人了吧!”

    乔娜也抬头四处看看,终于点点头,“恩,这里可以了,沫沫啊,你转过身去吧!”

    “恩,好的。”周沫答应一声,转过了身,她忽然觉得脖子处一阵刺痛,随后身体一软,就失去了知觉。

    致远国际的大会议室里,中央空调的控制下室温永远是23c,水晶吊灯照耀着胡桃木的椭圆形会议桌,深色的地板,面色紧张的公司高管,还有脸色沉郁的盛南平。

    这是个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为了处理一件突然的棘手事情,大家都在积极的想着应对办法。

    盛南平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多动动脑子,想办法解决公司的问题,可是他的大脑就像不受他控制了一样,满脑子想的都是周沫。

    一想到周沫甩掉保镖,只带着乔娜去了 f市,盛南平就心惊肉跳的。

    他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周沫此行要出事。

    为了确保周沫的安全,盛南平已经派大康带人乘坐他的私人飞机赶往f市了,大康务必要在周沫乘坐的飞机落地时,赶到周沫的身边。

    下面的高管已经商量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将计划拿给盛南平看,盛南平努力集中精神,低头看着计划书。

    就在这时,放在他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周沫所乘坐航班机长的电话号码。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