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落地开手机
    <>“我和娜姐一起去f市,你们别惦记了,飞机起飞了,我关机了。”周沫笑着回答懵逼了的小康,心中有种异样的快意,说完话后就将电话关机了。

    周沫是知道盛南平的能耐的,如果在飞机起飞前,他想要拦下她,盛南平可以拦下这架飞机的,现在飞机已经开始滑行了,就算小康给盛南平打了电话,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她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心中那种快意已经慢慢的消退,钝钝的痛慢慢涌上心头了。

    荒谬的开始,无奈的结束......

    周沫并不敢去细想她和盛南平之间的种种,因为只要一想,就锥心刺骨的疼。

    就算到了此刻,她依然贪恋盛南平给她的温暖,依然怀念两人在一起时候的温暖,只是道不同,志向不合,终究难以长久......

    飞机轰鸣着离开地面,斜飞着冲上蓝天。

    周沫倚着窗,看着窗外泛起的云朵,这里的天是蓝白的,太阳的光透过来一些,明艳炫目。

    她轻出一口气,盛南平再也没有办法阻止她的梦想起航了,再也不能把她拦截回去了!

    周沫打开手机,慢慢的编辑着短信:“盛南平,我考虑再三,觉得我们的思想是无法调和的,与其这样争吵怨怼,反目成仇,离心离德,不如好聚好散,趁早分开。

    谢谢你,给了我那么多关爱,呵护和快乐,我们......我们离婚吧......”

    离婚两字一打出,周沫的眼眶不受控制的湿了。

    好多离婚,不代表不爱,只是被逼无奈啊。

    但是,她不能再屈服于内心的软弱和贪恋,她在盛南平面前让出一寸,盛南平便会侵略千丈,她这辈子真就什么指望都没有了。

    周沫想到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情形,眼睛一眨,晶莹的眼泪掉在手机屏幕上。

    “我愿你以后的日子平安,顺遂,与你爱的人琴瑟和谐,白头到老......”

    周沫觉得自己最后一句话,充满了酸涩的醋意,可是她要不说出来,得把她憋死的。

    她按下了发送键子,将这条信息发了出去,,等盛南平收到这条信息时,她大概已经到f市了。雅文言情.

    周沫放下手机,闭着眼睛想休息一会人,左眼皮急跳了两下,伴着一阵淡淡的清香,一位漂亮的空姐站在了她的身边,“请问,你是周沫小姐吗?”

    “哦?”周沫睁开眼睛,对一脸温雅笑容的空姐点点头,“恩,是我啊。”

    “麻烦你更我到机长室来一下,有人要跟你通话。”

    “机长室?”周沫一脸的费解。

    坐在周沫身边的乔娜,还不等周沫说话,她立即皱起了眉头,冷下了脸,回绝了空姐,“对不起,周小姐身体不舒服,不能跟你去机长室。”

    空姐被乔娜冷厉带着烦躁的语气弄的微微一愣,看了乔娜一眼,又转头看向周沫,低声说:“周小姐,有位姓盛的先生,请你过去一下,他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盛南平!!!

    周沫咝地抽了口冷气。

    盛先生啊,你是人还是神啊?电话打不通,竟然联系到机长室去了!

    没等周沫说话,乔娜又在旁边急急的开口,“沫沫,你不能过去,你现在的身份特殊,万一对方不是盛先生,或者......或者......总之,你不能过去的......”

    周沫原本想去机场室的,看着乔娜一脸的紧张,她心里有些乱了,犹豫一下,对空姐说:“小姐,麻烦你回去转告盛先生,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过去了。”

    空姐听了周沫的话,点点头,回机长室了。

    乔娜见空姐走了,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理智占领了她头脑的高地,她轻咳一下,对周沫说:“沫沫,对不起啊,刚刚我替你做决定了......因为我们这次出来的匆忙,你的那些保镖都没有跟上来,我必须担负起保护你的责任,我不敢太大意的......”

    “娜姐,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我怎么跟你生气呢!”周沫心无城府的对着乔娜笑了,笑容中充满了对乔娜的信任。

    乔娜看着周沫的笑容,抿了抿唇,低头摆弄着手机,不敢再看周沫明亮清澈的眼睛。

    很快的,飞机上的副机长走了过来,身上焦急的对周沫说:“周小姐,麻烦你到机长室接听一下盛先生的电话,如果你再不过去接听,我们只能.....返航了!”副机长最后这几个声音压得很低,只有周沫和一旁的乔娜能听见。

    “啊!”

    周沫和乔娜都是大吃一惊。

    飞机都已经飞上了天,还会返航吗?

    如果迫使飞机返航了,那盛南平真就是动怒了,周沫再别想离开帝都一步了!

    周沫不由自主的看了身边的乔娜一眼,乔娜的脸色微微发白,看着比刚才更加紧张焦虑了。

    乔娜见周沫和副机长都在盯着她看,她咬了咬牙,说:“周沫.....走吧......我陪你过去......”

    “好。”周沫倒是不怎么害怕去同盛南平通电话,盛南平纵然是老虎,隔了这么远也不怎么把她怎么样。

    她们两个到了机长室,见有过听筒摆放在机长旁边,显然,这个听筒是机长同地面联系用的。

    周沫心中瞬间有无数头草泥马飘过!

    盛南平,你要不要这么高调啊!

    周沫在机长室内好多人的灼灼注视下,走过去,把听筒拿了起来,“你好!”

    盛南平在地面指挥中心都要气爆炸了,听见周沫不冷不热的一句你好,真想一迫击炮将飞机轰下来。

    小康告诉他,周沫甩开他们,跟着乔娜上了飞机后,盛南平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这个小丫头真是太不让他省心了!

    盛南平马上给周沫打电话,但周沫电话关机了。

    他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动用自己最深层的人脉,才进到这里的指挥中心来,联系飞机上的周沫。

    盛南平很想质问周沫,去f市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要故意甩掉保镖?为什么第一次叫她不肯来接听电话?

    小丫头可能不知道,在这里通话可不比打电话,这里通话是以秒计算的,而每一秒他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足够普通人赚上一辈子的了!

    而他身边站着的全国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还有他曾经的一些下属,那些人见周沫不肯过来听他的话,都在神色各异的打量着他呢!

    盛南平纵然有一肚子的气,此时也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他压下火气,耐着性子问周沫,“你现在一切都好吧?”

    周沫也不是傻瓜,当然她和盛南平以这种方式通话,盛南平自然是费了很大的力气的,她听着盛南平低沉磁性的声音,鼻子不由发酸的。

    妈蛋的,真是够没出息的,她竟然想盛南平了!

    但下一秒,周沫又想起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情形,她的情绪马上低落了下来,淡淡的说:“我挺好的啊!”

    盛南平努力克制着情绪,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的,“沫沫啊,你没有带人走,一定不要随便离开飞机,到了f市那边,会有人在机场接你的,你要让他们跟着你,不能再任性了。”

    周沫若有似无的‘恩’了一声。

    盛南平气的大手紧紧握着话筒,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的跳,他稍稍加重了一些语气,“周沫,你要听话。”

    我听你妹的话啊!

    你都跟莫以珊去酒店开房了,还要我听你的话,当我是傻比啊!

    我就不听话!

    周沫心里瞬间涌起一万个不服气,但她身边有很多人,也知道盛南平身边定然有人,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她点点头,意识到盛南平看不见,答应了一声,“知道了。”

    盛南平轻轻的松了口气,“恩,记住了,飞机落地后,f市那边没有人去接你之前,绝对不能离开飞机,切记!!!

    “记住了。”周沫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

    虽然隔着万米的距离,敏锐的盛南平还是感觉到周沫的小情绪,为了不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他抓紧时间结束了通话,“照顾好自己,飞机落地就开手机。”

    周沫‘嗯’了一声,盛南平那边终止了说话。

    在不久之后,周沫被人囚禁在黑暗的小屋子,等着生死未卜的明天时,她是多么后悔没有听盛南平的话,多么后悔没有在此刻,对盛南平好一点儿,再好一点儿啊!

    周沫和盛南平通话的时候,乔娜一直紧紧贴着周沫站着,她的姿态好像是在保护周沫,而周沫和盛南平所有的通话,她也听的清清楚楚。

    乔娜心事重重的跟周沫走回到座位处,将手机开机了,窝在座位里面一遍一遍的试着网络。

    周沫因为与盛南平的通话思绪起伏,一会儿想到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一会儿想到盛南平通过这种方式联系自己的不容易;一会儿又想到盛南平命令式的对自己说‘要听话’......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