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预谋
    离婚对一个女人来讲,是生命中的第一大伤害,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是愿意离婚的,没有谁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离开温暖的家!

    在周沫的潜意识里,她是非常不愿意离婚的,如果她想离婚,她想跟盛南平闹,上次也不会憋闷的自己得了抑郁症。

    她在后来清醒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和病程,她真的很害怕,如果她的抑郁症没有治疗好,她就要在失去自我意识的情况下死翘翘了。

    这一次,历史好像重演了一样,她又看见了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她又给盛南平打了电话,盛南平又说了谎话......

    但周沫却不会再自我折磨,把自己生生的摧残成抑郁症了。

    周沫做不到时时看着盛南平,她不能这样时刻担心盛南平会有了别的女人,时刻猜想着,盛南平是不是与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那样的日子会令她发疯的。

    她现在只能同盛南平提出离婚了!

    这个决定或许有些草率,冲动,或许是她误解了盛南平了,盛南平和莫以珊是清白的......但是,她和盛南平的思想观念上的巨大差异是真实存在的。

    这个差异不消除掉,她和盛南平别想过安稳日子,但如果要消除掉这差异啊,他们两个必须有人做出妥协,她的追求绝对不会改变,盛南平也不是轻易让步的人,最终,他们还是要离婚的......

    周沫正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发呆,电话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盛南平打过来的。

    她身边就坐着乔娜,她没办法接听盛南平的电话,她把电话挂断了,给盛南平发了条信息,“你有事情吗?”

    “你要去哪里啊?”盛南平的信息很快就过来了。

    周沫稍稍侧头,向后面看了看,见家里保镖们乘坐的两台车子不远不近的跟着她们的车子呢,看来是保镖们跟盛南平通风报信了。

    盛南平担心周沫出事,年后周沫出来上班,他在周沫身边加派了人手,大康,小康和李羿轮班带队,带着保镖护着周沫。

    周沫是非常不喜欢带着保镖四处乱逛的,她没觉得自己现在是大腕,走到哪里都带着保镖,感觉太能装十三了。

    她跟盛南平再三要求,抗议,如果她没什么特殊情况,不要保镖随便靠近她,紧紧跟着她,尤其她在公司上班,或者片场拍戏的时候,前呼后拥的太碍眼了,自己看着都烦。

    盛南平想着周沫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在片场拍戏的时候基本是安全的,他就同意了周沫的要求,这些保镖都是远远的跟着周沫的。

    今天乔娜在办公室突然发病,周沫和苏苏带着乔娜乘坐公司高管电梯,直接下到地下停车场,然后去了医院,小康带着保镖就没能跟得太近,更没能挤上周沫他们乘坐的车子。

    后来小康见周沫他们开车进了盛仁爱医院,他放心了,这是自己家的地盘啊,谁敢来这里捣乱啊!见周沫他们的车子见了vip停车场,小康更放心了!

    小康非常了解盛仁爱vip停车场的监控和安保设施,周沫等人进到这里,就等于回家了,他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他错了几辆车后,才慢悠悠的跟进了vip停车场,也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小康就没有看见周沫,盛南平和莫以珊三人狭路相逢的场面。

    直到看着周沫的车子上了高速,蹭蹭的往机场方向开去,小康才有些发毛,盛南平再三说过的,周沫这段时间是不能离开本市的啊!

    小康立即给盛南平打了电话,盛南平才知道周沫竟然往机场去了,正躺在床上接受专家针灸的他,忽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南平,你不能乱动!”莫以珊连忙在旁边制止盛南平。

    盛南平此时什么都不顾,随后把专家扎在他胸部,肩膀等地方的银针拔掉。

    站在床边和善慈蔼的中医老专家,被一脸阴鸷的盛南平吓坏了,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不敢说话了。

    莫以珊也很害怕这样阴沉着脸的盛南平,也不敢阻止盛南平的。

    盛南平拔掉银针,立即给周沫打电话,但周沫却不肯接听,只给他回了信息。

    他昨天同周沫吵架后,就觉得心脏不舒服,找了以前开的药吃下去,当时好了一些,今天早晨情况更严重了。

    盛南平没敢耽搁,在公司开过早会后,就瞒着大家一个人来到医院找莫以珊了。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再弄的兴师动众的,让大家都为他担心。

    莫以珊为盛南平详细的检查了身体,结果盛南平的心脏不舒服,还是精神上来的,但如果心脏经常受到这样的刺激,慢慢就会有实质性的病变了。

    盛南平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实质的病变,也就放心了,他现在必须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一大摊子事等着他处理呢,无数张嘴等着他吃饭呢,最最重要的是,家里的两个孩子和周沫还需要他照顾呢。

    他必须为身上的责任活着,为所爱的人活着,死都死不起的!

    莫以珊见盛南平神色郁郁的,以为盛南平是被病情所困扰,她向盛南平提议,“有个在国际上取得很大成就的中医专家来了帝都,他在治疗神经性心脏病方面很优秀的,不如你去找他看一下吧!”

    盛南平的心脏确实很不舒服的,他听了莫以珊的建议,同莫以珊一起去酒店见那位中医专家。

    他在乘坐电梯到停车场时,又感觉到心脏不舒服,出了电梯后,莫以珊抓着盛南平手,为他查了查脉搏,正被周沫看在了眼里。

    周沫坐在车上,看后面有两辆保镖的车子跟着她,她眯了眯眼睛。

    如果她告诉盛南平自己去f市见导演,以盛南平的霸道专横劲,一定会让这些保镖将她扣押下的,如果那样,真就什么都不用演了。

    她想了想,给盛南平回信息,“娜姐要出差,我没事,过来送送她。”

    盛南平对周沫的话基本算是相信了,因为他没听周沫说要出门,也没听家里的佣人说周沫回去收拾行李,估计周沫确实是去送乔娜的。

    他轻出了口气,躺倒床上,继续让老专家为他行针。

    专家战战兢兢的走到床边,看见盛南平闭上了眼睛,遮挡住了黑眸中的精锐和煞气,专家才大着胆子开导盛南平,“先生,你的性子太过急躁,脾气又大,这对你的病情有很大影响的,宁静以致远,你是做大事的人,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啊......”

    盛南平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曾经也是个处变不惊,淡定从容的人,可是自从遇见周沫以后,他整个人都面目全非了。

    这辈子,除了在周沫面前,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压缩得这么卑微,活的这样憋屈小心,不然也不会硬生生的憋屈出了心脏病的。

    盛南平想了,等下针灸之后,他必须去找周沫,再跟她谈谈,必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哪怕他知道,要以他的妥协为前提。

    乔娜坐在周沫的身边,拿出镜子照照,整理了一下妆容,放下镜子后,明显的心不在焉起来,一会儿看看腕表,一会儿拿出镜子照一照,然后催促苏苏,“稍稍开快些,我们那航班大概已经开始登机了。”

    “哦哦,好的。”苏苏答应着,加快车速。

    周沫看看时间,估计着她们是来得及的,不知道一向沉稳的乔娜,为什么看起来心慌意乱的。

    终于到了机场,离飞机起飞还有二十分钟,乔娜拉着周沫就往安检区跑。

    小康已经接到了盛南平的电话,知道周沫只是来机场送乔娜的,他并没太着急跟着周沫,走到机场入口处,一波外国旅行团的人出来了,肤色各异,人高马大的,浑身带着怪异的气味挤到门口处。

    有些矫情的小康最讨厌外国身上的这种异味了,带着他的人往后回避了一下,等这些人走了出去,他们才进机场,一进到机场里面,有些傻眼了,周沫不见了!

    “我擦,快点分头去找!”小康脸色一变,马上带人四处寻找周沫。

    小康先拿出电话打给周沫,周沫没有接听,他快速的调取乔娜的航班,知道乔娜乘坐的是去f市的航班,立即带人往这边追来,边跑变四处寻找周沫。

    帝都的机场很大的,而且里面的人流密集,熙来攘往的,他们压根没有看见周沫的影子。

    小康心急如焚,又打电话给周沫。

    周沫此时已经跟乔娜坐到了飞机上,她听见小康给她打电话,第一遍的时候她故意没接听,拖延时间的。

    小康打给她第二遍的时候,机长开始播放飞机起飞注意事项,她才接听小康的电话,“小康啊,你有事吗?”

    “我的亲姑奶奶啊,你现在在哪呢?”小康又急又气的,都要疯了。

    “我在飞机上呢。”周沫轻笑着回答,语气轻松的。

    “啥?你在哪个航班的飞机上啊?”小康不由大惊失色。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