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承受不了的残酷
    周沫咬着嘴唇,一颗心折折团团,又皱了,她感觉鼻子有点酸涨,心中抓狂,为了释怀这种感觉,她一咬牙,爬到前面驾驶位上。

    幸好,苏苏并没有把车钥匙拿走,周沫启动车子,追着盛南平的车子就开了出去。

    她知道盛南平的警惕性太高,不敢跟盛南平太近,好在医院附近车子很多,盛南平的车速也很慢,而且中间穿插的车子又多,周沫不用担心盛南平会发现她。

    盛南平的车子并没有开出太远,在附近一家五星酒店门口停下,然后盛南平和莫以珊一起走进了酒店里。

    周沫盯着他们两个走进酒店的背影,浑身虚软的坐在车上,没有再跟进去。

    盛南平和莫以珊一起进了酒店,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无论哪个成年人,看见这幕的第一种想法就是来开房!

    尤其作为当事人的妻子!

    周沫突然大怮,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当初那个惊魂的午夜,酒店外面整个不夜城流光溢彩,盛世繁华,而她心的里却电闪雷鸣,跳楼的想法都有了。

    历史凶残的重演了!

    周沫坐在车里,心里又悲又忿,但她却没有跳下车子,冲进酒店里去捉盛南平和莫以珊的奸。

    人都是的矛盾。

    在即将接近某种答案的时候,都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周沫也是如此,她害怕答案是她承受不了的残酷……

    她在车上坐了半晌,让自己冷静了一些,深吸几口气,控制住发抖的声音,给盛南平打出一个了电话。

    盛南平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把电话接听起来,语气中带着微微的笑意,“沫沫啊!”

    “你在哪里呢?”周沫故作轻快的问。

    盛南平稍稍沉默了一下,“我......我在外面,有点事情。”

    周沫觉得嗓子有些紧,用力的咽了咽口水,“我想约你一起吃午餐,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啊?”

    盛南平又沉默了一下,才回答周沫,“我这边正在开会,很重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不能陪你吃午餐了。”

    他又在撒谎了!而且还说得如此顺畅,如此堂而皇之!

    真是说谎说习惯了,越说越顺溜啊!

    周沫感觉到她心底的怨气和怒火呼呼啦啦的升腾上来,升到她的喉咙处,聚集成一股强大彪悍的气流。

    她知道,只要一张嘴,下一句就会说出比尖刀还要锋锐伤人的话来。

    不能啊......她的冷静啊......

    周沫努力的压下这口气,虚弱的说:“好的......你忙吧!”

    盛南平大概觉得歉疚了,立即又补充着说:“沫沫,你在哪里呢?想吃什么?我叫人给你送过去吧!”周沫忽然觉得很好笑,然后她真的笑出了声,只是笑声短促,充满自嘲,“不用了,我有手有钱的,想吃什么自己会叫的,你忙吧!”

    周沫说话的尾音已经有些委屈变声了,只是拼命用力压制着,不想再丢脸,一讲完这句话,立即将电话挂断了。

    无论盛南平现在在做什么,无论盛南平是不是跟莫以珊在一起,周沫都没有办法接受盛南平对她说谎——同莫以珊一起呆在酒店里,然后对她说谎。

    周沫真不想哭的,这里只有她自己,她哭给谁看啊!

    可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争先恐后的。

    周沫握着电话,低低的痛哭着,心情愤懑,痛苦,难过又矛盾,她现在该怎么办啊?

    她爱盛南平,舍不得毁了那个家,但爱是一回事,这样的说谎欺骗她真心接受不了,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她也受不了。

    盛南平啊,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我啊!

    就因为我昨晚上跟你吵架了,你今天就到莫以珊这里来寻求慰藉了吗?还是你们一直都是情人关系,从来没有间断过啊......

    周沫正痛哭心碎的的时候,电话响了,她低头一看,电话是乔娜打来的,她才突然想起来,乔娜和苏苏还在医院里呢!!!

    艾玛,她真是被盛南平弄的心神大乱了,竟然忘记乔娜生病去检查的事情了!

    周沫一接听电话,乔娜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沫沫啊, 你在哪里呢?”

    “娜姐......我......我突然有点急事,开车离开医院了,对不起啊......我现在就回去接你们啊......”周沫自责的要死。

    “哦哦,你没事就好,我和苏苏以为你被狗仔发现,惹上麻烦了呢!”乔娜如释重负的笑了,体贴的说:“沫沫啊,你不用开车回来了,医院这边车子多,我们走到医院外面,打车去找你吧!”

    “那怎么可以呢,你还生病呢!对了,娜姐,你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啊?什么病啊?”周沫自己都觉得关心的话语很苍白,她这样扔下乔娜就跑了,她哪里是真的在意乔娜的身体啊。

    唉,她如果再被盛南平这样刺激几次,估计她真是要疯了。

    “我没事了,就是胃里压住气了,有些胃炎,现在已经没事了。”乔娜笑着说,“你别来医院了,把你所在的位置用微信发给我,我们过去找你吧。”

    周沫现在真没有力气和精神穿越车流,回去接乔娜和苏苏了,她将车子动了动,开到没人的地方靠边停下,把位置发给了乔娜和苏苏,之后快速的用湿巾擦了擦脸,补了一下妆,让别人看不出自己哭过了,然后就坐在车子里发愣。

    她呆呆的看着窗外,满脑子都是盛南平和莫以珊,都是臆想出来的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画面.....把她折磨的都要疯了。

    万幸的是,苏苏和乔娜及时的赶过来了,苏苏一上车,就开始巴拉巴拉的说,“娜姐真是搞笑死了,在公司的时候疼的不得了,一看见医生什么病都没有了,不痛不痒了,病都被吓唬回去了......”

    苏苏欢快的声音冲淡了些周沫的郁闷和抓狂,她勉强附和着苏苏笑了笑,“哦,娜姐没事就好。”

    “沫沫姐啊,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李导演同意你去面试了,让你尽快过去呢......”

    “真的啊!”周沫惊喜的转头去看乔娜。

    乔娜笑着点点头,“是真的,李导演说你越早过去面试越好,因为这个角色很饱满,可发挥的空间很大,现在很多女演员都想演这个角色呢!”

    周沫一下想到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情形,这个城市她真是呆不下去了!

    她忽然下定了决心一样,对乔娜说:“娜姐,我想今天就走,如果你没有时间,不用陪我去的......”

    乔娜一拍手,神色有些激动的说:“沫沫,我也是这么想的,凡事都要抢占先机的,我也想今天就飞过去,只怕你不同意呢!”

    “好,那我们说走就走,现在就订飞机票吧!”周沫果决的说。

    “嗷嗷,你们要走了啊,那我呢......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的......”

    “你不能去!”乔娜突然冷声打断了苏苏的叫嚷,神情看着也很严肃紧张。

    苏苏被突然变脸的乔娜吓了一跳,她怯怯的看着乔娜。

    乔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即对苏苏笑了,“傻丫头,我们都走了,家里得有人坐镇啊,很多事情还需要你留下来处理呢!”

    “哦,好的。”苏苏是个很懂事的姑娘,立即点点头,对乔娜吐吐舌头。

    乔娜快速的用手机定机票,转头询问周沫,“两个小时十分钟后,有航班飞过去,再等就要晚上了,我们坐哪个航班的飞机走?”

    “就坐两个小时后的吧。”周沫发狠一般的回应,快刀斩乱麻,要走就快点走吧!

    “啊?”苏苏有些诧异,“可是......可是你们两个什么都没有准备呢,这......这也太匆忙了吗......”

    “都这个时候了,还准备什么啊?时间就是机会啊!”乔娜听了苏苏的话,皱了皱眉头,语气又略严肃了起来,“现在这个时候,还顾得上行李吗?我们手里有钱,需要的东西都可以到那边买的。”

    “哦。”苏苏看出乔娜的不高兴了,讪笑一下,不敢再乱说话了。

    “对了,沫沫啊,你的身份证带了吗?”乔娜转头问周沫,“我已经定好了我们的机票了!”她行动力非常强的表达出来,此行的兵贵神速。

    “带了。”周沫被盛南平和莫以珊刺激的要疯了,带着一种鸵鸟的逃避的心里,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她说:“苏苏啊,你送我们去机场,之后的事情再说吧!”

    “好的。”苏苏不敢乱发表意见了,送周沫和乔娜去机场。

    坐在开往机场的车子上,周沫看着车窗外刚刚吐露新绿的树木,看着碧空万里,呆呆的出神。

    她这一走,就意味着彻底的违背了盛南平的意思,同盛南平彻底闹僵了,也意味着她和盛南平,真的要离婚了!

    一想到离婚这个词,周沫的心就重重的抖了一下。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