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足够的安全感
    “怎么了?难受了吧!”盛南平从一旁沙发上站起身,端着一杯解酒口服液走过来,小心的将周沫扶起,“来,把这个喝了,免得头疼。”

    “唔......老公......谢谢你啊!”周沫很乖顺的喝了解酒口服液,对盛南平撒了个娇,然后就躺在床上继续装睡。

    昨晚的事情她清楚的记着呢,她怕盛南平教训她。

    盛南平此时哪里还舍得教训周沫了,他生怕周沫喝过酒后,以前的头疼病了,这半宿啊,只有周沫轻轻哼一声,他马上就会起来看看周沫怎么样了,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他坐到周沫身边,俯身见周沫的长睫毛微微颤动,知道小丫头没有睡着,他伸出大手,为周沫做着头部按摩,柔声说:“你安心的睡会吧,今年是新年第一天,你这样睡上一天,就预兆着这一年都可以安逸的呆在家里,这也算一种好兆头......”

    盛南平的话还没等说话,周沫忽的一下睁开眼睛,惊诧的问盛南平,“你......你说的真的吗?”

    “我也不知道,听老人们说的。”盛南平俯身亲亲周沫的小脸,“宝贝,新年快乐!”

    天呢撸!

    还有这种说法!

    周沫并没有听进去盛南平的这句祝福,忍着头晕不适,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坐了起来,脑袋撞到盛南平的脑袋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怎么样?撞疼了吧,我给你揉揉!”盛南平顾不得自己头疼,伸手给周沫揉着脑袋。

    “没事没事......不疼的,不用揉了,我要起床了,我要出去走走!”

    “你不是头晕难受吗?”

    “新年新气象,我必须行动起来。”周沫揉着太阳穴,努力操纵着两腿虚软的腿,走向了洗漱室。

    盛南平看着周沫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看来这小丫头这是打定主意要出去闯世界了!

    周沫洗漱之后,带着两个孩子在花园里逛了逛,她觉得这样寓意不够深刻,又鼓捣着盛南平带着她和孩子们去逛街,去空中餐厅去看灯,最后还开车到山顶转了一圈。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家里的佣人和司机都放假了,小康给他们做司机,被东跑一下,西窜一下的周沫都折腾懵,趁着盛南平不注意,用看神经病的眼神偷瞄了周沫几次。

    盛南平看见了小康的眼神,他只能无奈的苦笑了。

    周沫带着两个孩子一直在外面逛到天黑才回家,到家吃过饭以后,盛南平先带着他们出去放烟花,然后给留下来值班的佣人,厨师,孩子等人派红包。

    夫唱妇随,周沫一直站着盛南平的身边,以女主人的身份跟着盛南平派红包,可是派到最后,她发现盛南平的手里空了,而她还没有得到红包呢!

    周沫看见小康,大康都领到红包,唯独没有她的,有些郁闷了,嘟着嘴巴不说话

    盛南平宠溺的揉揉周沫的头,“新的一年,我等人要把第一份红包派给我老婆了,你的红包我今天凌晨时候就给你了!”

    “在哪里啊?”周沫一脸呆萌的看着盛南平。

    “在你的枕头下面啊,今天上午你只顾往外面跑,也没看见那个大红包!”

    “噢耶!”周沫一听这话,转身就往卧室跑,掀开枕头,看见下面静静躺着一个大红包。

    红包很肥啊!

    周沫眼睛亮晶晶地,她将红包打开,是几页纸,不是红艳艳的人民币!

    她略微有些失望了,兴致缺缺的将那几页纸打开。

    “股权转让......”周沫瞪眼看着黑纸白字,都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盛南平把他名下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固定资产,转移到她的名下......只要她签字画押,就意味着她拥有了几百亿的资产.......

    艾玛,她不会是做梦吧!

    这个男人是真爱她,还是发疯了!

    周沫瞪大眼睛读了两边,发现纸上表述的内容跟她所想的差不多,她有些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看向站在身边的盛南平。

    盛南平伸出长臂把周沫搂在怀里,英俊的脸颊轻轻磨蹭着周沫的发顶,“沫沫啊,我知道你自幼孤苦,长大后又被父亲算计,后来又遇见我这样利用你生孩子的老公,害得你极度缺乏安全感,也对钱财有种特殊的渴望。”

    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瞪着眼睛嘎巴了两下嘴。

    盛南平低头亲了亲她,“我不是说你贪财,我的意思是说你对人极度缺乏安全感,才会觉得金钱是个好东西,它可以买来了世上好多东西,只有丰富的金钱才会带给你安全感。

    其实你这种想法没有错的,这个世上最善变的就是人心,而不会改变的只有你手里的钱,有了钱就可以拥有一切,这是绝对的硬道理。

    所以我把我名下的一半财产送给你,让你有足够强大的安全感,这样你就不用为了赚钱去辛苦工作,只是为了爱好去工作,愿意在家陪孩子就陪孩子,愿意拍喜欢的片子就拍片子,我要让你做这世上最幸福,最快乐,最幸福的小少妇!”

    艾玛呀!

    周沫被感动的都要怀疑人生了!

    她记得有句诗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啊!

    现在盛南平给了她生命,给了她爱情,给了她自由,另外还馈赠了她大笔的金钱,周沫真是要感动疯了!

    周沫伸出柔白如玉的胳膊,抱着盛南平的脖子,娇嫩的嘴唇连连的亲吻着盛南平,嘴甜的说:“老公啊,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在给我爱情,给我金钱的同时,还会给我自由吗?”

    盛南平听着周沫的话,微微皱了下眉头,他觉得周沫好像搞乱先后顺序了,他是要先限制周沫的自由,然后才会给周沫金钱和爱情的,但周沫的小嘴唇实在太过鲜嫩了,他一时意乱神迷,就完全忽略周沫在说什么了。

    周沫拥有了致远国际的股权,手里握着上百亿的财产,她却觉得特别不踏实,因为这些钱数额太庞大,而且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的。

    她看着这些东西,就像老虎要吃天一样,无从下口了。

    盛南平送她这些股权和不动产,还不如送她几箱子红票子,或者一张大数额的支票呢!

    再者,周沫每天都会上网,都能看见网上无数热心粉丝给她的留言,大家都在期待着她出现在公众面前,哪怕乘个飞机,逛个商场呢,这些影迷们特别想得到跟周沫相关的消息。

    周沫衡量再三,还是把盛南平给她的股权和固定资产放到柜子里,她在正月初八就到盛氏传媒报到上班了。

    无论在何时,无论在何地,钱只有自己赚的,花着才踏实。

    周沫原本只存有《来日可期》一部戏,因为之前她生病在家休息,公司这边也没有为她年后的日程做安排,她第一天来上班,反倒是无事可做了。

    “娜姐,我现在没有什么电影啊,广告什么要拍啊?”周沫有些心焦的看着桥脑。

    “没有的!”乔娜什么无奈的摇摇头。

    “为什么会这样啊?就算名不经传的小演员,也会有些邀约的啊?我......我最近的名气不低啊,不会什么都没有吧?”周沫又是郁闷,又是不敢置信,“我虽然没有爆红过,但我是知道别人爆红什么样的,我是知道他们忙的都是脚不沾地的啊!”

    “沫沫,现在你的广告,电影邀约,娱乐活动,综艺节目真都是零啊!”乔娜无奈的摇摇头,“沫沫,你之前那么帮我,帮助云姨脱离苦海,娜姐十分感谢你,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怎么会做毁你的事情呢?

    你......你现在事情,其实轮不到我来管了,一切都要由二少来定的,沫沫啊,我其实也很想帮助你的,我想让你大红大紫,那样我这经纪人面上也有光啊,但所有你的事情都要由二少过目的......”

    周沫气恼的瞪大眼睛,问乔娜,“就是说,我的一切都要盛东跃来决定了?”

    “是。”乔娜很无奈的点点头。

    周沫再不跟乔娜多说,转身就往外面走。

    “沫沫!”乔娜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叫住了周沫,深深的垂着脑袋,“沫沫啊,你也知道的......我现在是盛氏的员工,你如果去找二少,不要把我告诉你的话,说出去好吗?”

    “娜姐,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周沫点点头,大步出了乔娜的办公室,直奔盛东跃的办公室。

    现在在盛氏传媒,大家都隐约知道周沫和盛东跃关系不一般,百分之九十的人以为周沫是盛东跃的铁子,地下情人。

    盛东跃是听说过这些传闻的,他都会想办法压制一下,或者惩罚一下多嘴多舌的人,万一这话传到盛南平耳朵里,他怕他亲哥把他当做情敌给大义灭亲了。

    但是凡事越描越黑,盛东跃越是这样紧张兮兮的四处灭火,大家越是认定了这种流言的真实程度。

    所以,当周沫来到盛东跃办公室外面的时候,秘书都没有敢拦下她,直接被周沫闯了进去。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