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亲子装
    盛南平这段把曾经跟周沫有过节的人进行了一一排查,杰森带着苏菲菲在米国开了家餐厅,苏梅身体一直不好,在一家疗养院里住着,杰森的那些手下都已经散得散,亡的亡,只有战影和亚瑟几个人跟着杰森,但也都安分守己的呆在米国。

    费丽莎离开这里以后,去了法国,她在那边原本就有公司,直接过去做她的总裁去了。

    杰森和费丽莎身上好像没有疑点,又不得不防,他们手里都是有人脉的,就算他们自己不出面算计周沫,随便指派几个曾经的手下过来捣乱,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盛南平这些年的生活里一直充斥着激烈的拼搏厮杀,他也有很多仇家的,那些人一定都知道周沫是他的软肋,所以才会对周沫下手的。

    《来日可期》的杀青宴,在盛南平的严防死守下,平安无事,欢乐喜庆的圆满结束了,周沫也可以安心的回到家里,守着盛南平,守着两个孩子过个祥和的春节。

    这一年的春节比较晚,二月中旬才过年,天气已经转暖了一些,盛家大宅里处处生机勃勃,张灯结彩的。

    盛南平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对过年充满了兴趣和喜欢,他同周沫商量了一下,邀请盛乐一家,盛东跃,盛美都来家里过年,人多热闹。

    而一直跟随在盛南平身边的大康,小康和李羿等没有家的人,自然也是聚到这里来过年了。

    周沫自幼跟随外婆长大,每年过年都只有她和外婆两个人,后来有了段鸿飞的搅合,虽然稍稍热闹一些,但也是不能跟这别人阖家欢乐,喜气洋洋的相比的。

    在她最初嫁给盛南平的时候,一直是波折不断,压根都没有过春节的,现在好了,他们终于历经磨难功德圆满了,一家人聚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过年,真是非常有家的气氛。

    周沫今天开心极了,她早早的起床洗漱,然后穿上和雪儿同款的粉白相间卡通兔子帽衫,帽子上面带着两个可爱的兔子耳朵,看着青春又可爱。

    盛南平从洗漱出来,看见周沫这副打扮,不由愣了愣。

    周沫蹦跶着跑过来搂住盛南平的脖子,“老公,我是不是也很呆萌可爱啊?”

    盛南平看着小丫头樱花一般粉嫩的面颊,水汪汪的红唇,受蛊惑般的点点头,“非常呆萌可爱,怎么想要穿这身衣服了?”

    “我要和咱们的小公主穿一次母子装啊!”周沫的大眼睛里充满幻想,:“这还是第一次跟雪儿穿母子装呢,等下她看见我跟她穿一样的衣服,一定会激动的嗷嗷叫的!”

    “好。”盛南平一想到女儿的笑脸,很开心的点点头。

    “我也给你和小宝准备了一套亲子装!”

    “啥?”盛南平的表情立即风中凌乱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啊?”周沫欢快的小脸立即垮了几分。

    “不是......咳咳......我们的衣服也有兔子耳朵啊?”盛南平真是紧张死了。

    “哈哈,老公,你太可爱了!”周沫踮起脚亲亲盛南平,“我老公和我的小宝这么酷帅有型,自然不会带着兔子耳朵了,去看看,那是你今天的装备!”

    盛南平转头看见衣帽间门口,挂着一套蓝白相间的卡通居家服,万幸的是,上面没有带着兔子耳朵,盛南平悄悄的松了口气。

    他和小宝的居家服虽然没有兔子耳朵,但一看就是同周沫和雪儿的是同一系列的衣服,他居家服上的衣兜是周沫衣服的粉色,周沫毛衫的衣兜是他衣服上的蓝色,妥妥的四口亲子装。

    夫妻两个穿好衣服,走出卧室见两个小宝贝,小宝和雪儿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客厅里,看见爸爸妈妈穿着与自己同款的衣服,都激动的欢叫起来。

    盛东跃推门走进来,就看见一家四口穿着同款的亲子装腻歪在一起,他一副被闪瞎狗眼的表情,“我去!你们确定是邀请我来过年的吗?确定不是要虐单身狗的吗!”

    周沫大眼睛眨了眨,小狐狸一样回了盛东跃一句:“我们也没有让你做单身狗,谁让没有妹子喜欢你呢!”

    盛东跃的一张俊脸顿时黑了,满脸控诉的对盛南平嚷嚷:“哥啊,你听没听见小嫂子说什么啊,她欺负我啊!”

    盛南平宠溺的看了周沫一眼,“她说的对。”

    盛东跃差点直接抽过去了,“大过年的,不带你们这么玩儿的啊,你们两口子合伙欺负人啊!”

    幸亏,盛乐一家来了,盛美来了,大康,小康和李羿也从休息室来到别墅的大厅里面,这些人聚在一起也有十多口子,再加上几个未成年的儿童凑在一起,一说说笑笑起来,偌大的盛家都沸腾起来了。

    盛南平今天特别随和,就像个普通的男人一样,然后带着小宝,雪儿,小康几个人开始四处贴对联,贴福字。

    周沫本来就是爱热闹的人,今天的欢乐又情绪完全被调动起来,一会儿跟在盛南平身后去贴对联,一会儿跑到屋内去跟盛乐聊天,一会儿又进到厨房看看做了什么美食......

    盛东跃在一旁嘲笑周沫,像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

    小康坐在一旁噗嗤笑出声,冲着盛东跃竖起了大拇指:“二少,你形容的太精辟了!”

    周沫一听他们两个取笑她,不干了,把盛南平拉了过来,让盛南平替她教训盛东跃和小康。

    “大过年的,你们敢欺负我老婆,我看你们是不是肉皮子紧了!”盛南平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子。

    盛东跃和小康蹭蹭的都跑了。

    周沫很解气,叉腰哈哈笑着,“大家看看,他们两个跑的速度,是不是跟兔子一样!”

    满屋的人笑成一团。

    晚上的时候,大家一边看着春节联欢晚会,一边吃晚餐。

    春节联欢晚会依旧是大杂烩,而且越来越没有看头,但电视机依然开着,渲染着节日热闹的气氛。

    满桌丰盛的菜肴,自然是不能少了酒的,盛南平叫人送来了三十年的女儿红,壶盖一打开,酒香就浓郁如蜜,芬芳扑鼻。

    桌上众人都是有些酒量的,一闻味道就知道是好酒,大家都喝了起来,喝了酒后兴致更高,气氛越发好起来。

    周沫见大家都喝酒,她把手里的果汁推到一边,然后嘟着嘴看盛南平。

    “你身体不好,不能喝酒的。”盛南平安抚性的摸摸周沫的头,小丫头这段时间营养太好,头发长的很快呢。

    “我身体已经完全没事了,大过年的,你干嘛不让我喝酒啊!”周沫气鼓鼓的说着,小脸上都是委屈幽怨。

    盛南平看着周沫郁闷的小眼神,心不由的一软,“好,你也可以喝点,但只许喝半杯啊!”

    “好嘞!”周沫乖顺的答应着,抿着嘴窃笑。

    盛南平他们这些人都喝了不少的就,又都聊的正环,谁会注意她喝多少酒啊。

    这个新年的晚上,大家心情都很好,盛南平一时大意,再回头时,见周沫的小脸绯红,眼睛中带着酒醉的迷离。

    艾玛,周沫好像是喝高了!

    盛南平连忙挪开周沫面前的酒杯,“好了,沫沫,你别喝了!”

    “不,君子不夺人所爱!”周沫死死拿着的护着酒杯,一副要跟盛南平拼命的架势。

    盛东跃在旁边看着,大着舌头说:“哥啊......小嫂子......已经喝多了,大过年的,你就让她喝个痛快吧!”

    盛南平横了盛东跃一眼,但因为他也喝了不少的酒,这个眼神对皮糙肉厚的盛东跃来讲,没有任何杀伤力了。

    周沫则对盛东跃赞赏有加,“恩恩......认识你这么久了,你......你今天终于说了句我爱听的,你啊......比你哥可爱多了!”

    盛南平一听这话不高兴了,把手里的酒杯放开,摸摸周沫的头,“可以喝,但要少喝啊!”

    “老公,还是你最好!”

    艾玛,这一波狗粮撒的,桌上众人都被塞的饱饱的了!

    一个小时候,桌上众人只剩下盛南平一个人还清醒,大康也算明白,李羿奄奄一息,其他人都光荣牺牲了。

    多亏家里的房间多,盛南平吩咐佣人把其他一一安置妥当,他则小心翼翼的把周沫抱回卧室。

    周沫此时完全的醉了,闭着眼睛睡的呼呼的。

    盛南平把她小心的放到床上,调整了一下空调温度,俯身看着他的小丫头。

    小丫头甜美可爱的睡颜,让他有种想放下一切名利权势,就这么搂着她一直静静的到天荒地老的冲动。

    “我的宝贝啊, 新年快乐!”盛南平将一个大红包放到周沫的枕头下面。

    次日上午。

    周沫才从宿醉中醒来,她抬手揉了揉眼睛,看见窗帘缝隙中透进的阳光,稍稍的动动头,觉得又晕又疼。

    “哎呦!”周沫忍不住哼唧出声。

    “怎么了?难受了吧!”盛南平从一旁沙发上站起身,端着一杯解救口服液走过来,缓缓的将周沫扶起,“来,把这个喝了,免得头疼。”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