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成精的花妖
    盛东跃都要委屈死了,一听盛南平让他开口了,立即吧啦吧啦的说起来,“嫂子啊,我哥把我从盛氏娱乐的总裁位置上踢下来了,我现在不是总裁了,我哥真是太狠了,我只做一间小小娱乐公司的总裁,他都不容我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周沫听了盛东跃的诉说,不由皱起了眉头,一脸惊诧的看向盛南平,这个男人是不是太霸权了,盛东跃可是他的亲弟弟啊!

    听了盛东跃的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盛南平又有了要掳袖子揍人的冲动了。

    空气中迅速弥漫起骇人的冷意,盛南平面如寒霜的盯着盛东跃,“你接着给我放,再放不出一句人话来,看我不捏死你!”他以眼神示意盛东跃,最好实话实说。

    盛东跃被吓得贴在沙发上,弱弱的说:“嫂子,昨天网上有些不利于你的传闻,因为我没有及时的处理,我哥就生气了,说我办事不利,把我的总裁革职了,调了他最喜欢的女......”

    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在周沫面前黑盛南平一下,但见盛南平眼睛一瞪,盛东跃没出息的缩缩脖子,“......调了他最器重的手下去做总裁了,嫂砸啊,你说,我哥是不是不应该这样对我啊!”

    盛南平恨恨的指指盛东跃,“你办事效率那么低,你觉得你配做这个总裁吗?”

    盛东跃委屈的抠着手指,“你以前怎么不嫌弃我办事效率低啊,关系到小嫂子的事情了,你就炸毛了......”

    盛南平有些汗颜了,轻哼一声,“以前我事情多,忙,没有注意到你的愚蠢。”

    盛东跃抬眼委屈的看着周沫,“嫂子,我这次办事效率是低了点,但你平心而论,在娱乐公司里,我对你的事情上不上心......”

    周沫转了转眼睛,所答非所问的说:“你哥调派过去顶替你的人是男是女啊?”

    盛南平立即满头黑线了,紧张的看着盛东跃。

    盛东跃假装没看见盛南平的眼神,欢快的回答,“是女的,跟了我哥十多年了......”

    盛南平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凶相的指着盛东跃,“你找抽呢,什么叫跟了我十多年啊!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盛东跃可怜巴巴靠向周沫身边,“嫂子,求保护啊!”

    周沫双臂一伸,护住盛东跃,对盛南平一挑眉,“你别嚷嚷,坐下!”

    盛南平噎了噎,什么脾气都没有的坐下了。

    盛东跃眼睛一亮,发现他这次大腿抱对了,有嫂子给他撑腰,他亲哥都不敢动他一根汗毛啊,以后他只要跟着周沫混,他就可以不畏惧他亲哥了!

    ”嫂子啊,你真是太好了,英明神武,明察秋毫……”盛东跃非常积极的对周沫花言巧语,听得盛南平直起鸡皮疙瘩。

    周沫摆摆手,示意盛东跃住嘴,问他,“那个女人今年多大了?”

    “她今年三十三岁......”盛东跃抢着回答。

    “你闭嘴!”盛南平给了盛东跃一记刀言,他真想给盛东跃的嘴缝上,看来他平日里对这个弟弟还是太仁慈了。

    他转头看向周沫,语气平静的说:“冷晓杰,今年三十七岁,比我还大两岁呢!”他刻意重申冷晓杰比他大的事实,免得周沫起疑心。

    周沫眯了眯眼睛,说:“那你把姓冷的女人调回来,让东跃继续做娱乐公司的总裁吧!”

    盛南平听周沫没有纠结在他和冷晓杰的关系上,松了口气,对周沫的吩咐没有异议,点点头,“好,东跃下周回公司上班。”

    “嗷,太好了,哥啊,我就知道你最心疼我了!”盛东跃又笑嘻嘻的哄盛南平。

    盛南平对着盛东跃冷哼一声,小崽子,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沫把盛东跃打发走了,盛南平也快速的闪人进了书房,他怕周沫追究他和冷晓杰的关系。

    看着盛南平的背影,周沫轻轻的笑了一下,她有那么小气吗,再说了,她老公又不是饥不择食的人,不会什么女人都能入眼的。

    周沫坐在沙发上,翻看着电脑,继续琢磨着她复出的事情,此时距离元旦还有半个月,周沫打定主意要参加首映礼了。

    她先给乔娜打电话,沟通了一下具体事宜,乔娜说趁着周沫这几天又上了热搜,趁热打铁,为周沫造势复出,让周沫先火一把。

    乔娜让周沫现在拍几张照片给她传过去,最好是在外面的,让公众和粉丝看到周沫大病之后的健康状态。

    周沫这些日子一直憋在家里,也很想出去转转,但她知道,这种事情她绝对做不了主的,一定要得到盛南平的批准才行。

    “老公,你整天看文件,累不累啊?”周沫背着手,笑意融融的走进了盛南平的书房。

    盛南平一见周沫对他笑了,瞬间提高了警惕,他不动声色的对周沫说:“还可以,不累的。”

    周沫走到盛南平身边,为盛南平捏着肩膀,娇嗔着说:“老公啊,你也不能每天这样工作啊,应该适当的放松一下啊,你真是太辛苦了,我看着都心疼了!”

    盛南平脑中警铃大作,周沫这是无故献殷勤......他脸上依然不动声色,笑着问周沫,“你觉得应该怎样放松啊?”

    “我们可以出去走走,我们去山上玩啊......”

    “山上不行。”盛南平立即摇头,打断了周沫的畅想。

    周沫小脸冷了几分,不悦的嘟起嘴,“为什么不行啊?”

    “山上冷,你的身体受不了。”

    “哼,那我就要一直在家里闷着啊!”周沫立即翻脸了,也不给盛南平揉肩膀了,双手叉腰,像个小悍妇一样怒视盛南平。

    盛南平差点笑出声了,这个小丫头口口声声说是为他放松,其实是她想出去放风了!

    他把气鼓鼓的周沫拉到他面前,笑着问她,“你是想出去散心吧,我可以带你出去,但必须找个又温暖又舒服的地方!”

    “哇塞!”周沫像变脸一样,欢喜的抱着盛南平亲了一口:“老公,你真好,我太喜欢你了……”

    就因为受了周沫这句夸奖,致远国际名下京郊最有名气的度假山庄今天清场了,里面的工作人员,服务人员都回家休息了,佣人和厨师都是盛南平从家里自带去的。

    盛南平想着这些日子大家都辛苦了,索性给他身边的人都放个假,凌海,大康,小康等人都跟着他们去度假山庄了,这样人多也热闹。

    盛东跃和姜安迪耳朵贼,听说了这件事情,不请自来,也凑到了山庄里。

    这所山庄处于京郊极为僻静的地带,环境优美,正前方还有一条天然温泉,里面装饰奢华,大气宽敞,属于帝都极为高端的私人会所,是达官显贵的聚会之处,而且还是限时开放的。

    周沫很久不出来了,而且还是来这么舒爽的地方,她的心情别提多好了,带着两个孩子四处乱逛着,时不时的要小宝给她拍几张照片。

    盛南平心里惦记周沫,同大家说了会儿话,就出来找周沫了,他远远的看见周沫要小宝拿着手机给她照相,他会意的笑笑,吩咐人送了很棒的单反相机过来,他拿着相机走过去,主动请缨,为周沫照相。

    周沫看见盛南平拿着单反相机,乐的一蹦三尺高,抱着盛南平兴奋的嚷着:“老公啊,你今天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

    盛南平被周沫抱着,他心里像喝了蜜糖一样的甜,他发现了,只要他事事依着周沫,周沫就会毫不吝啬的对他笑,就会哄他开心。

    周沫知道要出来照相,今天出门前带了个假发,长到肩膀微微飘动,身上穿着性感中结合了田园风的羊绒大衣,脸上化着淡妆,为了配合镜头还扫了层提亮的粉。

    盛南平就算日日看见周沫,但看着镜头中站在一株盛开腊梅花下,微微含笑的周沫,还是被惊艳到了。

    这个小丫头真是太上镜了,哪里还是平时那个张牙舞爪,蛮横任性的小泼妇了,艳丽风情的就像这山上修炼了几千年成精的花妖!

    盛南平非常不想别人看见照片中周沫勾人的小模样,他怕这样的照片会传出去,刚想动手把照片删掉,周沫已经跑了过来,嘴里叫着:“你别动,让我看看你照相水平怎么样?是不是还不如我儿子呢!”

    什么叫不如你儿子啊!

    盛南平是个非常要强的人啊,他当然要向周沫展示一下自己的摄影水平了,照片没有删,在周沫面前显摆一下。

    “哇,老公啊,你真棒啊,把我照的这么美,你简直是全能型老公,我爱死你了!”周沫最会哄盛南平了,踮起脚尖在盛南平的脸上亲了两口。

    盛南平得到了甜头了,自然再接再厉,又给周沫拍出很多漂亮的照片。

    周沫见照片拍的差不多了,把盛南平手里的单反相机要过来,把照片导入到她的手机里面了,盛南平以为她是想自己保存起来,也没在意。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