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杀鸡儆猴
    关于周沫的这些微博和帖子出现后,段鸿飞不但没有删除,反倒还很高兴。

    这么多年了,他的名字终于可以跟周沫暧暧昧昧的联系到一起了,哈哈,这也算是他夙愿得偿,而且还可以恶心到盛南平。

    段鸿飞一想到盛南平就有气,自从他离开医院以后,周沫的电话就处于关机状态,他怎么都联系不上周沫了。

    他又很惦记周沫,万般无奈,他只能给盛南平打电话,谁知道盛南平这个恶毒的男人,十次有八次不接听他的电话,就算接听了,也不肯把电话转交到周沫的手里,都是盛南平冷冷的向他介绍一下周沫的情况,然后会告诉他,周沫很好,不用他再惦记了,利落的就挂断电话了。

    每次气的段鸿飞心中都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段鸿飞没有办法,只能出动他的锦衣卫去做调查,但周沫先是住在盛南平的私人医院里,那里被盛南平的那些下属守卫的风雨不透,周沫出院后直接回到盛家了,更是被保护的密不透风,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段鸿飞又气又急,抓耳挠腮的无计可施,现在好了,终于有人把他和周沫放到一起了,他乐的都要抽了,他没有对这些言论进行管束,而且还叫几个水军跟着起起哄。

    他现在处理完工作,就看网上那些关于他和周沫的帖子,看有人说他是周沫的金主,周沫怀了他的孩子,段鸿飞心里有种怪异的满足感。

    段鸿飞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帖子,突然发现网上这样的帖子迅速在减少,他刚刚看过的帖子再回头去看,竟然被人利落的删除掉了,连ip地址都没有了。

    妈蛋的,谁这么手贱啊,多管闲事呢!

    段鸿飞不高兴了,立即派人调查,结果发现,是盛南平那边采取行动了。

    尼玛的,盛南平还真是发狠了,竟然把自己的亲弟弟都替换掉了,把他公司的‘冷面杀手’派了出来!

    这个冷晓杰不愧是跟随盛南平多年的‘冷面杀手’啊,完全学会了盛南平的雷厉风行,狠绝毒辣的行事作风,上来就把所有恶意中伤周沫的帖子和微博全部屏蔽,并且发了一封律师函,要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

    最最狠的是,冷晓杰已经查到最初造谣者的ip地址,顺着ip地址已经找到那些人的家庭住址,此时警方已经开始过问这件事情,前去刑拘那些造谣的人了。

    这一系列的过程都发布到了网上,一下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网上那些乱发帖子的键盘侠们都懵逼了,再没人敢乱发任何黑周沫的帖子了。

    卧槽,这个冷晓杰真是没谁的了,她把盛南平当年的侦查手段都用上了,所有人脉都启动了,看来为了保护总裁夫人,致远国际也是拼了!

    段鸿飞气的要死,给下面的那几个水军打电话,让他们继续发帖子,出事了算他的,他会负责捞他们,重金补偿他们。

    那几个水军是知道段鸿飞的实力的,斗志昂扬的投入战斗,但是,没过多久,就给段鸿飞回话了,现在有关周沫被包养的各种话题都被封杀了,压根没有办法发出帖子了。

    段鸿飞气的,一脚把椅子踢飞了。

    盛南平这个恶毒的男人,也忒狠了,他就这点乐趣和满足感了,都被盛南平凶残的掐断了!

    周沫第二天起床后,就联系了徐浩东和黄启明两位导演,同他们聊了聊最近的情况。

    两个大导演一接到周沫的电话,都是非常热情,他们两个现在基本已经确定,周沫在盛氏传媒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呢。

    尤其昨晚盛氏传媒大刀阔斧的动静,盛家二少都被从总裁位置上踢下去了,冷晓杰一接手公司,就处理了不利于周沫的各种传闻,明眼人一看,她就是为了周沫而来的。

    昨晚晚上,大半个娱乐圈都炸了,都在悄悄议论周沫的背景,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因为她,盛家二少爷都被拿下了!

    而盛东跃平日里做事高调,本身就自带话题,这次掺合了周沫的事情,惨遭被革职,这件事情成了娱乐圈里人热议的话题。

    徐浩东和黄启明之前都接到盛东跃亲自打过来的电话,跟他们谈周沫的事情,其实这件事情只要周沫的经济人来谈就好,竟然要盛家二少来谈,这是什么概念啊!

    在他们这些人眼里,盛家二少的地位就已经高不可攀了,盛南平那更是如同神一样的存在,他们就算百思不得其解,穷尽想象,也没敢把周沫和盛南平往一起想。

    周沫打过了两个电话,听导演们的态度非常热情,对自己也还是很认可的,她很开心,坐在沙发上晒着太阳,看着两个孩子玩耍,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公司上班。

    她闭着眼睛想着心事,晒着太阳,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昨晚盛南平把她操练的太狠了,她身体还困乏。

    忽然,听见雪儿欢喜的喊着,“二叔,二叔......”

    盛东跃来了!

    周沫睁开眼睛,见盛东跃脸色灰败的走了进来,而且今天也没有像往常那样穿着花里胡哨的骚包服,深色的西裤,深色的毛衣,深色的大衣,好像刚参加完葬礼似得。

    “你这是怎么了?铁子跟人跑了?”周沫眨巴着眼睛问盛东跃。

    盛东跃嘴巴一咧,干嚎起来,“嫂砸,你们两口子不能这么欺负人啊?我哥刚在我心头砍了了两刀,你又在伤口上狂妄的撒了把咸盐面子,你们太欺负了,呜呜,我真的没法活了......”

    小宝看着坐在沙发上,手蹬脚刨,又哭又嚷的盛东跃,皱了皱眉头,“二叔,你安静点,我妈妈身体不好,怕吵的!”

    “是啊,我都不会吵闹,让妈妈烦心呢!”雪儿原本很喜欢盛东跃,但此时也跟着小宝一起维护妈妈的利益了。

    盛东跃此时心里正委屈愤懑,他才不会怕这两个小孩子呢,他眼睛一横,“是你爸爸先欺负我的,你妈妈也欺负我,还不许我哭两声,申诉一下冤情了!啊啊,你们两个小的也来欺负我,哎呀,妈呀,我没有活路了,你们一家四口人都欺负我......”

    周沫见盛东跃开始撒泼耍赖了,而且哭爹喊娘的表现很激激烈,她有些不知所措了,正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小宝幽幽的来了一句,“二叔,你别叫了,我爸爸在书房呢,你可以去跟他申诉冤情的!”

    盛东跃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似得,‘嘎’的一下没声了,不肯置信的问小宝,“你爸爸不是去公司了吗?我早晨的时候还在公司看见他了呢!”

    “我开过会就回来了,你找我有事啊!”盛南平肃然的声音从盛东跃身后传来。

    盛东跃被吓得一哆嗦,差点跌趴到沙发下面,他颤颤巍巍的转头,见盛南平正面色阴沉的向他走来,隔着几米的距离,盛东跃都感觉到了一股阴森森的寒意……

    完蛋了!

    盛东跃在心里哀嚎,他敢在周沫面前这么闹腾,他哥一定得揍他个面目全非不可了!

    “小嫂砸,救命啊!”盛东跃一转身,以比兔子还快的速度窜到了周沫的身后。

    盛南平锋锐的目光如刀一般嗖嗖的射了过来,害得周沫都吓了一跳,她呆了呆,才意识到盛南平这是在看盛东跃呢。

    “你过来!”盛南平看着盛东跃,指指自己身边的位置。

    这声吆喝,无疑于拎着棒子叫狗啊,盛东跃吓得连连摇头,死活不肯过去。

    盛南平几大步走过来,伸手就要来抓盛东跃,盛东跃吓得面如土色,连连向周沫求助,“嫂子啊,嫂子,快点救救我啊......”

    周沫被盛东跃杀猪般的嚎叫弄的很闹心,她对盛南平挥挥手,“行了,行了,你别吓唬他了!”

    盛南平在听了周沫的话后,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就像是一阵春风吹过幽冥的山谷,盛南平森冷的表情瞬间柔和了,还对周沫笑了笑。

    心惊胆战的盛东跃:“……”

    对于他亲哥这么明显的区别对待,盛东跃的小心脏碎成一地渣渣了。

    周沫是嫂子,不能像盛南平那样对待盛东跃的,她指指身边的沙发,对盛东跃说:“坐下吧!”

    盛东跃惶恐的看看盛南平,没敢马上坐下。

    盛南平一皱眉头,“沫沫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啊!还傻站着干什么!”

    盛东跃瘪瘪嘴,坐了下来。

    这还是不是他亲哥啊,怎么这么对他啊,宝宝心里很怀疑啊!

    周沫好奇的问盛东跃,“你刚才为什么哭天喊地的啊?突然抽疯似得跑我们家里伸什么冤啊?”

    盛东跃抬头又看向盛南平,盛南平冷飕飕的看了他一眼,盛东跃嘎巴了两下嘴,不敢说话。

    周沫有些不耐烦了,“哎呀,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呗,吞吞吐吐的,总看你哥干什么啊?”

    盛南平可舍不得他的小妻子烦躁,不悦的看了盛东跃一眼,“有什么事情?你说吧!”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