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老头能伺候你舒服
    周沫咬着嘴唇不肯说话,盛南平就加大力道,周沫忍不住叫了一声,脸一侧,想埋在枕头里。

    盛南平不许周沫逃避,低头追过来,不依不饶的问周沫喜不喜欢,周沫气急了,抬头一口咬在盛南平的肩膀上,盛南平一阵吃痛,越发兴奋起来。

    周沫勉力的支撑着,到后来实在撑不住了,忍不住求饶,“好了…...老公,我不行了……我……我……老公啊……”她的的声音已经隐隐带着哭腔。

    如果是平时,盛南平听见周沫要哭了,自然心疼的不行,她提什么要求他就会答应什么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听着周沫的哭腔里好像带着几分娇弱妩媚的,他就越发的快意。

    盛南平最喜欢这个时候的周沫了,这个时候的周沫是完全的臣服于他的,平日里大家都以为他把周沫宠上了天,周沫可以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

    但是在此时,周沫是这样卑微又怯懦的服从于他,无论平日里周沫怎么刁蛮任性,怎么张牙舞爪,此时此刻都必须臣服在他的下面,对他哀哀的求饶。

    盛南平知道他自大的想法很是欠扁,可他就是有这样怪癖的偏执,行动上也就有些变态了。

    周沫觉得自己的小腰都快折了,盛南平今天真是把她当做健康时候一样操练了,她再也没有力量苦撑了,连哀求的声音都没有了,身体软软地瘫了下去下。

    盛南平觉得周沫这样软软弱弱的小模样,更加招人疼爱了,他越发的乐此不疲了。

    终于折腾完的时候,周沫几乎是奄奄一息了,盛南平见周沫神色倦怠的样子,才后悔自己太激狂了。

    他抱着周沫到淋浴间冲洗,一边帮周沫冲洗,一边好言好语地哄着周沫,“老婆啊,别生气啊,我就是太想你了......”

    “你天天跟我在一起,还想你妹啊!”周沫心里都问候盛南平祖宗了,但她实在太累了,嘴上骂不声来了。

    盛南平为周沫冲洗后,为她裹上浴巾,让周沫坐在椅子上,他为周沫擦着刚长出一点头发的脑袋。

    浴室里氤氲上的水气蒸发,镜子上带着一层雾气,渐渐凝成水珠,一串串的流了下来,盛南平在镜子里面看到了他和周沫,不由一愣......

    周沫很累了,闭着眼睛哼唧着说:“哎呀,我都没有头发了,你还擦什么擦啊,快点吧,我要睡觉了......”

    “哦......好的。”盛南平连忙放下毛巾,把周沫抱到大床上。

    周沫头一挨到枕头上,就想睡觉了,盛南平却不让她睡,埋首在她的颈肩窝旁,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说:“沫沫啊,刚刚看镜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真的是比你大很多岁啊,你这些年好像都没有变化,还跟小女孩子时一样的,而我却迅速的老了,沫沫啊,你有没有觉得……我很老了?”

    马上就要进入梦想的周沫,听了盛南平这番话,强迫自己把眼睛睁开了,如果她不接盛南平这句话,好像太伤盛南平自尊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了?”

    “你先回答我,你有没有觉得我老了?”运筹帷幄,笃定沉稳的盛南平在自己的小妻子面前,完全没有任何自信了。

    周沫困的不行,也没注意盛南平的表情,没过脑子就说出一句话,“恩,好像是有点老了。”

    “啥?你说什么?”盛南平立即炸毛了,他这么问话,就如同问别人我漂亮吗,一般人都会顺情说话,夸人漂亮,他没想到周沫竟然说他老了。

    周沫看不见盛南平的脸,但也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不高兴了,她觉得盛南平的气场足够强大了,平日里都是一副威严的扑克脸,他好像并不在乎自己的外貌啊。

    她不得不打起精神,跟盛南平解释着,“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说啊,年龄每年在增长,人也会慢慢变老,这是自然规律啊!”

    盛南平握着周沫纤腰的大手一紧,“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老头子?”

    周沫被盛南平掐握的腰间一疼,不由想起刚刚盛南平对她的凶残折腾,“呵呵,有那么一点点的啦……”她这句话是故意说的,就是要报复一下盛南平。

    然后,盛南平就不说话了。

    难道强悍霸气的盛南平被自己打击到了!

    艾玛,这可是少有的事情啊!

    周沫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人也精神了一些,看着身边一动不动的盛南平,她也没想说好听的话安慰他。

    活该,这个狂妄蛮横的大魔王,就该自惭形秽,自我反省一下了!

    如果不是害怕盛南平会揍她,周沫此时都想嘚瑟的唱歌了。

    盛南平终究不是普通人,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找回了自信,沉默了一会儿,一下抬起头,捏着周沫的鼻子,骂着,“你这个小坏蛋……我要真是老头子了,能把你伺候的那么舒服吗?”

    周沫轻哼一声,“那是舒服啊?都要把人折腾死了!”

    盛南平又来亲周沫,“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小骗子……我让你说谎……”

    周沫一见盛南平状态不对劲,真怕他卷土重来,连忙皱着眉头装病,“哎呀,我的头有些疼了……”

    盛南平立即清醒了,紧张的看着周沫,“怎么了?很疼吗?要不要我叫医生啊?”

    “不用,不用,我可能是太累了,睡一觉就好了。”周沫裹着被子,闭着眼睛入睡了。

    关心则乱,盛南平真信了周沫,盯着周沫看了半晌,直到周沫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才松了口气。

    他走出卧室,来到书房,想了想又给盛东跃打了个电话,盛东跃今天务必要把答应周沫的事情办妥了,不然小丫头又该跟他闹腾了!

    盛南平电话拨给盛东跃,盛东跃竟然过了很久才接听电话。

    “你干什么呢?”盛南平不悦的问。

    盛东跃马上迫不及待地开始说起来,“哥啊,我正上网看新闻呢,你也看看......”

    盛南平眉头一皱,声音更冷了,“看什么看啊?我交代你办的那两件事情办妥了吗?”

    “哦,徐浩东那边谈妥了,听说电影依然元旦上映,我们还负责帮忙宣传,徐浩东都乐疯了,黄启明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暂时没联系上呢,哥啊,新闻上说......”

    盛南平脸色立即黑了,“盛东跃,你是不是找揍呢,不想办法联系黄启明,还有闲心看新闻!”

    盛东跃在电话那边吓得一缩脖子,很是委屈的喊,“哥啊,冤枉啊,我看的是关于你家小嫂子的新闻,你......你的头都已经变绿了......”

    “你放屁!”盛南平立即怒了,如果盛东跃站在他面前,他会毫不迟疑的狠揍盛东跃一顿,盛南平现在最忌讳的就是这个话题了。

    盛东跃惨兮兮的喃喃着:“你别跟我急啊,你看看网上的帖子好吧,有人说我小嫂子这么久不露面, 是被人包养了,金主就是段鸿飞,而且还怀孕有了孩子......”

    “盛东跃,你作为娱乐公司的老板,作为我亲弟弟,看见这种新闻不及时想办法遏制,还跟着人云亦云,你马上给我滚蛋,我会另外派人负责娱乐公司的事情!”盛南平气的眉梢都在突突乱跳。

    “哥啊,我也是刚刚发现的啊......”

    “滚!”盛南平真急了,他太了解盛东跃对八卦的热衷了,这个二货定然早就看见了这些新闻,他不抓紧时间处理,而是津津有味的坐在电脑前翻看呢。

    盛南平挂断了盛东跃的电话,马上打给凌海,“你立即派冷晓杰去接替一下盛东跃的位置,我给冷晓杰四十分钟的时间,让她把网上关于周沫的传闻处理一下。”

    凌海这几天忙的焦头烂额,自然也不清楚网上周沫的那些帖子,但他听着盛南平的语气不对,而且还调派了致远国际响当当的‘冷血杀手’顶替了盛家二少的总裁位置,想必事情不小。

    他不敢迟疑,答应了一声是,马上调派冷晓杰去盛氏娱乐公司。

    冷晓杰可是致远国际,乃至整个金融圈里响当当的女战士,她在致远国际任公关部部长,为人八面逢圆,舌灿莲花,同时又心思缜密,手段狠辣,是盛南平非常器重的一名战将。

    盛南平做出安排后,才打开笔记本,看网上关于周沫的新闻。

    果然,现在很多微博,帖子都在 疯传周沫被包养了,并且怀孕了的新闻,金主就是段鸿飞。

    盛南平气的差点吐血,让他查出来是谁先散布的这个谣言,他非得剁了这个人的爪子!

    而盛南平不知道的是, 远在南国的段鸿飞也看见了这些微博和帖子,嘴巴差点都乐歪了。

    段鸿飞是周沫粉丝团队的老大,他为了保护周沫,一直非常关注网上跟周沫有关的帖子和微博,只要是有诋毁周沫苗头的帖子,他都会想办法删除掉。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