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愈战愈勇
    周沫病后的身体很虚弱,她刚才太过激动,血糖血压突降,才导致晕倒的,家里的医生过来紧急抢救一番,周沫才幽幽的醒了过来。

    “沫沫啊,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啊?”盛南平关切的问询着。

    周沫扭过头,望向窗外,眼神失落,不想再看盛南平。

    她和盛南平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盛南平不懂她倾尽所有的坚持,她也无法理解盛南平毫无理性的维护。

    盛南平见周沫不愿意理睬他, 他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这次自作主张拦截了周沫的两部戏,为周沫好是一方面,他也是有私心的。

    盛南平是个成熟而心机深沉的男人,他对爱情和周沫都带着极强的偏执占有欲。

    他不希望周沫再离开他的身边了,他觉得世上最凉薄的就是感情,最善变的就是人心,而他在周沫面前尤其的没有自信,患得患失。

    盛南平觉得自己一年比一年老了,周沫却正处于生机勃勃,如同鲜花盛开的时候,一想到周沫每天同那么多年轻帅气的男人在一起,他就没有办法淡定如水了,他怕他放开周沫一时,后悔一辈子的。

    他伸手去搂周沫的肩膀,被周沫凶狠的挥手打了下去,周沫小脸上的表情也是凶巴巴的,好像要咬盛南平一样。

    盛南平现在在周沫面前也没有什么尊严好讲了,他死皮赖脸的搂住周沫的肩膀,柔声哄着周沫,“沫沫啊,别生气了,等你身体恢复正常状态,我一定让你出去演戏的......”

    周沫的小脸还是紧绷着,一点笑意都没有,眼圈有些微微发红,眼睛里隐约带着水光,但眼泪一直没有掉下来。

    她觉得跟盛南平这样强势霸道的人已经无话好说了,而盛南平已经做出的决定,她是无力更改的,就算她去跟两个剧组谈,那两个剧组也不敢违背盛南平的命令听她的话。

    周沫翻个身,背对着盛南平躺着,盛南平叫她喝水,吃饭,她都不动。

    她心里又难过又失望,她以为经过这么多事情盛南平会有所改变的,结果盛南平还是同以前一样霸道,不讲道理,她真是太失望了。

    盛南平一见周沫不肯吃饭,不肯喝水的,不肯说话的,他有些害怕了,他怕周沫再变抑郁了。

    他连忙找来医生,跟医生说了周沫的情况,这名医生也知道盛南平对这个媳妇的宝贝,哪里敢托大啊,忧心忡忡的说:“盛总啊,夫人现在的情况是心理疾病比**疾病严重,如果你为了让她养身体,强行拧转她的心意,让她很不开心,恐怕她又会抑郁的.....”

    盛南平听了医生的话,不敢再跟周沫拧着来了,他进到卧室,见原本还睁着眼睛看窗外的周沫,瞬间就把眼睛闭上了,这把他郁闷的啊!

    他坐到床边,想要伸手搂着周沫,周沫往大床里面一躲。

    刚才在盛南平出去的时候,周沫又上网看了看,发现关于她被包养的话题越来越多了,很多人怀疑和恶意造谣周沫被包养的事情。

    有人说周沫借着晕到装病,直接被金主包养了。

    有人看见她从x市医院出来,是乘坐豪华私人飞机离开了,明显是找到金主了,这么久不露面,就是被金主包养了。

    关于她金主的人选直指段鸿飞,网上还放出几张她和段鸿飞走的很近的一些照片,证据确凿的。

    “那个女人自从出道以来,各种离奇的新闻不断,她就是靠脸,靠身体,靠炒作上位!”

    “高富帅一出现,那个女人就生扑上去了,据圈内的朋友说,那女人是怀了孩子了,在台上宣传时晕倒是早孕反应,现在已经躲起来养胎了!

    “尼玛的,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我们都成了愚蠢的人类了!”

    ......

    周沫看着网上这些议论,在郁闷的同时又有些开心,盛南平千方百计的阻挠她出去工作,那他就躺着中枪,等着脑袋变绿吧!

    她已经想好,等身体再恢复一下,她还是要离开盛家的,她绝对不会做盛南平的傀儡,不能让盛南平安排她的人生。

    盛南平很少看网上那些无聊的新闻,还不知道自己老婆给段鸿飞怀野种的事情,他同医生谈过之后,就来到周沫这边。

    他坐到周沫的身边,轻轻的叹了口气,“沫沫啊,别跟我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不该干涉你的事情的,我等下就叫东跃去跟那两个剧组谈,《御剑》那边照常元旦上映,《来日可期》依然你来做女主角。”

    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很是诧异,抬头上下打量盛南平,审视着盛南平话里的真实性。

    “小丫头,你还怀疑我啊?”盛南平很无奈的伸手揉揉周沫的头。

    周沫嘟嘟嘴,问盛南平,“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不会是在哄我玩吧?”

    盛南平笑着捏了捏周沫的脸,“我好歹是个男人,自然是一言九鼎的!”

    周沫轻哼一声,“呸,你是什么男人啊,什么一言九鼎啊,你以前就说谎骗过我的!”

    盛南平被周沫气笑了,俯身就把周沫按在床上,“要不要我现在证明给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你走开啊!”周沫惶恐气恼的伸手推打盛南平,她此时一点儿那个心思都没有的。

    盛南平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随便撒野,他只是搂抱着周沫,揉着周沫的脑袋,“沫沫啊,我没必要骗你的,你这样生气不理我,你不开心,我更难受啊,所以我想开了,让你开开心心的,我也就高兴了!”

    周沫想了一下,说:“那你现在就给盛东跃打电话!”

    “好。”

    盛南平干脆的答应一声,就给盛东跃打电话,而且还用了免提,让周沫清楚的听见他们的对话。

    “哥啊!”盛东跃很快就接听了电话,不等盛南平说话,他声音欢快的说着:“哥啊,你交代我的事情都办好了,那两家剧组我都谈的妥妥滴,他们开始的时候还跟我唧唧歪歪的,我嘎巴一下把钱数砸出去了,马上都给劳资闭嘴了,哈哈,这世上就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情......哥啊,你是不是要表扬我一下啊......”

    盛南平轻咳一下,说:“恩,表扬你,你做的很好,既然这世上没有你摆不平的事情,那你现在再去找那两个剧组说,你刚刚谈的一切作废了,《御剑》元旦照常上映,《来人可期》的女主角还是周沫!”

    “嗷......”电话那边的盛东跃用手捂着心口,如同心脏中了一箭,满脸委屈的嘟囔,“哥啊,不带这样玩的啊,就算我人品不怎么样,也不能出尔反尔啊......”

    盛南平声音一冷,“你什么意思啊,说我出尔反尔呢!”

    “没有,没有,哥啊,我哪里敢说你啊!”盛东跃的心都碎成渣渣了。

    “那你就快点去办事,你刚刚不是说了吗,没有你摆不平的事情。”

    盛东跃真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让你嘴贱啊!

    他亲哥对他真是没爱了!

    为了那个小丫头,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偏偏这个黑锅还都得他来背着。

    他也会崩溃的好不了!

    周沫听了盛南平和盛东跃的通话,总算是放心了,肯对盛南平笑笑了。

    “好了,老婆,别生气了啊,我现在最怕惹你不开心了,高兴点,养好身体就可以进剧组了。”盛南平哄着周沫说。

    周沫终于开心了,为了稳妥一些,她很严肃的对盛南平说:“今天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我就给徐导和黄导打电话了,跟他们商量我出去工作的时间。”

    盛南平深吸一口气,压下他满腹的愤懑,很不舍得抱紧周沫,“恩,好的宝贝,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只要你别太累就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太好。”

    周沫见盛南平真的同意她出去工作了,她彻底放心了,当然也没忘记给盛南平吃颗甜枣,伸出柔白细腻的胳膊,搂住盛南平的脖子,主动亲亲盛南平的脸,“老公,别担心了,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清楚的,我现在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盛南平原本就对周沫有种怎么要都不够的感觉,哪里经得起周沫这么撩他啊,他喘息着回吻,“你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吗?那我现在就要验收一下喽!”

    周沫还没反应过来,盛南平滚烫的唇已经落了下了,整个人像团火一样,在她身上熊熊燃烧起来……

    “唔……”周沫的唇舌都被盛南平纠缠住了,而且盛南平越吻越激情,让周沫的身体深处都传来一阵阵的颤抖。

    周沫皱着眉头哼了一声,突然想起这是白天,便扭着身体要推开盛南平,但盛南平又怎么会让她推开呢,下面越发的用力,低声在周沫的耳边呢喃,“沫沫……沫沫……说,你喜欢吗?”

    周沫早就吃过盛南平的亏,她如果说喜欢,盛南平就会愈战愈勇,弄得她死去活来,她如果说不喜欢,盛南平就会花样百出的折磨她,直到她说喜欢不可。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