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老婆的话都是对滴
    周沫恢复了几天,精神状态好了很多,那可怕的抑郁黑暗终于结束……

    她总算是彻底醒来了,也想起了之前她和盛南平闹的那些不愉快,本想跟盛南平发发脾气,翻扯一下旧账的。

    但看着盛南平憔悴消瘦的脸,她又不忍心了,可想到自己愤怒嫉恨的都想要跳楼自杀了,就这样放过盛南平,她又觉得不甘心。

    于是周沫在头脑稍微清醒之后,就尽可能的躲着盛南平,白天一直跟两个孩子在一起,要么呆在游戏城堡里,或者是儿童书房里,如果盛南平凑过来跟他们一起,周沫就会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晚上的时候,周沫借口想孩子了,不是跟小宝睡,就是跟雪儿睡,或者干脆母子三人霸占了卧室的大床。

    盛南平这几天虽然没有去公司,但他在家里也很忙的,公司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了,他舍不得扔下周沫到公司去上班,就叫人把公司需要处理的文件拿回来,他在家里处理。

    他处理一会儿公司的事情,就要过去看看周沫,可是周沫明显在回避他,只要他一加入到三个人开心的阵营,周沫要么躺下休息,闭上了眼睛,要么找借口离开,去做别的事情。

    后来连雪儿都感觉到妈妈的变化了,很不高兴地看着爸爸,一副小大人的语气说:“粑粑,你怎么不去公司上班啊?男人就是要出去上班赚钱的,妈妈因为你不出去赚钱,好像很不开心啊!”

    盛南平被雪儿教训的哑口无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扶着额头,“呃......我在家里工作也可以赚钱的......我马上就去赚钱给你们花......”

    雪儿觉得粑粑的认错态度还算诚恳,终于收回不满的目光,迈开小胖腿,咚咚咚的去找她妈妈了。

    晚上的时候,周沫又带着两个孩子睡在主卧室的大床上,这两个孩子之前一直处于同妈妈分开的状态,最近一段时间周沫都留在家里,整天整天的陪着她们,两个孩子都乐疯了。

    雪儿幼小,总是爱跟妈妈撒娇,睡觉前一定要周沫给她唱歌,给她读书。

    “萤火虫,萤火虫满天飞,夏夜里夏夜里风轻吹,怕黑的孩子安心睡吧,让萤火虫给你一点光......”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盛南平站在卧室门口,听着周沫轻柔,婉转的声音,嘴角不自觉的上翘,露出开心的笑意。

    雪儿是个很能闹腾的孩子,听着周沫唱歌她没有任何困意,反倒越听越开心,不断的要求周沫继续给她唱歌听。

    盛南平心疼媳妇,听着雪儿没完没了的要求,推门走进了卧室。

    大床上的三个人同时抬头看向盛南平。

    盛南平神色稍稍严肃的看了雪儿一眼,“雪儿,你每天晚上都是听保姆唱两首歌就会睡觉的。”

    雪儿一听,小脸当时就黑了,愤愤地看了粑粑一眼。

    粑粑太坏了!怎么可以拆穿她呢!

    雪儿是家里的小公主,在盛南平面前的也是敢顶嘴的,“我今天睡不着,所以让妈妈多给我唱几首歌。”

    盛南平可以娇惯着雪儿,却不会纵容雪儿欺负周沫,于是很直接的打击雪儿,“ 你太任性了,你这样做会累到妈妈的。”

    雪儿脸色更难看了,她不想再理粑粑了!

    她并没有想累到妈妈的,她只是喜欢妈妈,想多黏在妈妈身体,想听见妈妈温柔的声音,她没有想让妈妈受累的,雪儿委屈着一张小脸,都快哭了。

    雪儿真怕妈妈以为自己在累她,妈妈生气了,不喜欢自己了,就会像以前一样不回家了。

    周沫亲昵的把雪儿抱进怀里,毫不在意的说:“我们小公主还小吗,任性就是孩子的专利,没关系,在妈妈面前,我们雪儿可以随便任性的!”

    雪儿听了妈妈的话,小脸都要笑开花了,然后,带着些挑衅的看了大床边的粑粑一眼。

    果然还是妈妈最爱自己的!

    盛南平的威严受到挑衅,但他却对着周沫温柔一笑,“是,你说得有道理。”一副老婆说什么都是正确的表情!即使被女儿挑衅了也不以为意了!

    周沫被盛南平的宠溺话语弄的心神不宁,她低头回避盛南平的目光,催促两个孩子,“已经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好,妈妈身体不好,需要早点休息。”雪儿立即响应妈妈的号召,力求表现自己的乖巧懂事,大眼睛看着站在床边的盛南平,“粑粑,我们要关灯睡觉了!”言外之意,你快点出去吧!

    盛南平的的鼻子都要让这个刁钻的女儿气歪了,小丫头啊,这是我的床,应该是我躺在你妈妈身边的,应该是我撵你出去,好不好啊!

    但他清楚的看见周沫抱着雪儿的手紧紧的,明显他是不速之客,只能做出妥协,低头亲亲雪儿的额头,“小公主,晚安!”又亲亲小宝的额头,“儿子,晚安!”然后再将吻落在他最想亲的人泛着粉红光泽的唇瓣上,“老婆,晚安!”

    因为很想,所以无力再克制了。

    只是轻轻一吻,竟像是落在周沫的心尖上,让她的身体蓦地一酥。

    周沫在两个孩子的注视下,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都快面目全非了,她连忙搂着两个孩子躺倒大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盛南平像是无限艰难的转身,走出了卧室。

    北京的冬夜很冷的,窗外寒风瑟瑟,坐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看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其实是很美,很满足的事情。

    但盛南平心烦意乱,什么美景都入不了他的眼了。

    他今天一定要把事情解决掉,周沫再这样回避他,冷落他,他非得疯了不可。

    盛南平在办公室里熬到很晚,估计卧室里的三个宝贝都睡着了,他才蹑手蹑脚的走进来。

    三个宝贝果然都睡着了,睡在中间的周沫依然保持着搂抱两个孩子的姿势,呼吸清浅,眉目温柔,她好像有些睡热了,凝脂白玉般的脸颊终于带上了点健康的红晕。

    两个孩子都依偎在周沫的怀里,雪儿也好像睡热了,粉嫩白胖的小手臂伸在被子外面。

    盛南平另外拿一条被子来,小心的将雪儿包住,然后将雪儿抱起来。

    雪儿一挪动,牵动了一下三个人共同盖着的大被子,睡在另一边的小宝睁开了黑漆漆的大眼睛,然后就神色紧张的抬头看向周沫,以后是妈妈有什么不舒服了。

    小宝见妈妈呼吸平稳的睡着,好像放下了心,微微一转头,看见了爸爸抱着妹妹站在床边。

    盛南平在看见小宝睁开眼睛的瞬间,心里一紧,再看见小宝第一时间看向周沫时,他心里变暖了,也安定了。

    他的儿子已经很懂事了,他想儿子不会大喊大叫的,儿子会懂得老爸的辛苦。

    果然,小宝的眉头只是皱了皱,然后就板着小脸,小心翼翼的下床,自己裹好小睡袍,跟在盛南平的后面蹑手蹑脚的走出周沫的房间。

    盛南平抱着雪儿送小宝到他房间门口,小宝抬头看了盛南平一眼,轻声的说:“你不要再惹我妈妈生气了,我不会每次都帮你的!”

    小兔崽子,你也敢来教训劳资了!

    盛南平很想踢小宝一脚,但想到小宝对自己的帮助,只能老实的点点头了。

    终于把两个孩子从周沫身边挪走了,盛南平的心情灰常好,他可以躺在周沫身边,搂着他的老婆睡觉了!

    睡梦中的周沫好像感知到身边环境的变化,睡梦中皱了皱眉头,往盛南平这边靠了靠,然后就习惯性的往盛南平的怀里一依偎,脑袋动了几下,找到她以往习惯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继续睡觉觉了。

    盛南平本想搂着周沫睡觉的,但他真是太想念周沫,略带薄茧的手指轻轻抚着周沫的脸颊,脖颈,一路往下……

    他低头吻上想念了很久的柔软的唇,辗转勾缠,然后是脸侧,耳垂,滑过颈脖……

    周沫只是睡着了,并不是睡死了,被盛南平这样吻了一会儿,就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正被盛南平火热的压制着,亲吻着,周沫不由懊恼的推打盛南平,“呜呜......你干什么啊......放开我啊......”

    盛南平见周沫醒了,抬起了头,抱着周沫的大手稍稍放松了一点儿,他涩哑着声音说:“沫沫,你醒了!”

    周沫立即从盛南平的怀里挣扎出一块宽余的空间,转头四处看看,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孩子呢?两个孩子呢?”

    “被我送回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周沫懊恼的瞪着盛南平,“你......”

    盛南平手腕一用力,再次把周沫拽进了他温热的怀里,环着周沫纤细的腰,严丝合缝地紧抱着,哑着嗓子说:“沫沫啊, 你是我老婆啊,我们才应该睡在一起的。”

    周沫眨巴着眼睛,委屈又忿然的说:“你现在知道我是你老婆了,你对我凶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是你老婆啊?我抑郁的要死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我是你老婆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