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往事如湮灭
    瞬间,一片火光炸起,那些亡命徒和解斌带来的人已经飞上天一大半了。

    解斌带来的人和那些亡命徒只经历过一些小打小闹的战斗,哪里见过这阵势,侥幸活下来的人,都被这威力十足的火箭炮吓得屁滚尿流,急速的往山谷外面跑。

    费丽莎刚刚跑到解斌身边,两人也被火箭炮的威力吓了一跳。

    解斌对着那些四处逃窜的人砰砰开了两枪,厉声嘶吼着:“都特么的给我顶住了,谁要敢跑我先打死他!”

    那些人不敢再四处乱窜了,胆战心惊的回身对抗盛南平几个人,还有之前来拦截他们的那些盛南平的手下。

    寒风扬起费丽莎的波浪长发,纷乱地在她眼前漂浮,她却恍若未觉,转头看向盛南平的方向。

    盛南平真是要杀了她啊!

    “快点跟我走,他连火箭炮都用了,就是存心要你死!”解斌拉着费丽莎就往海边停船处跑。

    解斌知道费丽莎对盛南平的痴心,他就担心费丽莎犯傻,不肯逃跑,也担心盛南平这边对费丽莎实施抓捕,所以他带了人过来接应费丽莎。

    费丽莎此时也对盛南平生出惧意了,盛南平在战场上有多么冷血无情,她比谁都清楚。

    他们两个在几下手下的掩护下,拔腿就往海边跑,费丽莎心中仓皇,只觉得这条路上充斥着绝望和死亡的味道。

    盛南平原本是想放过费丽莎的,但看着解斌把费丽莎救跑了,他被惹毛了。

    在调查的那些资料里面显示,解斌一直在帮助着费丽莎迫害周沫的,盛南平可以放过费丽莎,但绝对不会放过解斌的!

    小康看见李羿用火箭炮,一时技痒,把火箭炮抢过来,嗖嗖的他又发出了两炮,对面那些人被轰炸的七零八落了。

    “尼玛的, 竟然敢跟劳资嘚瑟,这回都特么滴老实了吧!”小康张狂大笑。

    盛南平没有小康的好心情,他不想让解斌跑了,炮弹炸开以后,他就迅速的冲进烟雾中,去追解斌和费丽莎。

    小康和李羿等人也不敢迟疑,追着盛南平的身影往前冲。

    解斌带来的那些手下和费丽莎的那伙亡命徒,此时都已经吓破胆子了,有些聪明的人,见解斌和费丽莎都跑了,也脚底抹油偷偷开溜了,剩下一下傻大胆还在坚守阵地。

    盛南平虽然久不参战,但一投入战场,浑身都散发出彪悍的战斗气息,如同一只投入争斗弑杀的猎豹。

    他身形迅捷,可以在奔跑中双枪齐发,枪发奇准无比的将半路上几个胆大不要命的家伙干掉,对那些斜刺冲出来拦截他的人,使出近身搏击的狠功夫,三两下就把人打晕或者打残废了。

    小康,李羿和那个影子保镖跟在盛南平的后面,看着这样骁勇善战的盛南平不由暗暗咋舌,他们老大也太有爆发力了,把他们几个保镖映衬的跟废物一样。

    盛南平快速冲出山谷,见解斌拉着费丽莎的手正准备登上大船,盛南平抬手对着解斌砰砰的打出几枪,但因为距离太远,并没有打中解斌。

    费丽莎和解斌听到近在身边的枪声,齐齐回过头,见盛南平已经带人追了上来,二人皆是一惊。

    “你快点上船!”解斌奋力一推费丽莎,“你走,我来掩护你!”

    解斌见盛南平来势如风,料定他们两个人一起是跑不掉的。

    费丽莎情知解斌留下必死无疑,她大喊,“不行,我们一起走!”

    “你留下也是死,快走!”解斌边吼边跑向岸边,找到一个掩体,摘下胸前的轻机枪,对着盛南平等人方向开始扫射。

    费丽莎知道解斌说的对,这个时候的犹豫迟疑就是自己找死,害得解斌白白牺牲。

    而她留下来也无济于事,盛南平在她心目中积威已久,她对盛南平的感情又十分复杂,她是不敢向盛南平开枪的。

    费丽莎跟随盛南平多年,狠绝无情的路数早跟盛南平学了十足,她脑中的想法瞬息万变,抛下解斌,干脆利落的跳上大船,毫不迟疑的吩咐船上的人起锚。

    海边开阔,盛南平这边再次失去掩体,在解斌机枪疯狂扫射下,盛南平几个人不得不停下脚步,再次升起一道防弹屏。

    轻机枪的子弹击打在防弹屏上,发出暴雨一样急促的响声,盛南平知道这个防弹屏坚持不了几秒钟,防弹屏一炸裂,他们都将有危险。

    盛南平对小康做了个手势,小康从防弹屏的左侧伸出枪头,对着解斌的方向猛烈射击,解斌的火力马上被小康吸引过去。

    盛南平抓住这千钧一发的机会,猛的起身,对着解斌的头部就是一枪。

    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了,轻机枪声消失了,眉心正中一弹的解斌大睁着眼睛,缓缓的摔倒在地上。

    李羿看着费丽莎乘坐的船,一把将火箭炮扛在肩膀上,询问盛南平,“老大,那船还在火箭炮的射程内!”言外之意,要不要开炮轰沉它!

    盛南平往前走了几步,与船头的费丽莎遥遥相望。

    海面上的冷风更大了,穿的不多的费丽莎身姿曼妙的立在那里,酒红色的波浪长发在风中飞扬,明明还是娇艳妩媚的模样,可她的身上好似笼罩着一种灰败颓废,仿佛一朵开到酴醾的花,而后在风中瑟瑟发抖,迅速凋零。

    “放她走吧!”盛南平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小康和李羿对视了一下,看了看海面上的费丽莎,跟在盛南平的身后大步离开。

    “盛——南——平——,南——平——”海面上传来费丽莎凄楚哀戚的叫声,好像撕心裂肺一般。

    盛南平脚步不停,费丽莎的声音终随着海风飘散远走,往事如湮灭!

    周沫这一天的情况基本稳定,侧身躺在床上看着两个孩子和盛东跃耍宝,偶尔会笑笑,雪儿钻进她怀里时,她会抬手摸摸孩子的头。

    专家说这都是好事,按照治疗步骤,心理医生该同周沫谈心了,主动跟她提起胡菱儿的事情,让周沫将压在心里的事情说出来,释放压力。

    但盛南平不在家,专家们也不敢贸然行事,万一搞出点意外,盛南平回来得活剐了他们。

    盛南平在处理了费丽莎的事情后,打电话回来,知道周沫情况稳定很开心,吩咐专家等他回来后再跟周沫谈话,他这边又发现些新的情况。

    他之后又给盛东跃打电话,盛东跃接到电话乐的嗷嗷叫,对大康炫耀着说:“看看吧,我哥还是跟我亲的,走一天就惦记我了,哈哈哈......”

    大康斜睨了盛东跃一眼,面无表情。

    盛东跃欢天喜地的接听电话,甜甜的叫着,“哥啊,我......”

    盛南平简单粗暴的打断了盛东跃的自恋症,“你把电话给周沫。”

    盛东跃:“......”

    好吧,装逼没成功!

    盛东跃嘟着嘴把电话给了周沫,“我哥的电话。”

    谁知他奉之如宝的电话,周沫却无动于衷,她没有抬手拿着电话,也没有想听盛南平说话的意思。

    盛南平在电话那边已经心急的在叫‘沫沫’了,好吧,盛东跃又认命的蹲在周沫身边,将电话举到周沫的耳朵旁边。

    “沫沫,你在听吗?沫沫,是不是你啊,说句话啊......”

    此时,盛南平身上的衣服还沾染着血迹和销烟,但对周沫说话的时候却一脸温柔,那些被他们抓获的解斌和费丽莎的下属,都用无比惊愕的目光看着盛南平。

    刚刚,他们都见识了盛南平的骁勇凶残,狠辣果决,都把盛南平当做地狱阎王一样看待了,此时听见盛南平如此温柔的说话,他们惊骇的都要怀疑人生了。

    周沫听见盛南平的声音,微微动了动头,依然沉默着没有开口。

    盛南平在电话那边听见周沫均匀细微的喘息,知道周沫在听着,他笑着继续说:“沫沫,你今天过的开心吗?两个孩子有没有惹你生气啊?我出来办了点事情,等下就会回家的,你想不想我啊......”

    问过最后这句话,盛南平自己都有些汗颜,他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肉麻的男人了。

    周沫听着电话,眨巴着眼睛,还是不说话。

    盛东跃在一旁都有些着急了,指着电话,示意周沫开口说点什么,大哥那么矜持高冷的人,能问出这样的话来,如果得不到回应......

    艾玛,他怕他哥发飙啊!

    但周沫非常有性格,就是跟他哥玩沉默是金,而他亲哥今天的脾气也炒鸡炒鸡的好,继续在电话那边温声细语的问周沫,今天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睡觉的......

    盛东跃在一旁这被虐的啊,差点虐聋了他钛合金的狗耳朵!

    周沫陪了孩子一天,到了晚上真的累了,她想睡觉,又有些害怕,因为她的意识有几分清醒了,又记起关于胡菱儿的那些可怕噩梦了。

    卧室里有特护在陪着周沫,可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是觉得不踏实,当她听见外面有汽车引擎声,听见有熟悉的脚步走进来,她莫名的高兴起来。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