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她是你的软肋
    盛南平的气场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真的很强大,他所到之处,方圆百米就都是他了。

    费丽莎定定的看着越走越近的盛南平,剪着光头的盛南平看着更加硬朗英气,醒目逼人的眉眼,像一道炫目的强光,晃的费丽莎的眼睛有些疼。

    这一生,她大概是最后一次这样近距离的同盛南平在一起了!

    费丽莎心神激荡,眼圈不由发红,紧紧的咬住嘴唇,才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

    盛南平闲庭信步般走来,黑风衣里面一如既往穿着一丝不苟的深色西装,如同刚从会议室里走出来,除却周身流转的戾气以及夹杂的血腥杀机。

    他站定在距离费丽莎三米远的地方,微微眯起眼睛,凝视着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女人,他盯着费丽莎看了半晌,才沉沉地开口问:“你为什么要屡次三番的加害她?”

    盛南平的语速很慢,但费丽莎听出来了,盛南平已经处在暴怒情绪的边缘,因为他的神情阴冷,声音也是又沉又冷。

    而盛南平此刻站在距离她三米远的地方,就像他问出的问题一样,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距离。

    他们都是行家,知道这个距离进可攻,退可守,尤其对于盛南平,这个距离便于他用枪,利于他发动擅长的飞镖。

    费丽莎唇角勾起抹凄楚自嘲的弧度,声音涩哑的开口,“你不知道为什么吗?你不知道我这么多年一直跟在你身边的,甘心情愿做的副手的,这是为什么吗?你那么聪明,这些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啊!”

    盛南平皱了皱眉头,“你也应该知道,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战友,当做手下,当做最得力的伙伴,甚至是妹妹的。”

    “战友?伙伴?妹妹?”费丽莎凄惶又痛楚的笑了一下,“我曾以为你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的,因为在我们那个世界的规矩里,爱是累赘,是一个人的软肋和弱点,是要被舍弃的东西。

    所以我情愿做的你战友,手下,可是你呢,你却爱上了那个女人,让她成了你的软肋,她令你再也不能无坚不摧,狠厉决绝了!

    她改变了你,伤害了你,可你却执迷不悟,被她迷晕了头脑,我做那些事情,都是为了拯救你,我是为了你才想除去她......”

    “你闭嘴!”

    费丽莎被盛南平冰冷刺骨的目光一扫,脸色变白,真的噤了声,咽回了后面的话。

    盛南平皱起了眉头,薄唇抿成一线冰冷的弧度,因为距离不远,费丽莎清楚地看见盛南平黑眸里涌动着懊恼怒意。

    “今天我才发现,你不但残忍自私,而且还巧舌如簧,你当年不顾我的命令,擅自对周沫的车子开枪,将她的车子逼落山坡,让我背上杀妻的罪名,让我一直活在自责和愧疚里,你这是为我好吗?

    周沫改头换面刚刚回国的时候,我做亲子鉴定,你偷偷改变了鉴定结果,让我的儿女没有办法跟他们的亲妈相认,你这是为我好吗?

    你指使解斌对周沫开枪,结果打中了我,差点要了我的命,你这是为我好吗?

    你杀死了胡菱儿,嫁祸给周沫,让她寝食难安,抑郁自杀,你这也是为我好吗?”

    盛南平的声音冷如寒冰,话语里透着咬牙切齿的憎恶之意:“费丽莎,你怎么敢这么欺辱我的智商,屡次三番的迫害我盛南平的妻子呢!”

    费丽莎没想到盛南平知道了这么多事情,将她这么多年做过的坏事都掌握在手中了。

    一瞬间,她心中侥幸的堡垒还有拼死狡辩的防线轰然坍塌了。

    费丽莎全身的血都凉了,胸口的位置好像破了个大洞,任由汹涌的寒风吹来灌去,令她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不需要盛南平再说什么了,她已经清楚地意识到,盛南平要杀了她了!

    费丽莎又是害怕又是难过,终于流下了眼泪,“南平,我知道我错了,看在我跟随你这么多年的份上,看在我为你受了那么多次伤的份上,你原谅我一次吧......”

    “现在你想跟我卖惨了?当你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迫害周沫时,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费丽莎咬着牙,直到此时此刻,她也不愿意听见盛南平对周沫的维护。

    但在盛南平酷冷的威严下,为了活命,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求着,“南平,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些年我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跟在费丽莎身后的那些亡命徒,都是贼精贼精的,他们侧耳倾听着费丽莎和盛南平的谈话,基本了解了他们二人的关系,他们不由在心里暗骂盛南平铁石心肠,瞎了狗眼啊!

    眼前这个女人多漂亮啊,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床上战场定然都是一样妩媚能干,艾玛,费丽莎已经满足了他们对女人所有的幻想了!

    而费丽莎还痴心暗恋那个男人多年,那个男人竟然对她嗤之以鼻,真是不知好歹,脑袋被毛驴子踢了吧!

    盛南平抬眼看着流着眼泪,苦苦哀求他的费丽莎,费丽莎脸上的妆容都被泪水冲花了,露出了眉眼间细细的皱纹,眼底的青影,看着憔悴又沧桑。

    其实费丽莎也才不过三十多岁,可她这么多年一直身处诡异高危的工作环境之中,不是需要斗智就是需要斗勇,都说女人如花,可再美再娇的花也经不起这样的风吹雨打。

    想着费丽莎这些年为了自己抛头颅洒热血的付出,想着费丽莎这些年生活的不容易,盛南平的心忽然就软了几分。

    或许费丽莎说的对,遇见周沫后,他再不似从前那般狠厉决绝了!

    就在盛南平想说放费丽莎一条生路,身后的影子保镖骤然大喊,“小心!”

    盛南平习惯性的迅捷一偏身体,一颗子弹携着凌厉的风声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紧接着就是一阵机关枪密集的扫射。

    幸亏盛南平作战经验丰富,躲过那颗子弹后,顺势就地往后面一滚,紧随在盛南平身边的影子保镖已经‘铮’的一声,在他们前面弹出一道临时防弹屏。

    盛南平几个人站着跟费丽莎交谈的地方,是片空场,开枪的那些人看准盛南平等人无处藏身,想要出其不意的放冷枪,趁机要了盛南平几个人的命。

    但盛南平只带三个人以身涉嫌,自然是有备而来的。

    盛南平是个极其自负的人,也是因为他自身能力卓绝,打起仗来,他还没有怕过谁呢。

    以往出去征战,盛南平是从来不穿防弹衣的,但这次他谨慎的穿上了防弹衣,因为家里有妻子和两个孩子在等着他,他不能托大,一定要活着回去的。

    他也带来了国际上最先进的装备,就像这个突然拔地升起的防弹屏,可以掩护他们脱离空旷没有掩体的危机。

    防弹屏的作用只是一时,坚持不到十秒钟就能被对方的强火力给击碎了,但这十秒钟的时间,就足够盛南平他们跃到一旁的山石中,找到掩体。

    在无数砰砰的爆破声音里,有人在高声大叫,“丽莎,过来,快点!”

    盛南平那是什么耳朵啊,一下就听出是解斌的声音!

    是解斌带人来救费丽莎了,盛南平冷冷的笑了一下。

    所有这一切,只是十多秒钟的事。

    费丽莎并没有要人开枪向盛南平射击,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看着盛南平躲避子弹迅速翻腾,她几乎都想扑过去,挡在盛南平的前面。

    这时,她听见了解斌的喊声,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解斌带人来救她了。

    费丽莎立即清醒过来,毫不迟疑的转身就往解斌的方向跑,并且命令手下那些亡命徒,“你们跟援兵一起,挡住这些人!”

    那些亡命徒现在都把费丽莎当做女神一样看了,身边有女神的命令,后面有强大的援兵,他们立即兴奋起来,举枪就往盛南平和小康等人藏身的地方射击。

    无数子弹从明处暗处的扫射过来,砰砰的地打击在山石上,发出连续不断的声响。

    被击中的山石瞬间爆裂,石块碎末四下乱窜,打在盛南平等人的身上,生生的疼。

    “妈蛋的,这些狗日的!”小康气的骂骂咧咧,找机会还击了几枪,但对方人多势众,火力又猛,他那几枪如同隔靴搔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盛南平真是生气了,对着身侧的李羿一挥手,李羿从背后的大背包里,扯出超小型的肩扛火箭炮。

    这可是目前国际上最精锐的装备,体积小,威力足,价格也是超级昂贵,而且是极其难购买,如果没有门路,就算抬着一箱黄金去,也未必买的到。

    李羿此时也被气其了,费丽莎这个女人忒不仗义了,演苦情戏迷惑盛南平,暗地里派人对盛南平开冷枪,哪里还有一点曾经战友的情分啊!

    在小康和盛南平三人的火力掩护下,李羿扛起火箭炮,对着那些亡命徒聚集的地方,还有解斌藏身的地方,刷刷发射出几枚炮弹......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