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监控调取不出来,苏苏等人也不知道周沫为什么做噩梦,而周沫又处于完全不配合的自闭状态,专家们只能为周沫催眠。

    最初的时候,专家们就提出为周沫催眠,用以获取周沫不肯说出的心事,只要把周沫的心结打开了,才能对症治疗。

    但盛南平不同意为周沫催眠,他担心催眠会对周沫身体有伤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对周沫实施催眠的。

    但现在情况容不得盛南平不同意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们现在必须知道周沫做了什么样的噩梦,周沫前段时间的心路历程,是不是这个噩梦导致自闭,乃至抑郁的。

    专家们在盛家布置出一间适合催眠的房间,房间里面淡雅柔和,里面只摆放了一张催眠专用的躺床,还有两把椅子。

    盛南平来到卧室里,想带周沫去做催眠,见周沫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像只一从水里捞起来的溺水动物,已经不知今夕是何夕。

    他心中酸涩,搂着周沫发了好一会儿愣,才把周沫抱到准备催眠的房间来。

    盛南平轻轻的把周沫放在催眠的躺床上,见周沫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任何抗拒的言行,他心里说不出是轻松,还是难过。

    他亲手为周沫盖上厚实的毯子,其实屋内温度适中,但盛南平还是怕周沫冻到。

    他无比珍视的看着周沫,宽大温热的手掌抚摸着周沫的眉眼、鼻梁、嘴唇,他柔声在周沫的耳边说:“宝贝啊,不要害怕啊,我就在外面等着你,你只是在这里睡一觉,醒来以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啊......”

    一旁的专家们看着刚刚还狠厉如魔的盛南平,一到周沫身边,立即就化成了温和的暖男了。

    尼玛的,真是同人不同命啊,这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这些专家中资质最高的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为周沫进行进行催眠,盛南平则站在房间隔壁,透过玻璃窗看着屋内的一切,由声音监控把屋内的对话传过来。

    盛南平做过多年的icpo,经手的案例数不胜数,其中就有过流氓催眠师,把患者催眠之后,大行苟且之事的。

    所以专家给周沫催眠的时候,他必须在旁边亲眼看着,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占周沫半点便宜。

    费丽莎知道专家为周沫进行催眠了,她的心七上八下,焦躁不安。

    盛南平已经发现监控事情了,如果周沫再说出听见胡菱儿鬼祟的声音,盛南平一定会追查下去,以盛南平的手段,想要追查到那些声音的来源,是易如反掌的!

    费丽莎越想越害怕,她趁着大家不注意,进到她自己车里面,给解斌发了条信息,“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解斌很快给费丽莎回了信息,“其他人都做掉了,只有一个人暂时还没有找到,我正在找。”

    费丽莎焦急的催促着解斌,“要尽快,周沫发病了,盛南平已经发现监控不对了。”

    “你如果感觉事情不对劲,要尽快脱身,如果让盛南平查到这事跟你有关,你再走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了,你手脚快点。”

    费丽莎同解斌发过信息,将电话卡扣出来,销毁掉。

    盛东跃等人都守在别墅的外面,为了保证催眠的环境足够安静,盛南平把别墅里面所有的人都撵了出来。

    小宝和雪儿都被佣人带到娱乐城堡那边去玩了。

    盛东跃一会儿趴在落地窗上往屋内眺望,一会儿烦躁的转着圈圈走来走去的。

    “二少啊,我求求你,别转圈了,我头晕啊!”小康皱着眉头,很痛苦的看着盛东跃。

    盛东跃团团转着圈,一听小康说话,一个急刹车冲到小康面前,摸着下颌疑惑的问:“你说,人被催眠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啊?我小嫂子会说些什么呢?我如果现在进去看看,我哥会不会揍我呢?”

    小康真是服了盛东跃的脑回路了,他干巴巴的笑了一声,“二少,要不,你进去试一试啊?”

    揍你,恐怕要揍残废你,你那亲哥今天都凶残成什么样了啊!

    盛东跃这个二货,受了小康的怂恿,真的往别墅门口走了两步,哆哆嗦嗦的伸手去推别墅的门。

    大康刚要开口制止盛东跃,见盛东跃‘嗖’的一下又把手缩了回来,“嗷,不行……我哥会揍我……我还是忍着好奇心,在外面煎熬的等待吧……”

    如果盛东跃此时进去,又悲又气的盛南平真的会狠揍盛东跃一顿的。

    周沫此时已经进入催眠状态,而且催眠进展的很顺利,催眠师从周沫嘴里问出了很多话来。

    “梦中追你的人是谁啊?”

    “是胡菱儿,她来向我索命的,她说是我害死了,我没有害她,是她先害我的.....”

    盛南平站在一窗之外,周沫的话他听的清清楚楚,不由一皱眉头。

    他知道胡菱儿的死对周沫有些影响,但没想到会影响这么深,会影响这么久。

    “你很害怕梦见胡菱儿,所以不敢睡觉,是吗?”

    “是,我好害怕啊,我不敢睡觉 ,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胡菱儿,我好希望能跟盛南平在一起,有他在我就不会害怕了,但盛南平不要我了......盛南平他是个混蛋,他负心无义,喜新弃旧......他有了别的女人,他同莫以珊好了,我这么害怕,难过,他也不管我......”

    周沫说到这里,心中气苦,眼圈一红,流下眼泪,呜呜的痛哭起来。

    屋内的专家和外面站着的几个专家,听周沫开始大骂盛南平,各个都很尴尬的。

    外面的几个专家们偷眼看向盛南平,见盛南平薄薄的嘴唇紧抿着,玉面生寒,专家们不由惶恐,真怕盛南平觉得难为情,一怒之下把他们都杀了灭口。

    盛南平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此时倒不觉得难为情,只是感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猝然被利器刺中,这种痛,侵渗在他的血脉中,要把他整颗心都生生疼得裂开一样。

    事情的真相原来是这样的!

    在周沫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怀疑周沫,亲手把周沫推开,疏远她,冷淡她,让她一个人在可怕的噩梦中恐惧挣扎。

    周沫到底得有多害怕,怕的晚上都不敢闭上眼睛睡觉,到底得经历多少煎熬,最终导致了失眠症,自闭症,像个没有生机的洋娃娃一样了......

    盛南平不由想起周沫神气活现的对他讲着她设计的游戏,想起周沫阳光下肆无忌惮的大笑,想起她偶尔跟他装疯卖傻,想着她在花园里奔跑,身姿矫健,生机勃勃......

    是他,是他让周沫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盛南平自责,懊悔,痛苦的想杀了自己。

    屋内的专家当然不敢让周沫一直这样大骂盛南平了,引导着周沫进入下一个话题。

    “你经常这样做噩梦,没想过用什么办法解决吗?”

    “想过的,我和苏苏去求过菩萨的,菩萨是想保护我的,但后来胡菱儿找上我了,我总是能听见她的声音在我身边,在叫我的名字,叫我偿命给她.....她好像就在我的周围,我还害怕啊.....”

    站在外面的盛南平不由凝神,猜想着是有人故意吓唬周沫,还是周沫自己产生了幻觉。

    “你都在什么地方听见过胡菱儿的声音啊?”专家轻声问着周沫。

    “在宣传现场时候的休息室里,在我住的酒店里。”

    “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吗?”

    “没有,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才能听见胡菱儿的声音.....苏苏担心我失眠,陪了我住几天,都没有胡菱儿的声音,当我自己住的时候,就听见了胡菱儿的声音......”

    周沫在述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满脸惊恐,身体都在微微发抖,那些可怕的过往此时悉数在她脑海中流转。

    盛南平看着周沫在恐惧痛苦中挣扎,不由拽紧了拳头,指甲一直深深地陷入掌心,恨不得马上冲进屋内,把周沫抱在怀里。

    “你最后听见胡菱儿的声音是什么时候?”专家一点点的诱导着周沫。

    “在离开x市的前一天晚上,我嫌苏苏闹人,就让苏苏回她房间睡了,结果胡菱儿又跑到我的房间来,不住的叫我的名字......我怕的要死,就给盛南平打电话,盛南平的电话是那个女人接的,我知道他们住在一起,我难受极了,不想活了......

    胡菱儿阴魂不散的缠着我,盛南平不要我了,所有人都欺负我,背叛我,我不想活了......我打开了窗户,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有人敲我的门......”

    盛南平听到周沫差点跳楼自杀,脑袋都在‘嗡嗡’作响,全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寒意。

    他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了,想起周沫给他打的那个电话,原来她当时是那么的恐惧无助,原来是她在向他求救......

    盛南平闭了闭眼睛,不让身边的几个专家看见他眼中有泪光在闪动。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