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就是想静一静
    解斌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的费丽莎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尤其是此时费丽莎只裹着一点薄被子,生扑过来。

    他一把将费丽莎抱进怀里,热情的亲了费丽莎两下,很的疼爱的说:“我不怪你的,我知道你的压力大,丽莎,我爱你,我只是担心你啊!

    你现在要钱有钱,有地位有地位,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过上人间天堂的生活,都可以做你自己世界里的女王,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里苦着自己,过着担惊受怕,又求之不得的日子呢?”

    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里呢?

    费丽莎靠在解斌的怀里,想起盛南平高冷威严的俊脸,想起盛南平壮硕矫健的身姿,想起盛南平果决睿智的言辞......

    关于盛南平所有的一切,对费丽莎来说都像致命的蛊惑,让她欲罢不能,如果离开了盛南平,她的人生还有什么快乐和意义!

    解斌看着费丽莎迷离而梦幻的眼神,心里泛酸,即使他跟费丽莎一起时,就知道费丽莎深爱盛南平。

    但现在费丽莎成了他的女人,费丽莎再这样痴迷盛南平,他就会有些吃醋了。

    他郁闷的放开了抱着费丽莎的手,好似疲惫了一般仰靠在床头上。

    费丽莎敏锐的察觉到解斌的变化,立即探身主动来亲吻解斌,一只手向下面游走。

    “亲爱的,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这次无论如何你要帮我度过这一关,你也说了, 盛南平狠辣无情,如果被他知道所有事情都是我做的,他一定会大开杀戒的,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他也不会放过我的......”

    解斌知道费丽莎只是在敷衍他,他无数次的劝费丽莎离开盛南平,但费丽莎就是不肯走,他清楚是为什么。

    费丽莎见解斌不说话,只能越发卖力一些,仰起头对解斌风情的笑着,声音如同要滴出蜜来,“亲爱的,老公啊.......”

    她轻易都不肯在解斌身上施展的绝技都用上了,直到手里握着的某物开始狼变了,解斌再次热情的向她扑过来......

    盛南平见周沫睡着了,轻轻的把周沫放到怀里,嘱咐特护照看着周沫,他去找专家问询周沫的情况。

    周沫离开盛南平的怀抱,一个人躺在床上睡的很不安稳,迷迷糊糊中,她又梦见了胡菱儿。

    胡菱儿面目狰狞的看着周沫,“周沫,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是你害死了我......周沫......”

    看着胡菱儿张牙舞爪的向自己扑来,“啊!”周沫惊叫一声从睡梦中醒来。

    “夫人,你怎么了?”特护连忙来到周沫的病床边。

    周沫急急的喘息着,面色惶然,看着眼前的特护,半晌缓不过神来。

    “夫人,你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了,只是一个梦而已,看看,我在你身边呢,还有盛先生, 你有那么厉害能干的老公,有什么好怕的啊,有他保护你,谁能伤害得了你啊......”

    特护一边劝慰着周沫,一边为周沫倒了杯水过来。

    周沫喝了水,人精神了些,好像从梦境中脱离出来,再听着特护的劝慰,她总算不那么害怕了,但心情却是极其低沉,抑郁的。

    盛南平从外面回来,见周沫躺在床上出神,他习惯性的伸手摸摸周沫的额头,很好,没有发烧。

    周沫手术过后,有过感染情况,发过几次高烧,每次都有些小凶险,盛南平被吓出毛病了,一看周沫打蔫就摸摸周沫的额头,怕她发烧。

    “沫沫,还觉得不舒服吗?”盛南平坐到周沫身边,把周沫抱进怀里。

    “没有。”周沫很乖巧的靠着盛南平,小脸在盛南平的胸前蹭着,像只可爱柔顺的小猫。

    盛南平心里刹那间暖得不可思议,越发耐心的哄着周沫,“是不是饿了?想吃什么?告诉我啊!”

    “不饿,什么都不想吃。”

    “那你想不想看会手机啊,娱乐新闻啊?”盛南平为了哄周沫高兴,把杀手锏都使出来了。

    周沫这次头部手术之后,不能太用脑,不能太伤神,盛南平一般都不许周沫看手机,看电脑的,如果周沫实在想了解什么事情,他就读给她听。

    “不看了,我就想静一静。”周沫兴致缺缺的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老婆大人都说想静一静了,盛南平自然不敢再乱说话了,他低头审视着周沫苍白的小脸,了无生趣的样子,想着这大概是周沫头疼发作的后遗症,周沫累了。

    盛南平琢磨着,周沫晚上好好睡上一觉,休息半天,吃些营养的东西,第二天又会精神起来。

    自从周沫回到这边医院后,每天晚上盛南平都同周沫睡在一张床上的,虽然干不了什么事情,但搂着周沫睡的感觉让盛南平觉得踏实。

    这个晚上,周沫一直在盛南平的怀里翻来覆去,睁着眼睛不睡觉。

    “宝贝啊,你怎么不睡啊?哪里不舒服吗?”盛南平奇怪的问周沫,这些天周沫的睡眠一直不错的啊。

    “我睡不着,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周沫烦躁的扯了扯被子。

    盛南平也觉得周沫可能是白天睡多了,为了哄周沫,将小宝和雪儿录的一些视频给周沫看。

    周沫回来后,盛南平提议要把小宝和雪儿带到医院陪伴周沫的,周沫没同意。

    她觉得两个孩子小,免疫力都低,医院的环境不适合他们,而她现在这副丑样子,也不想被两个孩子看见。

    盛南平就回家给两个孩子录了好多的视频,拿过来给周沫看,以解周沫的想念孩子之苦。

    周沫依偎在盛南平的怀里,看着两个心肝宝贝的视频,不自觉的笑着,心情好了很多,慢慢的总算睡着了。

    第二天,周沫的精神依然萎靡不振的,不爱说话,不太吃东西,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如果盛南平凑近她身边,她一定闭上眼睛,说她想静一静。

    盛南平以为周沫是前一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所以才是这种状态,但经过了两天,他发现周沫的情况明显不对劲了。

    晚上的时候,周沫很难入睡,都要他搂着周沫,给周沫看孩子们的视频,周沫才能入睡。

    白天的时候,周沫就是目光茫然的沉默着,前两天的时候,周沫还会跟盛南平说两句话,到了今天,周沫是一句话不说,无论盛南平跟她说什么,都没反应。

    盛南平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医生说周沫在昏厥之前,曾经严重失眠过,而且好像是连续失眠很长时间。

    这件事情他一直想问周沫,但屡次被岔过去了。

    “沫沫啊,你在生病之前曾经失眠过,你那时候因为什么失眠啊?”盛南平抱着周沫,柔声询问着。

    周沫就像没有听见盛南平的问话一样,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眉眼间带着一抹深浓的倦色,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沫沫,沫沫,我跟你说话呢?”盛南平轻轻捏了捏周沫的脸蛋,周沫还是不理睬他。

    这时,特护为周沫送口服药进来,看了周沫几眼,脸色变了变。

    因为盛南平宠妻入魔,凡事都要他亲自动手,而盛南平和周沫是夫妻,还有亲热的时候,特护一般都呆在套间的外面。

    周沫这边没有不好的反应,盛南平不叫人,特护是不进来的,所以特护对周沫这两天的异常反应不太清楚。

    特护对待患者的经验,比盛南平多得多,她看着周沫的样子,心中疑惑,忍不住轻声提醒盛南平,“盛总,我们请医生过来为夫人检查一下吧!”

    “找医生来检查?”盛南平皱了皱眉头,周沫只是不太爱说话,并没有其他异常情况,需要叫医生吗?

    “盛总,还是叫一下医生吧!”特护越看周沫的样子越不对劲。

    盛南平在特护的坚持里,敏锐的觉察到不好的气息,他把特护叫到病房外面,眼睛微眯,低声询问,“你觉得我夫人哪里不对劲吗?”

    特护咬了咬嘴唇,轻轻的说:“我觉得夫人好像是抑郁了。”

    “抑郁......你是说抑郁症?怎么可能呢?我夫人怎么可能得抑郁症呢?”盛南平剑眉一皱,不肯置信般重复着。

    盛南平是听过抑郁症这个词的,但活泼开朗的周沫怎么可能跟抑郁症扯上关系呢!

    特护本来就有些害怕盛南平,盛南平这样一冷声质问她,她更害怕了,磕磕巴巴的说:“盛总,我......我不是要咒夫人......我就是觉得夫人的状态不太对,我只是一个提议......”

    盛南平多精明啊,原本他对抑郁症不了解,没有把周沫和抑郁症联系到一起,经护士这么一提点,他马上意识到必须找医生给周沫做检查了。

    特护毕竟是从医的专业人事,她既然能提出这个建议,就证明周沫有这方面的倾向了。

    医院有关方面专家过来一检查,周沫确定是早期抑郁症。

    盛南平在医生为周沫做检查的时候,迅速上网查询了一下抑郁症到底是什么玩意......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