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吃起肉来无节制
    “沫沫!”盛南平听见周沫的叫声,俊眉一皱,立即紧张的奔了过来,他见周沫用手捂着头,小脸惨白,就知道周沫又犯了头疼病。

    “头又疼了吗,放松点,我给你按按啊!”盛南平已经熟练掌握缓解周沫头疼的方法了,避开周沫头上的刀口,为周沫按摩头部其他穴位。

    每次周沫头疼,只是先剧烈的疼一下,之后疼痛会慢慢减轻一些,变为阵痛,医生建议这种情况尽量不要吃止疼药,放松精神,按摩一下,头疼情况就会消失。

    盛南平为此,还特别向按摩师学了专业的按摩手法,每次周沫头疼发作,都是他为周沫来按摩,并且同周沫说话聊天,转移周沫的注意力,周沫的头慢慢就不疼了。

    但今天周沫的头疼病发作的很厉害,剧烈的疼痛让她额头冒了冷汗,就算盛南平给她不断的按摩,也不见缓解。

    “沫沫啊,你不要想着头疼的事情,你想想,过几天咱们就可以出院回家了,你要穿哪件衣服啊?我们带两个孩子去哪里玩好呢?”盛南平柔声同周沫说着话,试图分散周沫的注意力。

    周沫头疼的眉头紧皱,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呼吸急促,根本没有办法回答盛南平的问题。

    盛南平见这个话题不见效,挑周沫最感兴趣的事情来说:“《御剑》剧组那边已经确定了上映时间了,还按原计划元旦上映,到时候你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去参加首映礼的......”

    周沫听盛南平说到《御剑》剧组的事情,瞬间又想起了胡菱儿的死,还有那些可怕的噩梦......她的头愈发的疼,就像要裂开了一样,她死死的咬着嘴唇,娇嫩的嘴唇都被她咬出了血。

    她不是太孬的女孩子,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又多,如果头不是特别疼的时候,都不会大喊大叫,给别人带来心里压力的。

    凌海第一次看见周沫头疼发作,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他见周沫疼的脸色惨白,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把嘴唇都咬出了血,不安的对盛南平说:“南平啊,我看夫人的状况不太好,要不我们叫医生吧!”

    费丽莎也被周沫骤然发作的头疼吓坏了,她原本只想刺激周沫一下,增加周沫的心里压力,让周沫抑郁症发作,没想到周沫头疼起来,而且还惊动了盛南平。

    盛南平为了避开周沫头部的刀口创伤,按摩的时候非常小心,一直盯着周沫的头看,没有注意周沫的脸色。

    他听了凌海的话,低头一看周沫,见周沫疼的小脸都扭曲了,嘴唇上都是血迹,不由又是吃惊又是心疼,“沫沫,别咬嘴唇,沫沫,很疼吗?说话啊?”

    周沫再也忍受不住疼,痛苦的叫出声,“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沫沫,你忍忍,我这就叫医生!”盛南平连忙伸手按铃。

    “疼啊......”周沫惨叫一声,仰面晕倒在盛南平的怀里。

    “沫沫啊!”盛南平不由大惊失色。

    幸好,这时几个医生跑了进来,对周沫进行检查,急救。

    凌海和费丽莎站在客厅里等待,盛南平阴沉着脸从里面走出来。

    盛南平的目光看起来有点吓人,完全不是刚才温和还带着点笑的样子。

    费丽莎看着盛南平的样子,脑中警铃大作,神经都紧绷起来。

    盛南平直直的看着费丽莎,“你刚才跟她说什么了?”

    费丽莎吓得心惊胆寒,饶是她胆大泼辣,面对这样的盛南平时也会发抖,“我没有说什么,我就跟夫人说说她电影要上映的事情,她还挺高兴,没想到突然就头疼起来了......”

    盛南平紧抿唇角,不置可否,转身又走到里面去了。

    经过一番抢救,周沫总算是醒了过来,但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跟白纸一样,精神也很差,萎靡不振。

    “沫沫啊!”盛南平心疼的不行,把周沫揽进怀里,闻着她的发香,修长的指轻轻抚摸着周沫的脸颊,低声呢喃:“我的宝贝啊,你真是受苦了!”

    周沫头还是隐约有些疼,但更难受的地方是心,她有种窒息般的郁闷感,靠在盛南平温暖的怀里,心还是惶惶然的。

    她闭着眼,涩哑着声音对盛南平说:“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盛南平低头吻吻周沫的脸,又紧紧抱住周沫软软的身体。

    周沫这次头疼发作,消耗了她极大的体力,她虚弱疲惫,依偎在盛南平怀里睡着了。

    盛南平轻轻叹了口气,就这样抱着周沫,看着周沫睡觉。

    凌海和费丽莎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见盛南平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很自觉地走了。

    费丽莎和凌海一起走出医院,对凌海说:“凌总,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等下再回公司。”

    “好,你去忙吧!”凌海很好说话的对费丽莎挥挥手,同费丽莎分开了。

    费丽莎上了自己的车子,打电话给她原来的得力下属解斌,“我们老地方见。”

    “是。”解斌痛快的回答着。

    费丽莎开车来到她名下的一处公寓,由地下车库径直上楼,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门一关上,又高又壮的解斌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费丽莎,欢喜的叫着:“宝贝,想死我了!”

    炽热的男性气息充斥着费丽莎的感官,亲昵的言语昭告着解蔽的渴望和热情。

    费丽莎心里烦躁,真想把身上的解斌一把掀下去,但想着等下还要让解斌为她去铤而走险的卖命,她只能扭动着身体应承着解斌。

    解斌跟随费丽莎多年,深深迷恋费丽莎,而费丽莎利用解斌对她的感情,让解斌为她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包括三年前开车追赶周沫,向着周沫的车子开枪;还有那次盛南平去亚瑟那解救周沫时,也是解斌向周沫开的枪。

    那次盛南平舍身救了周沫,解斌开枪打中了盛南平,费丽莎惺惺作态的痛罚了解斌一顿,之后把解斌撵走了,实际上解斌一直住在这里,在帮她暗中做事情。

    解斌为费丽莎做事情,不图求财,只图这点事,他对费丽莎爱到痴迷,原本以为这辈子只能暗恋着他梦中的女神。

    但费丽莎屡次三番吩咐他做见不得光的事情,解斌就此提出要求,没想到还真睡到了梦中的女神。

    费丽莎是混血儿,开放热情,而解斌身强体壮,在这方面的能力也是非常强悍的,他们两个在一起也算是旗鼓相当。

    解斌既能帮费丽莎解决麻烦,又能为费丽莎解决生理需要,对费丽莎来讲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解斌重重的粗喘,大床吱吱呀呀的作响。

    往日,费丽莎很享受解斌带给她的欢愉激情,但今天她心烦意乱,只觉得解斌弄的时间太长了,没完没了一样的。

    ?解斌已经好多天没有碰过费丽莎了,一吃起肉来简直毫无节制,如猛虎下山般,愈战愈勇,狼吞虎咽的把费丽莎折腾的嗷嗷直叫。

    费丽莎渐渐被解斌带上了路,软在解斌身下,红着脸喘,激情中捶着解斌叫喊,在解斌的背上挠出一道道血痕。

    火辣辣的痛让解斌越发的兴奋,越发的激烈狂暴,随着他有力起伏的动作晃荡,白浪一片。

    两个人终于休战,费丽莎疲惫的靠在大床上,解斌依然趴在费丽莎的身上,意犹未尽般上下起手。

    费丽莎点燃了一直烟,深吸一口气,然后狠声吩咐,“你等下就去把之前帮咱们做事情的那几个人全部做掉,要死口,而且要你亲自动手去做。”

    “怎么了?他发觉了你吗?”解斌担心的抬头看着费丽莎。

    费丽莎有些焦躁不安的撩了撩长发,说:“他暂时没发觉,但估计事情要败露了,这些人必须你亲自去处理,别人我信不过的。”

    “丽莎,伴君如伴虎,盛南平有多心狠手辣你比谁都清楚,趁着他还没有发现,我们一起走吧!”解斌忧心忡忡的劝着费丽莎。

    “闭嘴!”费丽莎烦躁的低吼,一把将解斌从自己身上掀开,“你如果害怕他,现在就可以走,我是不会连累到你的......”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么多年来,你不明白我的心吗,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我愿意为你去死!”解斌闷闷的低吼着:“我是在担心你啊!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看不明白,他爱的只有那个女人,永远不会是你的......”

    “你特么的闭嘴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多舌的了?你特么的给我滚,滚!”费丽莎被人戳中心事,恼羞成怒,大声骂着解斌。

    解斌委屈又愤懑的盯着费丽莎,喘息着,听着费丽莎的咒骂,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费丽莎骂了会儿,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意识到自己这样对解斌不对,她扑进解斌的怀里,哽咽着说:“对不起啊,我的压力太大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