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恋脚的变态
    看着自己深爱而崇拜的男人给别的女人按摩脚丫子,这滋味可是非常不好受滴!

    莫以珊再也坐不住了,嘱咐周沫好好休息,就离开了周沫的病房。

    周沫对盛南平为她按摩这件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盛南平的手大,暖暖的,带着点薄薄的茧子,力道不轻不重的,由他按摩过的地方特别舒服。

    而盛南平还真的很喜欢给周沫按脚的,周沫人长的漂亮,小脚也长的好看,小脚雪白浑圆,如最细腻的象牙,五个脚趾都涂得红艳艳的,像五片花瓣。

    他每次给周沫按脚的时候,都忍不住的想亲亲,只是周沫会娇嗔的骂他变态。

    这边盛南平正给周沫按摩着,有人又进了病房,是凌海和费丽莎。

    费丽莎前几天出差了,今天刚回来,知道周沫回到本市医院了,就算她心里非常憎恶周沫,恨不得周沫去死,她也要过来看望周沫的,毕竟周沫是总裁夫人啊!

    “你们过来了!”盛南平只对进来的凌海和费丽莎点点头,并没有站起身,继续给周沫按着脚。

    费丽莎一见盛南平在给周沫按摩脚丫子,脸上有一闪即逝的震惊和失落。

    凌海倒是有些习惯盛南平对周沫没有底线的宠爱了,原来盛南平就宠着周沫,这次他们尽释前嫌,对于盛南平来讲犹如失而复得,他定然会更加珍视宝贝周沫了。

    “夫人,你今天觉得怎么样啊?好多了吧!”凌海笑着问候周沫。

    “恩。”周沫点点头,“谢谢凌总过来看我!”

    费丽莎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神态,将手里鲜花放到一旁,因为来看周沫的人多,这里的鲜花都已经摆放不下了。

    “夫人,我这几天出差了,今天才回来,没能够及时的来看望你,请见谅啊!”费丽莎非常客气对周沫说,有盛南平在一旁,费丽莎在周沫面前表现的非常谦恭低调。

    周沫知道费丽莎对盛南平有想法,她对费丽莎这个女人怎么都喜欢不起来,但她也不做傻瓜好多年了,知道怎么对付这种女人了。

    她很热情的对费丽莎笑着,“费小姐言重了,你是在为公司做事情,我还要替南平对你说声辛苦了呢,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

    费丽莎:“......”

    她心中的懊恼和挫败感如同山洪暴发。

    为公司做事情,周沫这是在提醒她,她是周沫家公司的员工,她只是给周沫和盛南平打工的人!周沫替南平谢谢她,周沫这是在向她炫耀盛夫人的身份呢!

    费丽莎心里恨得发狂,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如此嫉恨过一个人,恨不得把周沫撕碎了。

    周沫刺激过了费丽莎,晃晃她的小脚,娇嗔的对盛南平说:“你别一直给我按脚啊,我口渴了,想喝水!”

    “好。”盛南平很干脆的答应一声,站起身,去洗了手,回来给周沫倒水,而且只倒了一杯,并没有凌海和费丽莎的份。

    旁边的特护见凌海眼巴巴的看着盛南平手里的水杯,懂事的给凌海和费丽莎各自倒了杯水,“两位,请喝水!”

    特护在这间病房基本就是个摆设,所有关于周沫的事情盛南平都会亲力亲为,她想插手盛南平都不让的。

    周沫喝了口水,皱起秀气的眉头,“这水有些热啊!”

    “哦,我再给你到一杯!”盛南平好脾气的对周沫笑笑,又给周沫倒来一杯水。

    周沫小嘴一嘟,“我不想喝水了,我想喝果汁。”

    “好,我这就给你榨果汁。”盛南平丝毫没有脾气的把水杯放回去,开始给周沫榨果汁,他摆弄着各种水果问周沫,“沫沫,你想喝什么口味的果汁啊?桃汁还是梨汁?”

    “我要喝芒果汁。”

    “不要了吧,你今天已经喝过芒果汁了,喝杯梨汁吧,润肺的......”盛南平声音柔和的哄劝着周沫。

    “不要,我就要喝芒果汁。”周沫像小孩子一样固执,任性。

    “好, 好,我给你榨芒果汁。”盛南平乖乖的给周沫榨芒果汁。

    就算凌海和费丽莎知道盛南平宠爱周沫,此时都有些傻眼了,他们的盛老大,爆炭一样的脾气,怎么在周沫面前温顺的如同绵羊啊!

    盛南平那边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其实是他被周沫给磨练出来了。

    周沫手术之后,头会不定时的疼,每次一疼,盛南平就会哄着她,宠着她,而女人都是不经宠的,宠多会不懂事了。

    被宠出脾气的周沫,头疼就会折腾盛南平,一会要吃东西,一会要喝水,盛南平把水端来了,她不是说冷了就说热了的。

    五星酒店送来的饭菜周沫都不爱吃,时不时就要零食吃,还一定要吃这里没有的,想起什么要什么,要是盛南平不顺着她,她就头疼起来给盛南平看。

    盛南平开始时候多少有些不习惯,但被周沫折腾了几次,他也不觉得周沫这是在折腾他了。

    凌海看周沫这么使唤盛南平,他震惊了一下下,之后就是看热闹了,看着人人畏惧,高高在上的盛南平被周沫这么折腾,还真挺赏心悦目的。

    但这一幕看在费丽莎的眼里,真如同无数细细密密的针在扎她的心,又酸又疼的。

    盛南平,那是她的男神啊,可是现在却被周沫这么奴役,而且还心甘情愿的......

    费丽莎真想直接掐死床上的女人!

    周沫看着费丽莎眼中隐匿的火光,开心极了,今天她就是故意折腾盛南平给费丽莎看的。

    死女人,我要让你知道盛南平有多宠我,多爱我,你以后别打我老公的主意了!

    周沫对付盛南平很有办法的,使唤够了盛南平,会给盛南平吃颗甜枣的,她喝着盛南平榨的果汁,对盛南平甜甜一笑,“老公,你真好!”一只小手还暗暗捏了捏盛南平的大手。

    艾玛,就这一句话,盛南平就像喝了蜜水一样舒服,甜的都没边了。

    就这样会哄人的小妖精,就算把他使唤死,他也认了。

    凌海今天之所以陪着费丽莎来看望周沫,是因为有几件重要的公事要跟盛南平当面商议。

    他见盛南平把周沫伺候开心了,就叫盛南平到外面的客厅,两人低声商量事情去了。

    里面的病房里,只剩下了费丽莎和周沫。

    两个女人几乎同时褪下了脸上虚伪的笑容,淡淡的看着对方。

    费丽莎一挑眉,压低些声音对周沫说:“夫人这次生病,盛总受了不少累啊!”

    周沫嫣然一笑,“他是我老公,我生病了,他受累是应该的。”

    费丽莎心头郁闷,微微沉下了脸,“盛总前段时间生病住院的事情,夫人应该知道了吧!”

    “知道的,但南平说我是他的灵丹妙药,一看见我,什么病都没有了,你不知道呢,他现在,强壮的跟老虎一样......”周沫暧昧的一笑,让人对她的话产生无限遐想。

    费丽莎气的暗暗磨牙,这个死女人,真是命大,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跳楼自杀了!

    她心中妒火中烧,不顾一切的铤而走险!

    费丽莎缓和了神色,对周沫笑笑,“夫人前段时间宣传辛苦,《御剑九天》这部戏现在很火,上映后一定就能大卖的!”

    周沫听费丽莎说到《御剑九天》大热的话题,她终于露出些真心的笑容,“《御剑》现在就预售出一亿六千多万的票房了,上映后票房一定会更火爆的!”

    费丽莎面色一黯,叹了口气,“可怜了胡菱儿了,她作为这部戏的女主角,却看不到这部戏热映了!”

    周沫一听到胡菱儿的名字,脸色刷的变白了。

    自从周沫手术醒来以后,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胡菱儿,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可怕的噩梦,从来没有想过那亦真亦幻的鬼魅声音......

    或许是她潜意识的逃避,或许是有盛南平陪在她身边,让她觉得安全。

    此时听费丽莎提起胡菱儿的名字,那些不堪的记忆,愧疚,不安,恐惧,抑郁的情绪瞬间席卷了周沫。

    费丽莎一见周沫脸色变了,笃定自己这一击命中了周沫的要害,她侧头看了眼客厅方向,见盛南平和凌海正在低头商量着事情, 很是聚精会神。

    她心中暗暗高兴,压低声音,不紧不慢的对周沫说:“我经常做梦梦见胡菱儿,她每次哭喊着对我说,她死的惨啊,死的冤,她说她是被人逼死的,她说冤有头,债有主,她一定要找到那个害她的人,她要报仇的......”

    周沫听着费丽莎阴沉沉的声音,仿佛又回到那些可怕的噩梦中,仿佛又听见了胡菱儿一声声喊着她的名字......

    她惊骇的握着拳头,额头都冒出冷汗,如同看见了胡菱儿披头散发的出现在她面前!

    “胡菱儿的性格我最了解了,睚眦必报,她如果想要报仇,一定不会放过害她的人......”

    周沫瞪大眼睛看着费丽莎,正想要说点什么,只觉得一阵剧烈的头疼,忍不住叫出了声,“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