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为所欲为
    盛东跃这辈子最服气的就是他亲哥了,做事那叫一个果决利落。

    为了周沫,完全不顾他的总裁形象,不顾致远国际在大华夏的影响力,随随便便的就剃了光头。

    在盛东跃多年的意识中,盛南平是非常注重仪表的人,这次竟然不顾形象的剃了光头......他真心觉得盛南平娶了周沫以后,智商也跟着喂了狗啊。

    “哥啊,你这样不管不顾的剃了光头,你让致远国际的员工怎么想?你让你的广大股民怎么想?你让你的那些生意伙伴怎么想啊?”

    盛南平摸着光溜溜的脑袋,看都不看盛东跃一眼,“我愿意,谁敢有意见!”

    盛东跃:“......”

    唯我独尊的盛氏霸道!

    看着盛南平的光头,大康和小康几个人也不淡定了。

    总裁大人都剃了光头,他们谁还敢顶着郁郁葱葱的黑发在盛南平面前晃啊,那不是招骂呢吗!

    几个人一合计,干脆都剃光头吧,既能借着陪伴周沫的由头讨好老大,又避免挨骂。

    周沫看着众人都跟她一样了,顶着光头,心里舒服了很多,开心的夸奖盛东跃,“你剃了光头挺好看,终于有些男人的样子了!”

    盛东跃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嫂砸,你确定这是在夸我吗?”

    “确定,你以前弄的花了胡哨的,太娘娘腔了!”周沫打击起盛东跃来,也是不遗余力的。

    盛东跃心碎成了渣渣,泪奔着跑到他亲哥身边,“哥啊,小嫂砸欺负了,求安慰!”

    盛南平拍拍他的肩膀,鼓励着他,“以后你被欺负的日子还多着呢,慢慢习惯吧!”

    盛东跃心脏忍不住一阵抽痛,差点梗过去。

    大康几个人在旁边看着,见盛南平又化身宠妻狂魔了,都开始暗暗佩服周沫了。

    这小丫头太能耐了,每次她都能把盛南平闹腾的要疯魔了一般,转头又能让盛南平服服帖帖的为她效劳了。

    在周沫和盛南平的一次次较量中,一向心如钢铁的盛南平,就从来没有硬气到底的时候。

    周沫躺在私人飞机的卧室里睡觉,盛南平坐在旁边一边看文件,一边陪着她。

    盛南平见周沫动了动身体,知道她是醒了,柔声问:“沫沫,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周沫闭着眼睛不说话。

    “那你饿不饿,想吃点什么吗?”

    周沫依然沉默不语。

    这几天盛南平已经习惯这样无声抗拒他的周沫了,这孩子还在跟他怄气呢,不肯同他说话,不肯接受他一切的照顾和关怀。

    盛南平将手里的文件放下,伸手握住周沫的小手。

    他不敢再亲吻周沫了,那天他偷亲了周沫后,周沫真急了,不顾他的脸面,冷着脸将他从病房里撵出去,直到今天准备回家了,他才又靠近了周沫。

    “放开!”周沫倏的睁开眼睛,冷若冰霜的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是个极其骄傲的人,如果不是真心爱着周沫,不会这样如此没有尊严的,死皮赖脸的讨好周沫。

    他被周沫嫌弃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舒服了,皱了皱眉头,“周沫,你要讲点道理,之前是我不好,不该跟你发脾气,但你要想想,我因为什么跟你发脾气啊?

    还不是因为你偷偷黑了我的电脑,帮助乐云逸,你还跟段鸿飞走的那么近,你有事情宁可告诉段鸿飞,也不告诉我,还去见段鸿飞的姑姑,姑父!

    那天晚上回家,你亲口跟我说这些事情是你错了,但当时是我度量小,跟你发了脾气,这是我的错,我已经向你承认错误了,你不能得理不饶人啊!”

    周沫顿时气恼,大眼睛里闪着一片刀光剑影,“盛南平,我和段鸿飞什么事情都没有,反倒是你......你恶人先告状!”

    “我怎么就恶人先告状了?”盛南平不敢跟周沫吵,无奈的看着周沫。

    “你跟莫以珊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情急之下,周沫将积压在心里已久的怨怼吼了出来。

    “我跟莫以珊......”盛南平愣了一些,随后笑了,“小丫头,原来你是在吃醋呢!”

    周沫不由窘迫,不屑的轻哼一声,“谁喜欢吃你们的破醋,如果你不诬赖我和段鸿飞,我才懒得说你们的烂事呢!

    等我们病好了,我们就一拍两散,你是找莫以珊,还是刘以珊,都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的!”

    盛南平一听周沫说出‘一拍两散’,火气腾的冒上来了,他一把抓住周沫的手腕,,盯牢她,“周沫,你说话真是太不负责任了?你有什么凭据怀疑我和莫以珊啊?就因为你捕风捉影的猜测,就判我们婚姻死刑吗?”

    周沫的胳膊有些被盛南平抓疼了,但她心里更疼,她毫无畏惧的看着盛南平,黑眸晶亮,闪着怒火,“你这样无所不能的人,如果想欺瞒我,会让我抓到你们的证据吗?”

    “你......”盛南平被气得额头上青筋都在微微跳动,他深呼吸两下,强压下排山倒海的怒气,跟周沫解释,“我们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哪里有什么证据让你抓?”

    “我呸!”周沫轻蔑的啐了一声,“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盛南平俊面生寒,狠狠的扬起手,周沫脸色一变,吓得想要躲闪,无奈病后的身体挪动不了。

    幸好,盛南平的大手在半空中停了停,终究还是变成一个拳头,缓慢颓然的放了下来。

    周沫被盛南平这一举动吓坏了,大眼睛里都是惶恐,如果是她身强体壮的时候,一定抬腿撒丫子就跑了,但她此时不能挪动,只能紧张的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静默一会儿,收敛了脸上的冷冽骇人,转头歉意的对周沫说:“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没有控制好情绪,我以后再不会做伤害你的事了。”

    周沫憋憋嘴,不接受盛南平的道歉。

    盛南平叹了口气,“只要你不对我说离婚什么的,我是不会对你发脾气的。”

    周沫翻了翻眼睛,表示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盛南平没有办法,只能打开电脑,没过多久,调出前段时间自己生病住院的病历,还有几次住院的时间。

    他把笔记本拿到周沫面前,指给周沫看,“这些事情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但你这样误会我和莫以珊,我不能因为你的误解,毁了我们的家。”

    周沫眨巴着眼睛,看着笔记本,脸上的表情慢慢的严肃起来,随后皱起眉头,脸色仿佛都一点的变白了。

    她看完电脑上盛南平的那些病历和住院时间,眼眶不由发红,哽咽着声音怒声问盛南平,“你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我是怕你担心啊!”盛南平大手轻轻抚摸着周沫柔软的脸颊,“好了,都过去了,你身体不好,注意休息,不要想这些事情了。”

    周沫忍了又忍,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掉了下来,所有的掩饰,所有的嫉恨都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原来在她跟盛南平冷战,怄气的时候,盛南平正一个人跟病魔做着斗争,她这个当妻子没有到医院看望过他一次,没有帮他分担一点病痛。

    “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可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呢......”周沫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得。

    “恩,是我错了,圣经里都说了,要给犯错的人七七四十九次机会,因为那是爱。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你要给我机会啊,下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告诉你的。”盛南平侧躺在周沫身边,伸手把周沫抱进怀里。

    这次周沫没有拒绝,没有挣扎,盛南平心里一松,紧紧拥住他朝思暮想的小人。

    壁灯浅浅的光晕落在周沫白皙的小脸上,熟悉的气息盈满鼻端,盛南平有一刻的恍然,仿佛在梦中一般。

    他们有多久没这样躺在一起,多久没这样敞开心扉的说说心里话,多久没这样亲密无间,情意流转......

    “好了,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啊......你的病还没好,不能这样哭的......”盛南平不住的柔声哄着周沫。

    周沫猛然想到一件事情,仰着脸质问盛南平,“你和莫以珊真的没什么吗?你和莫以珊偷偷出去吃过饭?我问你在哪里,你跟我说谎,说你还在外地呢!”

    尼玛的,多玄没被盛南平这个老狐狸的悲情戏迷惑住,差点被他蒙骗过关,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盛南平稍稍一回忆,就想起了他唯一一次请莫以珊吃饭的情形,嘴角弯了弯,“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啊?”

    “恩,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周沫傲娇的轻哼一声,“别以为这天下你是老大,你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我连知情权都没有!”

    “胡说,我什么时候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盛南平被气笑了,疼爱的伸手摸摸周沫的光头,“那次是我请莫以珊吃饭,为了感谢她在医院对我的照顾,我没有跟你说实话,是还在跟你怄气呢,跟莫以珊没有关系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