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猪八戒他二姨
    周沫用力的睁开了眼睛,突然入眼的光亮有点灼人,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再慢慢的把眼睛睁开了。

    “沫沫,你醒了,你醒了啊!”

    “沫宝,你醒了,太好了!”

    两道熟悉的声音同时传入耳朵里,与此同时,周沫还看见了两张世上少有的英俊耀眼容颜,只是此时这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有着货真价实的红血丝,眼睛下面都带着憔悴的青影。

    盛南平大手抚摸上周沫温热的脸颊,停在上面,激动的问着:“沫沫,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啊?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啊!”

    “沫宝,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祸害活千年吗!”段鸿飞在旁边放肆的笑着。

    周沫真是口渴了,嘴里干的厉害,她屈从自己的生理需求,对着盛南平微微点头。

    盛南平拿过桌上的一瓶水就要给周沫喝,这时特护小姐走过来,很有经验用软细管喂不能动的周沫喝水。

    他有些汗颜的看看自己手里的水瓶子,又放到桌上。

    喝了些水,周沫觉得舒服了很多,微微凝着眉头,迅速脑补着自己昏倒之前的事情......她在宣传现场,正唱歌呢,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现在是在医院里了,但是,盛南平怎么来了?还这又惊又喜的表情看着自己!

    他不是不要她了吗?他不是跟莫以珊在一起了吗?

    周沫微微转动脑袋,果然,在病房内赶来探望的人群中发现了莫以珊。

    这是什么情况啊?

    “啊!”周沫的头一阵剧痛,她忍不住低叫出声。

    “沫沫,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盛南平顿时眉头紧蹙。

    “医生,她是不是需要做一下全面的检查啊!”段鸿飞也有些慌了。

    脑科专家点点头,“周女士虽然醒了,还是要去做一下脑部检查的。”

    立即,一群白大褂围在了病床前,周沫看着这些医生护士有些头皮发麻。

    盛南平立即感受到周沫的情绪,握握周沫的手,声音柔得发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周沫眨巴着眼睛看看盛南平,这个男人是变色龙吗?怎么突然对他这么好?那莫以珊怎么办?他想一只脚踩两只船?

    她一动脑想这些事情,头有开始发疼,秀气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医生,快点带她去检查!”盛南平神色严肃的吩咐。

    医生为周沫做了一番极其详细的检查。

    “她的情况怎么样啊?”盛南平薄唇紧抿,一旁的段鸿飞也是一脸的紧张,两个人都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脑科专家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周女士现在已经没有大碍,只是血压血糖有些偏低,脑部因为有受损细胞,又刚刚做过手术,用脑的时候会有疼痛感,这些都需要后期治疗修养。”

    听了专家的话,众人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盛南平心中紧绷的一根弦总算是放松下来了。

    周沫一被人送回病房,她就嘶哑着嗓子要镜子,大家一见周沫要照镜子,都有些傻眼了。

    刚刚醒过来的周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头部做了手术,后来在医生的检查中,还有众人的谈话中知道自己头部做了手术,也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对劲了。

    周沫有些吃力的想要抬手摸摸头,但是被盛南平手疾眼快的给按住了。

    “你好好养病吧,别臭美了,照什么镜子啊!”段鸿飞大大咧咧的说。

    周沫用眼角斜睨了段鸿飞一眼,“镜子?滚?”

    段鸿飞:“......”

    他明白周沫的意思,要么给她镜子,要么让他滚蛋!

    这个小死崽子,醒了就开始欺负他,她怎么不叫盛南平滚啊!

    段鸿飞没有办法,只能把旁边的镜子拿过来,对着周沫照。

    周沫抬眼,看着镜子中的人,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镜子中的她脸色蜡黄,眼圈发黑,唇无血色,还翘起了许多干皮,最最可怕的是,头上裹着一圈纱布,而在纱布下面,光溜溜的没有一根头发。

    周沫盯着镜子看了半分钟,嘴巴一撇,眼圈泛红。

    “怎么了啊?”盛南平料到周沫会有这样的反应,笑着摸摸周沫的头,“其实这样也很好看的,还环保......”

    “麻烦你出去吧!”周沫烦躁又懊恼地说。

    盛南平的笑容冻结在唇边,他知道周沫是彻底清醒过来了,她还记得他之前对她恶劣的态度,开始跟他怄气了。

    “沫沫啊,我知道你......”

    周沫闭上了眼睛,声音不耐烦的嚷嚷,“麻烦你们都出去,我需要休息啊!”她是真不想让盛南平看到自己的鬼样子。

    她觉得老天真是残忍,就算让她和盛南平分开,也要让她留给盛南平冷艳高贵,漂亮优雅的一面啊,让盛南平回忆起她时候会带着惆怅和落寞!

    艾玛,现在她变得像猪八戒他二姨似得,盛南平以后一旦回忆起她,都会庆幸他英明神武的离开了她这个丑八怪!

    女人心,海底针!

    盛南平纵然机敏过敏,也猜不透周沫这点小女人的心思,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吃瘪,脸色非常难看了。

    盛东跃机灵,立即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大康,小康等人都悄悄退出了房间。

    病房内,只剩下盛南平,段鸿飞和特护了。

    段鸿飞见周沫撵盛南平出去,心里乐开了花,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一个傻逼的形象屹立在盛南平面前了,这回轮到盛南平傻一回了!

    他得意洋洋的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潋滟凤眼里都是戏谑的笑,“盛总,沫宝要休息了,劳烦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盛南平看看床上面色憔悴的周沫,又看看笑得如同偷腥地猫一般的段鸿飞,眯了眯眼睛,转身走出病房了。

    他没有跟段鸿飞较劲,不是怕了段鸿飞,而是不想忤逆周沫的意思,再者,段鸿飞同他一样,也是视周沫如生命的人,他不在病房了,有段鸿飞陪着周沫会安全些。

    段鸿飞一见盛南平走了,立即拍了拍周沫的手,欢畅的说:“沫宝,睁开眼睛,那个腹黑男走了!”

    周沫把眼睛睁开,转头看看房间,见盛南平和他的人都出去了,她抬眼看着段鸿飞,嘴巴一瘪,“哇”的一声哭上了。

    “艾玛,我的小姑奶奶啊,你这病还得养呢,你哭什么啊?别哭了,别哭了......”

    周沫抽抽嗒嗒的说:“我现在都没有头发了……丑死了……让我怎么见人啊......”

    “哎呀,头发是个可再生的东西,很快就会长出来的,你忘记前些前我一直剃着光头了......”

    “我们能比吗?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我还要脸的,你都不要脸的......”

    段鸿飞:“......”

    如果不是看在周沫大病初愈的份上,段鸿飞真想狠揍周沫一顿。

    “好,好,我不要脸,我家沫宝必须时刻保持光鲜的一面,我叫人去给你买假发,这世上最好的假发,长的,短的,红的,绿的,保证你一天一个新造型,天天都有新气象......如果你不喜欢假发,我就把我的头发剃下来,粘到你头上,我做光头,这总行了吧!”

    周沫听段鸿飞说到假发,哭声变小了,听说段鸿飞要把头发给她,终于破涕为笑了,“谁稀罕要你的头发,脏死了,你现在就叫人去给我买假发,我要最贵的,特别仿真的那种!”

    “好,好,我头发脏,我现在就叫他们去买!”段鸿飞对此时的周沫是百依百顺,恨不得把周沫宠上天,他立即掏出手机,给外面的手下打电话,吩咐他们去买假发。

    周沫刚刚醒过来,身体还很匮乏疲惫,这样哭闹了一会儿,就累了,闭着眼睛听段鸿飞吩咐人买假发,嘴角露着微微的笑意,睡着了。

    盛南平不舍得离开周沫,在病房门口站了站,侧耳听着周沫和段鸿飞交谈。

    病房内周沫的哭声让他难受,他心里忽然有了个决定,虽然对于他来说很荒唐,但他要为周沫荒唐一把。

    段鸿飞果然是哄女孩子的高手,没几句话,就将周沫逗笑了。

    盛南平听着他们两个熟稔和亲密的交谈,心中又酸又涩。

    从前他笃定周沫就是他的,周沫是翻不出他的五指山,可短短几天时间,世界仿佛已是不同了。

    段鸿飞放下电话,一低头,见周沫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小丫头,你倒是省事啊,不用拍就睡了!”

    段鸿飞很开心的坐在病床旁,看着睡梦中的周沫。

    长长的睫毛静静的垂着,在光滑的皮肤上投下一小片华丽的阴影,小鼻子又挺又翘,嘴角带着些笑意,脸颊上梨涡轻浅。

    这个爱闹人的小丫头,明明有着世上最漂亮的一张脸,竟然还嚷嚷着自己变丑了,没头发怎么了,没头发的周沫在段鸿飞眼里也是西施!

    段鸿飞好久没有机会这样静静的守着睡着的周沫了,睡着的周沫可真乖啊,再不会张牙舞爪的骂他滚,再不会皱眉跺脚的嫌他烦!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