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战斗力爆表
    段鸿飞心头一哽,差点背过气去,盛家这是全家总动员,合着心欺负他一个人啊!

    狂傲不羁的段鸿飞,顾忌着里面昏迷的周沫,强行压下怒气,没有同大康等人动手,气结的跑到一旁坐着休息去了。

    重症监护室里面。

    盛南平看着静静躺在床上,身上连着各种监控仪器,插着各种管子的周沫,鼻子不由发酸。

    开颅手术剃光了周沫的头发,衬的周沫一张小脸越发的消瘦,长长的睫毛静静垂着,如果不是胸口处微微的起伏,盛南平都怀疑周沫是不是还活着。

    盛南平带着无菌手套,小心翼翼的握住周沫冰冷的小手,慢慢的放到了自己心窝的地方,喃喃的说:“周沫啊,你不能这样吓我啊,我知道我错了,我曾经答应你的事情,都没有做到,但你不能这样惩罚我啊......”

    盛南平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

    在此之前,他竟然还在跟周沫冷战,吵架,他们甚至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说过话,都没有联系过。

    盛南平最后一次见到周沫,还是在家里,那天晚上周沫穿着性感漂亮的睡衣,主动跑到书房找他,局促不安的站在他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很认真的向他认错......

    他真是被嫉妒冲昏了头,失去了理智和判断,忽略了内心最重要的东西,竟然没有看出周沫那么明显的和解求好之意!

    而他又对周沫说了什么,他骂她阴暗恶毒,巧舌如簧,颠倒黑白,他大发雷霆,还向周沫摔了东西,吓得周沫仓皇逃跑了!

    想着那天晚上的事情,盛南平的心象被谁揪成一团,疼的气都接不上来。

    终其一生,盛南平也不会忘记,周沫转头看向他时,难过又惊恐的目光。

    他都没有来得及告诉周沫,他是因为太爱她,所以介意她和段鸿飞在一起,他是因为太爱她,才会对她发脾气!

    盛南平垂下头,极其珍视的在周沫的手上吻了一下,祈求着说:“周沫啊,你醒过来吧,我保证再不惹你生气,再不会对你发脾气,你喜欢黑我电脑就黑,你喜欢跟段鸿飞在一起......就跟他在一起,我只求你醒过来......”

    因为周沫在宣传现场的意外事故,《御剑九天》的这部戏的影响力越发的大了,引起了全华国人民的关注了。

    自从《御剑九天》开拍到现场,一直话题不断,真假苏菲菲之迷,周沫在剧组受伤,胡菱儿自杀身亡,而今宣传终于取得巨大成功,周沫又意外受伤了......

    徐浩东都有些懵了,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了!

    原来他们想趁热打铁,《御剑》赶在元旦档期上映,但现在周沫这个样子,他们也不敢随便安排上映时间了。

    万一周沫真不行了,一部电影死了两个女主演,丧的也是没谁了!

    《来日可期》剧组方面,一直关注着《御剑》的宣传呢,看着周沫的超高人气,将《御剑》带火了一路,黄启明等人都暗暗高兴啊,有这样自带热搜的女主演,何愁他们的《来日可期》不大卖啊!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突然出了这么档子事,黄启明带着两个助理赶过来探望周沫,因为盛南平寸步不离的守着周沫,不适宜让黄启明等人见到,盛东跃出面接待了黄启明等人,并且把他们劝退回去了。

    x市的冬天也是带着细微寒意的,晨曦中更透着清冷。

    周沫被转到vip病房,但依然没有醒过来,专家说家属要多陪周沫聊天,刺激周沫大脑神经,这样有利于周沫快点醒过来。

    盛南平等人都是一夜未睡,期盼着周沫可以快点醒过来。

    周沫回到vip病房后,众人都进来看了看周沫,为了不影响周沫休息,大家看过周沫之后,都自动自觉的出去了,段鸿飞执意留在病房里。

    盛南平自然是要留在病房陪着周沫的,他见段鸿飞不肯出去,也没有坚持撵段鸿飞走,毕竟段鸿飞和周沫在一起生活多年,两人感情笃定,周沫大概会想听见段鸿飞的声音。

    他们两个一个坐在周沫病床的左边,一个坐在周沫病床是右边,两个人很默契的,轮流跟周沫说着话。

    段鸿飞花花肠子多,心思恶毒,同周沫聊天的时候,专门挑他和周沫的一些甜蜜过往聊,“沫宝啊,你知不知道你原来的样子像什么,像一棵小松树,孤零零的,全身都长满了针,骄傲厉害的要命。

    我们每次吵架都得是我让着你,我想办法哄着,送你喜欢的东西,但你人小脾气大,很少有东西能入你的眼。

    你最喜欢的礼物是十六生日时,我送你的北海道旅游豪华套餐了,你一直生活在南方,没有看见过雪,去北海道是你第一次看见雪。

    那里的雪真的好大啊,积雪在太阳下银晃晃的反光,刺的人眼睛痛,我让你进屋来,你不肯听,一直在外面玩,结果不小心掉进一个雪窟窿里。

    那次真把我吓坏了,我和保镖费了好大劲才把你从雪窟窿里捞出来,你刘海上的雪花都融了,结了成了冰,雪粉呛到你鼻子里,你这通哭啊......”

    盛南平听段鸿飞说着他和周沫的快乐往事,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懊恼。

    他知道段鸿飞的心思恶毒,段鸿飞是故意在他面前放毒,故意在气他呢!

    盛南平没有段鸿飞的脸皮厚,没办法将他和周沫甜蜜的事情拿出来当着段鸿飞的面说,但他也不是任由人欺负的主,他见有段鸿飞和特护陪着周沫,起身离开了病房。

    段鸿飞见盛南平走了,以为盛南平受不了自己的刺激,这个美啊!

    “沫宝,你那腹黑老公被我气跑了,哈哈,我今天的战斗力爆表了吧,你不是不醒吗,那你就躺在这里等着看热闹吧,看我怎么把你的腹黑老公气到发疯,哈哈......”

    周沫躺在床上,脑袋迷迷糊糊的,眼睛也睁不开,耳朵里听着段鸿飞的碎碎念,还有猖狂的笑声,她很想睁开眼睛,撵走段鸿飞这个自大狂,叨咕的她好心烦啊!

    盛南平出去了一会儿,手里握着电话回到病房,坐到周沫的床边。

    段鸿飞叨咕的有些口渴了,拿起水杯喝水,斜睨着盛南平,看盛南平能对周沫说点什么。

    盛南平将电话放到周沫的耳边,大手握住周沫的手,低头很温柔的说:“沫沫啊,你躺在这里不能动,一定想家里的两个孩子了吧,孩子们也想妈妈了,让他们跟你说说话吧!”

    他在手机上按了一下,手机里立即传来小宝清脆的声音,“妈妈,今天幼儿园开运动会了,我参加了三个项目,接力,拔河,还有同舟共济,每个项目我们小组都取得第一名,妈妈,我是不是很棒啊......”

    正在喝水的段鸿飞,听见小宝的声音,一口水差点呛了出来。

    你妹啊,盛南平,好资深的腹黑男啊!

    你自己不说话,整孩子出来炫耀,我就是叨咕一千句,也比不上孩子说一句,这孩子可是周沫亲生的啊,这孩子是你和周沫亲密无间活生生的证据啊!

    我特么的就是说一百件和周沫的甜蜜往事,也没有你们一个孩子的存在厉害啊,你这是在故意恶心我呢!

    小宝的话音刚落,雪儿在旁边又抢着说:“妈妈,我今天在幼稚园也被老师夸奖了,我自己会穿衣服,午睡起床就是我自己穿衣服的呢,左胖胖到现在还不会穿衣服,把衣服当裤子穿,哈哈......”

    昏睡中的周沫听见两个孩子的声音,又激动又欢喜,她努力想睁开眼睛,但眼皮沉甸甸的,怎么都睁不开,她想开口说话,声音只在嗓子处转悠,怎么都发不出去声音。

    小宝和雪儿轮番叽叽喳喳的说着,这时,有人往盛南平的手机里打了个电话,两个孩子说话声音停止了。

    周沫听见两个孩子的声音消失了,万分焦急,手上不觉用力......

    盛南平拿过手机,刚要接听,突然感到他握着的小手似乎动了动,他诧异的低头去看,真的看见周沫的手指在他的掌心里动了动。

    “沫沫,你醒了......”盛南平激动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段鸿飞听见盛南平的声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看了看周沫的手指,真的微微在动,他转头去看周沫的脸,见周沫依然闭着眼睛,但眉头轻轻在动。

    “周沫醒了!她的眉头在动呢!”段鸿飞欢喜的大叫,抬手按铃叫医生。

    “沫沫,沫沫,你能听见我在说话吗?”盛南平高兴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周沫的手又动了动,好像在回应盛南平的话。

    盛南平和段鸿飞瞪眼看着周沫纤细的手指,两个跺跺脚可以让整个华国都能震三震的大男人,都因为周沫一个轻微动作而欣喜若狂!

    脑科专家们很快赶了过去,为周沫做检查,盛南平站在病床旁边,一直握着周沫刚刚会动的手,这是周沫醒过来的证据,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手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