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群高大威猛的黑衣人,簇拥着一个身姿挺拔,银发发扬的年轻男人急行而来,如果忽略这个男人脸上桀骜的戾气,此男人绝对是翩翩佳公子,绝世少年郎。

    只是他一身酷寒戾气,配上嚣张的银发,让胆小的人都不敢看他第二眼。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盛南平一见段鸿飞急匆匆奔走过来,锐利的眼睛眯了眯,放在膝盖上的大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幸好盛南平定力强,没有失态的站起来冲向段鸿飞。

    段鸿飞此时心急如焚,自然也不会去找盛南平的麻烦,他走到手术室门口,看着上面耀眼的红字‘手术中’,脚步一滞。

    我的沫沫宝贝啊,你真是太不让我省心了!

    我们就分开这么几天,你就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呢!

    段鸿飞心里后悔的要死,当初真不该听了周沫的劝告,回家去承担什么狗屁责任,如果他一直跟在周沫身边,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了!

    段鸿飞盯着手术室的门看了半晌,转头看向了盛南平,见盛南平沉着一张冰块似得脸,他挑衅似得冷哼一声。

    盛南平恨不得一把掐死段鸿飞,但想着还在手术中的周沫,他不住的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不能跟妖孽一般见识......

    段鸿飞又四处看看,见这里坐着的都是盛南平的人,并没有看见《御剑九天》剧组的人,悻悻然的咬咬牙。

    徐浩东等人多亏被盛东跃打发走了,不然,喜欢迁怒于人的段鸿飞一定得拆了他们的骨头来泄愤。

    盛东跃怕人多嘴杂,把盛南平和周沫的关系说出去,他们到了这里以后,就让徐浩东等人带着苏苏回去,并且很严肃的命令他们,今天医院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

    徐浩东几个人都要被威严高冷的盛南平吓尿了,连连点头保证,绝对会对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的。

    有人给段鸿飞搬来了椅子,段鸿飞不忘记骚包的整理一下衣服,然后施施然的坐在手术室的门口,离周沫最近的地方。

    尼玛的,这个家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当他们是死的啊!

    小康是个*桶,先沉不住气了,看了大康一眼,意思是,干他啊!

    大康当然也看不惯段鸿飞这个狂劲,但他一向按照盛南平的意思行事的,大康转头看向盛南平,见盛南平仰头靠在墙上,微微闭着眼睛,好像压根没有看见段鸿飞似得。

    厉害了我的老大!无论段鸿飞怎么闹腾,老大都视他为空气,四两拨千斤,气死段鸿飞啊!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对于外面等待的这些人来讲,分秒都是煎熬。

    盛东跃心疼的看看自家亲哥,他哥也是病人呢!

    他小声的问身边的莫以珊,“我哥这样熬着,他的心脏没事吧?”

    莫以珊盯着盛南平雕像一般英俊的侧颜,沉默了一下,轻声说:“有我在这里,他一定没事的。”

    盛东跃感动的都要哭了,莫以珊真是这世上最善良,最懂事的姑娘,可是偏偏他哥不喜欢。

    他之前撺掇着想让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经过了今天的事情,盛东跃再不敢乱点鸳鸯谱了。

    盛南平在椅子上又静坐了一会儿,起身走到没人的地方,叫人调出了周沫在演出现场的视频。

    画面中,周沫穿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裙,飘飘如仙的站在台上,虽然她极力笑着,但依然能看出她璀璨笑容后面的憔悴疲惫。

    周沫应粉丝的要求,开始唱歌。

    love you and love me?

    从不曾忘记?

    和你 在一起的甜蜜?

    ......

    可是忽然仿佛回 不去?

    像是只迷途在北极的鱼?

    想念曾经最温暖的海底?

    想让赤道温暖?

    最寒冷的北极?

    ......

    摄像机拍了周沫的脸部特写,盛南平清清楚楚的看到周沫眼中闪动的泪光,耳边是如泣如诉的歌声,“.....?但大海无边无际,我还能不能,重回到你的怀里......”

    心性冷硬的盛南平忽然泪盈于睫,心碎如狂。

    盛东跃和大康不放心盛南平,走过来看看盛南平。

    他们看到盛南平站在窗边,微微低着头,双肩在微微的颤动。

    两个人不由同时愕然地屏住呼吸。

    盛南平是在哭吗?

    他们都是跟随在盛南平身边多年的人,知道盛南平一直都是冷得近似岩石般刚硬的人,就算是遇到天大困难都面不改色,而此时,竟然怆然泪下了。

    盛东跃和大康心里不由一阵凄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周沫万一有个好歹,盛南平会......他们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这场手术一直持续了六个多小时才结束。

    “咚”的一声,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灭了,盛南平和段鸿飞不约而同的站起身,紧张的走到手术室的门前。

    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两面专家极的人物作为手术助手先走了出来,随后走出来的是国际最权威的脑科专家,本次手术的主刀医生。

    “医生,手术情况怎么样?”站在离门口最近地方的段鸿飞心急的先发问。

    脑科专家摘下了脸上的口罩,看来眼段鸿飞,却将目光转向另一侧的盛南平,并且往盛南平身边凑了凑。

    我靠,狗眼看人低啊!

    如果不是看在你为我家沫宝做手术的份上,我把你眼睛抠出来当泡踩着玩!

    段鸿飞在心里恶毒的暗骂着。

    “患者情况怎么样?”盛南平神色凝重的问主刀专家。

    专家斟酌了一下措辞才开口,“盛先生,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手术很成功,将患者脑部所有淤血都清除干净了,但是患者曾经连续失眠过数日,脑细胞受损严重,这对患者后期的恢复是有影响的,所以患者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不太好说……”

    听了专家的话,盛南平剑眉一皱,目光如鹰一般径直射向脑科专家,不悦的质问,“手术之前你们不是这样说的,你们说如果手术成功,她就会醒过来,而且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的。”

    “很抱歉啊,盛先生。”专家歉意的低下头,“是我们估计失误,没想到患者的脑细胞受损那么严重......”

    再多抱歉的话都是废话,盛南平言简意赅的问,“她醒过来的几率有多大?”

    脑科专家被盛南平身上阴冷的戾气吓得冷汗涔涔,磕磕巴巴的回答:“患者醒过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在......在百分之六......七十以上吧......已经损伤的脑细胞不能再恢复,但随着新陈代谢,新的脑细胞会生成的,只要护理得当,患者还是会醒过来的。”

    盛南平深吸一口气,压制住掐死这个专家的冲动,“我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她?”

    “患者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六个小时,之后可以转回病房,你们就可以见到她了!”

    六个小时,太漫长了!

    “我要到监护室去陪着她。”盛南平铿锵有力的说。

    “这......”专家有些为难,但看着盛南平双睛里蛰伏着的阴沉和暴戾.....好吧,你厉害,你想干嘛就干嘛吧!

    盛南平做了全面消毒,换上无菌衣裤,鞋帽,然后进了重症监护室。

    卧槽,这样也可以啊!

    段鸿飞眨巴着潋滟的凤眼在旁边看着,然后不甘示弱的叫嚷着,“我也要进重症监护室!”

    “段先生,你不能进去!”冷着一张扑克脸的大康阻止住了段鸿飞,他一挥手,小康带着人立即组成人墙,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封锁了。

    段鸿飞气的要死,转头不屑的打量着大康,“你算什么东西啊?敢管我的事情?”

    大康也不懊恼,依然冷着脸平静的说:“我没有多余的精力管段先生的事情,我是在管我家先生和夫人的事情,里面的患者是盛夫人!”

    段鸿飞差点吐血三升了!

    特么的,真是咬人的都是不会叫的狗,这个闷葫芦一样的大康跟他的主子一个死样子,都是阴狠腹黑的角色,恶毒的专门往别人心窝子上捅刀子!

    奶奶的,今天他非得教训一下盛南平手下的爪牙!

    盛东跃不想把事情搞大,见段鸿飞要变脸动手,连忙过来打圆场,“段先生啊,我嫂子还昏迷着呢,我们这样在外面闹,不好吧!

    医生刚刚说了,我嫂子手术过后最怕感染了,多一个人进去,就多一分感染的几率,你也不想她有危险吧,你看看,我不也在外面等吗,我们就都在外面等着吧!”

    尼玛的,你们盛家倒是会养孩子,一个阴险腹黑,一个巧舌如簧!

    段鸿飞上下打量了盛东跃一眼,很是蔑视的说:“我和你能一样吗?我是周沫的青梅竹马,你是她的小叔子,你就该在外面等的!”

    盛东跃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嘿嘿一笑,轻声慢语的说:“段先生,你也说了,我是周沫的小叔子,我和周沫才是一家人,呵呵,青梅竹马,儿戏居多,当不得真滴!”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