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我哥就没媳妇了
    “你闭嘴!”盛南平一记锋锐的刀眼,秒杀了小康,小康吓得一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说,是公司出事了,还是家里出事了,还是......”盛南平一想到周沫,身体刷的变凉了,他一下闭上了嘴,不敢再说下去。

    盛东跃,凌海和大康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同时沉默下去。

    阳光明媚的病房,霎时间阴云密布,气氛凝滞到了极限。

    盛南平一见这些人的脸色,就知道自己倒霉的猜中了,他心中浮现起极其不祥的预感。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恐慌,极力镇定的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尽管说,我的身体没事的!”

    凌海伸手捏了捏鼻梁,干涩的说:“夫人在宣传现场唱歌的时候,突然摔倒在台上,舞台搭的有些不平,夫人的后脑正撞在一块棱角处,之后就昏迷不醒了!”

    盛南平努力控制着声音的平稳,问:“她现在在哪里?”

    “在x市,我们本想把夫人接回来治疗的,但那边的医生说,夫人的脑损伤比较重,不能随便挪动......”

    盛南平放在身侧的大手不由握了握,周沫到底伤的有多重,竟然不能随便挪动了!

    “吩咐人准备飞机,我去x市,把帝都最好的脑科医生全部集齐,带上。”盛南平说着话,走到盛东跃身边,一把将他的衬衫掠过来,一边穿衬衫,一边往病房外面走。

    大家都知道,谁也没有办法阻止盛南平去探望周沫了,大康连忙抱着盛南平的大衣追了出去。

    众人都担心周沫的情况,也担心盛南平的身体,除了凌海和费丽莎留下来坐镇公司,其他人都跟着盛南平一起去了x市。

    随行的还有帝都最好的脑科医生,盛东跃怕盛南平受刺激后心脏受不了,把莫以珊也拉上了飞机。

    豪华的私人飞机上气压很低,因为盛南平一直沉默不语,其他人也不敢乱说话。

    盛南平坐在靠窗的位置,一直看着眩窗外面漂浮的白云,冷硬的侧面线条分明,紧抿的薄唇让他看起来更加威严而高冷。

    三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x市的机场,这边分公司早早的派车过来,在机场迎接盛南平等人。

    盛南平等人赶到医院时,医院门口围了很多记者和粉丝。

    周沫今天是在公开场合出的事故,这件事情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了,大家都想得到周沫的第一手消息,医院成了众矢之的。

    医院方面已经派出保安在门口拦人,还在醒目的地方贴出公告,周沫小姐确实在本院就医,但患者在治疗期间,不能受到任何干扰,希望媒体记者和粉丝们给患者一个安静的治疗环境。

    为了不引起骚乱,盛南平乘坐的车子直接开到了医院里面,他们这些人由后门进到医院大楼,往周沫所在的重症监护区走去。

    盛南平走在最前面,脚步匆匆,这里的院长知道威名赫赫的盛南平亲自过来了,带着医院的主要领导过来迎接他们。

    “盛先生,你好......”院长恭敬的跟盛南平打着招呼。

    “说一下周小姐的病情!”盛南平不耐烦的打断了院长的寒暄。

    “哦!”院长被威严的盛南平吓得冒了冷汗,连忙说:“周小姐患有严重失眠症,连续数日没有睡觉,大脑缺血缺氧,脑细胞受损严重,导致她意外昏厥......”

    周沫患有严重失眠症!连续数日没有睡觉!

    而他,这个做丈夫的,竟然对这些一无所知!

    一时间,盛南平心中又苦又疼,懊悔自责犹如狂潮,叫嚣着向他扑来。

    他为什么要跟周沫闹别扭啊?他怎么就那么狠心,对周沫不闻不问,置之不理啊!!!

    “......周小姐后脑部受了重创,现在头部里面有淤血,压迫了她的脑神经,需要做手术清除,但因为血块离脑干太近,这个手术的风险很大......盛先生,周小姐就在前面的重症监护室!”院长为盛南平做着介绍,抬手指了指前方。

    盛南平看着不远处的重症监护室,突然停住了脚......

    他这一生都没害怕过什么,一路伴着血雨腥风,尔虞我诈走过来,面对过无数鲜血死亡都淡漠如常,可是此刻,盛南平害怕了,他害怕命运将他的过错,惩罚在周沫身上......

    盛南平深吸了两口气,才继续往前走,越靠近那间重症监护室,他就越紧张,越害怕......

    徐浩东和剧组里面几个主要负责人,还有苏苏守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他们都被突然昏厥的周沫吓坏了。

    “早知道会这样,我宁愿不搞这个宣传,也不能害周小姐遇到这种事情啊!”徐浩东后悔的直拍大腿。

    苏苏咬着嘴唇,无声的掉着眼泪。

    周沫出事以后,苏苏打电话联系了乔娜,偏偏乔娜出国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但乔娜告诉苏苏,等下公司就会派人去x市的,嘱咐苏苏不要慌,一定要时刻守在周沫的身边。

    徐浩东等人都隐约知道周沫是有后台,最起码周沫跟盛家二少的关系就很好。

    他们在担心周沫病情的事情,也担心盛氏那边会追究他们的责任,正在几个人忧心忡忡的时候,见医院院长等人簇拥着一个高冷森寒,气势磅礴的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一步入医院的走廊,整个空间顿时显得压抑逼仄,属于上位者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向众人袭来。

    盛南平!!!

    徐浩东几个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这也太让人震惊了,大财阀盛南平竟然出现在这里,亲自来探望周沫了!

    徐浩东几个人看着如同天神般的盛南平,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周沫和盛家是什么关系啊?周沫和盛南平是什么关系啊?

    几个人心里同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盛南平眼中只有周沫所在的重症监护室,看都不看守在监护室外面的几个人,徐浩东等人都被盛南平身上森寒强悍气场逼退到一旁,连上前打声招呼的勇气都没有。

    “沫沫,我来了!”盛南平站到重症监护室外面,透过玻璃窗看见躺在床上,戴着氧气面罩陷入昏迷的周沫。

    周沫的脸色惨白,眼睛闭着,浓密的睫毛好像蝴蝶折翼的翅膀,无力的垂着,一头黑发凌乱地散落在枕头上,身上盖着薄被,看上去十分的纤细,虚弱。

    盛南平看着无声无息的周沫,大手紧紧的攥成了拳,胸口犹如灼烧撕裂般的疼痛,难受得他快要死掉。

    莫以珊随着大康等人站在盛南平的身后,心里面又酸又涩。

    她是善良的人,她担心周沫的身体,心疼盛南平的焦虑,怅然自己的失落。

    帝都过来的专家们给周沫做了会诊检查,之后做了很长时间研究和探讨,最终还是决定给周沫实施手术,而且是越快越好。

    要想给周沫做手术,自然是要征求盛南平的意见,盛南平只问了专家一句,“手术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专家回答,“应该有百分之六十成功的几率,手术成功了,周小姐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的。”

    如果失败了呢!

    盛南平沉默不语了。

    别说是百分之四十的风险了,就算是万分之一的风险,盛南平也不敢随便冒啊!

    没有盛南平的点头,周沫的手术就做不了,大家只是干着急,却也没有办法。

    莫以珊是医生,从她的角度来看,就是抓紧时间给周沫做手术,这样再拖下去,周沫会脑死亡,也许永远都醒不了了。

    “东跃,你们怎么不劝劝南平,让他快点签字给盛夫人做手术啊?”莫以珊心焦的问盛东跃。

    盛东跃挠挠头,叹了口气,“这事不是我们能劝得了的,我哥做事向来果敢干脆,他不是磨磨唧唧的性子,他这样不松口给周沫做手术,是有顾虑的,他怕手术失败了。

    周沫现在虽然昏迷不醒,好歹她是活着的啊,可万一手术失败,那我哥就没有媳妇了......”他这辈子,也再没有幸福可言了。

    盛东跃不愧是盛南平的亲弟弟,他说得很对,盛南平真就是这么想的。

    盛南平坐在周沫病床旁边,握着周沫冰冷的手,看着周沫苍白的小脸,心疼的像刀搅动一样。

    “周沫啊,我知道我做错事情了,所以老天才这样惩罚我......我知道我不好,但你一定要再原谅一次,你一定要坚强点,我们的小宝和雪儿还在等你回家呢!

    周沫,他们只是给你做个小手术,你一定要醒过来啊,然后我们一起回家,我再不会惹你生气,我们一家四口永远生活在一起,你说好不好……”

    盛南平还是在签了字,周沫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红灯亮了起来。

    众人都坐在手术外面忧心焦急的等待着。

    走廊里的气氛十分压仰,气流仿佛都是沉重,忧郁的。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尽头传来,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特别突兀,众人都下意识的抬头,往那边看去。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