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能不能重回你怀抱
    这些口服液还是盛南平为周沫准备的,是盛氏旗下的药厂专门为总裁夫人生产的,里面都是名贵补药,喝了它,能够强身健体,滋阴美容。

    周沫这些日子身体羸弱,多亏这些口服液给她带来了营养,支撑着她带病宣传。

    楚静刚刚伺候周沫喝下营养液,她的电话滴滴响了,又有短信进来。

    她打开一看,是盛南平发过来的短信,“夫人的情况?”

    “夫人感冒没有痊愈,血糖低,身体虚弱,我已经给她喝下了营养液,暂时无大碍了。”

    盛南平看了楚静回的短信,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他转头看见站在床边,神色歉疚的莫以珊,终于肯对莫以珊笑一笑了,“没什么问题了,接电话的事情不怪你,刚才是我有些莽撞了。”

    莫以珊听着盛南平的道歉,却高兴不起来。

    刚才盛南平的一系列反应,莫以珊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盛南平对他妻子的感情,根本不像其他人说的那样不爱,而是爱,不但爱,还是深爱。

    莫以珊努力的对盛南平笑笑,“我没关系的,只要你们别产生误会就好,你的身体得需要静养,情绪方面也需要调节一下,不然影响身体康复。”

    她已经看出来了,盛南平心脏的实质性病变不大,主要是来自精神方面的作用太强大。

    莫以珊刚开始为盛南平看病的时候,就发现盛南平心脏实质性病变不大,但他发病了却来势汹汹的,她怀疑过盛南平是精神作用,但随后马上否定了自己这种怀疑。

    盛南平这样强悍,凌厉的个性,什么事情,什么人能刺激到他得了心脏神经症,今天看盛南平对他妻子的紧张,莫以珊找到了盛南平的病根。

    精明如盛南平,自然听出莫以珊话里的意思,他对着莫以珊一笑,眉目舒展,薄唇微扬,整张脸都散发出动人的光彩,看得莫以珊一愣神。

    “我以后会注意调节情绪的,如果情绪调节好了,就不用像个病秧子似的住院了!”盛南平同莫以珊半开着玩笑。

    他的心情变好了,因为周沫肯主动给他打的那个电话。

    虽然他没有接听到周沫的电话,但周沫肯主动给他电话了,就代表周沫还想着他,还需要他,有事情的时候还是依赖他的。

    盛南平忽然觉得自己很傻,同周沫怄气了这么多天,周沫还只是个孩子,他跟她较什么劲啊!

    自己在家里生病,周沫在外面生病,闹的两败俱伤的!

    他想好了,明天周沫宣传回来,他要找机会跟周沫好好谈谈,不能再这样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了!

    莫以珊被盛南平这个笑容弄的心脏砰砰乱跳,抿了抿唇,说:“我去看看核磁片子出来没有,你睡觉吧!”说完,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大康见莫以珊出去了,才走过来,闷声闷气的说:“老大,今天你可以睡个好觉了吧!”

    盛南平恨恨的瞪了大康一眼,随后又自嘲的笑了。

    他也真服了自己,就是这么没出息,那小丫头做的那些事情就好像带毒的刀子,专朝他的软肋上扎,让他难受的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结果,她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就什么怨言都没了,转头就想找小丫头去了。他啊,在周沫面前就是个贱骨头,小丫头越折腾他,他越放不下她,而那些主动对他好的,他却怎么都不喜欢,仿佛这世上只有周沫一个人最好。

    周沫今天在x市还有一场宣传,这场宣传结束后, 《御剑》这边的宣传活动就暂时告一段落了,她可以回家了。

    她今天精神非常差,昨晚那通折腾,将她身上最后一点儿内气都榨干了,而内心的绝望和悲哀,让周沫的精神世界全部坍塌了。

    周沫头疼,乏力,真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想到自己的责任,她支撑着起来,努力吃了些东西,喝了四瓶营养液,强打精神来到宣传现场。

    “沫沫女神,我们永远支持你!”

    “周沫,周沫,我们爱你!”

    “《御剑九天》,票房大卖!”

    ......

    现场来了很多粉丝和影迷,兴奋的大声叫喊着,神疲力乏的周沫耳朵‘嗡嗡’直响,强行支撑着站在台上。

    到了与粉丝互动的环节,粉丝们都纷纷围攻周沫,向周沫抛出各种奇葩问题,徐浩东等人知道周沫身体不好,这些日子一直在带病坚持宣传,他们都抢着替周沫回答问题。

    今天的粉丝们大部分是冲着周沫来的,都对周沫无比热情,有人提议要周沫唱首歌,立即有无数粉丝响应,众人呐喊着要周沫唱首歌。

    周沫见粉丝们情绪高涨,唱歌这件事情一定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就笑着答应了粉丝们的要求,让主持人放了《赤道与北极》的伴奏带。

    love you and love me?

    从不曾忘记?

    和你 在一起的甜蜜?

    love you and love me?

    从不曾怀疑?

    你是我 永远的唯一?

    可是忽然仿佛丢了你?

    my love?

    我冷得无法呼吸?

    可是忽然仿佛回不去?

    像是只迷途在北极的鱼?

    i miss you now?

    where are you going?

    想念曾经最温暖的海底?

    i miss you now?

    where are you going?

    想让赤道温暖?

    最寒冷的北极?

    love you and love me?

    如果你还有感应?

    请指引我游向你?

    love you and love me?

    但大海无边无际?

    我还能不能?

    重回到你的怀里?

    ......

    周沫唱这首歌的时候,十分动情,不知不觉眼中竟然有了泪光闪现,泪眼朦胧中,她仿佛看见了盛南平挽着莫以珊向她走来......

    她忽然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心脏仿佛被什么恶意的攥住,只是一缩一缩的,却呼不出来这口气。

    周沫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眼睛发黑,整个人向后面跌倒下去......

    “周沫......”

    “沫沫姐......”

    “沫沫女神......”

    宣传现场骤然混乱起来,惊慌的喊叫声此起彼伏。

    正午的阳光暖暖的照在盛南平的病房里,漂亮的鲜花在放肆地开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盛南平今天的心情很好,心脏等各方面状态也都跟着变好了,他原本就是身体素质极好的人,只是关心则乱,被周沫气的狠了,才会抑郁成疾。

    现在他的想法转变了,病情自然减轻,想着今天下午周沫就要回来了,盛南平张罗着要出院。

    这世间的男女有千千万万,根本不存在绝对唯一的伴侣,换个人或许一切都将不同,但是盛南平却没有办法再选择了。

    他遇见了周沫,把爱都给了周沫,就算受了伤,心依然是被周沫占据着,再腾不出地方给别人,也没有余力重新再爱一次了。

    这些天的煎熬,让盛南平无比确定,周沫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快乐,唯一的幸福,只要能跟周沫在一起,什么骄傲,什么尊严,统统见鬼去吧

    这两天都是大康在医院陪着盛南平,大康一听说盛南平要出院,立即紧张的摇头,“不行的,老大,你还不能出院啊!”

    “我身体没事的,住在医院里干什么!”盛南平压根不理会大康的反对,将手里的文件一收,下床,先去了洗漱间。

    大康一见事情不好,连忙给盛东跃和凌海等人打电话求助。

    盛南平洗漱之后出来,整个人神清气爽,意气风发,看不到半点病态了。

    大康不死心的继续劝说盛南平,“老大,盛总,我求求你了,你不能出院,你的身体没有恢复好呢,你现在急着出院,万一病情有了反复,得不偿失了!”

    盛南平斜睨了大康一眼,他觉得大康今天的话有些多,他淡淡的回答,“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怎么回事。”

    “老大啊,你不能出院啊......”大康急的在屋内直转圈。

    盛南平不理睬大康了,脱掉身上的病号服,拿过自己的衬衫准备穿上。

    “哥啊,你不能出院啊!”盛东跃像个小钢炮一样弹了进来,一把抢过盛南平手里的衬衫,“哥,你得留在医院继续治疗!”

    盛南平被盛东跃冷不防袭击一下子,有些不高兴了,瞪着盛东跃,“你发什么疯!把衬衫给我!”

    盛东跃抱着盛南平的衬衫,躲到后进来的凌海,小康等人身后,摇着头,“不给,反正你不能出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不把身体养好了,绝对不能离开这里!”

    凌海也马上开口,“南平啊,你不能出院的,莫医生说了,你的情况还不稳定,必须留在医院继续治疗。”

    盛南平眯眼看着眼前神色惶然,目光闪烁的几个人,脸色渐渐沉下来,冷声质问众人:“说说吧,外面出什么事情了?”

    “什么事情啊?能出什么事啊!”小康装傻的嘿嘿笑着,“老大啊,你太敏感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