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抑郁自杀
    周沫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她已经听不到胡菱儿鬼魅的声音了,满脑子都是莫以珊略带沙哑的性感声音,那声音,好似利刃一样准确的击碎了她的心。

    盛南平真的和莫以珊在一起了!

    周沫瞬间觉得心如死灰。

    多可笑啊,在她最无助最惶恐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找盛南平帮忙,想要依赖盛南平,可是,盛南平不要她了,身边已经躺着别的女人了!

    其实,盛南平早就不要她了,只是她还在自作多情,自以为是,还不肯从旧梦中醒来!

    从前的种种蜜意柔情,此时想起来,就好像一个个笑话,彰显着她的愚蠢和幼稚。

    周沫眼眶一热,鼻腔和胸腔里都涌起酸痛,在这个寂静空旷的房间里,忍不住痛哭失声。

    “周沫......周沫,你害死了我,你的良心不会痛......你怎么可以心安理得的活着......”

    痛哭中的周沫,听着胡菱儿阴魂不散的声音,一下从床上蹦了下来,失去盛南平的绝望和痛苦陡然到达顶峰,让她有种疯癫的不顾一切。

    “你是人是鬼?有种的你特么的出来!”周沫咬牙切齿的喊着,心中的委屈,伤心,无助犹如火山爆发出来。

    “你出来,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你来取吧......你个王八蛋,我正不想活了,你来杀我吧,来啊......”

    失去了盛南平,周沫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无所畏惧的冲到发出声音的窗边,一把掀开厚重的窗帘,想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魑魅魍魉!

    窗帘后面什么都没有。

    “你特么的在哪里啊?你出来啊......无论你是人是鬼,我都不怕你的,你来杀我吧,现在就来杀我吧......”

    周沫真不想活了,她像冒着烟的火车头一样在屋内横冲直撞,四处翻找着。

    她此时已经没有了害怕恐惧感,她一心求死了,无论是人是鬼,她只想把对对方揪出来,揪出来把自己杀了!

    卫生间,衣柜,床底下......所有可以藏人的地方,都被周沫翻找个遍,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而胡菱儿鬼祟的声音,也没有再响起来。

    周沫这几天身体不好,一直很虚弱,她是憋着一股气四处翻找的,没有找到任何东西,周沫这口气慢慢的泄了,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高楼下面的点点灯光,觉得人生突然陷入无助,绝望当中,悲观的情绪像雾霭一样,缓缓的在她周围升起,模糊了她的过去和未来。

    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了!她脑子里一遍遍的回响这个声音!

    周沫觉得人生再没有快乐,再没有目的,凄凉的好像黄泉路上!

    是啊,黄泉路,她现在活着,还不如死了好呢!

    一想到死,周沫好像有了一丝生机,对,死了吧,死了所有的痛苦,绝望就都没有了,死了她就彻底解脱了!

    周沫从地上爬了起来,几步奔到落地窗边,一把打开半落地的窗户。

    她现在所在的x市虽然地处南方,但此时是冬季,夜晚的风还是很阴冷,吹在只穿着睡裙的周沫身上,令周沫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但周沫没有后退,反而往前迈了一步,长发迎着夜风凌乱的飞舞。

    她住的是二十二楼,从这里跳下去,会像飞鸟一样吧,展开双翅,自由自在的,再无羁绊,再无痛苦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飞鸟与鱼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

    一个却深潜海底

    周沫突然想起了泰戈尔这首诗,不由笑了,对,就让她和盛南平成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吧,她要翱翔天际了......

    盛南平半夜的时候又开始发烧,咳嗽,心率变快,莫以珊为了稳妥,给盛南平做了各项检查,到核磁室去做了心脏和肺部核磁检查。

    在盛南平做核磁检查的时候,电话留在了外面,由莫以珊暂为保管,正巧周沫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盛南平的手机通讯录里原本是有周沫名字,电话号码署名为老婆。

    最近这段时间盛南平和周沫闹的不愉快,盛南平没事摆弄手机的时候,一看见‘老婆’两个字,心里就难受,像个小孩子般幼稚的把周沫的电话号码删除了。

    反正那一串十一位的数字他已经烂熟于心,倒背如流了。

    莫以珊原本不想接听盛南平的电话,但电话铃声持续的响着,让人下意识的就想接听,而屏幕上只显示一串电话号码,莫以珊压根就没想到是周沫。

    盛南平检查出来,回到病房,莫以珊将电话还给了盛南平,笑着说:“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了。”

    这么晚了,会是谁给他打电话!

    盛南平眉梢一跳,下意识的想到打电话的人会是周沫。

    因为盛南平这支电话是私人电话,只有身边亲近的人才知道电话号码,而身边的人都知道他生病住院了,不可能大半夜的给他打电话惊扰他!

    盛南平有些激动,有些焦急的点开屏幕,果然是周沫给他打的电话,但是,被人接听了。

    “你接听这个电话了?”盛南平的心不由一紧,挑眉看向莫以珊。

    莫以珊见盛南平面色不悦,好像是十分不满的样子,她有些害怕了,怯怯的回答,“我听电话一直响,我以为对方有什么急事,就接听了一下......”

    “她说什么了?”盛南平真急了,周沫听见莫以珊的声音,会怎么想?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瓜田李下......

    艾玛,盛南平都不敢想下去了!

    他此时已经忘记他还在跟周沫冷战,忘记他要利用自己和莫以珊暧昧的关系来气周沫,他只是害怕周沫误会他,将他拉进周沫心里的黑名单,永世不得翻身。

    莫以珊听盛南平直接用个‘她’来代替对方,虽然盛南平只是说话,她看不见是这个‘她’,还是那个‘他’,但莫以珊也猜出来了,打电话的人是盛南平的妻子。

    “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莫以珊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很是愧疚的说:“南平,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这样的,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去跟她解释的......”

    盛南平面色沉了下来,薄嘴抿成一条线,他没有跟莫以珊说话,而是拨打周沫的电话。

    周沫那个小丫头倔着呢,如果不是遇到什么事情,她绝对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而且是大半夜的主动给他打电话!

    周沫的电话响着,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连日休息不好的周沫,怕有人突然打电话给她,影响睡眠,临上床前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此时她的手机正孤独的躺在大床上,无声的唱着歌。

    盛南平不由着急,马上给跟着周沫的楚静打电话。

    花钱雇来的保镖果然比妻子听话多了,电话只响了一声,楚静那边就接听起来,“盛总!”楚静的声音虽然有些睡后的慵懒,但还算精神。

    “你马上去夫人的房间,看看夫人怎么了?快点!”盛南平厉声吩咐着楚静。

    “是。”楚静一边答应着,一边跳下床往周沫的房间跑。

    今晚是石磊值班,此时石磊正站在周沫房门口不远处打着瞌睡,一见楚静突然跑出来,石磊还吓了一跳。

    “怎么了?”石磊惊问楚静。

    “夫人......”楚静已经奔到周沫的房间门口,用力的敲了两下房门,“周小姐,周小姐,麻烦你开下房门......”

    周沫此时刚爬到窗户上,魔魔怔怔的做着她的飞鸟梦,正想要跳下去做自由飞翔运动,房门外突然传来楚静的叫声,吓了周沫一跳。

    她在做什么啊?

    周沫好像突然被人从梦中惊醒,呆愣的看着窗户外面黑漆漆的楼下.......艾玛,从这里掉下去,她会被摔的粉身碎骨,血肉模糊的!

    她是要跳楼自杀吗?她如果死了,她那两个纯真可爱的孩子就再也没有妈妈了!

    周沫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从窗户上跳下来,回手将窗户关上。

    “周小姐,你在吗?你开下门,不然我要进去了......”外面楚静的声音越发焦急。

    “哦......”周沫勉强提起一口气,大声的答应着楚静,“我在的......我来给你开门......”

    周沫脚步虚浮的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楚静看着周沫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不由松了口气,随后她发现周沫脸色青白,嘴唇毫无血色,双目涣散,呼吸沉重,虚弱的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周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楚静连忙走进周沫的房间,将周沫扶坐在沙发上。

    周沫此时真感觉到不舒服了,四肢无力,头晕眼花,她指指自己的行李箱,哆哆嗦嗦的说:“我......我可能是血糖低了......你给我拿点口服液过来。”

    “好。”楚静连忙给周沫拿过一盒口服液,打开两支,让周沫喝下去。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