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他和她在做什么
    周沫鼻子不由一阵发酸,在她无助煎熬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竟然是无亲无故的小苏苏!

    菩萨知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过!

    菩萨知不知道她多么希望盛南平能够陪在她身边!

    在回去的路上,苏苏一直摆弄着手机,嘴角带着甜蜜快乐的笑容。

    苏苏告诉周沫,她谈爱了,是《御剑》剧组的一个摄像师,两个人很投缘,只不过他们两个家里都不富裕,如果以后真在一起,都没有钱在帝都买所房子。

    “沫沫姐,我跟他在一起很快乐,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贫贱夫妻百事哀,以后真在一起,恐怕也没有好日子过的!”苏苏有些惆怅的说。

    周沫握握苏苏的手,“衡量好日子的标准,要看你自身的追求,你们不一定非要在帝都买房子啊,你们如果选在二三线城市,也可以生活的很好的!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苏苏听了周沫的话,哈哈的笑了,“对啊,不一定都要在帝都生活,都挤在帝都,心脏也会不堪重负的!”

    周沫很羡慕的看着开朗乐观的苏苏,如果她跟盛南平是自由恋爱,也许结局就会不同了。

    想到盛南平,想到同盛南平青梅竹马的莫以珊,周沫的心又沉了下去。

    青梅竹马!

    周沫身边有个段鸿飞,她比谁都清楚这四个字的含义,比谁都清楚这种关系多么与众不同!

    虽然她没有接受段鸿飞,但却不能否定青梅竹马的魔力。

    盛南平对她真是不闻不问了,他现在在做什么?跟青梅竹马的莫以珊在一起吗?周沫只觉得无数幽怨,委屈噎在喉中,堵得她眼泪满眶。

    多亏苏苏一心一意的跟她的有情郎聊天,没有看见周沫的泪眼婆娑。

    周沫不想在人前流露出伤心,转身看着车窗外,偷偷的用衣袖擦去泪水。

    周沫还真猜对了,盛南平此时真的跟莫以珊在一起呢。

    他们夫妻也算是同病相怜了,周沫不好过的时候,盛南平也不舒服,此时正躺在医院里,莫以珊在为盛南平做检查。

    盛南平昨晚被周沫气的要死,又在冷风中冻了一下,心脏病复发,合并重感冒,急性肺炎,发高烧,一度昏厥,刚刚才醒过来。

    他脸色阴沉的靠在病床上,剑眉紧锁,很是不开心的样子,弄的盛东跃和凌海等人也不敢往病床边上凑,莫以珊给他做检查时,也是胆战心惊的。

    莫以珊自从与盛南平重逢后,盛南平在她面前一直是温和,淡然的,莫以珊第一次看见阴沉着脸的盛南平,她也不敢随便跟盛南平聊天了,跟盛南平交代了下病情,嘱咐盛南平安心养病,就离开了病房。

    盛南平其实是跟自己生气,他向来身强体壮,无坚不摧的,但这场大病却来势汹汹,一次两次的将他扳倒在病床上。

    他嗓子干哑,浑身疼痛,只能这样浑身无力的躺在两平米的病床上,任人摆布了。

    盛南平清楚,他这次病的这样重,是心病外显了。

    他一想到周沫向他提出离婚,就觉得窒息一般的难受,愤懑的想要杀人。

    终于等到莫以珊检查完出去了,盛南平冷声对众人说:“你们都不用工作了吗?都呆在这里干什么?大康留下,其他人都回公司去!”

    众人见盛南平心情很不美丽,而他又是病人,没人敢同他犟嘴,都乖乖的出了病房,去莫以珊那里打听情况去了。

    盛东跃见众人都出去了,挑眉问大康,“夫人昨晚一直留在康庭雅苑了?”

    “是。”大康昨晚没有当班,但今天一早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明白了。

    “她现在去了哪里?”

    “去h市做宣传了。”

    “段鸿飞呢?”

    “段鸿飞回了t国,正式接任查秀波的位置。”大康想了一下,又补充着说,“段鸿飞最近会很忙。”

    大康实在不想再给盛南平添堵了,原来他以为盛南平是这世上最大气,最有容量的男人,现在一看,是没有遇见让盛南平动心的事情。

    盛南平听了‘段鸿飞很忙’这个补充,精神真的好了一些,他闭了闭眼睛,对大康说:“叫盛东跃把夫人的日程安排送过来。”

    “是。”大康答应着,看着盛南平眼底的青色,低声说:“老大啊,你先顾惜着点自己的身体吧,夫人那边我会派人跟着的,保证不让她跟段鸿飞再有接触。”

    盛南平现在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劲了,也不在乎他这点心思被大康看透了,他眯着眼睛,点点头,“好,你加派人手看着他们,绝对不许他们再见面。”

    既然他不想跟周沫离婚了,就不能给周沫和段鸿飞让自己脑袋变绿的机会。

    两个人的婚姻,三个人的痛,他不好过,他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周沫晚上乘坐飞机,又到了k市,她参加了一场晚上八点钟的影迷见面会,吵吵闹闹的两个小时,周沫觉得头都要疼的炸开了。

    她连续几晚没有睡好觉,白天又受了严重惊吓,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徐浩东等人都看出周沫脸色不好,精神不济,叫苏苏先陪着周沫回酒店休息。

    周沫一想到白天那鬼魅般的声音就害怕,她不敢一个人住,叫苏苏跟她睡一个房间陪着她。

    她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但一躺到床上,满脑子都是胡菱儿的样子,胡菱儿的声音,吓得周沫都不敢闭眼睛睡觉。

    苏苏躺在周沫的身边,看着周沫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很担心,轻声说:“沫沫姐啊,你这是失眠症吧,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就熬垮了,要不我们去医院吧,让医生给你开些药调理一下啊!”

    周沫这才想起来,包里有在医院开出来的药,她记得医生说有助眠的药物,“不用去医院的,我包里有安神的药。”

    她起床把助眠的药找出来,吃了下去,重新躺到床上,没过多久,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个晚上周沫睡的很好,不知道是因为有苏苏在身边,还是因为药物发挥了作用,她终于睡了个好觉。

    接下来,周沫又四处奔走的宣传了五天,这几天她一直要苏苏跟自己一起睡,每晚都吃助眠的药,她睡的都很安稳。

    但周沫每天吃药,只吃这种助眠的药物,白天需要吃的药她都没有吃,助眠药的副作用很快显现出来。

    周沫的情绪越来越糟糕,总感觉心烦意乱的,看什么都不顺眼,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她不喜欢大家在一起的吵闹,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在临回家前的一个晚上,周沫甚至忍受不了苏苏在床上动来动去,她宁愿害怕,也要自己一个人睡。

    这个晚上,周沫再次做了噩梦,她又梦见了胡菱儿,披头散发的追着她,向她索命。

    周沫惊叫着醒了过来,幸好她睡前留了个心眼,没有关灯,一室的明亮将她心中的恐惧驱散了不少。

    她靠在床头惊魂不定的喘息着,这时,听见房间某个角落里传来微弱的,凄厉的女人声音:“周沫……你还我命来......”

    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分外清晰,周沫全身的汗毛都炸开了,寒意一阵阵的从脚底传来,蔓延全身......

    周沫抱着被子,身体条件反射般的开始哆嗦,那个声音消失了,房间里重新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周沫自己的呼吸。

    她努力压下越来越强烈的恐惧,颤抖着手拿过手机,就在这时,胡菱儿微弱的声音再次响起:“周沫……是你害死了我......周沫......我来找你了......”

    周沫心中的恐惧骤然飙升到极点,她拿起手机,想都不想的,如同本能一样拨通了盛南平的电话。

    她惊恐至极,心慌意乱,电话里面每一声“嘟”都显得那么漫长,对她来讲都好像是一种凌迟。

    盛南平,我求求你,快点接听电话吧!

    盛南平......

    终于,盛南平的电话有人接听了,但传来的不是盛南平沉稳有力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柔软中带着点沙哑的声音,显得非常性感,“喂,你好!”

    周沫如遭雷击一般。

    此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盛南平的电话在一个女人手里,听这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是莫以珊,声音中还有些沙哑,他和她在做什么,不言而喻了......

    就在半分钟前,周沫还觉得胡菱儿鬼魅般的叫声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物,可现在她才知道,电话那边莫以珊沙哑的声音才是最令她惊悚的,杀伤力足以让她心神俱灭。

    “你好,你是哪位?你找南平吗?”莫以珊还是继续问着。

    周沫的心更凉,看来盛南平手机里都没有存她的电话号码,就算是存了她的电话号码,也没有标注名字的。

    盛南平跟她,已经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周沫沉默的把电话挂断了。

    室内又响起了胡菱儿鬼鬼祟祟的声音,“周沫......周沫,你还我命来......”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