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索命鬼音
    因为周沫是一个人由帝都悄悄飞往h市的,她乘坐的又是段鸿飞的私人飞机,所以下她飞机,离开机场时都没有人注意到。

    她临下飞机前,告诉机长,他们可以返回t国,去跟段鸿飞复命了。

    机长摇摇头,很认真的对周沫说:“段先生说了,这架飞机送给你了,以后就是你的专机,你想去哪里,我们随时待命,我们的薪水,飞机的费用由段先生来负责。”

    周沫:“......”

    段鸿飞啊,不带这么玩滴,你以为这是纸飞机呢,说送人就送人!

    周沫可不要这么大个玩意,她没有那个驾驭的能力。

    她给段鸿飞发了条信息,“快点把你的飞机召唤回去,我跟它操不了的心!”

    段鸿飞不知道在忙什么呢,没有给周沫回话,周沫也没有等他回话,戴着帽子,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打了辆车子直奔这里最好的医院。

    没人关心她,她就要自己关心自己。

    周沫到了医院,挂了神经内科,有个很和蔼的老专家接待了她,听了周沫的情况后,让周沫去到心理卫生科看看。

    心理卫生?

    啥意思,她心里不干净了,还要打扫一下!

    周沫疑惑的又挂了个号,到了心理卫生科,这里的专家好像很权威,听了周沫的主诉后,很快就给周沫确诊了,早期抑郁症。

    尼玛的,你才早期抑郁症呢!你们一家人都是抑郁症!

    周沫心里一百个不服气,她这么阳光乐观的小孩,怎么会得抑郁症呢!

    但因为她身份特殊,为了不被人发现,她也没有跟这个医生掰扯,按照医生的处方开了些药,然后就离开了医院。

    周沫离开医院后,打电话联系了徐浩东,去宣传现场同众人汇合了。

    她在后台看见了苏苏等人,苏苏一看见周沫就怪叫一声,“沫沫姐,你昨晚又发烧了,脸色这么难看!”

    “呸呸呸,不要诅咒我啊,我又不是林黛玉,天天发烧啊!我只是昨天没有睡好!”周沫掩饰性的跟苏苏说笑着,“你快点帮我化妆吧,把粉底涂厚点,把我的黄脸遮盖一下!”

    《御剑》剧组有了前两次宣传的成功,尤其是在g市引起的巨大轰动,预售出一亿多票房后,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h市的宣传现场依然火爆。

    周沫连续几个晚上没有睡好觉,又这样四处奔波,身体极度疲惫,宣传接近尾声的时候,她见没有自己多少事情了,就回到了休息室。

    徐浩东等人现在拿周沫当宝贝一样,只要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周沫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

    周沫靠着沙发仰坐着,又拿出了手机看。

    从昨晚离开盛家到现在,手机不知道被她看过多少次了,一会儿是抱着希望,想着盛南平总会在乎她的,她可是风雪之中,半夜离家啊,盛南平总归会给她打来电话,发来短信,或者微信问候一下吧!

    但是,每次的结果都是失望的,盛南平那边一直无声无息的,看来是真的不在乎她了!

    周沫不由心生绝望,盛南平已经变了心,有了别人,怎么再会管她的死活呢!

    一想到这些,周沫就有种窒息般的难受。

    周沫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心头茫然,分手后遗症,此刻才开始慢慢显现。

    “周沫......”

    “周沫......周沫......”

    静悄悄的休息室里,突然响起一个女人阴沉沉的声音,叫着周沫的名字。

    周沫以为是哪个同事在叫她,坐直身体四处看看,屋内并没有人,房门也没有开,“谁啊?谁在叫我啊?”

    “周沫......是我啊......你连我的声音也忘记了吗......”

    “你是.....”周沫仔细一听,脸色刷的变白,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头皮都仿佛要炸开了

    是胡菱儿的声音!

    就是胡菱儿的声音!

    “呵呵......周沫......你还记得我的吗......”

    周沫吓得用手抓着沙发的扶手,紧张的声音都在打颤了,“你.....你到底是谁,不要装神弄鬼了......你出来......”

    “哈哈,我是胡菱儿,是被你害死的胡菱儿啊!”胡菱儿的声音离周沫越来越近,阴森森的,带着回响,“周沫,《御剑九天》里我是女主角,今天的荣耀都应该是属于我的,可是你把我害死了,你把我一切都夺去了......”

    周沫已经被吓得冷汗涔涔,浑身哆嗦,“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啊......你应该知道,是你先害我的,我没有害你,是你自己要死的......”

    “哈哈哈,周沫,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还敢狡辩,我是被冤死的,无处可去,只能化作厉鬼,一直跟着你......一直跟着你,我要让你死,跟我一起作伴......”

    周沫只觉得一阵阴风袭来,房门吱呀一声......

    “啊!”周沫吓得大声惨叫,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

    “沫沫姐,你怎么了?”走进来的人是苏苏。

    周沫惊魂不定的看着苏苏,嘴唇蠕动着,“我.......你......”

    “沫沫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还出了这么多的汗?”苏苏紧张的坐在周沫身边,握住周沫还在发抖的手,“哎呀,你的手也这么凉,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啊!”

    从来没有哪个时刻,周沫觉得苏苏的碎碎念如此亲切,动听,有苏苏这个活生生,热乎乎的人在,周沫终于不那么害怕了。

    她稳定了一下心绪,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对苏苏说:“我没事......刚刚,刚刚做了个噩梦。”

    “哦。”苏苏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她摸着周沫的手,冰冷浸骨般的凉,苏苏拿过周沫的羊绒大衣为周沫披上,又为周沫倒了杯热水。

    周沫喝了些热水,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她皱眉想着刚才的事情,那索命鬼音,搞不清是真的发生了,还是她的幻觉。

    “沫沫姐,你最近怎么老是做噩梦啊?”苏苏小心翼翼的问着周沫。

    周沫干涩的笑了一下,“可能是工作压力大,身体又虚弱,所以睡不好吧!”

    就算苏苏跟周沫很要好,周沫也不能把梦见胡菱儿的事情告诉苏苏,现在外面还隐约传着是她害死了胡菱儿,如果被人知道她经常做噩梦,梦见胡菱儿,真就坐实了做贼心虚的说法了。

    “沫沫姐,我在h市读的大学,知道这里有座观音阁,香火很旺,很是灵验,不如我去那里给你求道符,一定能够保你睡个安稳觉的。”

    周沫听了苏苏的提议,心里一动,“咱们在这边的宣传结束了,要晚上才坐飞机离开,不如我跟你一起去观音阁,给菩萨上柱香。”

    “好啊!”苏苏活泼好动,最爱四处游玩了。

    周沫跟徐浩东打过招呼,就带着苏苏去了观音阁。

    她真是被胡菱儿那似真似幻的声音吓坏了,想自己去寺庙上呆一会儿,如果身上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佛门乃圣洁清净之地,驱恶辟邪,定然能让胡菱儿的鬼魂远远的离开她。

    观音阁距离市区不算远,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虽说今天不是什么假期,但寺内依然香火鼎盛。

    这里不愧为百年古刹,一走进去就感觉肃穆*,让人浮动的心不由沉淀下来。

    周沫走到香火最盛的露天观音像前,郑重其实的磕了几个头,上了一柱香,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了好久。

    苏苏读书的时候经常来这里,对这里熟门熟路,见周沫上过香后,就领着周沫到了后面的禅房,求见大师。

    当然了,大师是不轻易见客的,周沫也是懂规矩的人,舍了一大笔香火钱出来,见到了大师。

    “师父,我家小姐姐最近每天做噩梦,睡不安稳,你能不能给她写道符,为她压压惊啊!”苏苏快人快语的先说话了。

    慈眉善目的大师看了周沫两眼,和善的说:“这位施主,你定然在佛教之地长大,你身上佛缘很深,老衲与你很有眼缘。”

    周沫听了大师的话,不由信服,她虽然没有生在t国,但借了段鸿飞的光,少年时有一大半时光是在t国度过的,大小寺院去过无数次。

    大师将一块碧玉观音递给周沫,“这个观音开过光的,老衲将其送于你,为施主保个平安。”

    “谢谢大师。”周沫双手接过玉观音,对大师深施一礼。

    大师对着周沫微微一笑,慢声说:“施主,得宽怀处且宽怀,何用双眉皱不开,凡事莫往心中存,守着云散见月明!”

    “谢谢大师教诲。”周沫又对大师深施一礼。

    出了师父的禅房,苏苏就帮周沫带上了玉观音,嘴里念叨着:“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沫沫姐,从现在开始你的好运就来了,再不用担心晚上做噩梦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