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只有她被休掉的份
    盛南平和周沫这边弄出这样大的动静,家里值夜班的两个佣人都被惊动了,连忙跑出来看情况。

    佣人看见周沫穿着单薄的睡裙,瑟瑟发抖的站在别墅门口,两个佣人互相看了一眼,又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

    周沫真觉得太丢脸了,她这个样子,大概够佣人们笑话一年的了。

    周沫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性感的睡裙,不禁哑然失笑,只是笑着,笑着,眼泪掉了下了,又冰又凉,流进唇里,苦涩好像黄连。

    她双腿虚软的,慢慢的走回到卧室里。

    卧室里的帘拉得严严实实,暖气充足,就算光着身子都不会冷,但周沫却觉得冷,好像置身在冰洞一样冷,不住的发抖,也不知道是真冷,还是被盛南平吓得。

    周沫将屋内所有的灯都打开,照着镜子,费了极大的力气将后背和脖颈上三块细瓷碎片取下来。

    伤口并不算深,只是渗出一丝血迹,但周沫却觉得很疼,疼的她的眼泪连续不断的往下流。

    周沫一个人,努力将后背扎上的烟灰缸碎片处理干净,随便用湿巾擦拭了一下血迹,就将睡裙脱下,开始穿衣服。

    尽管现在已经很晚了,但她不能住在这里,一想到暴怒的盛南平她就害怕,就算她已经回到卧室里好半天了,还在没出息的哆嗦着。

    幸好周沫今晚坐自己车子回来的,她的司机住在了盛家的工人寝室,周沫给司机发了信息,说自己有急事,需要马上离开。

    司机大概还没睡,很快回复了周沫,他马上去发动车子。

    今天周沫急着跟盛南平回来和解,并没有带什么东西回来,穿好衣服,背上她的大背包就可以走了。

    在推门要走的时候,周沫一下想到两个懵懂可爱的孩子,眼泪不由自主的又落了下来。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在两个孩子身边,什么也不做,只是看着他们长大。

    周沫胡乱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打开门,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的往外面走,生怕惊动了盛南平。

    她此时就像惊弓之鸟,非常恐慌,真真是被盛南平吓破胆子了!

    盛南平转身回到书房,心脏急急的跳着,他站在门口没有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听见周沫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回卧室,听着卧室的房门关上了,盛南平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就在刚才,盛南平惊恐的发现,噩梦般的往事差点就再次上演了。

    他无意追赶周沫,但周沫是真心想逃,他如果再往前走两步,估计周沫就会穿着睡裙跑出去了!

    盛南平想都没想,转身就回了书房,他纵然有万丈怒火,也不敢再逼迫周沫了。

    那样的惨伤,一生有一次,足够了!

    盛南平捂着发疼的胸口,慢慢的走到书桌旁坐下,面容不复刚刚的冷硬强悍,呈现一片灰败,憔悴,虚弱。

    他 的脑中不住回响着周沫那句“那我们......我们离婚吧!”

    其实盛南平的离婚协议已经签署好了,他是真想放周沫走了,可是今晚听着周沫亲口提出离婚来,他就受不了!

    他偏不离婚了!

    跟周沫生活在一起也许不开心,可是离婚以后他照样不开心,他要把周沫留在身边,让周沫和段鸿飞陪着他不开心!

    刚刚的一场争吵,真是伤了盛南平的元气,比他平日同那些奸商唇枪舌战,尔虞我诈,或者长跑健身都要累!

    盛南平真觉得,他早晚得死在周沫手里!

    别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响。

    盛南平怔了怔,起身就往外面跑。

    透过客厅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周沫乘坐的商务车在满天飞雪中向外面开去。

    三年前也是这样,周沫也是一个人开车冲出别墅......

    盛南平脑袋开始嗡嗡作响,他顾不上穿外衣,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直接冲出别墅。

    别墅门一打开,外头的大雪伴着寒风“呼”的一下灌了进来,让人不由自主打哆嗦。

    盛南平丝毫不在意这个,直接冲进满天的飞雪里,刺骨的寒风瞬间就将他的薄衬衫打透了。

    守在门口的保镖看见盛南平突然从别墅里面冲出来,他们也连忙从值班室内跑出来,惊惶的问,“盛先生,有什么事吗?”

    “开车去,马上把车开过来!”盛南平大声吩咐,好像再晚一小会,周沫就会发生意外一样。

    保镖不敢迟疑,马上去开车,这时屋内的佣人拿着盛南平的大衣追了出来,盛南平的肩膀上已经落了不少雪花,佣人小心翼翼的将大衣披在盛南平的身上。

    只是,盛南平已经感觉不到冷了,心中的担忧和焦急盖过了一切感觉,还好保镖马上把车子启动了,盛南平坐进车子里。

    “追上前面夫人那辆......”盛南平这句话一出口,就像被猫咬到了舌头,一下把后半句咽了下去,沉默了三秒钟,盛南平又说:“不是追,是远远的跟着,别让夫人发现我们在跟着她!”

    “是。”保镖已经发觉了盛南平的不对劲,其实跟在盛南平身边的保镖都是知道的,无所不能的盛南平,一遇到周沫就会表现的很不对劲。

    盛南平想了想,又掩饰性的说了一句,“夫人车技不好,雪下的太大,我们跟的太近,怕她分神出了意外。”

    保镖想了想,小声的说:“先生,前面的车子夫人没有亲自开,是她的司机在开。”

    盛南平听了这句话,微微放心了一些,但依然神色焦急的看着前方,因为雪下的大,他们还没有看见周沫的车子。

    庆幸的是,这里离开别墅区只有一条路,但出了别墅区,岔路就多了,那样就不容易跟上周沫的车子了。

    “加速!”盛南平冷声吩咐。

    “是。”保镖一脚油门,越野车速度提了上来,没过多久,终于在即将驶出别墅区时,看见了周沫的车子。

    “别跟的太近!”盛南平提醒保镖,他依然双目炯炯的盯着周沫的车子,直到看见周沫的车子驶向康庭雅苑方向,盛南平才松了口气。

    盛南平靠在座椅里,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疲倦和倦怠,刚才大概受了风寒,太阳穴处突突轻跳着疼,像是有尖锐的针在扎着。

    他觉得心脏跳得比平时也欢快多了,这种心脏要跳出嗓子眼的感觉非常不好,盛南平知道自己应该叫保镖送他去医院,可是没有看见周沫回到康庭雅苑的家,盛南平不放心。

    周沫终于回到了康庭雅苑的家,她有一种逃出生天的如释重负。

    她将外衣一脱,就躺倒了大床上一动不动了,这一天她实在太累了,身体疲劳的仿佛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艹蛋的一天,终于特么的过去了!

    周沫什么都不想思考了,她想快点入睡,可是亢奋的神经却不肯放过她,仍在高速地跳跃着,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盛南平凛冽憎恶的双眸。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终究是不行,就算她肯主动低头向盛南平认错,就算她自欺欺人以为盛南平还爱着她,就算她竭力想保住这个家,但是盛南平不愿意配合她了。

    周沫已经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了,今天盛南平对离婚的狂躁抗拒,她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盛南平是爱她的!

    盛南平那样狂傲自傲的男人,当然不会容许被离婚,被女人抛弃了,他的尊严受不了这个,只有他提离婚的份,只有周沫被休掉的份!

    周沫想想也罢,她和盛南平今天这一闹,算是彻底撕破脸了,他们的关系就差离婚的手续了,反正她也不想再找男人了,她就等着盛南平向她提离婚那天吧。

    她像烙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了无数次后,终于睡着了。

    但周沫一闭上眼睛,又梦见了阴魂不散的胡菱儿,胡菱儿披头散发的站在她的床头,狰狞的对周沫笑着,“周沫,盛南平不要你了,哈哈,我看以后谁能保护你,你要还我命来......”

    周沫被吓得大叫一声醒来,心砰砰跳着,额头上都是冷汗。

    如同每次一样,周沫做过这个噩梦后,再也睡不着了,为了驱逐恐惧,她将屋内的灯都打开,将电视打开,瞪着眼睛茫然的看着电视,直到天亮。

    周沫这样一夜夜的不睡觉,将她熬的身心疲惫,心情也极其的糟糕,情绪很是低落。

    她挽救不了婚姻,事业越发不能放弃了,纵然身体极其不舒服,周沫还是去了机场,乘坐段鸿飞的私人飞机去了h市,为今天的宣传做准备。

    周沫想在飞机上补一觉,但脑子里一会是盛南平和莫以珊在一起的情形,一会儿是胡菱儿张牙舞爪来向她索命,她怎么样都睡不着。

    她困的头疼,却睡不着觉,心烦意乱的都想死,干脆去冲个澡,清醒一下。

    看着镜子里面脸色惨白,萎靡不振的自己,周沫知道自己病了,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就被熬夸了,什么事业也不用追求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