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终于等不及了
    盛南平觉得身体里有一把火,忽的燃烧起来,但他突然想到了段鸿飞,一盆冰水浇在了火上......

    周沫是不是也这副勾人的样子出现在段鸿飞的面前......

    “南平......”周沫看着盛南平幽深的双眼,看着盛南平脸上紧绷坚硬的线条刻画出来的冰冷,她无措的搅着双手。

    “你有什么事吗?”盛南平的声音阴沉。

    “我……我们能不能谈一谈啊?”周沫蠕动着嘴唇,神情像个面对老师的犯错孩子。

    盛南平放在身侧的大手不由的握紧成拳头,沉默了一会,才问:“你想谈什么啊?”他的表情不变,但语气中透着只有他自己能感觉到的紧张。

    周沫咬了咬嘴唇,轻声的说:“关于乐云逸的事情,是我黑了你的电脑,动了你的u盘,我见乐云逸太可怜了,就想帮她一下......”

    盛南平听周沫不是跟他提离婚,紧紧提着的心不由一松,但随后,盛南平又觉得自己这种反应很贱人,忍不住冷声打断周沫,“这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不用赘述了。”

    “你都知道了!”周沫猜到盛南平是知道这件事情了,但听盛南平亲口说出来,她还是有些吃惊,有些汗颜。

    盛南平看着周沫讥讽的笑了一下,“你觉得我应该不知道吗?你一直认为自己很高明,一直在把我当白痴一样愚弄!一直把我当智障一样欺骗!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我是你用来防身的工具?还是随时可以利用的傻瓜?”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周沫焦急的连连摆手,“我没有愚弄和欺骗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觉得乐云逸太可怜了,她那样的处境很难堪......所以我就想帮帮她,我没想欺骗你的......”

    盛南平微微抬眉,“你想帮她,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谈,而偏偏要弄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你假装对我好,哄的我晕头转向,让我带你去公司,然后在我的公司做手脚.......”

    一想到这些事情,盛南平的眼睛都往外面喷火,他觉得浑身的血往上涌,羞辱,愤懑,气恼......心里狠不得掐死周沫。

    周沫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盛南平眼中的气恼和愤恨,她忽然发现,想要取得盛南平的原谅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她的声音不由得干涩起来,“我想过跟你说的,但我怕你不会答应,你对乐云逸一直是很有成见的,她害了妈妈……”

    盛南平脸色青白交替,突然大手在书桌上一拍,只震得笔架烟灰缸都微微一跳,周沫被吓得一哆嗦。

    “你既然知道我不会答应这件事情,你还去帮助乐云逸?你既然知道她害死了我妈妈,你还放她逃走?乐云逸是受了些苦,可是跟我惨死的妈妈相比,她那点罪又算得了什么啊?

    在你心里,素不相识的乐云逸比我妈妈重要很多,是吗?是不是因为你还在恨着我妈妈对你的刁难,还是你跟乐盛还有来往?”

    盛南平的怒气由心里上升,这些日子被他强行压住的嫉妒、愤懑都失控而出,忍不住对着周沫大声咆哮。

    他借着这件事情对周沫发泄着怒气,他明明在意的是周沫和段鸿飞的关系,痛苦嫉恨每日每夜毒蛇一样的啃啮着他的心,但他却没有办法质问周沫和段鸿飞的事情。

    那样的质疑,揣测,会让他在周沫面前显得特别小家子气,像个善妒小气的男人,越发证明他对周沫的爱和在意。

    而最为悲哀的是——周沫并不爱他,也不在意他。

    “没有,我没有恨妈妈,我跟乐盛也没有任何来往的!”周沫连连摇头否认,她无措的揪着睡裙,手都在不住的哆嗦着,“南平,我真的没想那么多,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如此伤害你的感情,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

    盛南平看见周沫大眼睛里面噙满泪水,被浓密的睫毛托着,欲滴未滴的样子楚楚可怜。

    他的心不争气的一软,冷哼着说:“算了,你别道歉了,过去的事情,多说无益了。”

    周沫此时心跳杂乱,脑中已经不能好好地思考了,她看着不远处冰冷寒彻如雪山的盛南平,犹豫了再三,还是抛弃尊严,艰难的开口,“南平,你这些日子是在跟我生气吗?你一直都不理我......我知道我做错事情了,我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可是,盛南平显然不能接受她的认错,目光依然幽邃冷冽,一言不发的看着周沫。

    周沫在盛南平的高压目光中,只觉得又羞又囧,紧紧攥着睡衣,直攥出一手心的汗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盛南平觉得周沫这个道歉还算真诚,但是他要的不是这个道歉,他追究的根本不是周沫偷偷放走乐云逸的事情,他在乎的是周沫和段鸿飞之间的屡次纠缠。

    他介意的事情周沫只字不提,让盛南平觉得周沫是在跟他耍心机,是在避重就轻,他知道周沫有些花花肠子,这个小丫头是在用乐云逸的事情掩盖她和段鸿飞的那啥情吗?

    盛南平越想越生气,看着周沫的目光也越来越锋利阴狠,如同刀刃一般。

    周沫忽然发觉自己做了件傻事,盛南平已经带莫以珊回家了,盛南平已经对莫以珊表现的那么温情脉脉了,怎么会再接受她的道歉,怎么会原谅她呢!

    周沫看着盛南平恨不得将自己抽筋剥皮的样子,想起这些日子盛南平对自己的冷淡,想起盛南平对自己说的谎话......

    其实盛南平已经向她表明心迹了,盛南平不要她了!

    可笑的是,她还千里迢迢的跑回来认错道歉,试图挽回!

    等闲变却故人心!

    变了心的男人,真的就如同滚滚东逝水,无论她是低声下气,还是哀求认错,都是无济于事的!

    周沫急于挽回一些尊严,仰起头,大声对盛南平说:“那我们......我们离婚吧!”

    “离婚!!!”盛南平心里的嫉恨愤懑痛楚瞬时如烈火烹油一般,“轰”的一声弥漫炸开,摧枯拉朽般疯狂燃起,摧毁他最后残存的意志。

    他就知道,周沫这样心急火燎的乘坐段鸿飞的私人飞机回来,不会只为了跟他承认错误的!

    盛南平手边触到冰冷的烟灰缸,疯狂绝望令他一扬手,便向周沫那边掷去,“你不再跟我演戏了吗?不再装模作样的求我原谅了?你终于等不及了啊!”

    盛南平是谁,出手如电,那个烟灰缸挟持着一股劲风,急速的奔着周沫而来,周沫吓得傻了眼,竟然忘记了躲避。

    幸好,盛南平手下留了点情,烟灰缸在偏离周沫脑袋两寸远的地方飞呼啸而过,重重的撞在坚硬的墙壁上,细瓷碎片四下蹦飞。

    周沫为了哄回盛南平,偏偏穿了条该死的吊带睡裙,此时遭了殃,几片惯性劲猛的烟灰缸碎片猝然扎到了周沫露在外面的肩膀和脖子上,疼的周沫一皱眉。

    “跟我离婚,你要去找段鸿飞吗?你要去跟段鸿飞双宿双飞吗?”盛南平此时就像疯了一样,并没有注意到周沫呲牙咧嘴的疼。

    一想到周沫离婚后要跟段鸿飞在一起了,就像有把利剑刺进盛南平的胸口,血淋淋的,让盛南平的五脏六腑都痛不可抑。

    他没有那么大度,他不会成全周沫和段鸿飞的江山美人梦的,他要把她给他的疼、他的煎熬,他的痛苦和羞辱加倍地投掷还给他们。

    “你......你胡说些什么啊?”周沫懊恼又委屈的瞪视着盛南平,“是你不愿意原谅我了,是你有了别人了,我提出离婚,是想成全你们......”

    “你住嘴,你这个阴暗恶毒,巧舌如簧,颠倒黑白的女人!”盛南平暴怒,一脚踢开身边的椅子,腾腾的往周沫这边走来,眼眸狂躁凌乱好像嗜血的猛兽。

    周沫突然害怕了,三年前,盛南平怒吼着要杀了她的一幕重现在眼前。

    盛南平这个人她太了解了,冷血无情,翻脸无意,他能把她宠上天,也能杀她不眨眼的!

    周沫想都不想,拉开身后书房的门转身就往外面跑。

    她又把盛南平惹毛了,盛南平又要杀了她了!

    周沫不顾一切的向外面冲,跑到别墅门口,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件吊带睡裙,踩着拖鞋,而此时外面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不知道什么时候还飘起了鹅毛大雪。

    她惊慌失措的回头张望,见盛南平已经追出书房门口了,但是,盛南平并没有再往前走,只看了她一眼,之后就如风一般转身回了书房,书房的门随之重重的关上了。

    “word妈啊!”周沫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她真害怕历史重演,狂怒的盛南平再次追杀她,而她今天还没有上次的运气,估计会直接被冻死在冰天雪地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