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剥了壳的荔枝
    盛东跃见哥哥心情不错,立即趁热打铁,将姐姐,妹妹,姜安迪都找来了,借着同莫以珊叙旧的由头,在盛南平的家里开了个小型party,借此拉近盛南平和莫以珊的感情,让莫以珊尽快的同两个孩子熟悉起来。

    莫以珊清楚盛东跃的心思,她对这种安排没有拒绝,这些年来,她心心念念着盛南平,现在终于有机会同盛南平在一起,她怎么能放弃呢!

    她将这辈子最大化的温柔懂事呈现在盛南平面前,对盛南平的两个孩子也相当的和蔼可亲,同盛南平的兄弟姐妹融洽相处......

    就在莫以珊觉得自己是盛南平未来妻子的不二人选时,就在莫以珊满怀欣喜和甜蜜时,盛南平的妻子犹如哪吒一样踩着风火轮横空出世了!

    而且还是个美得璀璨夺目,倾城倾国的哪吒,怎能不惊得莫以珊三魂六魄离位。

    原来盛家是有女主人的,原来这两个孩子是有妈妈的,原来盛南平是有妻子的,而且是个不失少女的纯真,又兼具女人妩媚的绝色美人!

    莫以珊被震惊了,被打击了,多亏周沫同别人寒暄一阵才走到她身边,不然她的表现恐怕是要贻笑大方了。

    两人离得近了,周沫得以仔细打量莫以珊,这个女人气质非常好,知性美很强,像珍珠,光华内敛,不耀眼,却足够吸引人。

    难怪盛南平对她另眼相看啊!

    莫以珊看着走到身边的周沫,稳定了情绪,握住周沫绵软的小手,“盛夫人,你好,你真漂亮!”

    听着莫以珊认认真真的叫自己盛夫人,无比真诚的夸赞自己美丽,周沫有些不自在了。

    周沫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不太愿意面对善良的敌人,弄得她作祟的时候惴惴不安的,罪恶感非常强。

    周沫宁愿莫以珊像曲清雨那样狡诈阴险,那样她反击起来也可以不遗余力的了。

    “莫姐姐,来,我们到那边坐啊!”周沫拉着莫以珊往沙发处走,想近距离的了解一下这个女人,既然是情敌,就要做到知己知彼。

    莫以珊此时心慌意乱,已经不想再留在这里了,她对周沫笑笑,“盛夫人,我也来了有一会儿,你和家人们好好聚一下,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我先告辞了!”

    周沫越发觉得,这个莫以珊的心思单纯了,莫以珊这样急着走,只能证明她的心里有鬼,而且还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换做曲清雨那样心机深沉的女人,定然会随着她坐下聊天,来一番不见销烟的唇枪舌战了。

    “莫姐姐......”

    “以珊,留下来吃饭。”盛南平清悦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语气不容拒绝。

    原来盛南平在家里!

    周沫猝然回头,看见从书房方向走过来的盛南平。

    这个气质美女,果然是盛南平请回来的!

    周沫觉得心都在微微颤抖,但她却要极力镇定,对着盛南平露出温柔又乖巧的笑容。

    盛南平面色不变,对着周沫略略点头,“你回来了!”语气平淡,好像在随口询问,你吃饭了吗!

    “恩。”周沫也点点头,但她的心却直直的往下坠,嗓子眼像赌了了什么东西一般,令她窒息。

    盛南平走到周沫和莫以珊这边,很自然的站到莫以珊的身侧,对着莫以珊一笑,“厨房已经做好饭了,我们大家一起吃饭吧!”

    他这一笑,仿若春暖寂静的山谷,好似绿野里盛开了璀璨绚烂的野百合。

    足以让人喟叹,目眩神迷。

    周沫知道,这样的笑容盛南平很少有,他的笑总是淡淡的,内敛的,像这样如同孩子一样,笑得无邪而真诚的时候绝对少见。

    看来,这个莫以珊,对于盛南平来讲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了!

    周沫努力忽视心中万马奔腾的不适感,笑着邀请莫以珊,“莫姐姐,我们去吃饭!”又转头看向盛乐和盛东跃等人,女主人一样的招呼着:“吃饭了,大家一起开动啊!”

    “吃饭了,我们要吃大餐了!”盛东跃故意大声喧哗着,调节尴尬的气氛。

    “吃饭了,吃饭了,我要吃饭饭!”雪儿有妈妈在身边万事足,无忧无虑的欢笑着。

    周沫疼爱的把她的小公主抱在怀里,一手牵着小宝往餐厅走,她莫名有种感觉,这样拥着两个孩子的机会不会太多了。

    众人坐到饭桌旁,雪儿和小宝坐在周沫的两侧,小宝的另一侧是盛南平,盛南平的另一侧是莫以珊。

    周沫在看向小宝的时候,可以看见盛南平,盛南平将脸偏向莫以珊一边,同莫以珊说着话,只留给周沫犹如山峰般冷峻坚毅的侧脸。

    她默默转过头,低头吃了口饭,今天的饭好像有些干了,她努力嚼着,却怎么都咽不下去。

    盛东跃和盛乐坐在周沫的对面,积极的跟周沫说着话,大概是想中和一下盛南平对周沫的冷淡。

    “沫沫啊,这个深海贝很鲜的,你尝尝!”盛乐爱怜的给周沫夹菜。

    周沫看着盛乐夹到盘子中完全法式做法的鸡油菌焗深海贝,笑了笑,她喜欢吃的是蒜蓉粉丝扇贝,这个鸡油菌焗深海贝,明显是为了迎合莫以珊的口味做的。

    而周沫刚才清清楚楚的看到,盛南平为莫以珊夹了一块鸡油菌焗深海贝。

    其实,这桌上的每道菜都是为莫以珊量身定做的,都是中西合璧的做法,一改家里往日菜肴汤汁浓重的特点,都是清淡的,偏西式的。

    “谢谢大姐!”周沫努力打消心中的不适感,对盛乐笑笑,如同嚼蜡般把这块鸡油菌焗深海贝吃掉了。

    盛东跃开始同周沫聊着公司的事情,电影的事情,盛乐时不时的插嘴问问,小宝和雪儿开心的说说笑笑,他们这个小天地里气氛好像很嗨皮。

    但周沫依然看见了盛南平为莫以珊夹菜,莫以珊抬头娇羞地看着盛南平,盛南平低头和莫以珊轻声说了句什么,两人脸上都挂上了开心的笑容。

    周沫强壮的心脏又被狠狠地打击了一下,她心里这个恨啊,恨不得将盛南平剥皮抽筋!

    但她却要笑,既不能将嫉妒的心思暴露,又不能笑的太过欢脱,这中间的分寸真是太难以把握。

    周沫觉得这顿饭吃的从未有过的漫长,从未有过的难过。

    在她的隐忍煎熬下,这顿饭终于吃饭了,众人在客厅稍稍坐了会,莫以珊就非常有礼貌的起身告辞了。

    阿弥陀佛保佑,盛南平没有提出亲自送莫以珊回家,盛东跃积极踊跃的送他的珊珊姐回家了。

    客人一走,周沫先陪着两个孩子洗漱,哄着雪儿睡觉。

    雪儿多日没有看见妈妈,很是想念了,一个晚上都同周沫腻在一起,睡觉要周沫陪着,要周沫给她读故事听。

    周沫心疼宝贝女儿,一直耐着性子陪着雪儿,很久后才把雪儿哄睡。

    她感冒还没有痊愈,这一天四处奔波,很是疲惫,搂着热乎乎,软绵绵的雪儿,差点睡着了。

    忽然想到盛南平,周沫精神一振,她今天回来的目的不是搂着孩子睡觉的,是想要搂着盛南平睡的啊!

    周沫连忙从雪儿的床上爬起来,走出雪儿的房间,见四处都静悄悄的。

    她先回到主卧室,卧室里面空无一人,盛南平一定是在书房了。

    周沫低头看看身上的裙子已经皱了,她想了想,迅速的冲了个澡,换了条半透明的睡裙,裙子短得刚过大腿根,该遮的地方算是遮住了,却有着若隐若现,呼之欲出的效果……

    这条睡裙把周沫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周沫自己也很窘迫,但做错事情的是她,想要挽回一切的也是她......

    盛南平在书房里临窗而立,颀长挺拔的背影在空旷寂静的房间里,看着和外面的夜色一样落寞。

    他就这么站着,沉默着,一动不动。

    书桌上摊着一堆文件,但盛南平却什么都看不进去。

    周沫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

    她中午刚刚陪着段鸿飞见过家长,下午就乘着段鸿飞的私人飞机回来了,她要干什么?

    她是要跟自己摊牌吗?她是回来跟自己谈离婚的事情吗?

    一想到周沫千里迢迢,迫不及待的跑回来跟自己提离婚,盛南平就觉得怒不可遏!

    这个晚上他一直在积聚力量来控制自己,不去看周沫,不去跟周沫说话,他怕自己稍稍不留神,就会同周沫吵,就会像从前那样恨不得杀了周沫!

    书房门口传来敲门声,很有节奏的三下。

    是周沫,佣人不敢随便来敲他的门。

    该来的还是来了,想躲也躲不掉!

    盛南平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线,转身坐到书桌前,淡淡的喊了声,“进来。”

    周沫推门走了进来,伴着一阵沐浴后的清香。

    盛南平忍不住抬头看向周沫,刚刚洗过澡的周沫就像一颗剥了壳的荔枝,鲜嫩水灵的站在他眼前。

    吊带睡衣露出周沫雪白光滑的肩,还有沟壑起伏的.....

    一双澄若秋水的大眼睛左顾右盼,像是要把他的魂给勾去,微微嘟起的唇粉嫩嫩的,泛着柔腻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