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闯入者
    车子一直开到别墅门口停下,周沫从车上走下来,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看见了屋内的盛东跃,盛乐,盛乐丈夫,盛美,盛美男朋友,姜安迪,姜安迪女朋友,小宝,雪儿......还有那天同盛南平在一起吃饭的气质美女!!!

    这些人各个神情愉悦,说说笑笑,隔着厚厚的玻璃窗,周沫都可以感觉到里面热烈融洽的气氛!

    卧槽,这是什么意思啊!

    周沫不由僵立在原地,满腔热血好像被人猛然浇上了一盆子冰水!

    在她不在家的时候,盛南平已经把这个女人带回了家,登堂入室,同盛氏家族的成员见面了?

    未来媳妇见家长吗!可是她这个正牌夫人还没退位呢!

    一时间,周沫心里面又是酸楚又是苦涩,不知道自己是该悄悄的转身离开,还是大步走进去!

    很快的,这个难题有人为她解决了。

    她的宝贝儿子听见了汽车引擎响,跑到门口来观望,看见站在车旁的周沫后,立即大声的欢呼起来,“妈妈回来,妈妈回来......”

    小宝的叫声惊动了所有人,周沫想走也走不了了。

    现实容不得人再躲避,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就算这层面纱揭开后,大家再也没有回头路!

    周沫深吸一口气,对小宝张开双臂,“宝贝,快过来,麻麻抱!”她欢喜的跑上前,一把抱住小宝。

    屋内的雪儿听见哥哥喊妈妈回来了,也迈着小胖腿跑向门口,佣人怕她穿的单薄,跑到外面会感冒,在门口阻止着雪儿,不让她跑到外面来。

    雪儿严重不高兴了,大声的发着脾气,“我要见妈妈,你让开,我要见我妈妈......”

    周沫听见了小公主懊恼的声音,连忙说:“雪儿不要出来,妈妈这就来见你了!”说完,牵着小宝的手走到别墅门口,万分疼爱的将雪儿抱了起来,“我的小公主,想死妈妈了!”

    “妈妈,我也想你了!”雪儿真是想周沫了,紧紧的搂着周沫的脖子,贴在妈妈的怀里。

    周沫越过雪儿的小肩膀,看见刚刚还热闹欢庆的大厅已经静寂了下来,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好像她是一个不应该出现的闯入者。

    屋内众人看着突然回来的周沫,都很意外,就连向来机灵的盛东跃都懵逼了。

    今天这个party是盛东跃组织的,他知道周沫远在千里之外的g市,今天是不可能回来的,所以才组织了这个场面,让莫以珊进一步的了解盛南平,和两个孩子见见面,接触一下。

    在场的其他人同盛东跃的想法基本是一致,他们都知道了盛南平和周沫正在闹矛盾,而周沫三番两次害身强体健的盛南平住进医院。

    盛南平一旦生病,整个世界就都跟着他转了,这些人都已经不看好周沫继续做盛南平的妻子了。

    豪门中人,擅长心机,无论大家平日里对周沫多么好,关键时刻还是护着盛南平的,他们都想先促成了莫以珊和盛南平,然后再知会周沫走人!

    没想到千里之外的周沫突然回来了!

    此时此刻,盛东跃都不知道该叫周沫什么好呢!还叫嫂砸,让莫以珊怎么想?叫周沫?让周沫怎么想?

    正在众人和周沫面面相觑,尴尬忐忑的时候,小宝清脆的叫着,“妈妈,快点进来啊,家里暖和,你一定都冷了吧!”

    周沫听着小宝的声音,心中一暖,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从众人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不欢迎的意思了,她正觉窘迫,觉得在这个家没有她的立足之地,是她的儿子以最正确的打开方式提醒了她。

    目前,她还是盛南平的妻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是这里的主人!!!

    周沫的怒气幽怨在胸中积聚,可还是不得不面带微笑,轻声细语地跟众人打招呼,“大家今天都这么有时间啊,都过来玩了!”

    盛乐是这些人里年龄最大的,她先和气的对周沫笑了,“沫沫回来了,累不累啊?”

    周沫把雪儿放下,对着盛乐点点头,“大姐好,我的工作还算轻松,不累的。”

    盛东跃此时也恢复了机灵,蹦跶着过来,故作关心的问,“听说你在宣传的时候差点晕倒了,是感冒发烧了,现在怎么样啊?

    周沫心中冷笑,既然都知道我感冒发烧了,也没见你们任何人给我打个电话问询一下,反倒邀请美女到我家来狂欢做乐,是在庆祝我快点死掉吗!

    “我这人皮糙肉厚,小小感冒能奈我何啊!”周沫无所谓的笑着,眼睛环视客厅一周。

    她看见那个气质美女抱着观望态度站在客厅的边缘,而盛南平并不在众人其中。

    莫非盛南平没有回来参加这个聚会!

    这个气质美女不是盛南平邀请回来的!

    突然之间,周沫再次满血复活了!

    周沫心中的郁闷和沮丧消散不少,她姿态优美的脱下羽绒服,满意的看见屋内众人看向她的惊艳目光。

    她这件裙子选的灰常正确!

    做了这么久的艺人,周沫别的没学会,演戏倒是真学会了,而且保证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如同名媛般优雅,绝对能配上盛夫人的身份。

    她穿着漂亮的裙子,微微仰着头,像个晚归的女主人一样,同大厅里的每个客人一一打招呼,自然就走到了那位气质美女身边。

    “谁能来为我介绍一下,这位漂亮的女士是谁啊?”周沫微微笑着,表情和眼神绝对的自然单纯。

    情敌见面,本应该是分外眼红的!

    但周沫要将眼红藏起了,大气从容的做她的正牌夫人,让这个女人自觉跟她不是一个段位的!

    “哦......”盛东跃其实一直跟在周沫身边呢,他就准备随时迎接周沫的发难呢。

    “这是莫世伯家的女儿,莫以珊小姐,她从小跟我们一起玩到大的,跟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她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游学,治疗医学研究,现在是国际顶尖的心内科专家......”

    盛东跃这句话里的信息量比较大啊,周沫微微愣了愣。

    世伯家的女儿,那就是门当户对呗!

    从小一起玩到大,那就是青梅竹马呗!

    国际顶尖专家,那就是事业有成呗!

    综上所述,这就是一个实力和能力都无比强大的情敌啊!

    “莫姐姐,你好,欢迎你来我家做客啊!”周沫笑着对莫以珊伸出手。

    周沫原本就有些小聪明,又在娱乐圈混迹了这么久,是有些花花肠子的了。

    她这句话听着像是对莫以珊礼貌客气,实际上却是让莫以珊意识到自己年纪大了,年龄可一直是女人的死穴呢,另外,还强悍的向莫以珊展示自己的女主人身份。

    因为周沫的语气分寸拿捏得极好,她这句话让人听着并不刺耳,纵容有些不舒服,也挑不出毛病来。

    莫以珊的心机还真是没有周沫重,而她此时也还没有从周沫带给她的惊艳震撼中反应过来。

    自从盛南平出院以后,莫以珊就没有了接近盛南平的机会,她有种浓浓的怅然若失感。

    莫以珊以前对是南平的是默默怀念,可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她发现自己越发迷恋盛南平了。

    她爱盛南平千帆过尽的沉稳,她爱盛南平机智幽默的谈吐,爱盛南平身上恰到好处的沧桑,爱盛南平笑起来眼角耐看的鱼尾纹......

    莫以珊发现,时光没有将盛南平变老,而是将盛南平雕琢的更加完美精致,让她更加深爱,不能自拔。

    盛安平出院了,莫以珊再没有机会每天看见盛南平,正在她黯然失落的时候,盛东跃给她打来电话,说盛南平身体有些不舒服,而盛南平又不肯去医院,只能请莫以珊到家里来给盛南平检查一下。

    莫以珊欣然同意,来到盛家为盛南平检查身体。

    盛南平昨天工作到后半夜,又过度吸烟,心脏隐隐不舒服起来,但他一直隐忍不说,直到今天中午,听说周沫和段鸿飞去见查秀波夫妻了,他们四人共进午餐,盛南平当时就心绞痛发作了。

    他不想像个病秧子似的又住院,回到家来休息,盛东跃不放心他,把莫以珊请回家来为盛南平看病。

    莫以珊走进了盛南平豪华漂亮的家,看见了盛南平的两个孩子,为盛南平检查了身体。

    她在盛家走动了几圈,四处都没有看见女主人的照片,没有盛南平和夫人的合影,也没有听佣人提过夫人,没有听见孩子们谈论妈妈。

    这个家里,好像真的没有女主人。

    莫以珊暗暗高兴起来,以她的家世,学识,社会地位,不可能嫁给任何二婚男人,不可能给任何人当后妈的。

    但如果这个男人是盛南平,莫以珊是心甘情愿的。

    盛南平吃过药以后,身体舒服了,心情也好转一些,同莫以珊坐在温暖明亮的大花房里聊天。

    时值深冬,但盛家四季恒温的花房里依然繁花似锦,眼前绵延的都进口的名贵花种。

    四周开着名贵的花朵,眼前坐着世上最耀眼的男人,莫以珊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是灿然生辉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