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床头吵架床尾和
    段鸿飞见周沫笑的眉眼弯弯,梨涡闪现,觉得很是心满意足。

    其实他这一生,也没有什么远大抱负,只是想看着周沫在他身边幸福的笑。

    周沫是个非常有良心的人,她念着这五十多万的好,忍不住唠叨段鸿飞,“你刚才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那话说的太伤人了,差点就把一对新婚夫妻怂离异了!”

    段鸿飞没有一点儿歉疚的翻了下眼睛,“是他们先让我伤心了,离异了也活该!”

    “哎呀,你说这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周沫气的伸手掐了段鸿飞一把,“姑姑含辛茹苦把你抚养成人,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呢,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她一直单着,现在你长大了,能承担责任了,还不许她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你太自私了......”

    “行了,行了, 这些话你刚刚已经教训过我了,而我最终也没有搅合散他们啊!”段鸿飞伸手捂住周沫的嘴。

    段鸿飞这个人真没有什么是非观念,道德底线,凡事皆凭自己喜好,心狠手辣,任性狂妄,凡事都以自己为圆心,以自己的利益为半径,画弧。

    只有周沫,是他生命中的一个例外。

    今天如果没有周沫,他铁定把查秀波和陈少伟搅合离婚了,谁要让他不高兴了,他会加倍奉还,让那些人心碎而死。

    周沫也知道段鸿飞是什么德行的人,亦正亦邪,没有正常人类的感情,想把他感化成正常人,基本是不可能滴。

    “你手脏不脏啊,就来捂我嘴!”周沫一脸嫌弃的推开段鸿飞的手。

    “小犊子,你是过河拆桥的祖宗啊!”段鸿飞被气笑了,“刚刚就是这只手,给你剥的大虾,你吃的很欢呢,这么工夫就嫌他脏了,墙都不扶,我就服你!”

    周沫也笑了,她忍不住又嘱咐段鸿飞,“姑姑的事情你不要再捣乱了,她这些年也不容易,你都这么大了,放她一条生路,让她也快乐的生活些年吧!”

    “好了,知道了!”段鸿飞见周沫心情不错,再次提议,“现在你有空了,我们一起回老家吧!”

    周沫眨巴了两下眼睛,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然后对着段鸿飞摇摇头,“我接到了乔娜姐的电话,公司那边有些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

    “你今天就要回去?”段鸿飞眼睛蓦然睁大,很是意外。

    “是的,公司有急事。”周沫认真的点头。

    “你明天要去h市宣传的啊?”

    “我明天可以由帝都直接飞去h市。”

    “可是......”向来机敏的段鸿飞被周沫打个措手不及,俊眉微蹙,焦躁担忧的说:“你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呢,不适合这样来回奔波的!”

    周沫很豪气的一挥手,“小小感冒,何足挂齿,我突然得了这五十多万,精神动力强大,身体壮的像头牛了!”

    段鸿飞面色一沉,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想把红包从周沫手里抢回来。

    周沫踮起脚,很老成的用手拍拍段鸿飞的肩膀,“小段啊,你也别跟着我起腻了,姑姑这次真要退隐江湖,洱海泛舟去了,你是个男人,就要把你的责任承担起来!”

    段鸿飞鼻子差点气歪了,但也没有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他确实该回去!

    之前他为了回避查秀波和陈少伟,故意在外面游荡不归,现在该见的都已经见到了,他再躲避就没有意义了。

    神采飞扬的段鸿飞脸色黯淡下来,有好一会都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周沫,那眼神隐隐有些失落,有些不舍,“沫沫啊,我不在你身边了,凡事你都要自己小心,娱乐圈黑暗面太多,你别再傻乎乎的着了人的道!”

    周沫嗅到空气中离别的味道,听着段鸿飞的嘱咐,鼻子有些发酸,乖乖的点头,“恩,我知道了。”

    她和段鸿飞在一起时会相看两厌,一分开又会彼此惦念。

    “我会把赵国栋撵回帝都去,他在那也算是个街头霸王了,没事让他去给你打打场子,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的。”

    “恩,我知道的。”

    段鸿飞伸出手,揉了揉周沫的头,“等下我会派私人飞机送你回帝都,明天飞机送你去h市,免得你来回奔波休息不好。”

    周沫立即摆手,“不用了,太兴师动众,太奢侈了!”

    “你哥哥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段鸿飞恢复了他吊儿郎当的欠揍样,“我的钱多的可以用来烧炕了,这些钱你不祸害谁祸害啊!”

    周沫想想也是,她现在不祸害段鸿飞的钱,也是留给段鸿飞未来的媳妇祸害,还不如她先享受一下呢!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我们就在这分开吧,你抓紧时间回去承担责任吧!”周沫语气尽量轻松的说。

    段鸿飞抿了抿唇,喉咙里仿佛卡了什么东西,喉结不住地蠕动着,“周沫,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有事要给我打电话,还要记得想我哦!”

    虽然现在是信息时代,交通发达,但段鸿飞一旦忙起来,能飞过去看周沫的机会少之又少了。

    “段鸿飞......”周沫咬了咬嘴唇,浓密的长睫颤了几颤。

    “哦?”段鸿飞挑了挑眉。

    “谢谢你!”周沫的眼眶不由发红。

    “我最怕听你说这个词了,再就是说‘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段鸿飞自嘲的笑笑,“你以后永远不要再说这个了,扎心啊!”

    “恩,那我走了。”周沫在眼泪落下来之前,转身大步离开。

    不是所有的情,都可以成归宿,不是所有的缘,都可以结成伴......

    这世上很多深情厚谊,注定是要被辜负的。

    周沫一路疾走的回到了酒店,她给徐浩东打了电话,说她明天去h市同剧组汇合。

    徐浩东已经把周沫当做了大功臣,现在无论周沫说什么,徐浩东的回答都是好好好。

    周沫很麻利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给苏苏打了电话,苏苏还要留在这边继续嗨皮,周沫带着楚静和石磊去了机场,乘坐段鸿飞的私人飞机回了帝都。

    他们来的时候,私人飞机上喧哗热闹,人来人往,回去的时候飞机上静悄悄的,周沫躺在卧室里睡觉,楚静和石磊坐在外面玩手机。

    周沫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想着等下就要见到盛南平了,她竟然有些小兴奋。

    今天离开帝豪酒店的时候,周沫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她可以拯救查秀波和陈少伟的爱情,为什么就不能拯救一下自己的婚姻呢!

    盛南平因为她帮助乐云逸的事情生气,她为什么不能主动去找盛南平摊牌,与盛南平和解呢!

    给别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既然是她犯的错,先低头认个错也不丢人,免得每天幽怨伤神。

    周沫想通了这一切,心情都变好了很多,想着等会下飞机后,先回家去看看两个孩子,她亲自下厨做饭,然后让小宝给盛南平打电话回家吃饭。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顿饭,她给盛南平灌点酒,之后晕晕乎乎的上了床......嘿嘿,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周沫在憧憬这些事情的时候,故意忽略掉盛南平那天对她的欺骗,故意忽略到盛南平与美女吃饭的事情!

    谁都有秘密,谁都需要一些空间,盛南平欺骗她也许是善意的, 盛南平与美女吃饭也许是为了工作,不要多想!

    周沫自从催眠着,让自己忘掉那一段记忆,只想着跟盛南平在一起的甜蜜,想着她和盛南平和好后的快乐......

    她昨晚一夜没睡,闭着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

    或许是心情好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门口有人守着的原因,周沫这次睡觉没有再做噩梦。

    周沫睡了一觉,再睁开眼睛,飞机已经降落在帝都了。

    这边天气冷,下飞机前,楚静提醒周沫要多穿衣服。

    即使知道外面寒风凛冽,即使知道自己大病初愈,周沫想着等会要见到盛南平了,还是很臭美的穿了一条薄羊绒的齐膝连衣裙。

    这条连衣裙周沫很喜欢,设计简洁,显出她纤细的腰身,稍大的一字领口,可以露出她精致漂亮的锁骨,白皙的肌肤,小心机的穿法让周沫性感与清纯并存。

    周沫对着镜子,动手给自己化了个淡妆,当她放下眼线笔的时候,对着镜子再一次的审视自己,确定此时的自己很完美。

    当然,在没有见到盛南平之前,周沫不用那么拼的,她在裙子外面穿了件厚实的羽绒服,脖子上系了一条围巾。

    楚静已经通知家里的司机来接机了,周沫下了飞机,直接坐车回家。

    周沫心怀激动,憧憬,一路上都在做着心里建设,想着见到盛南平的时候,她要说什么,做什么......

    帝都的冬日天黑的早,车子驶进别墅院门时,天色已经暗沉下了,周沫远远的看见别墅里面灯火通明,屋内人头攒动,好像在开party!

    这是什么情况啊?

    家里今天这么多人!怎么这么热闹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