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孩子都能打网游了
    周沫拍了拍苏苏的手,“没事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沫沫姐啊,如果不是那位段先生及时赶过来,徐导演和兰大影帝就要闹翻脸了......沫沫姐啊,段先生也太富有了吧,我们都要托你的福啊,乘坐这么豪华的私人飞机,艾玛,我算是开了眼了,这真是太壕无人性啊......”

    苏苏这个八卦博主,一见周沫醒了过来,就趴在周沫床边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这时,漂亮温柔的空姐走进卧室,对苏苏和楚静说:“二位,晚餐开始了,请到外面用餐。”

    “用餐?这里还能提供晚餐啊?”苏苏惊喜的瞪大眼睛,经过这通折腾,她早就饿了。

    “能够提供的。”空姐又温雅的笑了,对苏苏和楚静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二位到外面用餐!”

    “苏苏小姐,你去吃饭吧,我在这里陪着周小姐。”楚静对待工作真是非常尽职尽责的。

    “楚静,你去吃饭吧,我这里没事的,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周沫对楚静说。

    “我不饿,我在这里陪着你。”楚静替周沫掖了掖被子。

    “二位小姐,你们都去吃饭吧,不然饭菜就凉了,赵先生吩咐了,由我留在这里陪周小姐。”空姐又对苏苏和楚静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们两个快去吃饭吧,有这位小姐陪着我就好了。”周沫催促苏苏和楚静。

    楚静也不好太违背周沫的意思,而空姐还客气礼貌的一个劲请她们,她只能跟着苏苏一起出去吃饭了。

    她们刚走不一会儿,段鸿飞噙着抹邪魅的笑容,端着盛满食物的托盘,洋洋得意的走了进来。

    周沫瞪了他一眼,“你别总往这边跑,会被人发现的。”她知道娱乐圈的人是传播八卦的祖宗,段鸿飞和她单独在这里呆着,外面那些人不定怎么编排他们了。

    “发现又怎么样啊?我是你的忠实粉丝,我愿意为家爱豆鞠躬尽瘁!”段鸿飞嬉皮笑脸的说,将餐盘放到周沫的病床前,“来,我的女神,看看这些东西可合胃口!”

    周沫绷起了小脸,“你闭嘴啊,别乱说话了,我们这行是不准传出绯闻的!”

    段鸿飞傲娇凶蛮的一挑眉,“我的新闻,谁敢乱写啊,我捏死他!”

    周沫最讨厌段鸿飞这副天下他老大的狂傲劲了,她不由恶向胆边生,“就算没人乱写你的新闻,但我是有丈夫的人,你得跟我避嫌!”

    她故意这么说恶心段鸿飞的。

    果然,狗脾气的段鸿飞迅速变脸了,将刚拿起来的筷子重重摔到餐盘里,“我知道你是有老公的,你不用时时刻刻提醒我!”

    周沫不为段鸿飞的行为所动,依旧凛着张脸,“你去外面吃饭,我就不再提醒你了!”

    段鸿飞气的‘蹭’一下站起来,握着拳头说:“小死崽子,你是真会过河拆桥啊!”

    周沫心里又急又乱,对着段鸿飞瞪眼睛,“我得注意影响啊,外面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段鸿飞阴阳怪气的说:“哼,什么那么多双眼睛啊,你就是怕楚静看见,偷偷告诉盛南平呗!”

    周沫真气急了,“你要不要我从飞机上跳下去啊......咳咳......”一阵猛咳,将她惨白的小脸都憋红了。

    “好,好,我出去,你别气了......”段鸿飞拧不过周沫,只能举手投降,嘟囔着说:“你就爱多想,就算呆在一个屋子里,我能占你什么便宜啊,如果想占你便宜,早就占了,还能等到今天......其实我真不该等到今天的,如果早点占了你的便宜,何必这么费劲呢,我们的孩子都打网游了......”

    周沫脸上一热,羞恼的骂段鸿飞,“你逼逼叨叨些什么啊.......还不出去.......”

    段鸿飞真后悔邀请外面那些电灯泡乘坐他的飞机,好好的一场小团圆,被外面那群吃货给搅合了。

    为了打消周沫的担忧,段鸿飞忍着不耐烦,到餐厅同吃饭的众人打了声招呼,并且坐到一旁的休息区打起了游戏,他要一直呆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力证他和周沫没有共处一室,证明周沫像白莲花一样清白。

    楚静很快的吃过了晚餐,然后就回病房陪着周沫去了。

    此时,致远国际办公大楼依然灯火通明。

    盛南平下午的时候到公司上班了,在快下班的时候,盛南平发了通脾气,所有人留下加班,整个办公大楼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

    大家都看出来了,他们的**oss心情很不爽,凛冽的寒冬伴着暴风雪到来了……

    盛东跃被临时救急,请回了总公司。

    “二少啊,拜托你了,这些文件你帮忙带进去好不好啊,我真是好害怕啊!”

    “二少啊,你可不可以把总裁劝回家休息一会儿啊,这么晚了,熬夜工作对他身边不好啊!”

    “二少啊......”

    致远国际一众高层围绕着盛东跃,满脸祈求,好像盛东跃是可以帮助他们脱离苦海的活菩萨。

    “我靠,你们都把我舍出去了,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你们都害怕他,尼玛的,难道劳资就不怕吗?他生气了,最多就是骂骂你们,但他会揍我的,揍得我面目全非的,你们造吗......”

    盛东跃也不想去扛这个雷了,盛南平现在就像炸了毛的猛兽,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危险嗜杀的气息。

    “可是我们更怕啊,我们惹恼了总裁,会饭碗不保,总裁会让我们滚蛋走人的!”“是啊,我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啊,都指望着我吃饭呢!”

    ......

    几个高层苦哈哈的说。

    “都停吧,你们别跟我演苦情剧了!”盛东跃烦躁的一挥手,“你们说说吧,今天怎么招惹到我哥了,他上午还好端端的呢!”

    “我的二少爷啊,借我们十个雄心豹子胆,我们也不敢招惹总裁啊!”

    “是啊,我们是吃饱了撑的要找死吗,去招惹他老人家!”

    盛东跃纠结的揉了揉头顶的几根黄毛,“那他为啥突然变脸啊?”

    “不知道啊,总裁下午来上班的时候心情还算可以的,但是随着天一点点的黑下来,他的脸也一点点的黑了,而且是越来越黑......”

    “行了,别描述了,你以为写狗血剧本呢!”盛东跃焦躁的来回走着,“大家一起开动脑筋,想想办法啊......你们凌副总呢,他怎么说啊......”

    凌海听见盛东跃烦躁躁的声音,从副总裁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拍了拍盛东跃的肩膀,“二少啊,今天盛总脾气确实......还是你进去看看吧,你知道他的身体,劝劝他,别吸烟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哥吸烟了?”盛东跃惊的一跳脚,出院的时候,莫以珊再三嘱咐盛南平,戒烟戒酒,戒疲劳。

    凌海叹了口气,“是,他的情绪非常不好,晚上这会更糟糕了。”

    盛东跃一听急了,就算盛南平的办公室里有刀山火海,他也得滚进去了。

    在众人的打气加油下,盛东跃战战兢兢地站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办公室里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哥啊……咳咳......”盛东跃一推开总裁室的门,一股浓烟扑面而来,将他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的亲哥啊,你到底吸了多少烟啊,你这是要自杀的节奏吗!

    盛东跃冲进屋内,先将换气扇打开,又将窗户打开一道缝隙,通风。

    盛南平满脸阴鹜的在处理面前堆积如山的文件,他一手握笔,一手夹着半截正燃着的烟,办公桌边上摆放着秘书送来晚饭,完好无恙,一口没吃。

    盛东跃又是心疼又是气恼,突然来了勇气,从盛南平指尖抢下那半只烟,抬手扔进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盛南平犀利如刀的眼神射向盛东跃。

    盛东跃不怕死的与盛南平对视,“我想问你干什么呢?你忘了前几天差点死在医院了?你忘了出院时候莫以珊的嘱咐了?你忘了家里还有两个年纪幼小的孩子需要你了?你忘了你是盛家的掌门人,无数人指望你生活了?

    你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是恨自己死的不快啊!可是你死容易,你扔下老的老,小的小,这一大摊子谁来管啊!”

    这么多年来,盛南平第一次看见如此勇敢凛然的盛东跃,第一次听盛东跃教训他,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好像极度疲惫了一般,将身体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盛东跃看着盛南平明显消瘦的脸,眼睛下面大片青影,整个人都带着显而易见的憔悴和疲惫。

    “哥啊......”盛东跃一开口说话,声音先哽咽了,“你为什么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你原本不是这样的,你比我们大家都聪明,应该知道你的身体对你,对我们大家来说有多重要啊!

    哥啊,你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