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你们咋不上天呢
    周沫躺在长沙发上,冰凉的药水流进身体里,苏苏又喂她喝了些果汁,她终于觉得舒服了些。

    她此时又累又乏,很想闭上眼睛马上睡觉,可是一想到段鸿飞这个顽劣的东西,没有她看着一定会将他的为所欲为,唯我独尊发挥到极致,徐导演和楚静他们得让他欺负死。

    周沫竭力支撑着,不让自己睡去,正在这时,头顶传来徐浩东的声音,“周沫啊,你感觉怎么样啊?好没好点啊?”

    “徐导.....”周沫睁开眼睛,对着徐浩东咧咧嘴,算是笑了,“恩,好些了......让你担心了......影响了宣传......”

    “周大小姐啊,都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没用的干嘛啊,赶紧闭上眼睛休息吧!”段鸿飞心疼周沫,在旁边没好气的说。

    周沫气的直翻白眼!

    果然,这个坏小子要不服天朝管了!

    徐浩东当然听出,段鸿飞这话是说给他听呢,他对周沫笑笑,“周沫,你要好好休息,宣传的事情就不要惦记了,养病要紧啊!”

    “徐导,等一下。”周沫深吸一口气,稍稍提高点声音,然后转头看向段鸿飞,“这位先生,如果......你想让我乘坐你的飞机走,你一切都要听徐导的安排。”

    段鸿飞顿时气结,连上吊的心都特么的有了!

    这个死丫头,都混得这么惨了,还对他发号施令呢,不仅她对他发号施令,还想把她的导演举到他的头顶上,做他的指挥官!

    让他,段鸿飞,听这个破导演的指挥!

    你可真敢想!你们咋不上天呢!

    段鸿飞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徐浩东连忙在旁边打圆场,“呵呵,周沫啊,这位先生不用听我们的安排,凡事我们可以商量着来的......”

    “不,就要听徐导演的安排......”周沫脑袋发烧,但心里明白,在段鸿飞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商量’二字,这个坏小子一向蛮横,独断专行,他做事不会与任何人商量的。

    周沫固执的坚持着,对段鸿飞说:“你不听徐导演的,我就不乘坐你的飞机。”

    威胁我!

    这世上也就你敢威胁我啊!

    最痛恨别人威胁的段鸿飞,真想一把掐死周沫这个死丫头!

    你生来就是跟我做对的啊!

    但他还是很没出息的,在周沫坚持的目光中点点头。

    谁知道周沫得寸进尺,非常欠揍的又来了一说:“你说话,行还是不行?”

    段鸿飞:“……”泥够了吧!!!

    你是不是瞎啊,没看见我点头啊!

    段鸿飞气的都要抽了。

    徐浩东看着段鸿飞阴沉的要出水的脸,吓得心惊肉跳的,“呵呵,周沫啊.....不用先生说话了......我知道先生的意思了......”

    周沫不肯罢休的盯着段鸿飞。

    段鸿飞无可奈何,恨恨的蹦出了一个字,“行!”

    周沫这才算罢休,转头对徐浩东说:“徐导,你看着安排吧,我们尽快启程!”

    “好,好,我现在就出去安排啊!”徐浩东实在受不了段鸿飞身上嗖嗖冒出来的寒气,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段鸿飞见徐浩东出去了,气囊囊的一屁股坐在沙发旁的椅子上,愤恨的盯着周沫,“你个......”他刚想张嘴教训周沫,见周沫眼睛闭着,好像睡着了。

    “......”段鸿飞被憋屈个半死。

    这辈子,他最佩服的人就是自己了,大千世界,人潮人海,他没有一点误差的挑中了一个最能折腾他,最不把放在眼里的臭丫头!

    徐浩东已经看出段鸿飞不好驯服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到了外面,同众人商议一番后,走进来同段鸿飞小声的商量,“先生啊,我们现在就赶往g市好吗?”

    段鸿飞长了个逆反的脑袋,最喜欢跟别人唱反调了,他刚想说不好,躺在沙发上的周沫动了动身体。

    臭丫头,睡着了你还吓唬我啊!

    段鸿飞咬了咬牙,不情不愿的对徐浩东说了个字,“好。”

    气归气,对周沫的照顾上,段鸿飞是一点儿都不含糊的,他叫人给周沫准备了舒服的担架,盖上厚实的被子。

    他担心别人手下不稳,晃动担架会令周沫头晕,亲自出手同扎蓬将周沫抬到了外面豪华的房车上。

    楚静和石磊相互看了一眼,毫不含糊的跟着周沫上了房车。

    徐浩东不放心周沫,带了名副导演和个助理也同周沫一起上了房车。

    段鸿飞也没理会他们,上车后径直坐到了周沫身边,很认真的看着周沫打点滴。

    车子驶进机场,当众人看见停机坪上大气磅礴的波音787时,惊艳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波音787的奢华昂贵,绝对是超级富豪身份的象征,这个段先生,还真不是一般的财大气粗啊!

    段鸿飞的私人飞机里面宽敞舒适,可以同时为十八名客人提供豪华套间,每套房间都拥有独立的卫浴,飞机里面还有舒适的休息大厅,小会议厅,游戏厅和豪华影院。

    乘坐者可以在飞机上工作,游戏,还可以到漂亮的酒吧间畅饮小酌。

    但这样的舒适享受,可不是普通人能够企及的,就连大导演徐浩东,也是第一次乘坐这样豪华的私人飞机。

    在众人叹为观止的眼神中,段鸿飞再次亲自将周沫抬上了飞机,安置在舒服的主卧室里面,楚静和苏苏一直紧随着周沫,也跟着周沫进了主卧室。

    周沫这一路睡的并不安稳,当身体接触到绵软的大床,她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意识到这是段鸿飞的私人飞机,她心里踏实了,闭着眼睛接着睡。

    徐浩东带着剧组里面十多个成员,极力掩饰着脸上的激动和好奇,登上了段鸿飞波音787。

    这些人上了飞机,看着里面美轮美奂的装饰,独具匠心的布局,才知道穷人对有钱人生活的想象力基本是自己生活和狗血文的结合,跟现实中有钱人的生活压根是不在同一级别的。

    倨傲的段鸿飞懒得搭理这些人,一直坐在卧室里守着周沫,赵国栋出面招待了这些人,叫飞机上的空姐给大家端茶送水,准备水果零食,分配房间,又安排下今天的晚餐。

    剧组里众人享受着空姐礼貌周到的服务,品着水果香茶,看着眼前奢华的一切,都暗自咋舌,这个段先生到底有多少钱啊?

    看他对周沫那份深情厚谊,紧张在乎,只要周沫一点头,他百分百会把周沫娶回家,那周沫不就坐拥万贯家财了吗!

    这些人中还有暗自庆幸的,周沫这场病生的太好了,让他们都借光乘坐上这辈子都不敢现象的私人飞机。

    徐浩东带着几个主创人员,进到主卧室来看周沫,徐浩东见有苏苏和楚静陪在周沫床边,他算放下了心。

    他们不好一直留在周沫的卧室里,在这里站了站,见周沫没有什么大碍了,就出去了。

    周沫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被渴醒了,感觉身边坐着人,她凭着熟悉的气息感觉这个人是段鸿飞。

    她稍稍动动身体,低声念叨着:“水......”

    段鸿飞的心思都在周沫身上呢,虽然周沫的声音很低微,他还是听见了,马上狗腿的答应着,“好,水马上来了!”

    苏苏在旁边将水杯递给段鸿飞,段鸿飞接过水杯,摸摸温度,恩,温度适中,但他不想让周沫辛苦坐起来喝水。

    正巧赵国栋走进卧室,段鸿飞立即奴役赵国栋,“你去找空姐要根吸管来,她不能这样直接喝水。”

    “是。”赵国栋忙去找空姐要吸管,他就是这么贱人,活该受这对冤家的奴役。

    段鸿飞用吸管喂周沫喝水,周沫眼睛都懒得睁了,喝了水,人才精神过来。

    周沫这一路都是挂着药水的,打了点滴吃了药,烧退了一些,此时喝了些水,难受的感觉缓解了好多。

    她睁开眼睛,先看见了坐在身边的段鸿飞,习惯性的又使唤段鸿飞,“我头疼!”

    “我给你捏捏!”段鸿飞伸出手,想要给周沫做头部按摩。

    周沫一晃头间,看见大床另一边还坐着楚静和苏苏,她激灵一下,连忙哑着嗓子制止段鸿飞,“谁让你给捏头了,你......你帮我找点管头疼的药来!”

    段鸿飞气结,他看出小丫头的心思了,她是害怕楚静,楚静是盛南平安置在周沫身边的保镖!

    哼,臭丫头,都病成这样了,还在乎她老公的感觉呢!

    段鸿飞气的轻哼一声,走出了卧室。

    一见段鸿飞走了,苏苏立即扑倒周沫的床边,急急的问,“沫沫姐,你感觉怎么样?好没好点啊?”

    楚静也走到周沫的床边,关切的问:“周小姐,你好些了吗?”

    “我没事的,只是感冒,有些发烧。”周沫对她们两个笑笑,“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

    “沫沫姐啊,你刚才可把我们吓死了,你不知道你当时有多吓人啊!”苏苏想到周沫之前的惨状,忍不住红了眼睛。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