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段鸿飞好脾气的在电话那边对着周沫笑了,“你就敢骂我吧,窝里横!”

    周沫忽然发现,段鸿飞真是个奇葩的存在,这些年一直在她这里良好地保持了没脸没皮的作风,比她勇敢多了。

    她刚要开口说话,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段鸿飞立即在电话那边问,“沫宝,怎么了?你感冒了?”

    周沫一阵心烦,“这是我的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别总打扰我的生活啊,烦着呢!”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发现了,查秀结婚了,受害最深的就是她了,段鸿飞就像没断奶的孩子一样,把她缠上了。

    周沫在要到机场的时候,给兰宴打了个电话,“影帝大哥,你到机场了吗?”

    “快了,再有五分钟就到了。”兰宴在电话那边欢脱的回答着。

    “好,那我在机场门口等会,你先进去,负责把所有人的焦点吸引走吧。”周沫很不厚道的把兰宴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这不好吧,不如我们一起进去,满足一下大家的cp幻想,蹭个流量热度,给徐导演一个礼物!”兰宴很认真的提议着。

    周沫及时的打了个喷嚏,然后学着苏菲菲的语气,娇滴滴的说:“宴哥哥,我感冒了,很难受,你就牺牲一下下了!”

    “哇,这么严重啊,那好吧,你先做休息啊,我把粉丝和媒体引开了,就过去跟你汇合啊!”兰宴很大气的承担了重任。

    周沫的车子停在机场门口,看着兰宴大步下车,把一众人等都引向了一边,周沫才下了车子,脚步匆匆的直奔安检。

    盛南平的病房里,视野良好的落地窗外天空一碧如洗,正午明媚的阳光在窗前洒落了一片,屋内鲜花盛开,气温适宜。

    坐在病房里看着文件的盛南平,目光锐利,英挺的面容冷得象块精致的大理石雕像。

    小康站着一旁向盛南平汇报,“夫人乘坐下午一点十分的飞机去s市,在那边停留大约五个小时,乘坐晚上六点二十分的飞机去g市。”

    “哦。”盛南平淡淡的应了一声,“你出去吧!”

    “是。”小康乖乖的走出了病房。

    盛南平性子刚烈,那晚受了照片的刺激,吐了两口血,晕死过去。

    当时的情况真很凶险,幸好特护发现的及时,而莫以珊又医术高明,盛南平那天总算是有惊无险的醒过来了。

    盛南平醒来后,无比疲惫的躺在病床上,想着照片里的周沫和段鸿飞......

    周沫真爱的是段鸿飞吗?那为什么她会在他身边呆了这么多年,给他生了两个孩子!

    盛南平真的有过一个感觉,周沫是爱他的,不然他也不会陷得这样深!

    就因为守着周沫爱他的信念,周沫一次次的帮助段鸿飞,一次次对他的背叛,他都原谅了她。

    或者是他太渴望跟周沫有个共同的家,太在意周沫,以至于失去了辨别的能力,不想去看清那些事实。

    但是,无论他怎么回避,刺眼的事实还是逼到了眼前。

    爱情真的不只是美好的,也是非常凶残的!

    现在怎么办?

    向来果断坚毅的盛南平纠结了,就这样放手吗?成全周沫和段鸿飞!

    不行!

    盛南平脑中立即跳出一个反对的声音。

    周沫可以把他当做空气,但他还做不到。

    不放周沫走,又该怎么办?找周沫对峙,责问她?

    胆大妄为的盛南平竟然心生胆怯了,有些话他不敢轻易说出口,只要没说出来,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他和周沫还是夫妻,可一旦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后面的事情就变得无法收拾了。

    盛南平无比悲哀郁闷,无所不能的他竟然也有装傻充愣,自欺欺人的一天!

    他这一生太过顺遂荣耀,以至于他以为凡事他想要的,必须都得到,而周沫的事情让骄傲自负的盛南平意识到一点儿,他也有求之不得的东西,哪怕他为之丢了性命。

    盛南平只能发挥阿q精神,自我催眠,为了孩子,他也要维持这个家,不能同周沫离婚!

    他这次发病,把凌海,盛东跃等人彻底吓坏了,大家都意识到盛南平病的严重性,这病真的能要了盛南平的命。

    盛东跃在盛南平醒过来之后,趴在盛南平的床边哭的都放了声,“哥啊,我求求你了,你以后一定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啊,你要出了事,我们大家都不用活了......”

    凌海,大康,费丽莎等人也都红了眼眶。

    盛南平在兄弟们惊慌失措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的责任,在盛东跃的眼泪中,看到了自己的义务。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爱情,还有家庭,孩子,亲人,朋友,工作.....他不能只为周沫一个人活着。

    盛南平在第二天就要求出院,他要挑起属于他的担子,不能扔下公司一大摊子事情不管。

    凌海和大康等人苦苦劝他留在医院了,但都不管用,正巧莫以珊来了。

    莫以珊穿着雪白的大衣,脸上化着淡妆,肌肤如玉,嘴唇上是浅浅的粉红,泛着一层柔润的水光。

    她温和的目光如暖暖的春风拂向盛南平冷俊的脸庞,“南平,你现在的情况应该留在医院里,我知道你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可是你现在离开,只会造成更大的麻烦,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你应该比我们更懂!”

    莫以珊的声音轻柔,唇角带笑,她没有大喊大叫,说出的话却格外的安抚人心。

    “你留在医院里,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帮助你恢复健康,让你变成从前那个强有力的盛南平,如果你离开了医院,病情会反复,以后你则需要更久的时间来治疗,耽误更多重要的工作。”

    “好吧,我留在医院里。”盛南平薄薄的嘴唇总算是弯出一道礼貌的弧度,俊帅得令莫以珊一阵莫名的心动。

    独断专行的盛南平,难得的听从了莫以珊的劝告,留在医院里继续治疗,凌海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在心里感激莫以珊。

    莫以珊是盛南平的主治医生,她每天都会来盛南平的病房,为盛南平做检查,同盛南平聊聊天。

    他们两个是有感情基础的,聊过两次天以后,就变得很熟悉了。

    莫以珊原本就以医院为家,盛南平住进医院后,她留在医院的时间更长了。

    “南平,这是我刚在外面买的,还热乎呢,等下你尝尝啊!”莫以珊笑着将一个烤地瓜举到盛南平面前。

    盛南平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吃过这个东西了,看见这个烤地瓜,不由愣了愣。

    这些年来,谁敢邀请富可敌国,尊贵如神的盛南平吃烤地瓜啊!

    莫以珊坐在盛南平身边,晶亮的大眼睛溢满激动快乐,“南平啊,你记不记得,咱们小的时候,有次偷偷架火烤地瓜和土豆吃,差点烧了我爸爸的一辆车子!”

    盛南平的记忆被拉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不由感慨的笑了,“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莫以珊有一双修长漂亮的手,这双手平日里都是握着举足轻重的手术刀,今天却认真的给盛南平剥着地瓜。

    她的手指异常灵活,没过多久,一个黄橙橙,香喷喷的烤地瓜出现在了盛南平的面前。

    这些年来,莫以珊一直从事医学研究,接触外界的人和事物很少,她比周沫大许多岁,比周沫的心思还要简单。

    莫以珊没做多想,将烤地瓜一分为二,递给盛南平一半,“吃吧,咱们再重温一下当年的感觉!”

    盛南平接过烤地瓜,心里不由一热,在这世上,大概只有莫以珊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人,普通的朋友来看待的。

    他在莫以珊面前,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不再是权势滔天的盛南平,不用防备处心积虑讨好之下藏着的险恶目的,不用猜忌尔虞我诈争夺后面的危机血腥。

    孤傲冷漠,不容易接近的盛南平,真心喜欢同莫以珊接触的。

    莫以珊博学多才,聪明幽默,最最可贵的是,她身上有种其他人没有的干净气质,思想也够单纯。

    莫以珊没有周沫那些狡黠的小伎俩,也不会像周沫一样说谎都不脸红,更不会像周沫那样为了目的接近他。

    莫以珊没有费丽莎的心机和谋算,也没有其他女人的矫揉造作,同莫以珊接触,盛南平是完全不设防的,很轻松,就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真的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朋友还是老的好啊!

    盛南平在跟莫以珊分享烤地瓜的时候,接到了周沫的短信。

    看到信息是周沫发来的,盛南平的神色微微变了变,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字,但欣喜激动的心情提醒盛南平,原来他一直在等着周沫的信息呢!

    他对周沫的感情,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收放自如。

    盛南平不由自主的拿起电话,想给周沫回信息,看见身边坐着的莫以珊,盛南平又将电话放下了。

    他不想在老朋友面前表现的太丢人,也不想就这样轻易原谅了背叛他的周沫。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