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捉丈夫的奸
    周沫当时在拍戏,回来休息的时候,见盛南平终于肯回复她了,万分欣喜,虽然只是几个字,但对于此刻的她来讲,已经很珍贵了。

    她立即给盛南平回信息,“你要照顾好自己,我在家里等你。”

    盛南平那边没有反应, 再没有回复她。

    周沫没有勇气再联系盛南平了,盛南平是个心思深沉,果敢坚毅的人,他一定已经想好怎么对付她了,她只能沉默着等着盛南平的反应。

    这些日子剧组拍摄特别顺利,而《御剑九天》剧组的后期制作也很快完成了,剧组方面联系了乔娜,希望周沫可以配合电影的一些宣传活动。

    乔娜打电话征求了周沫的态度,因为周沫拍戏的同时再宣传,一定会很辛苦的。

    周沫对这件事情抱着义不容辞的态度,《御剑剧组》因为她的关系,受了很大的影响,而女一号胡菱儿已经自杀身亡了,她这个女二在关键时候必须顶上去。

    她同黄启明商量了一下拍戏的进程,把她的戏尽量集中起来,方便她偶尔离开剧组几天,配合《御剑》剧组的宣传。

    黄启明和徐浩东关系不错,而身为导演,都知道现在电影宣传的重要性,黄启明很好说话的给周沫开了绿灯。

    周沫又很谦逊的分别同跟她合作的男演员沈放和曾景瑞说了对不起,因为她的关系,他们拍戏的时间和进程都要受到影响。

    曾景瑞完全把周沫当成了朋友,而且对周沫心存感激,当然愿意全力配合周沫的任何工作了。

    周沫同沈放演完了一场对手戏,在导演满意的“咔”声后停止,沈放一副意犹未尽精神奕奕的模样,他发现了,跟周沫演对手戏很过瘾,而且越来越有感觉。

    刚刚那场戏对男主的要求其实挺高的,导演要沈放演出对女主怦然心动的羞涩感,还有重新找到知音的惊喜感。

    沈放在上场前,酝酿了好久这个情绪,他知道自己的心早就沧桑了,真怕养不出怦然心动的羞涩感。

    可沈放一进入戏里,对上周沫弯弯月牙般带笑的眼睛,清新又带着妩媚的脸,他真有些脸红气短了,心自然的砰动,脸上不由自主的就有些羞涩了。

    “放哥,你演的真棒!”周沫同沈放一起往休息区走,俏皮的对着沈放一竖大拇指。

    沈放见周沫肯同自己并肩而行,而且还夸奖了他,眸底顿时更明亮了几分。

    外面有人把周沫黑的很不堪,说她靠各种手段上位,轻浮放纵,通过这次拍戏,沈放发现周沫其实是极其自律的。

    周沫特别注意和导演,制片,还有男艺人间保持距离,除了正常打招呼寒暄,讨论剧本,她从来不会跟任何男艺人说笑打闹,更不会主动往导演和监制等人身边凑。

    不像肖悦奇和新来的潘丽冉一样,没事就往导演和制片身边凑,娇声笑语的献媚,而且还会找各种机会同他聊天,发微信约他吃饭,就差点生扑过来了!

    “你演的也很好,是你带动了我!”沈放很真挚的对周沫说。

    周沫笑笑,谦虚的说:“我还是需要学习的,我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你们经验多,同你们演戏,给了我很多学习的机会。”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沈放真心佩服周沫的刻苦努力,还有低调谦逊的性格。

    周沫每天都会准时到片场,从来不会迟到早退的耍大牌,有她戏的时候认真演,没她戏的时候就看别人演,把每个演员都当成老师般看待。

    沈放的助理将一盒精致如艺术品般的蛋糕送了过来,沈放把蛋糕先拿到周沫面前,笑着说:“吃块这个吧,这个杏仁蛋糕很好吃,我很喜欢吃。

    周沫倒也不矫情,很大方的拿起一块蛋糕吃起来,“恩,恩,真好吃!”她开心的笑着,眼睛弯弯,有细碎的光芒在里面闪动。

    沈放看着周沫心无城府,呆萌可爱的样子,心不由的又一动。

    他真的很喜欢看周沫的笑容,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融融暖意都在周沫的眉目间流畅,总让沈放想起绚烂金黄的花朵,大蓬大蓬地在他眼前绽放,灿如骄阳。

    “好吃你就都拿去吧,都送给你了!”沈放双手捧着蛋糕在周沫面前,如同捧着自己一颗热切的心。

    周沫满脸惊恐的连连摇头,“我不能要的啊,贪吃会胖,导演得骂死我呢!”

    沈放的笑容一窒,他真是入戏太深了,以为会像戏里演的一样,他爱上周沫,周沫也会爱上她呢。

    像周沫这样好的女孩子,定然是有无数人追求的,比如那天来为她打场子的两位高富帅。

    周沫没太注意沈放的神色,有些歉意的对沈放说:“放哥,我这段时间要配合《御剑》剧组那边宣传,片场这里就很对不住你了,需要你来配合我的时间了!”

    沈放迷醉的快,醒的也快,对着周沫很大气的一笑,“没关系的,你尽管去忙,日后记得请我吃大餐就好!”

    “ok!”周沫爽快的答应着。

    周沫拍完了今天的戏,就匆匆的离开了片场,因为今天兰宴从国外回来,他们相约吃饭。

    兰宴是影帝,日程安排的满满的,他拍过了《御剑九天》后,就赶到国外去拍戏了。

    他是很喜欢周沫的,但他们的职业决定他们没有时间与所爱之人长相厮守。

    兰宴同周沫分开后,几乎每天都会给周沫打电话,同周沫微信聊天,热情如火。

    周沫不想把关系弄的太暧昧,更不想兰宴在她身上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她很含蓄的告诉了兰宴,她有喜欢的人了,这辈子非那人不嫁的。

    兰宴大受打击,不再热情的对周沫示好,但毕竟都是经过风浪的成熟男女,他还是同周沫保持了正常的友谊关系。

    周沫知道兰宴今天回国,怕机场粉丝太劲爆,没敢去机场接兰宴,而是准备在一家高档会馆为兰宴接风。

    她和苏苏离开片场后,直接去了这家会所,她是今晚的东道主,应该早到一些的。这家会所在本市是数一数二,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大多数人来这里,都是奔着会所安全隐蔽性极好,不会将名人的秘密曝光出去。

    会所里装修很豪华,里面摆着很多大盆的绿色植物,又为这里增添几分雅致舒适。

    周沫到了以后,先同苏苏选了间特别幽静的包厢,然后拿来菜单,仔细的翻阅着,找着适合兰宴口味的菜肴。

    苏苏不耐久坐,找借口去卫生间,过了一会儿,苏苏腾腾的跑了回来,急剧的喘息着,一脸的震惊!

    “怎么了?这里有狗仔啊?”周沫被狗仔们吓怕了,一见苏苏这副表情,心就提了起来。

    “不是狗仔......是狗仔们的老大.......”苏苏好像被惊的不轻。

    周沫微微凝眉,“是盛东跃?”

    “不是这个盛总,是那个盛总,比盛总大的盛总!”

    “你说什么呢?绕来绕去的?”周沫一时间没能明白苏苏的意思。

    “是大盛总,**oss,盛南平啊!”

    周沫心里一动,不肯置信的问苏苏,“你看花眼了吧?”

    苏苏跳着脚说:“怎么可能?我双眼视力都是五点零的,**oss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非常非常漂亮有气质的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们在那边吃饭呢!”

    周沫握着菜单的手不禁微微的发抖,幸好苏苏还在兴奋的八卦着她的**oss,没有注意到周沫的异样。

    喉咙干涩,仿佛正被什么东西堵着,周沫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都是涩涩的,“**oss......他应该......应该坐在包房里面,怎么会被你看见呢?”

    “这里有处假山,地势很高,上了假山,进到右拐的一个幽洞里面,再往上走几个台阶,那里有个缝隙,从那正能看见二楼**oss吃饭的包房。

    这里的人大概没人注意到这个情况,只有我这样四处乱窜好奇心极强的人,才会发现这么个妙处......”苏苏不无得意的炫耀着,咯咯的笑着。

    周沫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已经心乱如麻了。

    今天早晨,没有耐性的她又忍不住给盛南平发了信息,盛南平告诉她,他还在香港开会,要过两天回来。

    可是苏苏却说盛南平同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在这里吃饭!

    周沫知道自己不应该去理会这件事情,应该假装若无其事,与盛南平装陌生人,盛南平的一切都与她无关的.......

    可是她的心就像被人扔到油锅里一样,煎熬难忍,她必须去亲眼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她出差在外的老公!

    苏苏也很机灵的,她看出周沫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了,八卦兮兮的凑到周沫身边,“沫沫姐,要不你也去看看吧,那个地方很隐蔽,不会被人发现的!”

    “我......我不去了,万一兰宴来了,他会找不到我的......”周沫此时真是纠结的要死,她想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盛南平,又害怕看到那个人真的就是盛南平!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