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令人心惊肉跳的照片
    盛南平已经吩咐特护把他的病床摇了起来,他半靠在软背椅上,虽然面色有些憔悴,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皱着,但依然目光锋锐如电,落在大康小康身上,两个都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你先出去。”盛南平对特护一示意。

    “是。”特护立即小跑的出了病房,他们的**oss确实帅的惨绝人寰,但这高冷威严,也是能把人渗死的。

    “把照片拿给我看。”盛南平冷声命令着。

    “照片......”大康和小康都有些傻眼了。

    “什么照片啊?”小康先嘿嘿笑着说:“老大啊,你是不是谁糊涂了?还是做什么梦了,让我们拿什么照片给你看啊?”

    “你再跟我费一句话,我马上让你滚去非洲!”盛南平冷声呵斥,眉心拧成了一道川字。

    大康和小康都是极其熟悉盛南平的肢体语言的,知道这是他极度生气不耐烦的表现了,大康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调出那组照片,递给了盛南平。

    照片中的人自然是周沫和段鸿飞了。

    第一张照片看着还好,段鸿飞和周沫坐在一起吃饭,段鸿飞为周沫剥了大虾,放在周沫的盘子里,体贴又温柔。

    盛南平看着照片,黑眸亮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像寒冷夜空中的星子。

    第二张画风一转,段鸿飞和周沫已经相拥在一起,段鸿飞的头靠在周沫的肩膀上,很是依赖亲昵的姿态,但看不清段鸿飞的表情,周沫微微低着头,看着段鸿飞的目光忧伤又怜惜,大眼睛里好像诉说着数不清的情意。

    盛南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他觉得非常难受,真像得了心脏病一样难受。

    之前他见护士给他吃治疗心脏的药物,他还觉得给他吃错了药,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心脏很强壮,此刻,他才知道,他的心脏真的有病,竟然受不了一张照片的刺激。

    盛南平不愿意看这一幕,不想深究周沫眼神中隐藏的情绪和心事,他大手一动,翻看下一张。

    然而......下一张更加令人惊心肉跳!

    这张两人不再抱一起了,是周沫在喂段鸿飞喝西米露,周沫小嘴微张,看着段鸿飞的美眸如星,粉颊泛着微微的红晕。

    而段鸿飞幸福含笑的看着周沫,本就俊美倾城的他,整张脸都散发出逼人的光彩,就连身为男人,身为情敌的盛南平,都不得不承认,段鸿飞当真称得起当世第一美男子的称呼。

    而面对这样的男人,又有几个女人能不动心,尤其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还一往情深的爱着,披肝沥胆的维护着!

    这张照片两人虽然没有抱在一起,但那种两情相悦的甜蜜,温情缠绵的快乐却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胜过千言万语,床笫之欢!

    盛南平觉心跳越来越急促,他没有办法再看后面的照片了,他怕自己的心脏真的不够强壮,会直接心肌梗死过去!

    他把手机递给大康,之后就是沉默不语。

    病房内的气压越来越低沉,压得大康和小康都有些喘不气来了。

    大康和小康都忍不住偷看盛南平的神色,但病房内只亮着一盏壁灯,盛南平英俊阴沉的脸逆着光,阴影覆盖在他刚硬的五官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小康实在承受不了这种无声的威压了,轻了轻嗓子,提心吊胆的说:“老大啊......这照片也说明不了什么的......他们是发小,感情本就很好......他们就是在一起吃顿饭,之后就分开回家了,并没有住在一起的......”

    盛南平好像被这句话刺激到了,骤然爆发了,目光如刃般扫了小康一眼,“你们都出去!”

    大康恶狠狠的瞪了小康一样,今天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掐死他这个**弟弟了。

    如果不是小康跑去乱搭讪莫以珊,他们就不会吵架,他们不吵架,盛南平就不会醒,就不会看见这些糟心的照片......

    可是操蛋的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大康很少为难,今天真是不知所措了,他搓搓手,喃喃的说:“哥,你还病着,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不能出去,你病房不能没有人......”

    “都滚出去!”盛南平一双利眸,好像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大康和小康迅猛席卷而来,大康和小康再也不敢在盛南平的病房停留,灰溜溜的滚了出去。

    盛南平见病房终于没有人了,努力提着的那口气一松,整个人颓然的躺倒在床上。

    他的挫败如山洪爆发,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的脆弱和难过。

    这些年,盛南平经过无数腥风血雨,尔虞我诈,确实修炼的强悍无比,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但他千防万防,却防不住最亲最爱之人给他的透心凉。

    这些天,他一直被周沫的所作所为不断打击着,一次,又一次,再一次......

    周沫啊,你这个狠心的小丫头,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

    盛南平这些年自诩冷血无情,可是在周沫面前,他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那么爱她,竟然换不回她的一点儿情意,她这次肯回到他身边,肯对他笑,依然是带有目的的, 依然是为了帮助段鸿飞!!!

    周沫心中最爱的人还是段鸿飞吧!

    盛南平只感觉一股被强自压制的戾气在五脏六腑内萦绕,有种想要将一切都毁灭掉的冲动……

    他的嗓子眼处涌上一股腥甜,他知道那是什么,但他极力的往下咽着,苦果是他自己酿造的,有本事就吞下去,吐出来恶心谁啊!

    盛南平愤懑用力的压制着病理上的反应,导致他心脏处又开始剧烈的疼,他咬着牙不吭声,即使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他也不肯按铃叫医生。

    在某一个瞬间,他竟然产生一种荒唐又幼稚的想法,就让他这么死了,如果他死了,或许周沫会有一丝后悔和心疼,会有一点点想念他......

    大康在病房门口站着,小康在离大康稍远的地方站着,小康知道自己惹事了,他亲哥随时随地可能扑过来揍他,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这回你满意了?”大康不是多话的人,可他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愤怒,厉声质问小康。

    这静寂空旷的医院走廊里,瞬间戾气暴涨!

    坐在一旁的特护,吓得脸色惨白,都要哭了!

    小康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他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倔强和脾气,一脸自责的忏悔,声音孬弱的嘀咕:“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

    为了避免挨揍,小康宁愿抛下自尊低声下气的认错,反正他在大康面前,一直也没什么自尊可言。

    大康听见小康认错了,也没有办法抬手就揍小康,而他又是不善言辞的人,只能重重的冷哼一声,阴沉着脸生闷气。

    哥两在病房门口守了一会儿,大康总觉得心里不安,而他和小康又不敢贸贸然的走进病房,大康抬手把坐在一旁长椅上的特护叫了过来,“你,进去!”

    特护也不是傻子啊,她知道盛南平在病房里面发脾气,把大康和小康都骂了。

    艾玛,这些大人的友谊小船也是说翻就翻啊!

    此时盛南平的情绪一定是非常不好的,大康和小康这样的人物都不敢进去,要她去顶雷......

    特护不太敢进病房面对盛南平,但恶鬼一样的大康看着也不是善类,而守护病人又是她的本职工作,特护只能胆战心惊的,小心翼翼的走进病房。

    大康见特护进了病房,微微放了心,不管怎样,有人照看着生病的盛南平了。

    “啊......快来人啊,盛总吐血了,晕倒了.......”

    特护的一声惊叫,晴天霹雳一样,大康和小康嗖嗖的跑进了病房......

    周沫这几天睡的都不太好,经常从梦中惊醒过来,她伸手摸摸眼角,是湿的,而关于梦里的事情,她却记不起来了。

    依稀好像是梦见了盛南平,但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了印象。

    天还没有亮呢,四周都静悄悄的,房间里只有周沫自己轻轻浅浅的呼吸。

    她习惯性的伸手摸摸身边,床单微凉,空无一人。

    周沫翻个身,想继续睡,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这几天盛南平都在外地出差,一直没有给周沫打电话,也没有再给周沫发信息。

    周沫无比确定了,盛南平在和她生气呢!

    既然是她做错了事情,她只能忽略盛南平对她的漠不关心,主动低下头,给盛南平发了条微信,“你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啊?”

    盛南平没有给她回复微信。

    她想盛南平大概没时间上微信了,或许对微信不感兴趣了,她又给盛南平发了短信,“你出差什么时候回来啊?”

    发送的是同样内容,因为盛南平的过度冷淡,周沫实在没办法厚着脸皮,没羞没臊的发太过亲密的话语。

    盛南平在第二天终于给周沫回复了几个字,“还要一星期。”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