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鬼迷心窍
    苏苏看到这种情况得意极了,时不时的凑到周沫身边偷笑,“沫沫姐啊,我们现在是片场的老三了,除了导演和制片人,属咱们最大了,嘻嘻,放哥哥都比不上你风光啊!”

    周沫拍拍苏苏的肩膀,“你千万要低调啊,别太张扬,以免遭人恨的,枪打出头鸟!”

    “知道了,沫沫姐!”苏苏吐吐舌头,点点头。

    周沫本就不是仗势欺人的主,别人敬她一尺,她定然会敬人一丈的,大家对她客气,她越发客气有礼貌的同这些人交往。

    或许是盛东跃起了作用,曾景瑞并没有被那天的新闻所波及,他和姚丽云的事情没有任何媒体提前,曾景瑞继续留在剧组里了。

    曾景瑞是个很明理的人,他知道自己这次麻烦惹的不小,能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的,定然是大人物。

    这个大人物不是他这种角色能请动的,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周沫。

    曾景瑞找机会跟周沫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周沫只是无所谓的说没什么,并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看着这样的周沫,曾景瑞更加欣赏。

    娱乐圈是个最势利不过的地方,人和人之间利用的关系居多,如果是别人帮了曾景瑞这么大的忙,一定会向他讨要人情的,但周沫云淡风轻的提也不提了。

    没有人跟周沫捣乱了,她拍戏的过程变得异常顺利,她的演技也得了很好的发挥。

    莫以珊在盛南平住院的晚上,一直没有回家,她在众人都散了以后,借着查房的机会,再次走进了盛南平的病房。

    盛南平住的病房是这家医院最好的病房,宽敞明亮,空气湿润,温暖如春,可莫以珊一走进病房,竟然觉得病房内气压很低,而且还冷飕飕的。

    她转眼一看,见一个高大英伟,冷面如冰的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离盛南平病床附近不远的椅子上,眼睛定定的看着盛南平,好像盛南平随时会起来跑掉一样。

    在病房的沙发上还歪着一个稍年轻些的男人,跟扑克脸的男人长的有些像,神色要柔和许多,手里拿着手机,时不时的刷着,但身上也带着冷面男人那种特有的黑暗,阴冷气息。

    这个两人想必是盛南平身边的保镖吧!

    留守在盛南平病房的特护好像很害怕这两个人,在病床的另一边,缩手缩脚的坐着,一看见莫以珊进来,如同看见了亲人一样,立即站起来走进莫以珊,对着莫以珊无声的笑笑。

    莫以珊对特护点点头,又向一旁齐齐看向她的大康,小康点点头。

    小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嬉笑着对莫以珊挑挑眉,因为盛南平睡着,怕影响盛南平休息,他们谁也没有发出声音。

    大康依然静坐在椅子上,直接把莫以珊当空气了。

    莫以珊踩着厚厚的地毯,无声无息的走到盛南平的病床边。

    盛南平大病之后,身体虚弱,又用了一些养心安神的药物,睡的很沉,但睡梦中好像也是心事沉沉的,英挺好看的剑眉微微的皱着,如笼着淡淡的清愁。

    莫以珊知道大康此时就在她身后,如雷达般的目光正盯着她看呢,可是她的目光就像不听使唤一样,定定的落在盛南平夺人心魂的五官上。

    盛南平长长的睫毛盖住两道凌厉又总能令女人迷醉的目光,薄唇紧抿着,睡眠中依然透着刚毅果敢的气势。

    莫以珊已经有二十年多年没有见过盛南平了,几乎无法把眼前这个沉睡中的雄狮同记忆中那个青涩倨傲的男生联系到一起了。

    但是,她依然为盛南平而着魔,他的眉眼,他的鼻唇......都好像带着魔力的咒符,让她念念不忘,常常回想。

    曾经听过一首唱:“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有见过的人不会明了。”

    鬼迷心窍,她对盛南平,真的是鬼迷心窍了,一迷就是二十多年。

    莫以珊这么漂亮又优秀的女人,身边自然不凡追求者,而且都是功成名就的精英男人,但莫以珊对那些人都不为所动。

    因为她见过世上最好的男人。

    莫以珊不太适应大康阴冷的气场,总觉得如芒在背,在盛南平病床前站了小一会儿,就离开了病房。

    小康扫了大康一眼,见大康一直盯着盛南平看,他蹑手蹑脚的跟着莫以珊走出病房。

    “莫医生,辛苦你了,大半夜了还不能睡觉,过来看我们老大!”小康油嘴滑舌的说。

    莫以珊笑笑,温和的说:“这是我的工作,应该做的,而南平又是我的发小,我理应该多照顾他的。”

    “莫小姐,我发现你的性子真好,你就是跟我们老大分开的太早,要不然以你温婉贤惠,善解人意的性子,正适合做我们老大的妻子,你们两个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

    莫以珊面露羞涩,连忙打断小康的话,“这位先生,你千万别这样说,夫妻的缘分是天注定的,可遇而不可求,我和南平只能是好朋友了。”

    “哎呀,莫医生,你读了那么多的书,应该是个唯物主义者啊,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人为的,你和我们老大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莫以珊仿佛被人窥见了心事,越发无措了,“你们老大......南平已经结婚了啊,我们只是一起长大,没有其他的......”

    小康是个鬼机灵,他在抢救室门口看见莫以珊时,就发觉到莫以珊对盛南平的感情不一般。

    他是盛南平身边的情报头目,在职业病的驱使下,迅速的做了下功课,找盛东跃问了下莫以珊和盛南平的渊源,又查了下资料,知道莫以珊至今未婚,所以才大胆的在莫以珊面前给他们老大扯皮条。

    “哎呀,结婚又怎么样啊?你也看见了,我们老大病成这样了,他媳妇来了吗?唉,他那媳妇啊,就是形同虚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没有她啊,我们老大还能活得更滋润点呢......”

    “小康!”大康清冷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你进来,我有点事情问你。”

    “......啊......”小康兴致勃勃的讲话被打断了,他歉意的对莫以珊笑笑,“莫医生,我哥找我,咱们有空再聊啊!”

    莫以珊见小康终于停止说这些事情了,暗暗松了口气。

    她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但一颗心却开始不平静了。

    盛南平和他妻子的关系不好吗?

    也对啊,这一晚上都没有看见他的妻子出现,只有那个女下属虎视眈眈的守在一旁了!

    盛南平病成这样,身为妻子的应该守在病床旁边啊?怎么会让两个糙汉子跟个特护陪着老公呢!

    以前就听说盛南平和他妻子是因为特殊原因而结合的,莫非他们的婚姻真的存在问题!

    ......

    艾玛,莫以珊啊,你在想什么呢,你怎么可以希望别人的婚姻出现问题呢!

    莫以珊又羞又愧,连忙晃晃头,大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你跟莫医生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大康站在病房门口,低声的质问小康。

    “没说什么,我跟她聊聊咱老大的病情。”小康顺嘴胡诌着,他知道大康不会乐见他聊的事情。

    “你别想懵我!”大康双眼如刀的看着小康,“你那点花花心思,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知道又怎么样啊?”小康不忿的轻嗤一声,“那个小丫头都明目张胆,胡作非为成那样了,还不许我们为老大找个下家啊......”

    “你闭嘴!”大康面露恼意,“这些事情不是你该管的,这是老大的家务事,要由老大自己来做决定。”

    “老大的脑袋都被那小丫头迷惑晕了,他还能做什么正确的决定啊!还有你啊,你会把那些照片给老大看吗,他看不见那些照片,怎么会知道小丫头在外面的肆无忌惮啊,她当老大是吃素的,当我们都是死的呢......”小康气的咬牙切齿,不自觉的提高了一些声音。

    “你小点声!”大康被小康气的脸色都青了,低声呵斥着小康,“照片的事情你不准说出去,尤其不能对老大说,不然我揍死你!”

    小康气咻咻的喘着粗气,冷哼着说:“过几天老大身体养好了,我会告诉他的,我不能让他被人欺负了还......”

    “你特么的敢!!!”大康真恼火了,对着小康挥挥拳头。

    “我不会像你一样,任由老大头顶变绿的!”小康不服气的朝大康瞪眼睛。

    “你放屁!”大康气急了,伸手揍向小康,“你给我滚回去......”

    “你们两个吵什么呢,都进来!”盛南平低哑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康和小康皆是一惊,然后很默契的沉默下来,无声无息的站在门口,企图蒙混过关。

    “进来!”盛南平稍稍拔高一些,怒意隐现。

    大康狠狠的瞪了小康一眼,率先走进病房里面,小康自知惹祸了,咧咧嘴,硬着头皮跟了进去。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