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变着花样奴役我
    莫以珊看了眼盛南平,笑笑说:“现在还不是聊病情的时候,我们都出去吧,南平累了,让他再睡一会儿,等他休息好了我们再聊病情也不迟的。”

    她这个人极其正派,就算她日夜思念了盛南平二十多年,特别想有个机会可以单独跟盛南平在一起,倾诉一下衷肠,但她却不会利用这个机会,更不会以盛南平的健康为代价。

    盛南平感激又感慨的看了莫以珊一眼,虽然分别多年,莫以珊端方庄敬的品行依然没有变,而她依然很了解他的。

    他此时真的很累,很想睡会,一直在强打精神跟众人聊天呢。

    凌海和费丽莎等人也发现盛南平面露疲色,大家招呼着往外面走。

    盛南平哑着嗓子叫住了大康,“大康,你留一下。”

    “是。”进到病房后一直保持沉默的大康,听盛南平叫他,马上走到盛南平的病床旁。

    大康对盛南平的关心和心疼一点儿不比其他人少,只是他不善于表达。

    “哥,你有什么事,说吧!”大康怕盛南平太费力气,俯下身,凑到盛南平的身边说话。

    盛南平深吸一口气,缓声说:“我生病的事情,不要告诉周沫,跟外面那些人说,如果周沫问起来,就说我出差去了外地,我也会告诉她一下的。”

    “是。”大康点点头,见盛南平的样子好像还有话说,他没有动,静静的等着盛南平下面的吩咐。

    盛南平稍稍迟疑一下,又吩咐大康,“你上点心留意下周沫,尤其是她跟段鸿飞在一起的时候,还有,注意她跟乐盛和乐云逸还有没有来往了。”

    说完这番话,盛南平都觉得很汗颜,对自己妻子的不信任,害怕自己头上长出绿油油的草原,对于一个男人来讲,这是非常挫败的事情。

    如果不是对着大康,盛南平都觉得难以启齿。

    “是。”大康面无表情的答应着,一如往常,让盛南平不那么尴尬难堪了。

    大康出去之后,盛南平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

    周沫第二天要拍戏,不能睡的太晚,吃饱东西就要走了,她对段鸿飞和赵国栋说:“你们继续嗨皮吧,我要回家睡美容觉了!”

    段鸿飞立即花式上演他的悲情剧,自然无比地拉着周沫的胳膊,像要讨糖吃的小孩子一样晃了晃,“沫沫啊,你再陪我说会话,我现在一躺倒床上就会胡思乱想,我就会......”

    周沫低头看了眼手机,见上面还是没有任何盛南平发来的消息,她的心情瞬间黯淡了几分。

    她一个人回到家里,也会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

    与其回家一个人难受,还不如跟段鸿飞再混一会,混困了,回家就睡下了。

    “好了,我陪你,你说话吧,我做会瑜伽。”周沫怕自己晚上吃东西变胖,段鸿飞又不肯放她走,她干脆去把鞋子一脱,坐到一旁干净的地毯上,一边敷面膜,一边练起了简单的瑜伽。

    段鸿飞也不管周沫脸上糊着什么,也不管周沫做什么,只要周沫肯陪在他身边,他就觉得快乐又心安。

    他歪在一边的沙发上,姿态慵懒,潋滟的凤眼看着脸上涂着一层黑乎乎深海底泥面膜的周沫,嘴里叨咕着:“你真是能自讨苦吃,偏偏要跑出来拍戏,每天跟那些垃圾勾心斗角的,还不敢尽情享受美食,不敢随便逛街,天天过的跟做贼一样!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能养活你的,而且是锦衣玉食的养着你,我一定......”

    周沫斜睨了段鸿飞一眼,轻哼着说:“我还不知道你吗,吃你的嘴短,我一但靠你养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你每天得变着花样的奴役我。”

    段鸿飞仿佛从周沫的话里听到了一丝希望,‘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双眼放光的看着周沫,“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可以把名下所有资产转到你名下,这样就等于是你养着我,你可以变着花的奴役我了。”

    “你名下的财产?你现在快要变成穷光蛋了,名下有什么财产啊?”周沫耻笑一声,“我知道你那几根花花场子,你是看姑姑结婚了,没有金山供你挥霍了,想来忽悠我,让我养活你吧!”

    段鸿飞被气的直翻白眼,这死丫头什么脑回路啊!

    他这个人多疑善变,就连查秀波的话都不太相信的,他今天抽空查了下银行户头,还有名下资产,发现查秀波真没有骗他,他现在已经变成了身价几千亿的超级大富豪了。

    看到名下庞大的资产数字,段鸿飞都吓了一跳,他知道姑姑很有钱,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钱。

    看来剑走偏锋,刀头舔血果然是世上最赚钱的捷径啊。

    段鸿飞见查秀波真的把这辈子铤而走险,绞尽脑汁,尔虞我诈赚来的钱都转到他的名下,至此,他总算相信了查秀波是他亲妈,即使找了小白脸,依然是爱他的。

    这世上,金钱是检验真爱的硬标准。

    段鸿飞现在是个真正的有钱人了,百个千个周沫他都养得起,但偏偏他刚刚在周沫面前装了一通苦逼,让周沫怀疑他穷的要死,要吃她软饭了!

    他郁闷的想在地上打滚蹬腿!

    段鸿飞恨恨的咬牙,一字一句地说:“小周沫,我告诉你,我做人是有道德底线的,只有我养女人的份,绝对不会让女人养活我的!”

    周沫很不屑的说:“别在我面前吹捧自己了,这些都是无用功了,你现在就是神仙转世,我也嫁人了,有老公,有孩子,就算没有老公,我也只想自力更生,心安理得。”

    段鸿飞一口老血卡在嗓子里,颓然的躺倒在了沙发上。

    这个死丫头,不把他气死不罢休啊!

    赵国栋就坐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周沫把段鸿飞怂的体无完肤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偷着笑,还是该替段鸿飞伤心。

    周沫练了四十分钟瑜伽,起来去卫生间洗了脸,情不自禁的又拿起手机看,终于看见盛南平给她发来了短信,她欣喜的将短信打开,寥寥几个字,“我出差去香港,过几天回。”

    她看着这条短信,唇边露出一抹轻缓而讥讽的笑意,丈夫出差,连个电话都不肯打过来,只是短信例行通知,夫妻做到这个份上,他们也算是无敌了!

    盛南平,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周沫用力的捏着手机,好像那就是盛南平,她无意中一抬头,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竟然泪流满面了。

    她等了天,只想等盛南平的一个电话,她跟自己怄了一天的气,只因为在盼盛南平跟她说一句安慰的话......

    周沫觉得卫生间里好像没有供暖,她觉得很冷,握着电话的手都忍不住轻轻地在发抖。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卫生间里呆了多久,直到段鸿飞在卫生间外面叫她,“段丫丫,你没事吧,段丫丫......”

    周沫才机灵一下缓过神来,对外面喊了一声,“我没事,马上出来了。”

    她胡乱的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在脸上涂了点粉,遮盖出微微发红的眼睛,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段鸿飞站着外面,紧张的打量着周沫,“你怎么了?不舒服啊?”

    “没有,刚刚接了个电话。”周沫随便敷衍着段鸿飞。

    段鸿飞脸色立即不太好看了,阴阳怪气的说:“是你家管教打来的电话吧?看看你那点出息,打电话一定把声音压得很低吧,哼,害怕我偷听啊!”

    以往,周沫听见段鸿飞这种酸溜溜的语气会生气,会怒怂段鸿飞,但今天她鼻子发酸。

    她倒是希望能跟盛南平偷偷摸摸的打电话,但盛南平却没有兴趣给她打电话了。

    周沫从卫生间出来后,就张罗回家了,段鸿飞虽然不舍得跟周沫分开,可是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啊,周沫终归不是他的。

    回到家里,面对一室的空空荡荡,周沫颓然的躺倒沙发上。

    她不是傻子,隐约猜到盛南平这样冷淡她,大概是知道了乐云逸逃走,她动了那些视频的事情。

    这件事情她是有错,但盛南平可以来问她,可以来骂她啊,这样冷淡她算什么啊!

    周沫越想越委屈,心里怨念着盛南平,哭了一鼻子,躺在沙发上直接睡着了。

    经过段鸿飞和盛东跃齐心合力的给周沫打场子后,再没有人敢在片场同周沫嘚瑟了。

    片场里的人对周沫的态度都转变了,含蓄些的看见周沫会和气的微笑,热情些的会亲昵的同周沫打招呼,势力些的会各种讨好周沫。

    肖悦奇被辞退了,正在爆红的小花旦潘丽冉接演女二号,人气很高,也经常上热搜榜的。

    据说这个潘丽冉也是骄狂自傲的人物,被圈里一个很有实力的大制片给包养了,仗着自己有着可靠的后台,平日里很是自恃清高。

    但她一定听说了肖悦奇的事情,进组后表现的很低调,在周沫面前尤其谦虚,一见周沫就笑着叫:“沫沫姐!”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