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他也有青梅竹马了
    “那......那怎么半啊?我哥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盛东跃眼圈都红了,仿佛天要塌下来一样的。

    “东跃,你别担心,现在的医学水平这么发达,而南平只是中期症状,还没有到达病入膏肓的地步,只要他肯配合我们的治疗,戒烟、戒酒、减少工作压力,多做运动,有规律的休息,应该会没事的。”莫以珊很职业化的劝解着盛东跃。

    盛东跃惶然的点点头,转头看看身边其他人,见别人也都是一脸忧愁。

    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医院的院长,副院长,心内科的主任,消化内科的主任......呼啦啦走出一帮人。

    他们的终极**oss病了,医院这些重要领导,主任们都跟着进了抢救室。

    “二少好!”

    “凌总好!”

    “姜先生好!”

    ......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跟等在急救室门口的盛东跃和凌海等人打着招呼。

    心急如焚的盛东跃不耐烦的挥挥手,“哎呀,你们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快点说说我哥的情况吧!”

    院长微微愣了愣,指指身边的莫以珊,“这位是我们刚刚聘请来的国际顶级心脏教授莫以珊,盛先生病情就由莫小姐负责的。”

    莫以珊微笑着对盛东跃点点头。

    盛东跃意识到自己表现的有些瞧不起人了,立即瞪大眼睛,夸张的看着莫以珊,“莫姐姐啊,你这么优秀啊?年纪轻轻竟然是国际顶级心脏病专家了!太了不起了!由你给我哥哥看病,我们就都放心了!哈哈!”

    莫以珊谦和的笑笑,对众人说:“大家都不要担心盛先生的身体,我会尽全力的,盛先生身体素质好,只要他肯配合治疗,应该没有大碍的。”

    费丽莎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莫以珊,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莫以珊对盛南平有种特殊的感情。

    她看着莫以珊,淡淡的开口,“莫医生,南平目前的情况怎么样啊?他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能看见南平啊?”

    一直被众人包围的莫以珊,看向费丽莎这边,眼睛中不由露出惊艳的神色,这个女人真漂亮啊,盛南平身边的女人,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莫以珊态度和气的回答,“盛先生目前的情况稳定,护士已经送他进了vip病房,你们可以去看他,但不能打扰到他的休息。”

    众人一听说可以去看盛南平了,连忙向莫以珊问询盛南平病房所在的地方,“我也要过去看看南平,我们一起吧!”

    莫以珊带着众人往盛南平的病房走,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不紧不慢又清脆的声响,白大褂随着走动衣袂飘飘,整个人都着自信优雅的别样风采。

    盛南平被送回vip病房后才醒过来,他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盏漂亮的灯,还有悬挂在头顶的药水瓶。

    他很快的想起了自己晕倒的前因后果,守在他床边的特护一见他睁开眼睛,有些娇羞,有些紧张的轻声说:“盛总,你醒了!”

    盛南平微微点点头。

    “盛总,你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告诉我,你口渴不渴啊?”医院里专业水平极高的特护,在俊伟尊贵的盛南平面前,也是手足无措的。

    盛南平只感觉很累,他想或许是这些天工作太忙,令他疲惫不堪,从前身体里源源不断的力气,仿佛都被凭空抽干了一样。

    特护见盛南平不说话,越发局促了,她抿了抿嘴唇,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盛东跃,凌海等人簇拥着莫以珊走了进来。

    莫以珊在给英国皇室成员做开胸手术时,都是镇定自若的,可是看着病床上的盛南平,她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其实莫以珊跟盛南平在儿时就认识,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

    盛家和莫家是世交,他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那时候都进同一所幼儿园,读同一所小学,莫以珊虽然比盛南平小两岁,但跟盛南平很熟悉的,她也认识盛东跃和盛美,盛乐的。

    莫以珊和盛南平这些贵族孩子一起玩耍了十多年,直到盛南平在读中学的时候,被送出国,他们才算分开。

    莫以珊自幼就对盛南平有种崇拜的喜欢,这些年她心心念念想着盛南平,也会通过各种渠道打听盛南平的消息。

    盛南平在国外的那些年,一直行踪神秘,莫以珊无法得知盛南平的事情,她就刻苦努力的提升自己,她想让自己足够好,可以配上盛南平的优秀。

    终于等到盛南平回国接手家族生意了,并且是单身一人,并未婚配。

    莫以珊不由暗自欢喜。

    她和盛南平从小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又都到了合适结婚的年龄,两家门当户对,知根知底,她和盛南平还有感情基础......

    她正打算回国的时候,剧情特么的突然一变,盛南平闪电般结婚了,女方已经有了盛南平的孩子!

    当年,盛南平的闪电结婚,简直惊掉所有人的眼珠子,也惊到了莫以珊。

    莫以珊虽然出身豪门,却是个自强自爱,极其有修养有素质的女孩子,她被盛南平的闪婚严重打击后,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化痛苦为力量,更加一心一意的奋发图强,学术有专攻,成了国际医学界心脏科的权威专家。

    莫以珊的父母年纪大了,希望女儿可以回国来陪在他们的身边,正巧盛氏名下的私人医院向莫以珊伸出了橄榄枝,她就回到国内了,接的第一位患者,竟然是盛南平。

    她在工作的时候,都是心无旁骛的,虽然医院的院长和主任们都到了抢救室,但莫以珊并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人是盛南平。

    莫以珊是个很有职业操守的医生,她对待所有的病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她为盛南平检查完心脏后,就由消化内科主任为盛南平治疗胃病了,她走出急诊室见病人家属。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却依然英气逼人,气势卓然的男子,莫以珊的心一阵颤栗!

    病床上的盛南平早就褪去了少年的稚气和青涩,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皱着,精锐的眸子释放出比万里冰霜还要冷的寒光,鼻梁孤挺,薄唇抿成一线,虽然此时犹在病中,却带人令人无法忽视的威严。

    莫以珊一步步的走向盛南平,心脏控制不住的砰砰狂跳着......

    她正在忐忑的,紧张的,羞涩的暗暗措辞,久别重逢,看到盛南平她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呢?

    就在这时,她身边的盛东跃已经像点着火的神六一样,‘蹭’的一下窜到盛南平的病床边,哭哭咧咧的叫着:“哥啊,你怎么病了,你吓死我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你好点没有啊......”

    盛南平闭了闭眼睛,涩哑着声音说:“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丧啊!”

    凌海和费丽莎等人也走到了盛南平的病床边,泼辣强悍的费丽莎眼睛微微发红,她低头为盛南平整理被角,哽咽着声音说:“南平啊,你吓死我们了!”

    凌海也轻叹了口气,“你真是太累了,是我们大家不好,对你的关心太少……”

    盛南平一下想到自己这次大病的原因,心中不由惨然,他生病根本与凌海他们无关的,只因为那个该关心他的人,不肯理睬他罢了。

    这个时候,他无论心里怎么难受,也不想别人看他笑话的,倒强撑着口气笑了笑:“大家都别担心了,我没事的。”

    “怎么能没事呢,莫姐姐都说你的心......”盛东跃咋咋呼呼的叫着,突然想到了站在一旁的莫以珊,连忙指指众人后面站着的莫以珊,“哥,你还认不认她了?”

    盛南平的眼睛多毒啊,他抬头看向被众人遮挡住的莫以珊,只是几秒钟后,盛南平就对着莫以珊温和的笑了,“以珊!”

    熟稔轻快的声音,好像穿透了万水千山,飞跃了岁月荏苒,将两人从岁月的长河两端骤然拉近了。

    莫以珊极力压制着发酸的鼻息,露出柔柔的笑容,“南平!”

    他们两个人相视而笑,仿佛回到记忆里最无忧无虑的年代,也是她和他一起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

    病床边的其他人,忽然有种共同的感觉——他们皆是多余的!

    小康机灵,眼睛一转,说:“咱们都到外面坐会吧,让莫医生同老大聊聊病情!”

    在这些人里,除了盛东跃和姜安迪,大家都知道盛南平是因为什么突然重病的。

    小康知道盛南平是因为跟周沫怄气,所以才喝了酒,刺激到胃穿孔。

    他现在对周沫是一千一万个不满意了,甚至不想让周沫再做他们的大嫂了,盛南平是他们的神,决不容许周沫这么怠慢,糟践啊!

    周沫就仗着她有个华丽丽的,随叫随到的备胎,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盛南平!

    哼,周沫可以去见她青梅竹马的段鸿飞,好像谁没有似的!

    臭丫头,看你以后还嘚瑟个屁,我们老大也有青梅竹马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